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Ben Reardon 2018.11.21

    Kim Jones 在 Dior Homme 的故事

    Kim Jones 在 Dior 男装首秀上为我们带来了一个优雅、运动、精致又最具实穿性的系列。在 i-D 和他对谈之际,摄影师 Alasdair McLellan 特意拍摄了这一系列。

    本文原刊登于 i-D The Superstar Issue, no. 354, 2018冬季刊。 

    作为 Dior 男装的创意总监,Kim Jones 正在位于伦敦哈雷街尽头的新办公室里拆着箱子。这块地方原先是设计师 Phoebe Philo 在 Céline 任职期间的工作室,在她离职后,Kim 接手了这片空间,回到这座他称之为家乡的城市。“伦敦是男装的灵感之都,这是我的根基,是我生活的地方,”他说道,“我需要给自己创造乐趣,这样才能好好工作。”工作室里的东西相对来说不算多,Vivienne Westwood 的古典鞋履收藏是留给房间新主人的唯一物件,这些收藏占满了一整面书架,紧挨在他办公桌的左侧,正对着一扇落地窗。在闲聊嬉笑中, Kim 边抿了一口健怡可乐,边发短信通知助手安排下一轮的会议、日程和采访。他的发型干净又整齐,看上去清爽而利落。Cartier 的钻石手镯和白金项链点缀着 Balenciaga 毛衣和 Nike 服装。尽管他正执掌着全球最大奢侈品牌之一,面对如此大的压力,却依然放松开朗。

    1541000699439-dior-alasdair-mclellan.jpg

    在 Kim 的 Dior 首秀后,一向低调的他收获了满堂鼓掌和一致赞誉:激光切割技术令咖啡椅的藤编花纹在大衣和托特包上重现,西装浸染了柔美的玫瑰色调,Dior 首家精品店中的墙纸印花被直接印到了 Toile de Jouy 布料上,Jones 的入职首秀就是一场对 Dior 先生本人的直接致敬,从塑料夹克和睡衣风格衬衫到贴片装饰的花朵、蜜蜂和羽毛,整个系列带来一种轻盈细腻的笔触,但也十分民主。运动而优雅、精致而实用是 Kim 的拿手好戏,也一定会被意见领袖们列入抢购清单。的确,在大秀开始的两天前他就给 Bella Hadid 和 Kim Kardashian 等人做过预览。“工作室不明白我在做什么,”Kim 透露说,“除了产品之外,围绕我的设计建立一个有趣的创意世界和集群也很重要。我准备大秀的时候很多人都来陈列室看过…… Kate Moss、Naomi Campbell 和 Skepta 全都来了,这个过程非常好玩,氛围很好。”很明显,Jones 正在为 Dior 制定一套新的法则,其中一条就是积极利用名流和网络,这也是他辉煌的职业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多年以前,当我还在设计个人品牌的时候,我就是 MySpace 上热度排名前40的账号,”他笑称。

    1541000839918-dior-alasdair-mclellan-5.jpeg

    1972年9月11日出生于伦敦的 Kim Jones 由于父亲从事水文地质方面的工作,他得以像 David Attenborough 一样周游世界,从厄瓜多尔玩到非洲和加勒比海他都曾游历过。他将自己一点点积累起来的环球经历视为灵感缪斯。“我在环游世界中寻找灵感,从风土人情中获得答案,而非照本宣科,”他解释说,“我们总是能受到新奇事物的启发,但我更钟情于个人的生活经历。”父母离异后,和 Kim 一同暂住在布莱顿的姐姐带他认识了如 i-D 之类有影响力的独立时尚杂志,也结识了好友 Lily Allen。他翻阅了大量的时尚杂志,沉浸在时尚的字里行间,认清了杂志中一个个造型师、设计师和摄影师的名字。Leigh Bowery、Rachel Auburn、Christopher Nemeth、Bodymap 和 Judy Blame 当时都在为 i-D 工作,Kim 和他们产生了强烈的共振。这些激进的审美挑战了对时尚影像的固有成见,直到今天,他们鲜明的风格依然为人称道。

    1541000766631-dior-alasdair-mclellan-3.jpeg

    在布莱顿期间,Kim 整天和滑板场上的 straight edge 还有后硬核朋克时代的孩子们混在一起,还穿得像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跟一群美少年们打成一片。他穿着 Capital E 系列的 Levi’s、早期的 Undercover、Supreme、A Bathing Ape、Neighborhood 和 Good Enough 等潮牌,也听 House、Acid、Techno 和 Gabber 音乐,收集《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和《星球大战》(Star Wars)的玩具,以及 Nike 和 Vans 的古着运动鞋。他被暧昧模糊的酷儿文化所吸引,沉迷于歌手 Amanda Lear 的音容、变装表演和纪录片《巴黎在燃烧》(Paris Is Burning)。他从街头、社会和文化中入手,汲取了对服装的深刻认知,自小就喜爱收集、整理那些少见的标志性服装和艺术品。“艺术方面我珍藏了很多 The Bloomsbury Group 的作品,我还刚刚买了 Francis Bacon 画的 Screaming Popes 中的一小块,”他回忆说,“那可能是我买过的最棒的东西。” 

    Kim 的服装收藏堪称传奇,囊括了 Azzedine Alaïa 精神设计的精华和 Leigh Bowery 的演出服 。“我希望亲自留住这一切,并在合适的时机举办一场展览,”他分享道。“其中一些我私藏的 Leigh Bowery 物件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全覆盖的面具和亮片打底裤,Jordan 的‘Venus’T恤,Rachel Auburn 的十字花衬衫。这些衣服见证了很多珍贵时刻,如今越来越难搜集了。”他博物馆级的收藏之所以能达到如此高的水平,很大程度上还要归功于和西伦敦商店 Rellik 的老板 Steven Phillip 长期的情谊。Kim 16岁时就在 Soho 区的“破酒吧”里认识了 Steven。“我亲切地称他为‘妈妈’,”他说,“他是我见过最滑稽的人,我非常崇拜他,他就是我们的偶像。他总是带我看我前所未见的东西。他淘东西的本事很强,懂我的喜好,而且总能给我惊喜。”

    1541000903860-dior-alasdair-mclellan-2.jpeg

    随着渐渐长大,Kim 经常辗转于伦敦和布莱顿,在前往坎伯韦尔艺术学院(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进修摄影和平面之前,他曾将自己一头埋进夜店文化中,在 Kinky Gerlinky、Popstarz 和 Trade 等俱乐部跳到天亮。后来他经常和朋友们在圣马丁闲逛,很快受到了现任硕士时装课程的主任 Fabio Piras 的关注。Fabio很看重 Kim,并邀请他参加硕士男装课程的面试。之前没有任何设计经验和裁剪知识的 Kim 整理出了一份作品集,随即在众多学生中脱颖而出,也让他从此迈向时装设计的领域。在已故传奇人物 Louise Wilson(OBE 勋衔)的指导下, 2002年,Kim Jones 在伦敦时尚界横空出世。圣马丁学生的毕业秀往往是最天马行空的设计集合地,所以当 Kim 拿出一个基于日装的系列时,秀场上的模特们看起来就好像走在南岸的街道上一样稀松平常。对此,一半的观众感觉莫名其妙,而另一半观众为此深深着迷。“我还记得有人跟 Louise 说,‘我看不懂 Kim Jones 的设计,怎么这么普通’。 Louise 回答说,‘有本事你做个试试!’” 

    1541000729027-dior-alasdair-mclellan-8.jpeg

    Kim 的设计释放出了大胆、严谨、干净、自信的男装信号,通过室内音乐歌颂了朋克文化,无可挑剔的牛仔裤、粉红色的衬衫夹克和印有“Edge of the Looking Glass”字样的T恤——意在向 DJ Ron Hardy 所在的芝加哥同志酒吧致敬,搭配大印花手帕和Vans 运动鞋,迎面给人一种自在、轻松、出挑、毫不费力的感觉,但处处蕴含心思,教科书般地诠释了亚文化的知识,自此为他的设计生涯埋下了伏笔。

    他的设计延续了一贯的商业性、酷炫、充满创意而值得收藏。“从研究生开始,我就自己做了不少面料,所以很多看起来相当简单的东西,背后都付出了大量的工作。”John Galliano 就买了他这个系列中的大部分作品,包括 Kim 最喜欢、想留给自己穿的夹克。“我当时还有点不爽,”他坦陈。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Kim 在 Old Street 工作,为 Michael Kopelman 主导下的 Gimme 5 做设计。作为街头服装的先驱和 Gimme 5 的所有人,Michael Kopelman 多年来引进了许多重点品牌,包括 Stüssy、A Bathing Ape、Neighbourhood、Visvim、WTaps 和 Supreme。Michael 是个有远见的人,早在互联网、社交媒体和 Dover Street Market 遍地开花之前,他就是个兼具商业和艺术慧眼的零售天才。也是 Michael 发现了 Kim 的设计天分并大力培养他。他们之间的情谊无法衡量。“Michael 对我的影响非常大。虽然 Michael 不是设计师,但他实实在在地影响了我的设计进程,”Kim 说,“因为 Michael 我得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结识了 Hiroshi Fujiwara、Jun Takahashi 和 Nigo。他们当时就用非常明智的方式做着别人没做过的衣服。从中学到的思考过程、硬件设备和技术细节——至今对我来说依然很重要。”另一个在 Kim Jones 成长中不可或缺的人物就是 Lee Alexander McQueen,两人第一次碰见是在大学里。“当时我正在用《太阳报》(The Sun)做面料印花,20便士一份,我只能负担起这些。如果坐地铁去上学还能拿着看一路。Lee 觉得这种做法很有意思,我也给他做了一点。他觉得惊讶,我也看到了 Lee 的很多不同面。他的策划和建构能力非常出色,自始至终都是如此。Lee 生前跟我很近,也告诉了我很多。我们会打好几个小时的电话聊天。Lee 也喜欢动物,我们很聊得来,有一种相似的幽默感。”

    1541416043518-dior-alasdair-mclellan-6.jpeg

    在00年代早期,伦敦就是围绕着 Hoxton Square 而运转, McQueen 的工作室就设在那里,Kim 的招牌公关 Mandi Lennard 也住在那里。《The Face》、《Dazed》、《Sleazenation》和 i-D 都将目光着眼于当时的设计才俊,而 Kim 很快就进入了《The Face》评选的时尚排行榜,在100位最重要人物中排名第20。在 Louise 和 Mandi 等人的推波助澜下,Kim 赢得了行业尊重,并铆足信心开始筹划自己的同名产品线。近年新星设计师扶持平台 Fashion East 的时尚策划人 Lulu Kennedy 也曾选择他作为男装项目 MAN 首批吸纳的设计人才之一。Kim 也是第一波拥抱技术的设计师之一,他用电影讲述自己下一章的故事,放出了一则十分钟的短片。他掀起了一场跨界,经常充当编辑的角色。Kim 曾为包括《Arena Homme +》和 i-D 等诸多出版物担任造型编辑,更经常和新生代时尚摄影师 Alasdair McLellan 合作。“我喜欢给杂志和出版物干活,我喜欢那些纪录历史的东西。” 

    “我完全尊重 Hedi Slimane 和 Kris Van Assche,但我希望回到开始的时候,去体会这座时装屋本源而非其他人的诠释,否则你会糊涂的。你必须考虑市场上正在缺失着什么。”——Kim Jones 

    Kim 曾为很多品牌兼职工作,在众所周知地加入 LVMH 集团成功掌舵经典品牌 Louis Vuitton 并担任男装部门艺术总监之前,他曾在英国运动老牌 Umbro 谋得一职,后来又成为英国奢侈品品牌 Alfred Dunhill 的创意总监。对于在 Louis Vuitton 的任职,对于 Jones 来说就是一场梦,我们见证了他之前和 Jake、Dinos Chapman、Christopher Nemeth 的艺术合作,更亲眼目睹了与 Supreme 创始人 James Jebbia 的联名设计打破记录,创造销售神话。无论是在产品、宣传和销售方面,这次联名都是时尚合作历史上的大事件之一。Kim 一直在探寻当今时代下奢侈品意义的界限,同时为 Shayne Oliver、Kanye West 和 Virgil Abloh 等设计师搭建展示自己的桥梁。 

    1541000792120-dior-alasdair-mclellan-7.jpeg

    据传在他的引领下,LV 男装部门的营收已经翻了两番,但 Jones 也未能逃脱掌舵 Vuitton 的七年之痒。在与 LVMH 所属的 Christian Dior 签约之前,就有不少设计品牌向他抛出橄榄枝。他所造的 Dior 绅士注入了 Mr Dior 本人的风格密码,就像 Jones 声称的那样。“我所借鉴的一切都来自 Dior 的档案,但必须要和当下建立关联。”而不是参考 Dior Homme 历任继承者的设计,他决定深入挖掘,将 Christian Dior 的风格划分为三个部分:Christian Dio r时代、Yves Saint Laurent 时代和 John Galliano 时代。“这三位设计师最打动我,”他说道,“我完全尊重 Hedi Slimane 和 Kris Van Assche,但我希望回到开始的时候,去体会这座时装屋本源而非其他人的诠释,否则你会糊涂的。你必须考虑市场上正在缺失着什么。”由于工作在季中交接开始,他不得不依靠本能来做决定——拣最重要的来。“我们必须从第三天开始就产出设计,以确保服装赶在秀前完成。”第五天时诞生了当季必将大卖的首个男款马鞍包。“Dior 男装的历史上并没有太多皮具的影子,所以我就想从不同的时期出发进行创作,再组合到一起。我对这款设计很满意,像是手枪包,也像是腰包,背在皮夹克或者系在帆布包上。我喜欢背着我的马鞍包,人们也总在议论它——我很期待销量如何。” 

    正如我们在精彩的时尚纪录片《迪奥与我》(Dior and I)中看到的,工坊至关重要。没有这些裁缝们就绝对不可能完成一针一线的制作。“他们付出了很多,也很有经验,”Kim 坦陈, “这是一个不断互动、不断对话的过程,他们把工作看成是造梦,有勇气做出任何尝试,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作为设计师,这是最让人激动的工作方式了。Dior 就像是一个大家庭,我总跟 Maria Grazia Chiuri(女装创意总监)和 Victoire de Castellane(高级珠宝创意总监)聊天。我很喜欢跟大家分享观点,一起讨论。Dior 就是 Dior——时装屋中的巅峰。”

    在入主品牌后的首秀中,Kim 希望在秀场空间中用花向 Dior 先生致敬。今年年初,艺术家 Kaws 在约克郡雕塑公园(Yorkshire Sculpture Park)举办了他在英国博物馆的首次展览,Kaws 从宏伟的 Mickey Mouse 作品中获得启发,将30英尺新作 BFF 带到了山峦起伏的英国乡村。这提醒了 Kim,“我成年之后一直都在关注 Kaws 的作品,”他解释说。“Kaws 就是我真正欣赏的人,所以我问他是否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聊了聊 BFF 这个作品,他也同意以 Bobby 的原型为 Dior 先生献礼,所以就有了这次合作。”除了秀场中央的硕大雕塑之外,Kaws 这次还合作推出了配饰、牛仔、针织品和限量版泰迪熊。“我很着迷于 Baby Dior,所以我觉得泰迪熊是很有趣的存在,也是我们讲故事的一种方式。” 

    1541000887878-dior-alasdair-mclellan-4.jpeg

    Kim 首秀当天,时装之都也因此而沸腾,人群堵塞在巴黎共和卫队(Republican Guard)的骑兵团大道上。昔日 Kim 像做作业一样在i-D内页中记下的那些人名如今都成了亲密好友,纷纷到秀场助阵。传奇的 Michael Costiff、Honey Dijon、Andre Walker 和新面孔 A$AP Rocky、Luca Guadagnino、Joe Jonas,以及 Victoria Beckham 和 Brooklyn Beckham 同坐一张长椅,场面难得一见。“前排是我的朋友和我爱的人们,”Kim 自在地说道。当歌手 Diplo 出现时,全场安静了下来,随着 Underworld 组合的《Born Slippy》响彻全场,丹麦王子 Nikolai 首先从后台走出。“邀请丹麦王子开场是我的一个梦。我就是半个丹麦人——所以我叫 Kim,”他笑称。整场秀很快就结束了,引发全场沸腾,Kim 在谢幕时深鞠一躬,绕场跑过一周,拉着他的好友兼伙伴、Dior 珠宝设计师、Ambush 主理人 Yoon 的手冲回后台。朋友、家人、编辑和明星名流都在为这位设计师的出色工作而祝贺。Robert Pattinson、The xx、Takashi Murakami 和鲁保罗变装皇后秀中的 Detox 均身着大热的秀场成套 Dior 老花亮相观众席。我们在排队等待和他拥抱和亲吻。“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说,“有时候我把握住了机会,我会问自己‘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在领导世界上最大的时装屋之一,听起来真的很不可思议。”

    Credits

    作者:Ben Reardon

    摄影:Alasdair McLellan

    造型:Ben Reardon

    妆发打理:Mike Harding @D&V,使用R+CO产品

    摄影助理:Simon Mackinlay、Peter Smith

    模特:Finley Richards、Rafferty Richards

    特别鸣谢:Adrian、Jodie、Ava Richards

    翻译:徐善来

    模特穿着服装及配饰均来自 Dior 19春夏系列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时尚故事 , The Superstar Issue , Kim Jones , Dio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