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Kimberly Drew 2018.03.14

    Kimberly Drew 自述:为什么我们必须彻底审视艺术界的权力结构

    这位艺术领域引领社会运动的积极人士,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工作的同时,也在社交媒体上推广那些未能入驻主流机构的艺术家们。

    Kimberly Drew 自述:为什么我们必须彻底审视艺术界的权力结构 Kimberly Drew 自述:为什么我们必须彻底审视艺术界的权力结构 Kimberly Drew 自述:为什么我们必须彻底审视艺术界的权力结构

    原文刊登于 The Radical Issue,no. 350,spring 2018.

    最近几乎所有采访都是一个路数:你坐在一间屋子里,对面是个二十多岁的害羞采访者,心里盼望着能在不完美的环境下迎来事业转机,他们就会隔着桌子探身问你:“来和我们说说你的事业是如何开始的吧?”

    有时候我就是那个二十几岁害羞的采访者,如果够用心,肯定早已做足采访对象的功课,不至于用那么无聊的问题开场,不过谁知道呢?写字对我来说是任何亲近文化的人所肩负的必然使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它们值得被记录下来,语言是我们构筑文化记忆的工具,没有文字的艺术就像没有组织的抗议,想为社会带来改变就必须全然投身其中。所以我站出来,有时作为蹩脚的撰稿人,有时作为被采访的那个家伙。从职业生涯起步,人们就不断告诉我,记录和被记录是一件荣幸的事,然而我所幻想的却总是,能否在采访中抛出更大胆深刻的提问。

    1.jpgKimberley 大衣、裙装及袜子来自 Miu Miu  凉鞋 Birkenstock

    去年冬天,我得到了与 Thelma Golden 公开对谈的机会。她是 Harlem 区 The Studio Museum 的总监兼首席策展人,七年之前我曾在那里实习。那晚我很兴奋,迫不及待要了解她的职业生涯以及在 The Whitney Museum 的工作经历。后者于1988年任命 Thelma 为首位黑人策展人,说来好笑,这座博物馆在1930年就成立了,却直到2017年才任命第二位黑人策展人 Rujeko Hockley。我工作的大都会博物馆也只有 Lowery Stokes Sims 一位黑人策展人,因此我很好奇 Thelma 在这么多年同时身为 “第一”  和 “唯一” 的感受。

    这个行业无论从种族还是阶级来看都十分单一,我作为黑人酷儿女性站在公众视野下,心里的疑问总是比答案多。Mellon Foundation 2013年的一份研究指明,博物馆策展从业者84%都是非拉美裔白人。这也意味着那些决定谁的作品要被收录进选集、著作要冠上谁的名字、哪些艺术品应该被铭记的人中,将近84%都来自同一种族,甚至是同一社会经济阶层。如果二三十岁的采访者们,在面对来自不同背景的人时,都能问一问他们对这一危机的看法,结果将会如何?如果艺术界始终如此排外,所有机会都紧握在特权手中,结果又会如何?

    在准备与 Thelma 对谈的时候,这些问题一直在我脑海不断盘旋。我回顾了她和艺术家好友 Glenn Ligon 的对话,她们之间的对谈已经延续几十年之久。我想挑战自己,提出那些连 Glenn Ligon 也不曾问过的问题,想给我最大的偶像留印象——结果我留下的印象比想象中还要深刻。

    2.jpg裙装来自 Loewe 

    明知是自讨苦吃,我还是硬着头皮问了 Thelma 有没有过 “负担症候群”(imposter syndrome)。这个词已经成了千禧一代的口头禅,我也想知道她是否有过那种没有归属的心情。然而,她丝毫没有迟疑地回答我说,“我没那个时间,我只知道自己要做出成绩证明给大家看。” 她的坦然和坚定让我感到震撼。站在90年代文化战争的风口浪尖,处在和我一样的27岁,我无法想象她是如何顶得住 “行业首位黑人女性” 这个称号所带来的压力。如此坚定的信念就是她的动力,足以支撑她在巅峰位置再活跃20年之久吗?

    采访者们也会问我,“做一名社会运动积极人士是什么感受?”,或是 “做你所属群体的第一人是什么感受?” 这种时候我总会一笑了之,同时想起 Thelma 这样的女性,比如 Lowery Stokes Sims、Deborah Willis、Kellie Jones、Naima J. Keith、Isolde Brielmaier、Sarah Lewis、Elizabeth Alexander、Sandra Jackson-Dumont 等等。我的这些 “艺术阿姨们” 用不同的方式提出了各自的质询,同时也塑造了今天的艺术世界。70年代有哪些黑人艺术家在创造抽象作品?艺术教育在社区建设中起着怎样的作用?社交媒体如何影响了我们面对黑人所遭受压迫的反应?这些问题不断提醒我,比起 “积极人士” 或 “先驱者” 这样的头衔,我更像个继承人,继承了前辈们用工作和关爱为我留下的巨大遗产。

    这个时代,争取女性权利的小举动随随便便地就被拔高至理论高度,我认为,深刻的质询精神才更加重要。躲在键盘、屏幕和虚拟身份之后,假装道德正确、信念坚定并非难事,但真正能带来巨大能量的,是我们真诚的好奇心。我讨厌滥用 “现在比以往更需要……” 这样的句式,但本次例外:我们现在比以往更需要彻底审视自己保持好奇心的能力,正是那些好奇心与怪癖才铸就了这个时代的独特印记。

    3.jpg外套及鞋子来自 Calvin Klein 205W39NYC

    Credits

    头图:Kimberley 外套来自 Calvin Klein 205W39NYC  衬衫及裙装 Céline 

    作者:Kimberly Drew

    摄影:Tyler Mitchell 

    造型:Jason Rider

    发型:Carly Heywood 使用 Carol’s Daughter 产品  

    化妆:Yui Ishibashi 使用 M.A.C Cosmetics  

    摄影助理:Kyle Keese 

    造型助理:Jeremy Anderegg

    翻译:Lesley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艺术 , 权力 , kimberley drew , 大都会博物馆 ,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 好奇心 , 黑人权利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