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Hannah Ongley 2018.03.07

    Kira Goodey 以龙和阴道为灵感的定制鞋履

    这位现居伦敦的设计师通过精湛的创意鞋履探讨处女与荡妇间的二元对立,收获了 Brooke Candy、Erykah Badu 和 Britney Spears 等一众明星粉丝。

    Kira Goodey 以龙和阴道为灵感的定制鞋履 Kira Goodey 以龙和阴道为灵感的定制鞋履 Kira Goodey 以龙和阴道为灵感的定制鞋履

    通常人们都不会将 “女权主义鞋履” 的称号与带防水台的细高跟鞋联系起来——除非鞋面上装饰着立体刺绣的阴道图案,鞋尖缀上象征阴蒂的珍珠。设计师 Kira Goodey 霸气十足的阴部图案女鞋——来自与柏林设计师品牌 Namilia 2018春夏系列的合作——探讨了传统意义上对女性形象的错误划分,即性感女郎与保守主妇的对立。“男性生殖器的意象被运用在各处,但人们还是很忌讳阴道,” Kira向 i-D 解释道。“我希望能展现出它的美,同时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女性身份——处女和荡妇、女王和色情明星——告诉人们,女性不只一面。” 

    在老爷鞋和矫形鞋大肆成为秀场主流的今天,这位伦敦设计师的定制鞋履更凸显出颠覆的性感。Kira 最近为两名皇家艺术学院学生的毕业大秀设计了铁笼鞋和闪亮的防水台高跟鞋。除此之外,她还曾和澳大利亚设计师 Jamie Lee 合作过一双夸张的龙图腾长靴,并受到歌手 Brooke Candy 追捧,而 Britney Spears 则偏爱她设计的马尾装饰高跟鞋。早在 Kira 奔赴伦敦加入已故的 Alexander McQueen 手下任实习生前,她曾在西澳大利亚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当地给人留下的过时守旧的印象无疑与她新颖前卫的设计大相径庭。

    在伦敦时装周之际,Kira 和 i-D 聊了聊女性主义与幻想设计。

    1.jpg“Full Body Shoes” 摄影 Romain Duquesne

    你从澳大利亚去往伦敦之后开始在 Alexander McQueen 实习。
    那段时间很纠结,正是他离世的前一年。我正好是在他出事前两周离开那里。几周后我又回去取推荐信,总之心情复杂。但能在他的手下工作还是令我深感幸运。

    你在那里工作是什么感觉?
    很有意思的经历,让我认识到时装产业的工作是如此繁杂,大开眼界。时尚工作者们都相当辛苦,要面对不少异想天开的想法,充满挑战性。但这绝对也是一份令人兴奋和着迷的工作,有苦也有甜。

    大多数人都会将西澳大利亚跟 Ugg 雪地靴和人字拖联系在一起。是什么吸引你做定制鞋履的呢?
    我真的非常热爱手工艺,因此会经常动手做些小玩意儿。之前有段时间我一直在做女装、配饰以及服装上的各种零件,除了鞋以外。后来我认识了他,很遗憾他的工作室现在已经关门了,但当时他的工作室很不错,也开设定制鞋履的课程。我就心想,“这个做法我之前没试过。” 每个步骤看起来都很神秘。比如说鞋子要从哪里开始做起,其实我之前完全没有头绪。因为制鞋的过程听起来很有趣,所以我想试一试,就这么入门了。

    2.jpgKira Goodey x Namilia 18年春夏季系列 “Blue Chopine”

    你之前有提到过关于处女和荡妇的刻板印象,这种错误的对立也贯穿于你的设计中吗? 
    没错,我关注极度性感的女性形象,但与此同时也被她们震撼。鞋能给我们带来一种神奇的力量。作为一名女性,当我穿上一双精美的高跟鞋,提升了高度,感觉自己傲视群芳,存在感油然而生。当然,与之相伴的可能会有脚部的疼痛和不适,也似乎与实际生活格格不入。这不仅让人联想到女性群体在劳动力方面的弱势。我确定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但这个问题说起来实在太复杂了。好比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男性行业。数个世纪以来,定制鞋履始终是服务男性的生意。但反观自己的创作,却是以女鞋款式为依托——我知道这有些矛盾,但其实我们都是自相矛盾的。

    3.jpgBrooke Candy 登上 i-D  摄影 Magnus Unnar

    还有什么能启发你的设计?
    我是个卡通迷,所以做什么都会加点卡通元素。促使我来到伦敦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我对这里的历史十分感兴趣,我沉浸在当地古建筑之中。我也走访了许多画廊和恢弘的宅邸、城堡。过去的手工匠人常会给我带来灵感——比如 Wedgwood,他不仅是伟大的社会先锋和精明的企业家,还拥有绝佳的手工技艺。音乐也能引导我做些东西。但说到底,一切灵感的最初起源还是要归结到材料上,摆弄材料也常能让我获得制作的灵感,而且我习惯忠于材料本身的特质。

    对我来说,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之一,是你做的那些实穿的鞋款,你甚至还是和Adidas合作过。
    那是很早之前的事了——我参与了由 Adidas Football 组织的一次特别项目。他们邀请了一些年轻设计师们从各自的视角来设计足球战靴。但我对足球不感兴趣,所以只能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汲取我所感兴趣的设计元素,更像是在足球运动的外延寻找突破口——最终我选择表现运动和空气动力学的概念。自然成品完全不具备功能性,仅仅是个装饰品。但我喜欢这种略带讽刺的做法,足球鞋本该是为功能服务,然而我设计了一双只能远观而不能上脚的酷鞋。

    你怎么看如今时尚界沉溺于土酷鞋和矫形鞋的现象?
    我一点都不喜欢。我也不想贬低任何人的手艺,因为我知道这些作品出自很多出色的设计师 。但我认为时尚的意义在于造梦,因为现实足够不堪,世界危机四伏,现实异常残酷。我想时尚应该将我带去更远、更奇幻的境界,让我得以感受优雅和雀跃,逃离现世,我坚信我为造梦而来。 

    Credits

    作者:Hannah Ongley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鞋履 , 定制鞋履 , 定制 , kira goodey , 鞋匠 , 伦敦 , 设计师 , 女性主义 , 女权主义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