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Tish Weinstock 2018.01.08

    来自 Pat Cleveland 的美丽箴言

    史上首位黑人超模、Studio 54 俱乐部御用画报女郎 Pat Cleveland 同我们分享她对化妆的态度,以及对时尚业种族多样性问题的反思。

    来自 Pat Cleveland 的美丽箴言 来自 Pat Cleveland 的美丽箴言 来自 Pat Cleveland 的美丽箴言

    仅凭几部传记片,远远不足以描绘已经67岁的 Pat Cleveland 精彩的一生。16岁时,经纪人 Eileen Ford 曾对她说,她永远都当不成模特。这句话不仅没有令 Pat 停下脚步,她还成为了世界上首名黑人超模,书写下自己的历史。从 André Leon Talley 到 Yves Saint Laurent,所有人对她青睐有加。Pat 在T台上阔步前行,在 Studio 54 恣意舞动,她将永远被整个时尚业铭记。然而这条美丽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美国对模特严重的种族歧视令她彻底失望,她选择了移居巴黎,并立誓在黑人女孩登上《Vogue》美国版封面之前,再也不会回到那片土地。欧洲成就了 Pat 的事业巅峰。1973年,她在法国凡尔赛宫参加了历史性的 Battle of Versailles 时装展,黑人模特们以史无前例的规模,阵势浩荡地出现在T台上,将这场时尚盛会瞬间转变成震撼国际的奇观壮景,赢得了些许来之不易的赞誉。在16年出版的回忆录《Walking With Muses》中,Pat 也让我们领略了她在时装领域外的艺术创造力。

    ──  Violet Conroy

    1.jpg
    Pat 于圣米歇尔山  摄影 Paul Van Ravenstein

    “小时候我妈妈对我说,‘如果你不化妆,到死也是老处女。没人会愿意看你一眼。’ 你能想象吗?那些话是女孩最怕听到的,最怕永远不被发现、永远不被选择。”

    “我们为什么化妆?刚开始我特别讨厌往脸上抹黏黏的东西,不喜欢那种感觉,但这就是美丽的代价,不是吗?所以在60年代,我14岁,刚开始做模特时就学会了画眼线和戴假睫毛。这都是身为舞者的姨母教给我的。有时候我躺在沙发上睡觉,她就会过来剪掉我马尾辫发梢的一点儿头发。我醒来问她,‘你要拿它做什么?’ 她就会说,‘来做假睫毛’。那时候的人会用一根根头发蘸上透明指甲油,再贴到睫毛上。大家就是这么干的!

    “化妆让我们展现不同的自己,没有什么固定模式,永远都在不停演变。”

    “化妆让我感觉自己很成熟,充满女人味。青春期的时候,你总想装成大人出去玩,化好妆,穿上和妆容搭配的衣服。如果穿了大红色的裙子,就涂大红色的口红;如果穿了紫红色的裙子,就涂紫红色的口红。那会儿还不涂蓝色口红,那是后来才有的。

    2.jpg摄影 Charles Tracy

    “60年代末,一切开始变得浓烈而极端。我们经常戴假发,把啤酒罐子两头削掉之后拿来盘头。我还记得自己曾一度打造了一套摩斯一族造型,关键在于,弄一双 Marlene Dietrich 式的深邃眼窝线条,除此之外再贴上假睫毛——那会儿也突然有了一次可以贴整条的假睫毛。你会模仿 Mary Quant 在上眼线贴三条,下眼线贴一条,整双眼睛看起来就像羽毛丰满的鸟儿。

    “所谓 ‘多样性’ 永远关乎政治、关乎销量、关乎谁能拿到最多的钱。”

    “化了妆,我觉得自己精致优雅、无与伦比。化妆让我们展现不同的自己,没有什么固定模式,永远都在不停演变。我们都只是一张空白画布,然而在想表达本性色彩的时候,我们可以古怪、浓艳、古典或前卫。化妆强烈地反映着一种群体认同。

    “而今天,无论是化妆的方式,还是对自我的看法,都发生了极大的转变。我还留着一些50年前的化妆品,它们从形状到包装都与今天的产品完全不同。从前我们都想涂迪奥小姐香水,让自己闻起来温柔甜美,而现在你完全可以喷男士古龙水。夜晚出去玩时的心态也更加多样,你是想选择感性而不失浪漫的装扮,还是更想要魅力四射、闪耀全场?

    3.jpg摄影 Peter Lindbergh

    “在时尚界工作无疑塑造了我对美的理解,做一名模特也意味着你要参与到创意过程中。当你被选中与设计师合作,他们必然对你产生了兴趣,从你身上发现了某种美 ── 无论这 ‘美’ 的具体定义为何。你也许不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但倘若你身上有着某种魅力、某种能激发他们的灵感,那么你就成了一名缪斯。我能为设计师的创意带来某种能量,也许换个女孩就会带来不同的能量。随着时代更替,我们经历了许多不同的美丽,问题是人们总执着于单一的审美标准,实则这并不存在,美是多样的。有雀斑的女孩、或是诸如此类的造型在现在也非常吃香。

    “所谓 ‘多样性’ 永远关乎政治、关乎销量、关乎谁能拿到最多的钱。毕竟这个行业里,赚钱终究是很重要的。有些人总是恐惧,不相信自己的艺术足够出色,不敢独立作出决策,因而受制于商业,被制作人强迫。在美国,种族问题和欧洲所面临的不尽相同。‘美’ 只关乎商业。这是个很微妙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尽管人们总是问我。我大概是持中立的态度,如果你和黑人、白人、黄人、绿人一起在丛林里,这时老虎来了,你希望身后是谁?老虎,黑人,还是白人?事实是你只希望自己身后有个人类,谁都行。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撕掉这层皮囊,因为在那之下,我们都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同类。保持一颗善心,给所有人一个美丽的机会。即使不美丽的事物,如果你用充满爱的方式滋养它,它就会蜕变为美丽。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撕掉这层皮囊,因为在那之下,我们都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同类。”

    “美只存在于观察者眼中。这与外表并无关系。我的美丽源泉也是每个人内心都拥有的能量 ── 接纳自己。你要敢于挑战自己,自信地朝着你认定的方向前进,亲身体会你的得失。不惧怕、不批判。自我批判不是健康的选择,因为自信才是你要走的路。信心首先来源于自己,接着才能观察它所带来的影响。坚持下去,不要放弃。”

    4.jpgPat Cleveland《Clown》2017年

    Credits

    头图摄影:Antonio Lopez

    口述:Pat Cleveland

    采访:Tish Weinstock

    翻译:Lesley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pat cleveland , 模特 , 黑人模特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