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费利克斯·佩蒂(Felix Petty) 2016.07.21

    Lev Tanju 和 Alasdair Mclellan 带我们一同回顾 Palace 的发家史

    摄影师Alasdair McLellan 和Palace创始人 Lev Tanju出版的新书《The Palace》,不单是伦敦南部的一部滑板故事,还记载着他们中间的友情和大胆冒险。

    Rory Milanes, 2016.

    Lucien Clarke, 2016.

    Blondey McCoy, 2013.

    James Edson, 2009.

    James Edson, 2009.

    The Palace, 2016.

    “我们一拍即合,”Palace 的主创人Lev Tanju 这样形容他和摄影师 Alasdair McLellan 的第一次碰面。当时他和Alasdair正在拍一组伦敦滑板题材的照片,在同一时间,Alasdair 也认识了跟Lev 一起玩滑板团队 “Palace Wayward Boys Choir”(aka PWBC)。Alasdair觉得这群人充满故事性:他们熙熙攘攘又个性鲜明,就像狄更斯小说里的人物。一个个名字滑稽不说,还自嘲的给他们住在Waterloo的破房子起名叫The Palace(宫殿)。

    “The Palace”的房租基本为零,所以Lev 和小团伙PWBC 可以无忧无虑地整日玩滑板,他们成天聚在伦敦South Bank 的滑板场拍视频印T恤。这里和美国大滑板文化有着天壤之别,既没有迷人绚丽的逍遥骑士,也没有被阳光热吻的滑板男孩。PWBC 拍的视频毫无优美感可言,画质低下,街头味十足,很有意思。这些用VHS和手机拍摄的视频里,小团伙里的每个人有说有笑,关系很铁。而这种友情显然不是随意就能拥有,它们是地下室里一个又一个用啤酒和大麻填充的下午时光所累积起来的。他们能够将滑板这样的的边缘文化精神搞出浓浓的英国味确实让人感到奇怪,奇怪点在于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人尝试过类似的事情呢?。

    Alasdair 一向善于捕捉英国平民阶层的生活样貌,尤其是那些优美又怀旧的,特立独行的拍摄对象。PWBC一下子征服了他的想象力,他立马就开始了对于这个小团体的记录。在遇到Palace团队以前, Alasdair从未对滑板产生过兴趣,可是在这群人当中,他发现了一个不仅仅是滑板的故事——这是对一个完整的文化,一个时代,一个地方和一群人的见证。

    从“The Palace”这间破旧不堪的房间里,Lev一手创造出了征服滑板少年的帝国,这更延伸到了时尚领域——不仅是在伦敦,而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引起了波荡。Alasdair会时不时来这里,记录下这里的日益繁华。从宫殿里的一场场派对,大家互相纹的纹身,摔破的膝盖和到艳阳下用滑板填满的午后时光,Lev 一一记录下Palace一跃冲天的轨迹。

    去年,Lev 终于在居住10个年头以后搬离了“The Palace”,房东为了重新装修这块位于老伦敦一区的地产,赶走了所有人,伦敦南部的一曲往事也随着施工戛然而止。也许Alasdair 和Lev 在这个时候考虑出书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他们和IDEA 一道,亲切的命名这本书为《The Palace》,书中记录着两人从未停歇的创作伙伴关系,还有品牌背后的有趣的人物们。我们找来Alasdair 和 Lev,聊聊背后更多的故事。

    你们在刚认识的时候,有想过最后会成为关系这么好,还能一起创作的朋友么?
    AL:刚认识的时候,Lev说他想做个一个滑板的牌子,但是当时其实只印过T恤。我觉得最有趣的是,滑板向来是很美国的一种文化,但是他们搞的很英国范儿,没有人是这样的。他们穿衣服也很英国:很随意,就像去看球时候的装扮吧。就像PWBC他们穿的就是休闲运动服,其实跟滑板没什么关系。

    你们都代表了英国平民阶层的审美,但又有不同的元素,一个偏向北部风格,一个偏向南部。
    AL:可以这么说吧,说实话,我觉得和Lev和他的南方朋友相比,北方塑造的休闲风格要更胜一筹。我和Nugget( Palace设计师之一)聊天的时候发现,我们喜欢的东西大多相似(尽管他比我年纪小很多),比如The Smiths 乐队和Cocteau Twins 乐队。我们听的音乐和对衣服的喜好都高度一致。我们对彼此的了解程度也不相上下。  PWBC像是被摇滚大神Morrissey 创造出来的。刚开始拍他们的时候时光也仿佛回溯到50年代的南伦敦,就跟纪录片《 We Are The Lambeth Boys》的场景一样。假若今天有人要重拍这部片子,那就是这些照片的样子。那部电影真的很迷人,这是更现代的版本。

    Lev,你成立Palace的时候,是想要创造出很英国风格的服装吗?
    Lev:是的。那时候市面上没有我想要买的衣服,所以我意识到,得自己来做点什么。人人都只是照着美国滑板品牌的元素揉出一个品牌,我偏要做点英国风格的东西,但也不是刻意去做,因为只要是我们做的东西,自然就会很英国

    Al你在遇到Palace之前拍过别的滑板人么?
    Al:我在约克夏郡长大,那里从来看不到滑板的人。我拍摄的主题也都围绕着英国的生活,而滑板在我看来是受美国文化影响很深的,所以从未问津。直到我遇到Lev和PWBC后,看到这些孩子整日泡在Waterloo的滑板公园和附近那幢大房子里,他们都很棒,就像是Oliver Twist(雾都孤儿)的孩子,简直就是狄更斯笔下的人物复活了。
    Lev:很多摄影师拍滑板是因为觉得滑板挺酷的,可是Al不一样,滑板以外的元素才是最吸引他的。
    Al:因为我并不是滑手。但我喜欢看到你们平时的样子,会忍不住拿起相机拍。还有你们的名字,Nugget,Blondey,Edson,Snowy——都跟从电影《Brighton Rock》走出来的人物一样。能记录下你们是不可思议的美妙经历。

    你从一开始就拍Palace,很了解他们,这么多年有什么变化吗?
    Al:Palace现在炙手可热,可其实并没怎么变过。它一直沿着Lev设想的轨迹成长,品牌背后的每个人都初心未改。这群人很不简单,他们都很可爱,你自然就被吸引了。我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会成功,因为它独一无二,从没有人以英国的视角去捕捉滑板,诠释出英国风格。
    Lev:我记得刚认识Alasdair没多久,有次在聊天时说到:“我一心想做一个好看又有品质的滑板品牌,不用很时髦,就是平时能穿的衣服。”然后这些实现了。我很幸运大家能买Palace的账。可能因为我们很真诚吧,不玩虚假的东西。

    Palace现在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滑板品牌了,现在去哪都能看见人们穿着它。
    Lev:太疯了!滑板真的很酷。事实上,每隔个十年大家就觉得滑板很酷啊,然后又别人遗忘,再然后什么流行大家就穿什么。时尚变来变去的,所以Palace被大家认可我很开心,可现在的人真是喜新厌旧的太快了。不过,说到底,我们是为了志趣相投的朋友们创造了Palace,无论如何这点都不会变。

    Palace还是像个大家庭一样吗?
    Lev:百分之百是的。Nugget现在跟我们一起工作。我刚在Southbank那里碰见他的时候他才12岁啊,现在已经是首席设计师之一了。这么想想挺疯狂的,跟我一样,他根本没受过什么正统培训,但是Palace是一个大家庭,我们感情很深。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怎么想到要一起出书的呢?
    Al:就是挺理所应当的一件事。房东想把 “The Palace” 这幢破楼卖了——就是Lev他们曾经在Waterloo 一起住的地方——所以他们不得不另找地方。这其实不仅是一本关于Palace的书,更多是关于PWBC团队的。的 
    Lev:这比做一本关于“我们生产的第一件T恤”要酷多了。
    Al:对啊,也不止是关于衣服和牌子,是关于一伙人、一个小品牌怎么一点点成长的过程。像是家庭相簿。正好这时候房子要拆了,也算一个时代终结了。整本书都很真诚很温馨。捕捉到了最真实的Palace。没有几个品牌能有这样一段过往史——在Southbank玩着玩着,玩出一个当红的品牌。

    Lev,说说你从那搬出来的感受如何?
    Lev:感觉很奇怪,搬家前的最后一天我情绪挺激动的。收拾了所有东西,打包,翻了一遍所有的唱片,脑子里过了一遍在这办的最棒的派对,还有那些好时光。现在Palace那幢房子被卖了,我也都能接受了。我们必须得搬出来,要不就跟那部电视剧里一样了,叫什么来着?就是有俩男的住一起的那部电视剧。

    是叫《Men Behaving Badly》(淘气男人)么?
    Lev:对!我当时就是那种感觉。长痛不如短痛,当时很难过,但都过去了。

    这么说来,这本书的出版是老房子篇章的完美落幕。
    Lev:我想算是吧。希望大家都能这样觉得。板仔们, PWBC团伙里的每一个人……能把这本书看做是一个好玩的小记录片,记录着那时候发生的点滴:很私人的一段回忆。
    Al:我不喜欢做没有个人感情在的内容。作为摄影师,你和你的拍摄对象有了共鸣才会去创作。这也是为什么在遇到Lev前,我从没关注过滑板,因为我之前不知道任何像Palace这么酷的存在。
    Lev:有趣的是,如果没有这幢房子,就不会有Palace品牌的存在。因为当时没有房租的压力,我们才有机会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所以拍摄“The Palace”这幢房子对我们而言意义重大,它是所有这一切发生的源头,是最最关键的条件。要是这十年下来每个月需要花150英镑交房租,谁还有能力去做品牌。只有在“ The Palace”里,我才可以自由地滑板、制作video和T恤。
    Al: 只想说“The Palace”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 The Palace》由IDEA出版,于本月21号在伦敦SOHO区的 Palace 店铺和伦敦DSM 店铺独家发售。


    Credits

    作者:Felix Petty
    摄影:Alasdair McLellan
    翻译:陈宏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i-D , 采访 , 摄影 , Palace , 滑板品牌 , lev tanju , alasdair mclellan , the palace , 滑板故事 , 专栏评论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