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i-D 团队 2017.07.06

    专访 Lindsay Kemp:沉默的力量

    今年的 Pitti Uomo 上,Kemp 对我们透露了他对东方文化的特殊情结,也分享了他独特的美学和对舞蹈艺术的理解。

    Angel-Parma-Gobos-RH.jpg

    一场灵感来自日本歌舞伎戏剧和江户时期浮世绘的绝美舞蹈表演在 Pitti Uomo 呈现,而带来表演的是戏剧大师 Lindsay Kemp 和两名专业舞者,还有 IED (欧洲设计学院)的40名学生们。这些学生从歌舞伎文化中汲取灵感再进行重新解读,设计了这场演出的所有演出服饰,打造出充满想象力的大胆作品。

    而作为举世无双的艺术大师, Lindsay Kemp 自然是整场演出的最大亮点。Lindsay Kemp 有着多重身份:舞者、默剧大师、艺术指导.......而最他常被提及的则是作为 David Bowie 的舞蹈老师,他与 David Bowie 合作的《Ziggy Stardust》更是成为经典。已近八旬的他不仅在舞蹈上有极高造诣,亦极具个人魅力,台下接受采访时则感觉像一个顽皮的小孩。即使刚刚认识的人,也能感觉到他的疯狂又细腻的情感;而夸张的表情和幽默的语言,又是一位天生的舞台表演者。对于这次的演出,Kemp 建议学生:“不要抄袭,你需要让歌舞伎的服饰和日本审美的大胆风格启发你进行再创造,并允许你的灵感背离那一时期的具体设计。”。演出后,我们向这位老小孩请教了一些他对舞蹈艺术的理解和独特美学,他也和我们分享了和 David Bowie 共事的经历,以及对东方的特殊情结。

    maxresdefault.jpg

    Hi, Kemp! 刚才的演出很精彩!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次表演的背后故事吗?
    其实表演之前我很紧张,因为我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子。我们有三天时间去编舞,做戏服,这需要很多的运气,最后成了!我现在松了一口气。(最后演出效果非常好)是的!你们喜欢吗?我希望它是令人享受的,其他别无所求。当我收到邀请和学生们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说,“让我们来做一些受江户时代启发的东西,独特的美学和享乐主义,歌舞伎、妓院和武士,非常美丽而具有戏剧性。”我想,基于这个主题,他们可能不会做出非常高级的时装,但能做出一些更疯狂的、前卫的东西。歌舞伎是一种很前卫的东西,我希望(学生们)能冒险大胆实验,挑战一些看似荒谬的东西。那样的服饰才是吸引我的。

    你认为戏服在演出中的作用是什么?
    这是表演的一个核心部分。戏服是我的一部分,是为我的手势、动作而设计。舞者需要戏服给舞蹈增色,但更重要的是,戏服成为舞蹈的一部分。道具、效果也是一样,需要成为舞蹈的一部分。

    这次选择歌舞伎的形式,是因为你个人也偏好东方文化吗?
    当我还是幼儿的时候就受到东方文化的影响,特别是中国。我父亲是个水手,他去过很多次中国,带回来很多长袍和扇子给我。这些是我最初的心爱之物。后来我们在利物浦居住,家里的墙上挂着一幅精美的中国刺绣。在战争年代,我常希望能像我母亲一样,穿着红色的长袍在家里或者利物浦的街上走来走去。

    这次演出对你来说最有挑战性的是什么?
    有太多挑战了。这三天对我来说焦虑大于乐趣,很多时候我甚至睡不着。我会想,那些学生能不能完成戏服?化妆部分我们仅仅依赖两名女士(化妆师),我只能给她们一点点信息,比如“你有没有看过日本戏剧或者中国戏剧里的那种妆容?”我很担心她们按照她们自己对东方妆容的理解去画,那很有可能错得非常离谱。我给她们演示了一下那些红色的眼妆怎么画,然后放手让她们去做了。其中有个女士没有来看我的演示,她是一流化妆师,给《蝴蝶夫人》这样的剧做过妆容。当我走进排练室的时候我看到他们被涂成了一副苦相,“这样可以吗?”有人问我,我只能说“是的,亲爱的,太美了”,因为我们没有时间重画了。有个女孩问我,“我看起来怎么样?”不过她看起来并不太糟,更糟的是带着假发的男孩——我们租了一些武士的假发,太糟了。我本来指望的是一些精美的武士假发,但我不能说我讨厌它,我们别无选择。好在最后的表演没有太差,他们的舞蹈非常美。

    你如何看待默剧这种艺术形式?
    默剧是我无声的沟通方式。我总是用一种意大利式而非英国式的方式表达自己,这可能是我为什么住在意大利。我很喜欢使用手势去表达自己,和别人沟通。我从音乐中吸收、学习。

    你现在如何从日常生活中得到灵感?
    我的灵感总是来源于过去。我不怎么从当下汲取灵感,作为一个艺术家我想把当下变得比实际更好,就像所有艺术家做的那样,把世界变得更美好,让人们对彼此更友爱。“过去”指的是文学著作或是诗歌,它们一直指引我,给我启发。当下的事情完全不能吸引我。我不关心现在的人穿什么、吃什么、到哪去。我更喜欢50年代,那时更色彩斑斓,食物也更好,当然60年代也不错。那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年代,人们聚在一起在街上跳舞,去表达自己。戏剧的发展生机勃勃,充满实验性。

    你觉得外界对你或者对你的表演最大的误解是?
    我总是做自己。我不能总是解释我的某个手势有什么意义,手势本身会说话,沉默是我的语言,沉默胜于雄辩。60、70年代人们总是误解我在做什么实验、先锋的事情,但我只是在做我祖先所做的事。

    分享一下与 David Bowie 的故事吧。
    他是一个奇才。有次他来看了我的演出,对这种艺术深深着迷。当时我在 Convert Garden 开班,他也来上课。这当然是意义非凡的。我帮助他调整他的动作,他在即兴表演上有很强的天赋,之后我们和另一位舞者一起出演了一场小的舞剧。之后几年我们又相遇,他时常来我的课,之后他就邀请我执导并出演《Ziggy Stardust》。这是摇滚和先锋剧场的一次联姻。

    好奇作为英国人,你为什么会在意大利住了这么久?
    我们经常在世界各地演出,意大利是一个美丽,热情,舒适的地方,我很喜欢这里的人,非常温暖友善,有教养。

    那么中国文化中有让你特别感兴趣的部分吗?
    我对中国陶艺很感兴趣,他们令人惊叹,当然还有中国茶。虽然和陶艺也有关,但茶是独立的,有许多文学记载。我读过许多翻译的中国诗。还有京剧,给我许多灵感。

    Credits

    图片来自 YouTube 和 Giornale Della Danza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艺术 , 采访 , pitti uomo , Lindsay Kemp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