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i-D 团队 2017.06.28

    专访 Maison Kitsuné 创始人 Masaya Kuroki:建筑师、Daft Punk 和狐狸如何与时尚产生联系

    “人们总是觉得我们在做复杂的事情,其实并不是。”

    WechatIMG12458.jpeg

    如今的品牌更注重于售卖生活方式,仅仅售卖特定的某种产品已经是陈年旧事了。在这样的大潮下,时尚品牌跨界音乐、餐饮或其他领域并不鲜见。尽管如此,许多跨界产品或活动往往只是为了主线产品的销售推波助澜,能真正做到“多管齐下”的仍是凤毛麟角,诞生于2002年的 Maison Kitsuné 便是其中一个例子。

    由前 Daft Punk 巡演经理,法国人 Gildas Loaëc 和日本建筑师 Masaya Kuroki (黑木理也)二人创办,品牌由音乐厂牌 Kitsuné,服装线 Maison Kitsuné 和咖啡店 Café Kitsuné 组成。厂牌曾帮助当年还未大红的 Years and Years 发行了数张 EP 和单曲,旗下也不乏 Two Door Cinema Club 这样的劲旅,每年固定推出一系列 Kitsuné 精选辑和 Parisien 巡演;服装线 Maison Kitsuné 在巴黎、纽约、香港等地都有专门店,入驻包括 Colette,10 Corso Como,Lane Crawford 在内的知名精品买手店,与大牌一并陈列并不逊色;而咖啡店仅仅开张数年,在东京和巴黎已迅速变成城中炙手可热的必经之地。

    这次 Masaya Kuroki 又带着他的 Parisien 巡演来到上海,这个派对系列已不是第一次点亮上海的午夜。在此之前,我们在概念空间10 Corso Como 面会了他。这间融合了时尚、文化与设计的店铺用 Masaya 的话说,是与 Maison Kitsuné 的生活方式不谋而合。他向我们介绍了这只上天入地的狐狸背后的秘密。

    2.jpg

    Maison Kitsuné 的音乐厂牌、服装线和咖啡店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这三者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我和 Gildas 环游世界,认识新朋友、新音乐人、组织一些活动,同时我们也喜欢时尚和咖啡。所以这非常简单,就是把我们的生活方式投射在这个品牌上。             

    你能介绍一下这次带来的 Parisien 系列吗?
    这些是我们的经典产品,都是基本款,可以日常穿着。说它是经典因为在狐狸 logo 上有着法国国旗,这其实不是我们设计的,是顾客的选择,我们起初只做了一个很小的系列,结果大家都喜欢。

    创立品牌的想法怎么诞生的?你和 Gildas 怎么互相认识的?
    可能我对建筑行业感到厌倦了,厌倦了整天画图纸、楼层计划之类的事。音乐是我们生活中非常特殊的部分,我们一直为音乐着迷。Gildas 曾经给 Daft Punk 工作——这是个著名的法国乐队,也是我的好朋友——而我不是音乐人,但我一直梦想拥有一家唱片店,或者音乐厂牌,可以分享我们的音乐品位。当时我们一起(为 Daft Punk)拍摄MV,我们一拍即合。
    当我们创立品牌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投资人或其他合作方,只是白手起家。对我和 Gildas 来说,创立一个品牌其实是一个挑战,而我们很喜欢挑战。许多人不在乎挑战,他们对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很满意,早上起来去上班,有人告诉你该做什么,下了班晚上进行一点社交,然后一天就过去了。我们喜欢让生活不断向前。

    在建筑师的背景下,你为什么会想到创立一个时尚品牌?
    Gildas 喜欢时尚,我也喜欢。但如果你看我20年前的照片,跟现在相比我总是在穿一样的东西,我总是穿T恤和牛仔裤。我喜欢看面料发生变化,一件衣服穿旧了之后呈现出不同的样子,比如说牛仔裤,会随着你的身体和生活方式发生变化,呈现出你生活的印记。所以对我来说,时尚并不总是关于那些光鲜的、梦幻的或者奢侈的东西,我的角度还是着重于面料和质量,看它随着时间推移变化。
    很多人问我怎么会从建筑转变到时尚,我的建筑师背景正体现在工作过程上:先有一个想法,着手制定一个计划,做一些调查,设计,打样,生产……这样的工作过程是源于我的建筑师背景,但和设计本身没有关系。

    你觉得日本文化如何影响 Maison Kitsuné ?
    它非常法式,也非常日式。因为我是日本人而 Gildas 是法国人,我们各占一半。我是百分之百日本制造,在巴黎长大,18岁的时候又去了纽约。三年前我又搬回了东京,开始真正的亚洲人生活。所以现在我能把更多的日本风情带入进去。

    Maison Kitsuné 的每间店铺设计都很有特色,建筑师背景的你有参与到设计中吗?
    室内设计总是和感觉有关。比如说如果我把最近在代官山的店铺照搬开到巴黎,就会显得愚蠢做作,“看,我是日本人,我知道怎么做”。很多人希望(在日本)看到巴黎风格的室内设计,但我喜欢日式建筑,希望能体现我和 Gildas 对日式美学的理解。又比如香港店,我用了很多中餐馆式样的灯笼,中式家具。我总是希望离我门店当地的文化更近一点,希望把我的名字刻在(当地的文化)上面。
    一开始我只是想分享我对巴黎、纽约、东京的看法,每间店都有不同的设计,是因为我意识到来店里的顾客现在都来自世界各地。比如纽约店开张的时候,第一个顾客是韩国人;香港店的第一个顾客是瑞典人;代官山店的第一个顾客是中国人……以前没有手机和网络的时候,我们去到别的城市,总是寄一张当地的明信片;现在顾客来到我的店里会自拍,会说这是纽约店、香港店,当他们光临的时候有一些不同的地方可以展示,不同的故事可以讲述……想象一下,从来不会有人说“我在 Louis Vuitton 上海店”或是“我在 Louis Vuitton 银座店”因为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我不是在说 Louis Vuitton 无聊,只是说我的角度不一样,不愿意复制粘贴。 

    屏幕快照 2017-06-28 12.22.26.png

    @masayakitsune

    什么样的音乐给你带来灵感?
    我们能从一切好音乐中汲取灵感。你可以看看我们的厂牌,我们不是只签某一种音乐风格,而是各种各样的都有。我们有 hip-hop,R&B,techno,dance,house,摇滚,流行,民谣……我们的音乐人有着多样的风格。我不愿意说,Kitsuné 是一个 techno 厂牌或者别的什么,我不愿意限制自己,这是我的哲学。永远保持好奇心,思路开阔,对很多品牌来说这并不容易。 

    Maison Kitsuné 成立15年了,现在还和你最初设想的一样吗?
    不。和最初的设想相比现在大了很多。但想法还是一样的。我们推广了很多好乐队,有些孩子天赋极高,如果我不签下他们,他们的才能很难被发掘。通过 Kitsuné 我现在可以展示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人,这很棒。时尚方面,我现在入驻了上海最好的时装店之一,我们还入驻了伦敦的 Selfridges,巴黎的 Colette, Le Bon Marché, 香港的 Lane Crawford……这么多好店里有我们的品牌,我很感激。

    17.jpg

    你会考虑扩展到其他领域吗?比如说家居?
    有可能。我们已经做过类似的事了,很久之前我们和德国的一个家具品牌合作推出过桌子和椅子。当我设计店铺的时候,也会设计一些家具。所以为什么不呢?我们也在考虑酒店,或者度假村。这都很有可能。 

    为什么选择狐狸做品牌的标志?
    是我妈妈选择了狐狸。在这么多动物里面,被作为品牌标志的有鳄鱼、公鸡、马、金熊、一些鸟类……就是没有狐狸。所以我选了狐狸。我们并不是在做什么概念性的东西,我们的想法都很简单。比如我的厂牌,我听到好的音乐,我就签下来;我看到好看的条纹,我就做一件衬衫;在我的咖啡店,最近的新品是豆腐做的巧克力蛋糕,热量非常低,女孩子们很喜欢。可惜这是限定商品。人们总是觉得我们在做复杂的事情,其实并不是。

    你会推荐(Café)Kitsuné 的什么产品?
    对男士,我会推荐我们的斜纹布裤子,女孩我会推荐连衣裙……你说 Café? 我个人最喜欢意式浓缩,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现在这个季节我会推荐冰拿铁,没有人能打败我们的冰拿铁,童叟无欺,所有人都喜欢。每次有人来到店里不知道点什么,我就会过去说,“试试我们的冰拿铁”,他们试了之后都很惊喜。 

    屏幕快照 2017-06-27 19.07.23.png

    @masayakitsune

    你能跟我们分享下你的日常工作流程吗?
    我早上通常起的很早,7点先和纽约的团队通话;9点我会去我自己的咖啡店买意式浓缩,在店里发一些邮件,然后去办公室和日本团队开会;午饭时间我会独自呆着——这是我一天唯一可以独处的时间——吃一碗荞麦面或者越南河粉;下午的时候巴黎办公室上线,我调整到巴黎时间,和他们视频通话;晚上我常会有应酬,因为日本人比较喜欢吃饭的时候谈生意;当我11点回到家,巴黎团队仍然有很多问题要问我,所以我得回邮件,打电话……1点我终于可以休息了。如果我不睡觉,我可以一直工作。

    关于东京最棒的是什么?
    对我个人来说是食物。这个城市这么大,你需要成为最棒的餐厅才能生存下去。除此之外东京也非常干净,有序,有些无聊,但很酷。

    你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爱好吗?
    我已经40岁了,看看报纸喝杯咖啡我就很开心了。我很喜欢看电影,但我现在没什么时间看了。和文化艺术有关的一切我都喜欢,逛逛美术馆。我也喜欢运动,从小就打篮球。保持健康的生活挺好的。

    品牌目前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我觉得是如何从小众转变为大众,从地下转为地上。我们一直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品牌,从商业角度我们如何完成这个转变,如何跨出这一步,是我们现在遇到最大的挑战。我们现在还是独立的小品牌,但总是跟(Maison)Margiela, Acne, Thom Browne 这些大咖摆在一起,如何达到他们的高度,是我们现在在考虑的。 

    你现在最大的野心是什么?
    我不知道,咖啡吧?可能我们应该在上海开个五家 Café Kitsuné。Café Kitsuné 也不是仅仅关于咖啡,我希望打造一个能让朋友们碰头见面的地方。你可以喝着咖啡,听着好音乐,跟朋友共享时光。有时候我到一个城市,我不知道该去哪,如果有一家 Café Kitsuné,我知道那里的音乐肯定是好的,咖啡肯定是好的。就是这么简单。

    Credits

    撰文:Effie Chiang

    采访:Effie Chiang, Cathy Xu

    部分图片来自 instagram @masayakitsun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时尚采访 , Maison Kitsuné , 10 corso como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