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Charlotte Gush 2018.02.02

    Mario Testino 和 Bruce Weber 被男模指控存在性骚扰行为

    《纽约时报》在去年报导了对 Bruce Weber 的性侵指控之后,近日又再度放出关于 Weber 和 Mario Testino 性骚扰行为的新一轮调查消息。

    title.jpg

    时尚圈极具名望的两位摄影师,Mario Testino 和 Bruce Weber 被数位模特指控存在性骚扰行为。在本月初《The 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发布的一份报告里,28位署名模特与前助理对他们发起了指控。

    2017年,模特 Jason Boyce 指控 Bruce Weber 猥亵并试图亲他,而 Weber 的律师团队发表声明称这并不存在,在这之后又有15名模特对摄影师做出相似的指控,他们向《纽约时报》描述说 “在拍摄期间经常会发生毫无必要的裸露与被强迫的性行为”。

    在纽约时报周六最新发布的报告中,男模 Robyn Sinclair 指控 Bruce Weber 说,“我记得他把他的手指放进我嘴里,然后抓住我的私处。我们没有发生性行为,但是发生了很多别的事情,很多肢体接触,很多骚扰。” 另一位模特 Josh Ardolf 指控道,有一次拍摄 Weber 让他裸体出镜,他感到不适,而 Weber “带着他进行一些放松”。“我的手跟着他,然后是胸部,肩膀,头部。然后我还是让他把手放到我的腹部。呼吸放松,” Ardolf 对时报说。“紧随其后,他强行把手直接放上我的私处。我一开始非常震惊。我不知道该想什么,我退后了,感到非常非常不舒服,非常恶心。” 他说。

    Bruce Weber 否认了这些指控。在他律师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这位摄影师说,“我对这些可怕的、针对我的指控感到非常震惊与难过。我坚决否认它们的真实性。” Weber 在他的声明中进一步说道:“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我经常使用呼吸放松训练,专业地拍摄过上千裸体模特,但我从没有不正当骚扰任何人。以我至今的职业道路来看,这些歪曲与虚假的指控非常令我沮丧。我已经从事拍摄近40年,并对每一个我的拍摄对象都保持最高的尊重。我从未也不曾试图伤害任何人,或阻拦某人获得成功——这根本不是我的性格。”

    纽约时报同样引用了男模 Jeff Aquilon 的话,他被 Weber “在1978年挖掘” 并一直被视作其缪斯,他说自己从未和摄影师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我在过去几天听到的事情完全不符合我印象中的他,甚至让我有点懵,”Aquilon 对时报说,同时提到他已经和Weber 谈过了这些指控,同意在 Weber 的要求下,为他祈祷。

    指控同样还针对 Mario Testino,他是一位素与英国皇室交好的摄影师,在2014年获得了大英帝国勋章(OBE)。13名男模与助理告诉时报 Testino 曾 “对他们进行性骚扰,有些情况包括猥亵与在他们面前手淫”。

    “如果你想和 Mario 工作,你需要在夏特蒙特酒店(Chateau Marmont)拍一组裸照,” 曾参与 Testino 众多大片拍摄的模特 Jason Fedele 说道,“所有经纪公司都知道这是能让你的职业获得飞跃的捷径”。 “他是一个性侵者。” 模特 Ryan Locke 则更为直接对时报如此形容。Locke 说其他模特在自己和 Testino 会面前曾警告过他:“每个人都开始开这些玩笑——他们说他其实臭名昭著,以及 ‘收紧你的裤腰带’”。

    纽约时报报道了 Locke 的被骚扰经历。在一次 Gucci 的拍摄中,Testino表现得 “极具攻击性,很轻佻”。在拍摄中 Testino 正拍摄在床上的 Locke,然后突然大声宣布道, “我觉得他不在状态,所有人出去。 ” Locke 继续描述称,Testino 随即 “把门关上,上了锁,爬上床,爬到我上面然后说,‘我是女孩,你是男孩。’ 我让他最好走开点,朝他扔毛巾,赶紧穿上衣服走了”。90年代末 Mario Testino 的一位助理 Roman Barret 对时报说,“性骚扰一直以来都是事实”,他指控 Testino “摩擦他的腿然后勃起,并在他面前手淫”。

    纽约时报报导了 Mario Testino 的律师团针对这些指控的一封回应,称这些指控者,“不能被当做可靠的信息来源,” 信中引用过去一位合作模特的正面评论、把指控人的精神问题带入讨论、称另一位模特曾被多次正常拍摄裸体,并声称参与指控的助理们是 “心存不满的前雇员”——对此 Roman Barrett 回应道,“我任人摆布、过劳工作、拿低微的报酬、还每天被性骚扰,我心存不满?我当然心存不满!”

    一位自称 Taber 的模特告诉纽约时报,这种行为在行业中司空见惯,他甚至觉得 “如果上位者不想和我发生性关系,就是对我的冒犯,觉得我不够迷人。”

    由时装指导以及纽约时报时尚评论主编 Vanessa Friedman 以及时装评论 Matthew Schneier、Jacob Bernstein 联合发表,报道写道 “那些受害者承担着自己并不想要的关注度,在这份关注度过去后,他们能做出的选择不多:或是保持沉默,接受报酬及广告大片拍摄;或是拒绝骚扰,在事业中铤而走险,甚至毁灭。” Josh Ardolf 告诉时报,Weber 的行为让他感到无助,“像我经纪公司所说的那样,他很有权势,他拍摄过很多大片。但这已被我抛在脑后,我不能搞砸,我已没有退路”。

    一位自称 Taber 的模特告诉纽约时报,这种行为司空见惯,影响了人们的思维,他甚至觉得 “如果上位者不想和我发生性关系,就是对我的冒犯,觉得我不够迷人、不是合格的缪斯。那些拿到工作的模特是造型师与摄影师喜欢的类型,我也会想要人们喜欢我,尤其是行业中最有权威的人。”

    在2010年巴黎的一次时装活动中丹麦超模 Rie Rasmussen 指控 Terry Richardson,同样揭示了这种权力不平衡。在对美国摄影师的众多不正当性行为指控发出之前,Rasmussen 告诉《The New York Post》(纽约邮报)发生的事件:“我告诉他你的行为完全是侮辱女性。我希望你能搞清楚,你能搞上这些女孩,仅仅是因为你有相机,众多时尚业的人脉,还有为 Vogue 拍片。” Richardson 则否认了在他的拍摄期间发生的性行为是非双方自愿的。在2007年的一次采访中,他承认了权力上的不平衡会被利用于性行为,他说,“这不是你能拒绝的,这就是你的本能。我牛仔裤上有个洞不是平白无故的。” 对所有针对他的不正当行为指控,Richardson 全部予以否认,声称 “这些成年女性从未有所抵触,她们完全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而且和任何项目一样,每个人都签署了协议,” 他补充说,“我从没有利用工作契机或是威胁去强迫某人做她们不想做的事情。”

    Credits

    作者:Charlotte Gush

    翻译:讲讲讲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性侵犯 , Bruce Weber , Mario Testino , Terry Richardson , 性骚扰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