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Frankie Dunn 2016.08.31

    GKR:梦想要让冰岛说唱走向世界

    这个音乐天才带我们来到他的录音室,敞开心扉的和我们聊了聊他的五彩音乐。

    GKR:梦想要让冰岛说唱走向世界 GKR:梦想要让冰岛说唱走向世界 GKR:梦想要让冰岛说唱走向世界

    说真的,你真的会想要跟 Gaukur Gretuson 交个朋友的。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很chill又很热情,他还很搞笑。Gaukur Gretuson 出生于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的 Vesturbær 区,母亲是一位摄影师。他从未认真上过学,直到后来就读艺术学院,别人鼓励他修读音乐时,他才把该学的知识捡起来。他更多地被人们称为 GKR,是 101 Boys 的好兄弟,也是冰岛人熟悉的面孔(他的高个子和 Aaron Carter 式的柔软头发实在很有辨识度)。2015 年由他自导自演、Purpdogg 制作的那部色彩艳丽的 MV《 Morgunmatur 》(直译就是“早餐”),让他一举成名。 MV 里,他连着几个小时在当地的游泳池边跳舞,世界色彩缤纷、对比强烈。观众们往往只领会到了表面的含义,觉得那是对谷物早餐献上的一首滑稽的颂歌,但那首歌其实是他在一段抑郁时期剖白自己写下的。他借此思考,为了每天快乐地醒来,追逐生命里热爱的事物是多么重要。

    我们迫不及待的想早点见到这位 22 岁的天才。于是那天 GKR 开着他妈妈的车来捎上我们,一边在城里兜风一边聊天,最后开到码头,他在那儿有一间跟朋友共用、摆满奇怪乐器的录音室。那里没有网络,GKR 向我们证明联网并不是得到灵感的必要条件。最近他正在创作那首热单的续曲;我们在录音室里听到的音乐,让我们觉得 GKR 是用放克乐表现自己内心的Kendrick Lamar 的风格。他的歌词是跟自己的对话,也能够治愈需要拯救的人,那些像他一样生活一团糟却又情感细腻、局促不安的人。
    他希望,听众能够身临其境的感受他将推出的单曲,仿佛置身在 MV 之中,就像他用心听 Kid Cudi 的音乐一样。他最大的希望也是让自己的音乐能够连接、集结不同的人。也许我们都是怪人,那就一起玩乐吧!

    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常来的一条街道,叫做 Vesturgata,冬天的时候非常美,因为树上会积满了雪,感觉整条街变得很窄。我妈妈经常旅行,于是她就把我们家房子租出去,所以我现在另外在 107 租了房,就在这条街对面,差不多是 Vesturbær 的中心区,那里的游泳池 Vesturbæjarlaug 很有名,呆在那里很舒服。我上周才跟 Bjork 一起在那游泳。好吧,其实不是和她一起游泳,她只是在温泉区,我走的时候跟她挥手道别,结果她觉得那很好笑。是的,冰岛男生那么做一点也不酷,应该要超级超级低调。但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她穿着的是天鹅泳装么?
    啊没错,就像从变形金刚什么的走出来,还带着火箭发射器。而且她也不是在游泳,她是在测试一个水上喷气背包。
    那个泳池就是《Morgunmatur》MV里的那个?
    不,那个是秘密夏至音乐节(Secret Solstice)附近的叫 Laugardalslaug 的一个泳池。两个是气氛不一样的。那个泳池的游客要多得多,因为那里有冰岛最大的滑梯之一。而在这里,一圈下来会见到很多认识的人,没有大型水上滑梯之类的,只有人们的真心。现在我们到了 107,这里就是我外婆住的地方。我在雷克雅未克视觉艺术学院就读的时候跟她一起住了一年,真的帮了我很多,她对我寄予很大期望,会叫我起床,给我煮燕麦粥,里面还会放葡萄干。毕业那年,她给了我很大帮助。

    所以那就是你那首歌的意义?
    是吧,不过更多是关于那段抑郁时期的。我在去读艺术学校前写好那首歌的,灵感来自读基础课程的时候,我感觉需要跟每个人做一样的事情,那些我完全无感的事情。很多人都会觉得总被迫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而那种感觉很讨厌,;而我也认识很多人,他们却害怕尝试挑战其它新领域。

    从那以后,你就更加认真地创作音乐了么?
    这么说吧,我是一个很坦率的人,而且我情感丰富,大多数时候我说的话就是我真实的想法,但我其实没有机会完全按照我理想的方式去做。就是因为那个学校,它完全不让我表达自己。还有,开车和说英语对我来说都挺难的……我的多动症很严重,觉得自己能活到现在真是走大运了。

    天哪。
    这里就是我租住的地方,一楼的一间公寓。不管怎么说,去读艺术学校帮了我很多,因为那里有更多人可以明白我想做什么,也会帮我把内心的东西带出来。学习艺术会给想法打开大门,但有时候也会打乱你的心,所以别懂得太多,比如像Edward Snowden (斯诺登),我觉得他的心理一定有点问题。

    你当时会读很多书么?
    不!我真的很不擅长阅读。我试过去读《说唱的艺术》(The Art of Rap),还想着我一定要读完这鬼东西,要当最厉害的那个。结果我才读了两页,然后就立刻忘了里面都写了什么。

    你崇拜哪些艺术家?
    大概四年前,我最大的动力来自 Kid Cudi。是他让我保持信心、相信自己也能做到,我觉得应该很多人都受到 Cudi 的鼓舞。更年轻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hip hop,听得全是 Wu Tang、Black Moon 这些老派的东西。然后开始听 Kanye West,我很喜欢他,跟他有共鸣,但是当我开始听 Cudi 之后,我发现自己从未在其他任何艺术家身上得到跟他一样的共鸣。再后来,我就听了很多 Kendrick Lamar和Ab-Soul,还有 TDE 的所有音乐。现在的我更专注于打磨自己的音乐,并尝试不同的事物。我很喜欢 Vince Staples、Father、Clams Casino,甚至是 Tame Impala 这样的乐队。从不同角度得到启发。

    这段时间是极昼,你有什么感觉么?
    我觉得很好啊,因为冬天的黑暗会让你非常抑郁——有时只能看到三个小时的阳光,连阳光都是重重压在身上的。所以,我很喜欢明亮的时候,可以让自己感觉很轻盈。很多冰岛人都会受其影响。你知道么,当Dunkin’ Donuts (甜甜圈连锁店)当初在这里开店的时候,开业前在街上画了一条线,人们就在线外扎营,简直太疯狂了,现在想来不过是甜甜圈嘛。但这也说明了那种身心失调的存在:人们会过分追逐某些事物,然后再抛诸脑后。我想到处都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但在冰岛,就是这种直上直下的强烈对比。

    你会觉得音乐圈子里也有发生这样的事么?
    是的。我不想炒作,只想做艺术家,完完全全地作为一名艺术家受到欣赏。我觉得,《Morgunmatur》很火很流行,大部分冰岛人都是通过这首歌才认识到我,可能也不知道我现在正努力做着自己的音乐。他们只会想那是昙花一现。

    那么你现在在忙啥?
    还是来录音室里感受我的音乐吧。现在我们到了 Grandi,这片港口区域有很多机械,有一家摄影学校,还有几家渔业公司。这里越来越热门了,因为市里建的酒店和纪念品商店够多了,就有点要把本地文化排挤到其它地方的感觉,我觉得那个地方会是 Grandi。不过,现在来这里还是很舒服的,还没有很多人蜂拥而至。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任务在身,要不有间录音室,要不有家办公室之类的。这里也还没建成很多公寓。

    这里租一间录音室还便宜不?
    不,老实说,在雷克雅未克租哪里都不太便宜。

    你跟谁一起共用录音室?
    跟我最好的朋友 Marteinn 一起合租的,他负责制作我的很多曲子。Hogni Egilsson 也跟我们共用,他来自 Gus Gus 乐队,是很有名的冰岛歌手。呐,跟著名冰岛歌手共用录音室的后果就是这样,到处都是那些大型乐器,让整个录音室看起来逼格高多了。在他来之前,我们只有一个沙发和几张地毯。

    放在那儿的奖杯是啥?
    雷克雅未克葡萄藤音乐奖(Grapevine music awards)给我颁的,“2016年新晋艺术家”(Artist to Watch 2016)。有人说我是现今最优秀的说唱歌手,当然也有人不同意。

    拿奖肯定还是因为那首著名的《Morgunmatur》吧…… MV 是自己导演的么?
    是的,也是我剪辑出来的。我们一天内就拍完了,我心里一直想着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有很多色彩。我爱 MV,觉得它们太重要了。我感觉我既是一名音乐家,也是一名视觉艺术家,不过跟音乐的共鸣最多。但是当我看电影的时候,我就会想成为那个场景的一部分。事实上,我想做一张围绕这个想法的专辑,应该蛮酷的。只有音乐,却能让你仿佛置身电影中。

    有哪部感受特别深刻的电影么?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视觉效果太梦幻了。还有 Arcade Fire 的 MV 《The Suburbs》。艺术能做的事情太疯狂了,能让人们得到从未有过的感受。

    颜色似乎对你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是的,我也不知道为甚么,可能是因为最能够直接描绘性格或感受吧,可以展现很多个性,让你也得到一些感受。

    《 Morganmatur 》是 Purpdogg 制作的。你们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对么?
    是的……网上交友很奇怪。我跟其他很多音乐家保持着这种关系。冰岛不是一个很大的国家,有时候你想找的一种声音在冰岛压根找不到,所以你得到其他地方找。我经常在 SoundCloud 上找些beats,2014 年我找到了 Purpdogg,从他那儿买了一些。后来他成了大忙人,给 Drake 和 Soulja Boy 制作了《We Made It》。再然后 Jay Z 和 Jzy Eelectronica 也来找他混音。想想这是太有趣了。

    你提过想要把冰岛的说唱音乐带出国门,但你有没有想过用英语来玩说唱?
    我其实已经用英语写了一些东西,但当我开始 rap 起来,感觉那就像唱中文什么的。很有意思,写的时候觉得还不错,但一听到自己说出来,我就晕了,那都是些什么呀?我觉得还是会考虑用英语来制作,不过还是想先看看用冰岛语能做到什么地步。


    Credits

    原文作者:Frankie Dun
    摄影:Ozzie Pullin
    翻译:Joy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音乐采访 , 冰岛 , 冰岛说唱 , gkr , hiphop , Morgunmatur , Purpdogg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