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Francesca Dunn 2016.09.01

    Sturla Atlas: 给 Justin Bieber 暖场的冰岛 hip-hop 先锋

    已经在冰岛音乐奖上获得大奖,这群来自冰岛首都的男孩们,是这片冰与火之地上最酷的人。我们一起穿越了 Reykjadalur 峡谷后,也了解了关于他们组合的所有事情。

    Sturla Atlas: 给 Justin Bieber 暖场的冰岛 hip-hop 先锋 Sturla Atlas: 给 Justin Bieber 暖场的冰岛 hip-hop 先锋 Sturla Atlas: 给 Justin Bieber 暖场的冰岛 hip-hop 先锋

    Sigurbjartur Sturla Atlason ( aka Sturla Atlas ),一年半前,他和两个朋友 Logi Pedro 和 Johann Kristofer( aka Joey Christ )一起为朋友 Jón Pétur 做了一张戏仿的概念专辑作为生日礼物,就此便中了 hip-hop 的毒 。结果专辑还蛮好听的,于是几个人决定干脆再继续做点什么,其中 Logi 负责制作(他本身还跟自己的兄弟组了一个相当成功的冰岛乐队 Retro Stefson ),Sturla 担任主唱,Joey 负责和声,有时也说唱几句烘托气氛。他们就像早期的 Odd Future,只不过诞生在北极圈的南边。几个男生还叫来了更多好兄弟们——他们给自己起名叫 101 Boys,用来纪念雷克雅未克市区的邮编——帮他们做运营、设计、推广、摄影、美术指导、伴唱等等其它工作。这样一来,这些人其实已经不止是一个乐队,大家俨然因为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要创造自己的视觉世界和音乐,以制作精良的合成音乐旋涡和铿锵有力的电子鼓点为基础,再加入流畅顺耳的 RNB 电音。

    现在,他们已经在冰岛音乐奖( Iceland Music Awards )上收获大奖,下个月他们还会有更大动作,给 Justin Bieber 做开场表演,显然他们已经成为这片冰与火之地上最酷的一群人。i-D 团队跟两位成员 Sturla Atlas、Joey Christ 一起徒步穿越了 Reykjadalur 峡谷来到天然的温泉,顺便给大家带回了关于101 boys的所有内幕消息。

    今天要给大家带来些什么?
    Sturla :我们从雷克雅未克花了一个小时来到这里,又走了一个小时才看到这些热腾腾的地热温泉,都是纯天然无添加的,我们身后的海角就是泉水的源头。其实这些都是地理书上写的。
    Joey :今年早些时候,Justin Biebe也来这里拍了个视频。我们都很喜欢他。
    S:最近我们没在抽叶子了,取而代之的我们喜欢蒸桑拿,我们蒸半个小时然后马上跑出来,在冷空气里呆一会。这感觉很爽。

    这真是自然嗨。先来聊聊 Sturla Atlas 和 101 Boys 的故事吧。
    S:我、Joey 和 Logi,还有给我们制作、混音的所有朋友,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他(Logi)今天没跟我们一块,不过他其实是这十年里冰岛音乐圈相当重要的人物,因为他和自己的兄弟有一个很受欢迎的乐队,叫 Retro Stefson。我们能走到一起做音乐,真的靠缘分。我们都对流行文化和说唱音乐很着迷。
    J:Logi 和我们的朋友 JP 一起住,JP 听很多 Drake 和 The Weekend 的音乐,所以我们就想模仿 The Weekend 的风格、以 JP 的生活为灵感做一张专辑,给他当生日礼物。其实是误打误撞,不过 EP 完成之后,我们发现里面的音乐还挺不错的。所以,我们决定再做一张出来,而且这次是认真做音乐了,不再是朋友间的玩笑。

    那张专辑有放到网上么?
    S:没有,我想那会很糟糕吧。
    J:对,那只是朋友之间玩玩的。不过,我们挑了里面的几首歌放进我们的第一张 mixtape,把它们弄得稍微独特、成熟一些。

    你们觉得自己在冰岛音乐圈里属于什么风格?
    J:人们一般把我们归类到那些 hip-hop音乐里面……当然,我们也能算,不过我还觉得我们的风格跟大部分说唱团体不一样。你懂的,我们唱的比说的还多,我想大部分冰岛说唱歌手都不会这样。还有,我们用英语来唱,其他人也不会这样做。

    你们为什么选择用英语?
    J:我觉得是因为我们听的大部分都是英语,我们的灵感也都来自英文歌,这样也能接触到更多观众。
    S:我上周才跟一个朋友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做成冰岛语,它们是不一样的东西。
    J:这是我们风格的一部分,我们就是做英语的。

    介绍一下你们最新的 mixtape 《 Season 2 》吧?
    S:我们上一张 mixtape 是 2015 年 10 月做出来的,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做更多的歌。我和 Joey 刚在今年大学毕业,所有空闲时间都耗在录音室里了。我觉得,从音响和风格上来说,我们绝对是在进步发展的,说的部分越来越少、唱的部分越来越多——拿《Season 2》和其他 mixtape 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据说你们还做了本电子杂志
    J:我们的朋友 Kjarten Hreinsson 是这个项目的视觉总监。他是一名摄影师,做电子杂志已经有四年了,所以最新的那本其实并不是我们的第一本,我们还做过本lookbook,里面的视觉元素很清晰。
    S:是的,我们给第二张 mixtape《These Days》也做了一本,后来跟雷克雅未克市区的一间店又合作推出了一本。Kjarten 真的很高产,当然大部分的模特工作都是我们搞定的。所以,基本上想出点什么,我们就一起做出来。合作万岁。
    J:Sturla Atlas 的整个品牌、概念、音乐和视觉风格都密不可分,我们会一直做下去的。
    S:我们还在努力扩大整个想法,想让音乐成为视觉世界的一部分。
    J:还有产品。我们的 mixtape 不会进行实体发行,所以我们才做周边商品和电子杂志,这样你就可以下载音乐、买件 T 恤或者别的,让你和音乐、和整个概念联系在一起。
    S:我觉得,我们最后大概会在全冰岛都有自己的生意,比如 101 餐厅、101 餐车、101 剧院……
    J:一点没错。

    说到去年你们在冰岛电波音乐节 i-D 舞台上的表演,我想你们还做了其它演出吧?
    J:对,我们跟 Gisli Palmi 一起有个 101 Boys 混音的表演。
    S:实际上,我们最近在 Secret Solstice 做混音演出的时候,Gisli Palmi 也来凑了热闹,唱了几句原本他在我们的一首歌里唱的部分。Logi 的朋友也来了,因为我们也给他的一首歌制作了混音。许多朋友都来了,就像是在台上开派对,很开心。

    你们都是雷克雅未克本地人么?在那儿长大是什么体验?
    J:我在雷克雅未克城区出生长大,其实我们俩认识是因为我的继母和 Sturla 的父亲是亲戚,而 Sturla 从之前跟妈妈住在丹麦,他现在搬来这里和他父亲住。在雷克雅未克长大是很有意思的,现在那边都是旅游业,不过在我们十岁左右的时候,我们会自己根据美国的动作片做一些冰岛的短片,演毒品走私之类的。这些短片浓缩了我们的生活,每天就是到处跑来跑去,从美国流行文化吸收灵感,然后不断搞破坏。
    S:不过雷克雅未克的一大特点就是,你也不用怎么担心孩子天天往外跑,因为这里的犯罪率相当低,人们不会无端端被绑架什么的。
    J:对,大街上都安全。

    你刚才说受到美国文化的影响......在音乐上也是么?
    S:是的,我们听的大多是美国音乐。
    J:我们也会花很多时间收看冰岛的一个 MV 频道,叫 Pop TV。我猜,就像西方社会里大部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一样,我们跟互联网一起成长,跟国家的联系没有那么紧密。
    S:我们的身边都是西方流行文化,我觉得挺好的,能够开阔视野。
    J:还能给你一个庞大的资料库,从中汲取灵感,再把它提炼出来,用我们的方式进行演绎。住在冰岛跟住在美国很不一样,所以当我们形成自己的东西时,原来的灵感也会变得截然不同。

    在冰岛家喻户晓、受人欢迎,到离乡背井去扩大受众,你觉得这种落差难不难?
    J:对,我觉得这都是因缘际会吧,有时候就是刚好时来运转,有机会到国外演出,或者在其他国家的电台上听到自己的歌。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在冰岛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真是挺简单的。大把的机会在音乐节上演出,冰岛的人际关系也不麻烦,因为基本上大家相互都认识。所以那算是一个额外的好处吧。而当你去到声呐(Sonar)音乐节或电波音乐节这种层次的场合,你就会认识到其它国家的人,可能星探就这样挖掘你了。
    S:一切都顺其自然啦!
    J:总之,就是要保持热情,强迫自己去提高媒体曝光度,就像 Joey 说的,只是打几个电话,在这里还是很好搞定的。

    机会就在那,就看你要不要抓住......
    J:就是这样。还有一点很有意思,就是外国人来到冰岛时,他们的第一印象总是冰岛人的灵感来自这里的郊外、美丽的风景什么的,但你想想,像我们就是在城里长大,其实不会看到那么多郊外的美景。
    S:当我们真去到郊外的时候,也会欣赏景色,因为真的很美。

    冰岛今年在欧洲杯踢得很好嘛,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你觉得这种关注度能够影响到音乐行业吗?
    J:我觉得冰岛在国际上的潜力一直在扩大,一点成绩就得到了世界的许多关注。
    S:这是一个机会。我觉得这很有意思,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冰岛全国上下像在冰岛队对英国和奥地利的比赛上这么团结。不过在艺术和音乐方面会难很多,因为人们的喜好和口味不同。
    J:相比 Sigur Ros、Bjork 或者一出新剧之类,大家对运动的热情要高多了。我觉得,说到艺术家和冰岛的艺术,我们不需要多此一举,你不需要逼一个不感兴趣的人去考虑一部电影、一出剧、甚至是我们的 mixtape。独立艺术尤其如此。我们经常混冰岛的独立剧院圈,而冰岛有两个大剧院,一般大众都去那里,压根不知道还有其它的东西可以看。

    在音乐方面,你们几个是很独立的,对你们来说,保持独立是很重要的吗?还是因为缺乏其它更多选择?
    J:我觉得,要是我们想做的话,我们也可以跟冰岛的厂牌之类的签约,但是冰岛最大的厂牌已经一年多没有出过一张实体专辑了,所以我觉得也没那个必要,因为我们本身就有了厂牌可以带给我们的人际关系等所有条件。自有品牌可以带来自由,我们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不用得到别人的许可,可以跟朋友合作,不用再去找制作公司之类的。应该说,我们现在的状态就是最好的了。

    完全同意。昨晚我们都去了 Reykjavikurdaetur 新专辑发布会,直到午夜才日落。对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感受么?
    J:住在这里最奇怪的事情,大概就是冬天和夏天、太阳和黑夜的强烈对比。有点难以描述,因为那就不是能够用言语来描述的事情,一直呆在黑夜里四个月,然后在三月份迎来第一缕阳光,肯定会影响心情的。
    S:季节性情感障碍,整个冰岛都有这个病。不过夏天来临之后,所有人又会变得真的非常非常快乐。这大概成为冰岛人的一部分了吧。
    J:黑夜的时间肯定过得比有太阳的时候慢。不过,当冬天开始到来的时候,你又会觉得感恩,黑夜终于要回来了,因为有时候就是需要点黑暗来平衡。你会很开心,终于不再是一周七天二十四小时地见到阳光,不过等到过了圣诞节,这里就会变得又黑又冷又大风,目之所及完全没有点积极的东西,那时就真的会很沮丧。
    S:我记得大概是二十岁的时候,我们在八月份去了加州,一路开车经过墨西哥和中南美洲,然后在十二月末的时候回到冰岛,就是最黑最暗的时候。当时的我们都晒黑了,看起来都很帅,再看看这里的其他人,大家都脸色苍白,看起来都像是垂死的人。
    J:就像进了鬼屋。
    S:真的大吃一惊,因为平时处身其中不会看得这么明显——每个人都抑郁又苍白,仿佛世界上所有的欢乐都离他们而去,仿佛摄魂怪来了一样。

    听起来很伦敦嘛!最后,关于你们的音乐,你们还想说些什么吗?
    J:其实我们就是想把气氛搞起来,鼓励大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活得开心一点。其实这个项目就是我们自己在做自己喜欢并且乐在其中的事,并希望身体力行启发其他人也这么做,而不是落入俗套,做一辈子都会讨厌的工作,然后每天等死。


    Credits

    作者:Francesca Dunn
    翻译:Joy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音乐采访 , 冰岛 , hiphop , Sturla Atlas , Joey Christ , 冰岛音乐奖 , Justin Bieber , 101boys , Reykjadalur , zine , mixtape , season2 , 美国文化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