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Benoit Loiseau 2018.01.31

    让篮球选手穿上舞裙的艺术家

    加拿大非裔艺术家 Esmaa Mohamoud 与 i-D 谈论性别的流动性,以及多元化在艺术机构之中的重要性。

    让篮球选手穿上舞裙的艺术家 让篮球选手穿上舞裙的艺术家 让篮球选手穿上舞裙的艺术家

    “当大多数人第一次看到我的作品的时候都会以为我是男的,” Esmaa Mohamoud 在迈阿密的 NADA 艺术展上认真地告诉我们。这是她作品在美国的首次展出。“我的视角源于我骨子里的男孩子气。即便身为一个女人,我也可以阳刚起来。”

    年仅二十五岁的她善于运用夺目的多媒体装置艺术作品,深入着关于种族、性别、和体育的话题,并迅速蹿红于多伦多,在加拿大现代艺术圈脱颖而出。她用混凝土筑造的雕塑篮球,联同其他细节繁复且带有表现力的摄影作品们,共同激发出纯粹而又具有冲突的内在故事情节,冲击着对黑人族群所存在的主流印象。“我们对性别的表达似乎在更大的种族框架约束内,这个现象令我非常感兴趣,” 这位把 David Hammons 和 Richard Serra 当作灵感的艺术家说道,“我认为体育则是深入探讨这个现象的好角度。”

    体育场对 Esmaa 的成长至关重要。她称其为一个 “有社会凝聚力的地方”。但随着长大后眼睁睁地看着她的(主要是男性)朋友收到丰厚的奖学金去继续训练篮球和橄榄球,她开始认清美国体育与教育系统背后的运作:“要是没有这些体育生资格,这些人甚至都考不上大学,” 她解释道。“这就是我们下一代黑人所需要接受的残酷现实。”

    2.jpeg

    在她的系列作品《One of the Boys》中,Esmaa 邀请了她的两位缪斯穿上一种(与艺术家 Qendrim Hoti 合作设计的)半篮球衫、半晚礼裙的绚丽混合,其中两张都是背面拍摄一位黑人模特,被展示于迈阿密。我的直觉告诉我,其中拍摄对象都是男性,Esmaa 却纠正我其中穿紫色裙子的模特其实是女性。“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这样拍她们,” 她解释道,“去模糊性别和行为的界限。”

    当我问到这些模特们都是谁时,她笑道:“其实花了我好久才找到一位愿意穿裙子的黑人男性,” 她承认。在询问了许多人—— 包括她身边不太情愿的艺术家——之后,她朋友的弟弟终于答应完成这项任务。“我觉得这个作品在当下非常重要,因为所谓的阳刚之气已经脆弱到穿条裙子都能吓倒一排黑人男子的境地,” 对于我们口头上地探讨这般话题,她也同样展示出了与真正的艺术创作相同的浓厚兴趣。

    3.jpg

    Esmaa 从小就体会到了性别的流动性。作为五个孩子中唯一的女生,生在一个观念相对来说较传统的移民家庭里,她有着与家人截然不同的性别认知。事实上,她摄影系列的标题有意地借鉴了她的童年记忆:当她母亲硬要她出门玩耍前穿上裙子,Esmaa 下意识地会在裙子外再套一件运动衫,母亲此时则颇为不屑地告诉她:“你又不是男孩。”

    “在北美,性别十分流动,” Esmaa 说。“我从没觉得自己需要看起来像传统意义上的女人或者男人。”

    加拿大在2017迎来了150周年国庆,关于文化身份的问题,尤其是在对历史遗留问题的和解上,又再度掀起波澜。就在这个暑假,当查尔斯王子乘坐马车参加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嘉蒂诺举办的官方庆典时,一些加拿大原住民抗议者在首都渥太华议会山前搭起了一座帐篷,声称查尔斯王子此举是对其土地的 “再度侵占”。

    4.jpg

    在文化领域上,紧张的情绪也在加深。今年九月安大略美术馆的策展人 Andrew Hunter 为了抗议 “由欺骗和掩盖而建立起的、问题重重并四分五裂的历史” 而辞去其职位,他同时发布的一份声明展现了加拿大主流口径之外的国家历史,也在随后促成了美术馆一次对150周年国庆怀有反思态度的群展 “Every. Now. Then: Reframing Nationhood”。Esmaa 的作品也同样参加了这次展览。(同时,在Hunter离职后,博物馆迅速钦点了其第一名原住民策展人)。

    关于少数群体在社会机构中的存在, Esmaa 肯定地说道:“你需要多重声音,才能去感受这个每个被多元文化群体共享的生活体验”。2018年她还会参加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举办的由七位当代非洲裔加拿大艺术家组成的群展 “Here We Are Here”。她说:“我认为这次展览中所体现的黑人族群多样性非常振奋人心”,她继续介绍说,自己会展出的作品是一件以 NFL 橄榄球员为灵感所创作的雕塑,并借鉴了2017年赛场上红极一时的 “单膝跪地” 动作。

    5.jpg

    此次在迈阿密,她的作品与 John Edmonds 的丝网印刷照片一同展览,后者照片里展现的是戴着尼龙头巾的年轻黑人男子。他仅比 Esmaa 年长几岁,与 Tschabalala Self、Diamond Stingily 等几位新一代艺术家致力于重塑黑人肌体意象。Esmaa 则更加警觉于体系制度中的能见度:“有时,我会觉得黑人当代艺术家这个群体像是为了存在而存在,” 她规劝她的同行们多多留意由体制限制而引发的思维限制——这样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我认为我们种族最有意思的是它的多样性,我们完全不能被一概而论。而当今这一叶障目的现状,既是体系制度,也有艺术家自己的原因,它们中哪个都无法单方面促成这样的局面。”

    Credits

    作者: Benoit Loiseau

    翻译: Alexander Si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艺术 , 采访 , Esmaa Mohamoud , 篮球 , 跨性别 , 多元化 , 加拿大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