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Marieke Fischer 2019.01.28

    她创造了近期大家最爱的 Instagram 滤镜

    ​Johanna Jaskowska 正将人们带入赛博格(cyborgs)的世界。

    她创造了近期大家最爱的 Instagram 滤镜 她创造了近期大家最爱的 Instagram 滤镜 她创造了近期大家最爱的 Instagram 滤镜

    本文原刊登于i-D DE。

    Boom!你突然间就变成了 ins 上的红人,可能吗?这种数字时代下超现实的现象刚刚发生在了 Johanna Jaskowska 的身上。上周还仅有亲友、家人和零星感兴趣的陌生人关注这位有才的26岁青年,转眼间,如今她的账号已经吸引了超过13.5万的粉丝——这一数字还在每分每秒地增长着。每个人都想一脸扎进她创作的模拟凡士林效果中,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也没有人会拒绝用她的 Instagram 脸部滤镜(Beauty3000、Zoufriya 和 Blast)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美丽的塑料电子生物。Johanna Jaskowska 努力迎合着我们这一代人自恋的需求 (某种介乎于猫咪、小兔和狗耳朵之间的滤镜),提供一系列非同寻常的选择。

    因此我们采访了这位来自柏林的互联网发烧友,和她一起聊聊自恋、赛博格和审美的话题。她还告诉了我们该如何紧跟她的脚步。

    先来提一个大家可能都想问的问题:你是如何想到开发这三种滤镜的,包括 @uglyworldwide 使用的那款?
    实现美的诉求,是AR滤镜最重要的功能。但美并不单纯意味着化妆。而我又深受摄影、电影和未来派事物的影响。如果拿摄影举例的话,完美的布光就能使模特看起来更美,而利用 AR 技术你也能实现虚拟的影棚布光,这就是我希望滤镜所能做到的。 实际上我也是从一点点的尝试中走过来的——先是在 Facebook,后来转场 Instagram。我为好友 Zoufriya 制作了第一个 Instagram 滤镜,她想在照片中变成黑色眼球。

    如今面对这么多的关注者,会不会因为要推出更多新的滤镜而感到压力?
    就我的工作而言,并没有。我清楚自己还要继续沿着过去的经验做下去——但从沟通上来说,是的。我希望聆听每个人的意见,解答每个人的疑惑,但这样实在会占用太多的时间。很多人都自告奋勇想来和我一起工作,我很感谢大家的热情,但前提是我先要想清楚自己真的想做什么。

    1548663210823.GIF

    你认为这三款滤镜是如何脱颖而出的?
    我们如今看到的大多数滤镜都是把面部五官变成小猫,或者美颜滤镜会让你瞬间拥有超长睫毛和炫目红唇。我的滤镜则不同,它只是薄薄的附着在你的脸上,就实现了这种漂亮的效果。至于这款滤镜是什么样子?取决于用户自己。而且你可以用这些滤镜来做布光实验,媲美摄影师的效果。用了我的滤镜,你也能成为模特。

    你提到了用户在滤镜效果上扮演的重要角色。你在简介中写道:“没有你就没有滤镜(There’s no filter without you)”。这句相当自我的言语背后隐藏着哪些讯息?
    之前写的是“我不是机器人(I’m not a robot)”,但随着人们转发这些滤镜,我希望在简介中传递更多的信息。因为大家突然间开始告诉我他们有多喜欢这些滤镜——所以我想谢谢大家。这些滤镜不会独立存在,而是附着在使用者的身上。我只是提供给人们一个工具,恰好为他们所用。

    滤镜的肆意流行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
    如今人们都在标榜自己——强调美丽,渴望在最闪耀的聚光灯下展现自己。至于自恋,这涉及多方面的问题:可以展现你的身材、工作,或者幽默。你可以借此展现自己性格的各个方面,这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有时会显得刻意。而且现在有一种流行的理论认为,你的“真我”和你在数字媒体上的自我可以是完全不同的。但这也不失为一种很酷的选择,你可以有机会在虚拟世界中创造一个完全不同的个人形象。

    这就是让你对创作滤镜的工作如此着迷的原因吗?
    我很热衷于社会实验,喜欢观察人们在特定情况下的行为表现。我也喜欢创作,并将成果展现在人们面前,看看他们会用来做什么。然后再分析整个事情的前后。比如他们如何使用我的滤镜。人和人很不一样,品味不同,行为方式和沟通方法也不同,千人千面。这种工作中对社会的观察很吸引我。幽默和社会批评的因素在我的作品中占据了很大的比例。

    222.GIF

    而且我发现面部滤镜的确还有很大的潜力,比如它可以成为艺术表现的平台…
    当然。你可以实现很多可能。想想看脸部有多很大的发挥空间:眼睛、嘴、笑容、表情等等。这些要素都可以触发特殊的功能。我已经在考虑在创作动画海报时尝试加入更多的平面设计元素。比方说你在大笑的时候,字体可以变形,或者会根据眨眼变换颜色我希望改变人们业已形成的互动方式。 

    这样说来滤镜也会给我们一种匿名的感觉,在这个随处藏匿着摄像头的社会。
    没错,它们就像我们文化中长期存在的面具一样。只要了解非洲文化就能明白,面具是一种交流的形式。而如今,互联网提供了另一种使用面具的全新的可能性。

    你认为将来会有类似于脸部滤镜的东西出现在现实生活中吗?
    有可能,但我们必须在眼上配置一个可以为他人身上遮盖数码层次的设备。联想一下电视剧《黑镜》(Black Mirror)——人们被屏蔽的那集—— 或许某天会成为现实。如果我突然看到身边所有的人都戴着不同的电子画片或面具,我便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还喜欢与人互动。但对于实验或演出来讲,它绝对是有趣的。不过 AR 也可能在未来应用于我们的城市之中。比如我们能利用 AR 程序在街道上导航。但我不知道人们是否准备好了为此戴上怪异的眼镜。

    但我们的手机基本上已经算是一个半机器人了。
    我喜欢像《银翼杀手》(Bladerunner) 和 《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这样的电影,我想成为一个半机器人。那样的话我的手臂上就会有一个芯片,可以用它开门,这样很好,我就不用担心自己再丢钥匙了。

    面部滤镜还有很多可能有待开发,普通人可以在未经适当培训的情况下加入进来吗?
    Facebook 开发了一个名为 Spark AR Studio 的神奇工具。如果人们想要尝试这些东西的话,我推荐下载这款软件并在Facebook关注该公司的账号 Spark AR Creators。参与和交流想法的人越多,软件就会越完善。还有社区可供讨论、收集反馈、输入口令并提供支持。不过目前还没有多少开发者被官方许可在 Instagram 的架构下进行开发。但总有一天,情况会改变的。我们都将有机会上传我们自己的滤镜。

    Credits

    作者:Marieke Fischer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新闻 , 赛博格 , 采访 , cyborgs , 面部滤镜 , johanna jaskowska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