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Michael Cragg 2017.11.17

    向前进:丹麦之星 MØ 的成名之路

    通过她风靡全球的大热单曲《Lean On》和《Cold Water》,我们结识了 MØ 。如今她已经完成了与天后 Beyoncé 的合作,并释出了一张诚意满满的全新 EP 。所以我们近日也跟她取得了联系,问了问她的近况。

    向前进:丹麦之星 MØ 的成名之路 向前进:丹麦之星 MØ 的成名之路 向前进:丹麦之星 MØ 的成名之路

    你一定听说过 MØ :她与电音组合 Major Lazer 共同编写并演唱了风靡全球的单曲《Lean On》和《Cold Water》;并和 Charli XCX,Cashmere Cat 以及 Snakehips 等一众流行明星都进行过合作,且早已被众多知名制作人相中。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通过她在2014年释出的首张专辑《No Mythologies To Follow》和去年同样高质量的单曲《Final Song》,MØ 已成功跻身最棒的流行歌手之一。虽然她“略微”滞后的二专还在紧张的筹备中,但她刚刚完成了一首 Beyoncé 单曲的制作,并释出了一张全新的六曲 EP ,名为《When I Was Young》。为了庆祝这份成就,我们拨通了她的电话,问了问她一些炙手可热的问题。这就是我们通话的全程。

    你好 MØ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洛杉矶为专辑里最后几首歌进行收尾,然后刚开完几个会。今天我会去录音棚写首新歌——因为所有曲作者和制作人都将会在那等我,还不如借此机会创造点新东西(大笑)。

    我们等会再聊你的二专,因为你释出了一张新 EP 《When I Was Young》。毫无预警,毫无征兆地诞生了这六首新歌,出其不意。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放出?
    我一直都很想像别人一样,也用新音乐给大家一个出乎意料的惊喜。并且这两年来我一直只是在一首首地发布单曲,或者和别的艺人进行合作,这虽然也有它的乐趣,并且也是必须经历的过程,但说实话我早就想让大家听到一些不是那么针对于电台播放的音乐。

    第一首歌《Roots》听起来很像那个原先的,《Lean On》火之前的 MØ 。用它来开篇是你故意这样设计的吗?
    是呀。我在伦敦写完这首歌时我就意识到“天,这标志着一个新时代,我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对未来感到害怕,但也很激动。其歌词也同样反映了这般对原来自己的颠覆,和对新篇章的憧憬。

    现在你出名后,还会体会到那首歌中的心情吗?
    是,挺有趣的,我仍然有着同样的感觉,我也同样能从那首歌中体会到很多,但我也很明显地有了进步。



    同名曲和《Turn My Heart To Stone》都能听到铜管乐器;在跟 Yeah Yeah Yeahs (朋克乐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Runaway》中还有纯正的吉他部分。这样大胆地尝试新的声效让你感到激动吗?
    我觉得我最近都很迷恋能真正现场演奏的乐器。在《Lean On》火起来之后,感觉自己每次的现场表演都要动用很多新潮的工具,才能重现那些爆炸性的电子乐。不是说我不喜欢这样的表现形式,新 EP 中我的确想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乐器。

    为什么会把这六首歌放在一起?
    它们都包含着一半原来的 MØ 和一半新的 MØ——无论怎么定义她们——同样还共存着一丝怀旧。我想展示出自己音乐品味的另一面。我觉得在新专辑铺天盖地的宣传到来之前,我需要这样一个过渡期。就像经历一道仪式,去画完这个圆圈。

    当我们在2016年通话时,你说制作第二张专辑比第一张要难很多,现在看来还真如此。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叹气)继《Lean On》后一切都变了。这当然是好的,但肯定因此滞后了二专的进程。我不能怪它,因为我还记得在《Lean On》发生之前我就心想“天哪,二专,怎么办呀!”。肯定是我自己的完美主义和对这张专辑纯真的寄托在作祟。很多人都有着自己对你的看法,并想朝某个方向引导你,这些人居心都是好的,但这让我的决断变得异常复杂,这些噪音会让你难以到达这个“哦,这是我真正想做的”的地方。我需要一定的魄力才能做到。我又喜欢迁就于别人——我想让周遭的人都开心——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去鼓起勇气说出“不,我才最需要对自己做的音乐满意”。我想让这些歌曲完美。

    艺人突然成名的一大后果是,所有人都会想要你妥协做出牺牲,你受到过这样的压力吗?
    如果那样我会很难过的。这恐怕是最糟糕的。有时我会想“好,我需要妥协一点点来跻身主流市场什么的”但每次我真的这样做时只会很气愤,这才不是我呢!我不喜欢假装成不属于我的样子。对自己不诚实是最难受的了。我想做自己,不然干这行有什么意义呢。音乐人也是人,我一路上也在成长,我确实改变了很多,但我刚出道时的初心却从未动摇过。

    你的2017年总的来说过得如何?
    嗯,今年我确实改变了很多。扩充了我的管理团队,一瞬间有了好多帮手加入我二专的制作中。今年也是头一次能够摆脱《Lean On》的束缚,你懂的。我能有机会花更多精力专注于自己想做的音乐上。

    而且更重要的是你把头发剪了。
    是的。慢慢剪的越来越多。一开始还能齐肩,后来就短了一点,如今已经到了 George Michael 当年的长度。

    犹如黛安娜王妃的发型。
    是呀。对此我很满意(大笑)。

    1509096009358-MO-When-I-Was-Young-EP-art.jpeg

    说回到这个总地来说不太顺的2017年。你有因此受到影响吗?
    对,是真的。我大概每天两到三次会跟别人谈论起这个世界的动荡。当一切都这么紊乱的时候,有时确实难以看到事物的积极面,不过另一方面看,我们同样可以把它想成“反正这个世界终会走向尽头,还不如抓紧时间庆祝一下”。

    是呀。
    但千万不能自欺欺人地说’一切安好’,因为事实上它们真地很糟糕。

    在年初的时候你有设定什么新年愿望吗?
    有。我其实列了一张清单。第一条是不再临时取消我的演出,并且我认为我也基本上做到了。(她将英国巡演延迟了到明年,这可算不上取消)。另一条是不要再吃那么多肉了,我事实上也一直严格遵守着。

    我的是每个月读一本书。而我今年只读了两本……
    哈哈,至少你读了两本!我今年只读了一本,然后另一本我只看到了一半。

    2017年你最喜欢的专辑是什么?
    这个问题真讨厌,因为被问起的时候我从来都是一片空白。真糟糕。我之后会给你一个答案的*。我必须承认我是那种一张专辑里只听几首歌就会分神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没人做专辑了!正因你们这种人!
    我知道!!我也不想这样。靠!

    *之后,她的确有给我们一个答复:“正如同我答应你们的,我今年最爱的专辑是 SZA 的《Ctrl》!简直喜欢里面的每一首歌;抓耳,时髦,深沉,原创,又易懂且有创意。大爱她和这张专辑!

    Credits

    作者:Michael Cragg

    翻译:Alexander Si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 when I was young , lean on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