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Shannon Mahanty 2018.11.12

    Moses Sumney 谈《Aromanticsm》:无浪漫倾向主义

    Moses Sumney 在质疑社会痴迷恋爱的基础上开创了自己的事业。他的第二张录音室专辑发行在即,我们和这位28岁的歌手聊起了音乐、政治以及寻找另一半的话题。

    本文原刊登于  i-D The Superstar Issue,no. 354, 2018冬季刊。

    1541076603441-moses-sumney-2.jpg

    Moses Sumney 坐在天鹅绒沙发上,面前是一副酒店大堂里的镀金镜框,他看起来有如王者般庄严肃穆。正常情况下,周五下午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但在这一天,各种嘈杂的声音混杂在一起:闲聊的声音、敲击笔记本电脑的声音,以及25 万名抗议者在 Soho 街头抗议美国总统 Trump 到访英国的声音。“我并不想看到你!”Moses 朝向窗外冲着 Trump 大喊。“你就不能走远点吗?”

    他摆脱 Trump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至少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是这样。在我们会面的前一天,Moses 抵达了英国,此前他参加了许多欧洲音乐节。明天他将重返欧洲,继续参与更多的音乐节并进行领衔演唱。由于采访的内容背景,我们很难不谈论政治,但 Moses 对于公众人物发表政治见解将产生的影响持有谨慎的态度。他表示:“人们更加关心当前形势、更投入到社会活动中这固然很好,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做进一步的努力。如果我们陷入抗议活动商业化的伪装中,那么抗议活动就会变得软弱无力,我们需要对社会体制和公民自身进行更深刻的改进。” 

    尽管 Moses 态度谨慎,但他绝不被动。今年夏天,当得知《SLAV》——一部引起争议的由白人演员演唱奴隶歌曲的戏剧——也出现在演出阵容中时,他退出了蒙特利尔爵士音乐节(Montreal Jazz Festival)。这件事被几家大媒体所报道,不过直到今天他才对此发表看法。“我不想因为种族原因上新闻,我对种族话题不感兴趣,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他说道,“我能看出事情的发展方向,我本可以利用这一时刻,但那样的话,我就会成为借这个特别事件来提升知名度的人。”

    1541084752820-moses-sumney-3.jpg
    外套来自 Joseph,裤子为模特私物

    相反,他在网上发布了一个告示,并与组织者进行了谈话。组织者之后道了歉,承认安排《SLAV》剧目是个错误的选择。“我感谢他们,但我说,‘除非你们公开道歉,否则我就不会参加演出’。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地作为歌手来表明我的立场。”在我退出的几天后,音乐节组织者屈于压力最终取消了剩余的《SLAV》表演。“我意识到发表自己观点的重要性,它能在某个地方产生某种影响,这真的很鼓舞人心。”

    Moses 并不是天生就是直言不讳的,他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局外人”。他出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贝纳迪诺,十岁时随父母回到了他们的故乡加纳,十几岁时又来到了美国。在十六岁的年龄就已经搬了三次家,这让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我童年时期离开熟悉的环境,这是很痛苦的,尤其是要到一个人们说着不同语言、有着不同文化规则的地方。”我从未完全适应,一开始我很讨厌这种境况。在非洲,我一直是“美国孩子”,而在美国,我是一个来自非洲的孩子。再次回到美国后,Moses 在那里上了两年学,后来又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学习创意写作。“那些同样迷恋哥特摇滚和情绪核摇滚的孩子们是我唯一的朋友,他们身上套着链子,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很怪异。”他们介绍 Evanescence 的音乐给我听,直到今天我仍然是这个乐队非常痴迷的粉丝,我爱Amy Lee!在我的第二个学期,我加入了合唱团,这改变了一切。从那以后,我就只与合唱团的人做朋友。

     “在我童年时期离开熟悉的环境,这是很痛苦的,尤其是要到一个人们说着不同语言、有着不同文化规则的地方。在非洲,我一直是“美国孩子”,而在美国,我是一个来自非洲的孩子。”

    尽管他从12岁起就开始秘密写歌,但直到大学才决意成为歌手。“在加大的时候,我和宿舍里的人一起加入了一个独立摇滚乐队。我经常骚扰爵士乐队的孩子们。我学习写作。一个星期在校园里表演三到四次,要么是独奏,要么是参加清唱团……我竭尽全力去学习音乐。”他毫不动摇的决心终于得到了回报,Moses 很快就自己发行了他的第一张专辑《Mid-City Island》,并由大学巡回演出变成了全国巡回演出。当被问及是什么让他有信心最终追求音乐时,他笑了,“噢,这不是信心问题,而是绝望!”音乐是我唯一在乎的东西。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会死去——这就是我的感觉。 

    2014 年夏天,Moses 开始创作他的首张专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与他的感受产生共鸣的词。“Aromantic”:无浪漫倾向。“我正在进行一些自我诊断,”他咧嘴笑着说。“我在想,为什么每次我和别人约会的时候都会感觉有点空虚。我会有非常强烈的感觉,但却不是恋爱关系,而是对某人的深切关心,但我却总觉得缺少了一样东西:坠入爱河的感觉。我开始思考,爱到底意味着什么?”

    1541084790265-moses-sumney.jpg
    外套来自 Margaret Howell

    由此,“Aromanticism”(无浪漫倾向主义)成为了这张专辑的名称,这一作品颠覆了黑白分明的传统爱情歌曲,并要求听者思考中间的灰色地带。“我对爱持有信仰,要我说不相信爱,那是不诚实的,”Moses 澄清道,“但我认为爱有不同种类,家庭式的爱、柏拉图式的、浪漫的爱……我相信它们都存在,但我不相信每个人都能体验到它们,这就是问题所在:社会压力宣告了你‘坠入爱河’,即使你可能不是真的在爱恋,只是为了被认可。”

    一个月后,秋天来临,Moses 的心思完全集中在他的第二张专辑录制上。不久前,他才刚刚发布了单曲《Rank and File》,并且释出了一个激动人心的现场视频,拍摄只进行了一次就成功了。他独自一人在黑暗的房间里,里面只有一个循环踏板和麦克风,他反复吟唱,低声细语,歌声幽怨令人颤栗。他的音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他可以天衣无缝地在呻吟的低语中唱出假声。这首单曲收录于他最新的 EP《Black in Deep Red,2014》中,专辑灵感来自于他四年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的抗议活动,当时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 Mike Brown 谋杀案的肇事警官。“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披着黑色皮肤的局外人,”他回忆道,“就像人类学家在对自己的同类进行研究一样。在那之后不久,我就深入山林,写了这些歌,我想知道权力是不是一种可转移的工具,可以通过煽动不安情绪来易手。事实证明,是这样的。至少,这部简明的作品肯定能传达这种思绪。Moses 用隐晦的言语来谈论他的新作品,“我想让声音更大些,更刺耳,但也要有安静的片刻。同样的事情我不想做第二遍,这次我要尝试些极端的事情。”

    在制作他神秘的第二张专辑的同时,Moses 也在时尚界掀起了波澜。今年,他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 Gala)上进行表演,坐在设计师 Virgil Abloh 的 Louis Vuitton 首秀前排,让 Gucci 的现任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和 Calvin Klein 的首席创意官 Raf Simons 也成了他的粉丝。今年9 月,他又在 Telfar 的2019 春夏时装秀上进行了表演,加入了该品牌精心挑选的歌手团,其中成员都是挑战边界的音乐人,包括 Dev Hynes、Kelsey Lu 和 Kelela。“我喜欢服装,我一直想进入时尚界,”他说道,“能在这些领域看到更多黑人面孔是值得高兴的,我很高兴能起到推动事物发展的作用。”我们倒是可以想象他会怎么做,毕竟 Moses 肯定会言出必行。

    Credits

    摄影:Ekua King

    造型:Louis Prier Tisdall

    发型:Nathan Bury  

    化妆:Lindsay Low,使用 MAC Cosmetics 化妆品

    作者:Shannon Mahanty

    翻译:熊猫译社驰逸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The Superstar Issue , Moses Sumney , Ekua King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