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Imma Asher 2017.07.05

    我的解放之旅:表演艺术家 Imma Asher 讲述她的故事

    在等待面部女性化手术的时候, 跨性别表演艺术家 Imma Asher 意识到她的变装角色 IMMA/MESS 只是掩盖自我的另一种方式。

    我的解放之旅:表演艺术家 Imma Asher 讲述她的故事 我的解放之旅:表演艺术家 Imma Asher 讲述她的故事 我的解放之旅:表演艺术家 Imma Asher 讲述她的故事

    在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出生和长大的 Imma Asher 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努力在这个不习惯差异的社会里争取自己的位置。为了寻找舞蹈的希望和意义,她搬到了纽约,追寻成为一名舞蹈家的梦想。受到纽约颓废夜生活与奇特异装世界的启发,Imma 很快开始尝试夸张的妆容和奇异的服饰,而这些创造了她的变装角色(Drag Character) IMMA/MESS。融入童年回忆与文化隐喻,Imma 在伦敦和纽约的各个艺术展与夜店中扮演着 IMMA/MESS。但是渐渐地,Imma 不再满足于在这个角色中短暂的逃离,IMMA/MESS 不断告诉着她 Imma 不是真正的自己。终于,Imma 成为了一个跨性别女性,她从没感觉这样的自由过。目前,Imma 正在为她的面部女性化手术筹款,参与了一部由 Quba Tuakli 导演的短片。这部短片讲述了她的转变,展示了她的旅程。

    小时候,人们说我有潜力,但却不知道怎样发挥,主要是因为经济能力的不足与父母关爱的缺失。我总是用黄页来找课上。我记得我总是给那些我想去的学校打电话,比如美国芭蕾学院,太平洋西北芭蕾舞团和匹兹堡青年芭蕾舞团,向他们要宣传册。我每天都花几个小时做这件事,想要逃离南方。我想舞蹈的魅力来自于它能让我感到被接受,能让我感到被别人需要。舞蹈让我努力练习,取得成果,也帮助我逃离在学校被欺凌的生活,远离我混乱的家。对我来说,舞蹈就是希望。

    在 Parsons 设计学院的最后一年,我有了 IMMA/MESS 的想法。我很喜欢表演,却很讨厌人们总是迷恋艺术家本人胜过他们的作品。大约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开始向 Marina Abramović 学习。她的作品《The Artist is Present》正在 MoMA 公演,在表演中,她向人们展现出一种惊人的力量。我意识到表演包含着一种责任,而表演所传递的信息必须十分清晰。我有些被这吓到,但依然没想过放弃表演。所以我开始寻找脱离我所熟悉的躯体的方式,探寻对真正自我的呈现。 

    我开始在纽约尝试穿各种衣服出门,逐渐爱上了化妆和各种服装。这种喜爱也融入到我的艺术实践中,随着我开始画画,特别是画自画像而发展。在毕业的几周前,我遇到了艺术家 Jaamil Olawale Kosoko,他邀请我以 IMMA/MESS 的身份在 DansSpace NYC 表演。这是 IMMA/MESS 第一次进入现实。 

    但是回想起来,IMMA/MESS 代表了我生活中最沮丧的那部分。它让我想起那段不知道自己是谁,需要用另一个角色来隐藏我跨性别女性身份的时光。在成为 IMMA/MESS 的时间里,我从没有真正开心过,但我没有其他方式在这个世界生存或是交流。现在, IMMA/MESS 已经完成了她的使命,不再是我的一部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喜欢“变装(Drag)”这个词。我总是下意识地把它和”变装皇后秀(Drag Race)”联系起来。我更喜欢把这称为“精心打扮”。当我在托灵顿的 Nutmeg 艺术学院上学时,我尝试了许多不同的形象。我也很喜欢用 MySpace,发那些我用垃圾袋和胶带做的衣服的照片。我逐渐开始和朋友一起穿上这些衣服,直到我终于来到纽约,穿着这些衣服投入到夜生活中。我想是大学的那段时间让我开始接触变装,意识到我并不孤独。艺术家 Kenny Kenny 向我介绍了一切。 

    我一直都知道我和其他人不同,但却不知道如何面对。当来到伦敦,我对变装的热情慢慢褪去了,因为我发现许多普通人也会穿的很奇特。我开始接触到“非二元性(Non-Binary)”和“性别光谱(spectrum)”这类词语,开始找到真正的自己,一切似乎开始变得清晰。我有过一个男朋友,这让我努力想要增重,变壮。但某天醒来,我意识到我不能这样,必须面对现实。我突然看清了自己,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可能再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还可以有其他的方式存在。

    我接受激素代替治疗已经快一年了。我花了很久下定决心,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就是今天了!”,然后我便开始注射激素,从未再动摇过。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自己,因为我不再需要从人群中逃离,也从未再被抛弃。但可悲的是,这只是一部分人。 

    在今天成为一名女性意味着你就是一切,这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过去是这样,将来也依旧会是这样。我希望我可以代表那些和我有相似经历的女孩,代表可能与信仰,代表机会与风险。从没有比现在很好的时刻从常规中分离,设立你自己的规则。我们必须坚持,明白这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更是那些已经逝去的和将要来临的人的共同问题。我们不能再害怕因为我们所相信的一切而被孤立。而我的希望和理想,只是马上接受面部女性化手术,作为一个女人生活在这座城市,创作艺术,与那些和我相似的人分享想法,就这么简单。

    Credits

    摄影:Imma Asher

    影片:Quba Tuakli

    翻译:曹彦祺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drag , Trans , 文化 , 艺术 , performance art , imma ashe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