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Roisin Lanigan 2018.07.06

    几乎一半的女性都曾在音乐节被骚扰,所以为什么我们不多做些什么呢?

    又到了一年中的这个时刻。

    几乎一半的女性都曾在音乐节被骚扰,所以为什么我们不多做些什么呢? 几乎一半的女性都曾在音乐节被骚扰,所以为什么我们不多做些什么呢? 几乎一半的女性都曾在音乐节被骚扰,所以为什么我们不多做些什么呢?

    随着音乐节季再度来临,我们中的一些人正准备在草地上度过闷热又泥泞的周末,比起该去哪里释放魅力、是否有足够的防晒来应对烈日或者舞台冲突所带来的群体争吵,我们需要关心的还有更多。调查网站 YouGov 的最新调查显示,参加音乐节的几乎一半的女性(高达43%)都曾遭受过非自愿的性行为,而22%的女性曾面临性侵与性骚扰。

    在一份面向1,118位音乐节参与者的调查中, YouGov 发现人们遭受最多的非自愿行为是被迫跳舞与极端的性骚扰。更糟糕的是,他们的调查结果显示只有2%的此类案件曾在警局备案。那些愿意发声并想要改变此类发生在音乐节的非自愿性行为的人之间的性别差异十分巨大,19%的男性曾向警方报告他们的此类经历,而只有选择这么做的女性却只有1%。

    BBC 将这些调查结果称之为“令人震惊”,但对许多女性而言,告诉警方在音乐节遭受的性骚扰行为所存在的性别差异完全不属实。多年来,慈善机构与持票观众一直在指出此类在音乐节上对女性进行骚扰与虐待的行为十分普遍。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如这些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的那样,人们对这些抱怨依旧置若罔闻。

    1530183232367-untitled-article-1457711710.jpeg

    “这次的调查结果对我们而言并不意外。”由区际女权主义者组成的团体 Girls Against Gig Groping 说道,无论何种性别,他们都反对发生在演唱会、音乐节及演奏会上的一切性侵行为。“作为一个主要由经常参加各种演出与音乐节的女性组成的团体,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曾在音乐活动中亲身遭遇性骚扰。我们也经常听到拥有相似经历的人分享他们的故事,其中的大部分是女性。”

    与此同时,随着过去几年里社会对性骚扰与性侵犯行为处理率的上升,让我们集体意识到了人们对此类事件明显的态度转变,这其中尤其需要感谢 #MeToo 与 #TimesUp 活动的发起,当然我们还有许多事需要去做,特别是很少有女性愿意为在音乐节遭遇的非自愿性行为发声。“众所周知,性骚扰与性侵行为的数量难以计数。”该团体与 i-D 分享道。

    “对许多受害者而言,尤其是对女性与女同性恋者而言, #MeToo 运动帮助人们打破了指出行凶者所带来的羞耻感,并重新定义了可接受行为的界限。那些曾被受害者拒绝的小动作或是以‘孩子总归是孩子’为借口所做出的行为也将被视作一种更加严重的骚扰行为。”

    Girls Against Gig Groping 也注意到了在各类演出中偶然存在的行为,例如那些对于自己的举止可能会影响周围人舒适度尤为警惕的男性,即使在十分拥挤的演出场所他们也要确保与周围人保持一段可接受的距离。过去, Girls Against 曾与 Dream Wife 合作,为观看表演的女性打造了一系列安全空间,而像 Princess Nokia 这样的女性也尤其注重鼓励观众共创一种男女平等、互相尊重的和谐氛围,在位于布里克斯顿的一场表演结束后,这位演唱了“A Girl Cried Red”的女星鼓励观众确保女性观众们可以自由离开会场并安全回家。尽管人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一些音乐节也开始与像是 Girls Against Groping 或是 Safe Gigs For Women 这样的慈善机构展开亲密合作,但进展依旧缓慢得令人沮丧。

    “对性骚扰与性侵犯零容忍的政策应该在所有音乐节与演出场所实行。” Girls Against Groping 说道。对大众而言,这种责任应该主要由与大多数音乐节进行合作的演出场所、主办方与保安公司承担,他们需要接受正确的培训并学习如何小心地处理性骚扰与性侵犯问题,因为几乎没有女性能够自如地为她们遭受的经历发声或为此寻求帮助。

    “一部分责任也落到了艺术家身上,他们需要在所有演出中促进创造一个包容且安全的空间。音乐是传达信息的一种有力工具,艺术家需要确保他们输出了正确的信息。我们也认为需要一个与传统音乐节上的区域所区分开的安全空间,在这里受害者们可以报备任何事件,如果他们不想要讨论此事,也可以在这里进行简单的交流或只是放松一下。但我们认为这方面的工作主要由主办方与演出场所负责。”

    “参与者的吸毒或是身体暴力等许多其他安全问题,对音乐节主办方而言都是最重要的,所以为什么不能同等对待性骚扰与性侵犯呢?毕竟事实证明许多人都受到了此类事件的影响,因此这些问题同样重要。”

    最近,因最初表演名单只有三名女性(其中 Cardi B 因怀孕曾两次被迫退出)而被批评的 Wireless Festival 试图通过宣布一个全新的全女性舞台,来解决男性表演者占据绝大多数的问题。这个全新的舞台作为 Smirnoff Equalising Music 与 Rinse FM 发起的旨在解决现代音乐中性别不平等问题的活动之一,将邀请 DJ Emerald 、 Barely Legal 与 Paigey Cakey 等25位女性艺术家,而 Emerald 将与 Julie Adenuga 共同主持。

    1530183292776-1516702042381-DTCeMQzX4AA_XB7.jpeg

    “在我看来,这一定会被视作象征主义。” Emerald 与 BBC 分享道。“但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取消那个舞台,也因此看不到女性在音乐节上表演?我认为这不是正确的做法。”

    虽然这似乎是解决这样一个普遍问题的微小步骤,但在音乐节中加入更多女性就是一种进步,因为这么做可以帮助女性粉丝更好融入音乐演出中。“这可能只是防止在音乐节上发生骚扰行为的一个次要因素。” Girls Against Groping 解释道。“但通过让更多女性参与其中,可能会促进形成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环境,而不是在许多主流音乐节上感受到的‘男孩俱乐部’氛围。”

    而那之后,在解决这个问题时,作为音乐节参与者的我们应当在看到性骚扰或暴力行为时进行干预,与此同时注意安全并为自己创造安全空间,然后继续向音乐节主办方施压,让他们听取受害者的声音并改变自己对此类事件的态度。如果 Wireless 在女性方面的改变告诉了我们什么,那便是他们开始注意到了这一点。


    Credits

    作者:Roisin Lanigan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性侵 , 音乐节 , 性骚扰 , Girls Against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