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i-D 团队 2018.11.15

    Leslie Zhang 对谈熊小默:关于当代摄影你想了解的二三事

    摄影师 Leslie Zhang 与熊小默分别在上海公园和南斯拉夫用 OPPO R17 Pro 手机捕捉了当地的夜晚,在这次新鲜的尝试下,我们与两位展开了一次深度的对谈。

    手机可能是21世纪最伟大且最具争议性的发明之一,但凭手机摄影这一点,我们就在短短的十多年间就建立了一种数据库重启的摄影模式和思维。这个人手必备的产品也在不断地冲击传统摄影行业,让大多数人接触到了摄影这个充满学术性的词汇。

    从 Harley Weir 到 Ryan McGinley,再到 Kim Kardashian 将自己的自拍发行了一本命为《Selfie》的摄影集,手机甚至已经成为了当代摄影师创作的主要工具之一,这个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数码宝贝在每一年的进化下已在2018年达到了技术上的认可。如果你也是手机摄影的爱好者,那么 OPPO R17 Pro 的手机摄影则是你需要了解的最新一款产品。具备后置灵动光圈双摄以及大底传感器全像素双核对焦,它令你简单直接地捕捉夜间的美。此次,OPPO 邀请了摄影师 Leslie Zhang 和熊小默分别创作了一组关于夜间的摄影故事。Leslie 仅凭手机自带的直闪光在上海的中山公园捕捉了他的朋友的亲密瞬间;熊小默则远赴南斯拉夫,在寂静荒凉的废墟里记录了纪念碑遗下的痕迹。i-D 趁这个时刻,与两位共坐聊了聊关于手机摄影、夜间摄影,以及胶片与数码摄影等你关心的问题。

    *两位摄影师的作品将会于11月16-18日在成都大悦城的“夜未央·OPPO R17/R17 Pro影像展”上呈现*

    WechatIMG1747.jpeg
    “遗世矗立在荒山野岭之巅的摩拉维纳人民革命纪念碑位于今天的克罗地亚境内,它代表了前南斯拉夫在1970年代激进的现代主义建筑尝试。混凝土铸成的巨大不对称翅膀和一只眼镜,是一个不可琢磨的神秘象征。当我们终于站到它面前,目睹它身影背后壮丽的银河,感受不可思议的力量。” 摄影:熊小默

    WechatIMG1746.jpeg
    “这座放射星型的举行纪念碑坐落在今天的塞尔维亚境内,是前南斯拉夫时代最为著名的现代主义纪念建筑之一,现已半荒废。我们驱车400公里,在山顶找到了它。” 摄影:熊小默

    什么契机促成了这次与 OPPO 的合作?
    熊小默:我之前就和 OPPO 有过视频合作,当时我根据动画片《阿基拉》进行了创作。不过这次找到我是因为他们注意到我在08年到11年这三年进行了大量的夜间环境下的主题拍摄,像是我之前做的其中一个系列“二十世纪男孩”。

    这次合作的条件非常自由,于是起初我想到两个我特别喜欢的主题,一个是保存80年代回忆的上海公园,另一个是1920到1930年中国民族工业发展很强的苏州河。不过最后都被我否决了。后来恰好因为我在纽约看了一个 MoMA 办的关于南斯拉夫建筑的展览,这是关于南斯拉夫当时非常激进的现代主义建筑尝试的作品,其中有套关于纪念碑的作品非常有名,不过都是日景。当时我就有了想法,不妨去看看已经荒废的,在没有任何灯光照射下的南斯拉夫纪念碑是什么样的。于是我就立即定了行程, 花了五天时间跑了四个国家,拍了十几个纪念碑。

    Leslie Zhang:OPPO 当时联系我的时候希望我拍摄一个夜间故事,但夜间摄影其实不是我特别擅长的。再者我的作品还是以时装摄影为主,这类偏人文和生活化的场景我过往拍的也不多,所以我并没有把故事完全跳脱出我以往的框架。和熊小默一样,我也特别迷恋公园的主题,所以我最后决定在上海的中山公园取景,并且找了身边比较熟悉的人记录了年轻人在公园里的夜晚。我们找到了公园里的一颗柚子树,呈现了比较嬉闹的画面。我希望达到一个平衡,在保留我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展现符合生活化要求的人像记录,但不刻意去强调公园的环境。

    WechatIMG338.jpeg
    “在人们相拥入睡的夜晚,世上有一万种不相配,但我和你不需向任何人做解释。那种只有我们才懂的幸运,茫茫人海中发现彼此,已是不幸中的万幸。在那一刻我们清晰地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力量可以把我们分开。” 摄影:Leslie Zhang

    你觉得在晚上和白天拍照的最大差别是什么?
    Leslie Zhang:晚上光线环境难免比较恶劣,而我个人比较喜欢运用自然光拍摄,不太会用直闪这种形式。

    然而在很多时候,夜晚是两面性的,充斥着神秘未知感,亦带给人安全感。夜晚的故事更像是形形色色的人心中的事,关于感情、秘密、或只是百无聊赖的夏夜。在日落之后记录这些年轻人,就像是翻开他们的日记簿一般。

    熊小默:我曾经有过24小时蹲点去捕捉城市画面的经历,但这和手机拍摄是完全不同的技法。我之前拍的夜景一张照片曝光40分钟到1个小时,你会有大量的时间凭借非常微弱的光源给主题建筑做一些很均匀的补光,就有点像画画一样,一点点地涂上去。但如果你用手机去拍夜景是需要完全手持的,你按一下它可能曝光3秒左右,而在3秒之内是无法像我十年前拍的那些照片一样去做缓慢补光的。

    我着迷于拍摄夜晚的原因是之一也在于我着迷城市。在另一个维度中,整个混凝土地平线突然鸦雀无声,沉没在黑暗中,被抽离了人的痕迹,本身就很激发想象。很日常,也很离奇。此时光怪陆离的气氛,在日光下是看不见的。

    用这款手机最直观的感觉是什么?
    熊小默:我在纽约想出拍摄主题之后就提前用来试拍了一下纽约的都市画面,但我想到如果要去拍南斯拉夫纪念碑这样比较荒凉的场景可能会呈现出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我真正到了南斯拉夫之后,其荒凉和恐怖程度甚至超出我的预期,我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要在几万吨水泥堆成的纪念碑面前仅用一个小手电筒以及极微弱的星光照射下拍摄出好照片。最后出来的照片竟然很满意,在第一天晚上我拍了两个纪念碑心里就放松了。

    Leslie Zhang:我只在正式拍摄当天提前进行了一些测试。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 OPPO 手机进行夜晚拍摄,我对它的期望其实没有特别高,我没有想过它会有什么新的算法或呈现,但当下出来的效果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

    WechatIMG343.jpeg

    WechatIMG352.jpeg

    WechatIMG346.jpeg

    WechatIMG350.jpeg
    植物少年栖息在自然中。他的眼睛像夜晚的湖面,嘴唇像飘落的花瓣。树上挂满了成熟的果子,少年将果实摘下,佩戴在身上。树叶的脉络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俯下身于花草树木之间,他像荒草一样生长。摄影:Leslie Zhang 

    你们两个都偏爱胶片摄影,怎么看待手机摄影在现时摄影行业中的影响?
    Leslie Zhang:其实我不是很习惯数码和手机摄影,也不太习惯对着一个事物或者一个角度进行多张拍摄。很多人都会在同一个角度的数十张中选出最完美的一张。而对于胶片摄影,我一般在一个场景只会拍这么几张。所以在数码摄影的机制下,我反而失去了一种尝试的冲动。这是数码和胶卷之间很大的一个差别。

    但我不认为数码摄影和胶片摄影存在哪一个更好的说法,在我的审美看来,数码和胶片都是两个非常美的系统。数码美在它的清脆和干净,颜色和光泽都较薄。胶片拍出来的照片比较有厚实感,颜色相对来说也比较浓郁。很多人在手机拍摄的后期处理上,还是会想把数码照片处理成胶片的效果,但我不认可这件事。既然有胶片机的存在,何必要去模拟胶片。

    熊小默:手机摄影其中一个很大的优点是把摄影变得很民主化,任何人都可以拍照,任何人都可以省略掉原来需要大量时间去学习掌握的过程。同时它是一种侵略性比较低的拍摄工具,你比较容易捕捉人物的自然状态。但不好的地方是,大部分人在使用手机摄影时会立刻拍、立刻回看,然后立刻删除或是立刻上传,这就把摄影变成了一个快速消费的事情,一种即时快感。对摄影的思考很容易就变成了只在单一画面里解决的事情——就好像 Twitter 把人的书本式思考转变成了140字限制的思考。这是我认为手机摄影在改变21世纪摄影的一个地方。我和 Leslie 这次拍的照片都是以一组的形式叙述的,并不是很在意它是否在单张上达到了我们的要求。

    Leslie Zhang:手机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摄影的门槛本来就没这么高,而手机摄影把这个门槛拉得更低了。但有一点要注意的是,摄影是摄影,手机摄影是手机摄影,这是两件事情。手机摄影对我来说确实更方便更快捷,像我出门的时候也不会带着工作用的胶片机,手机从根本上帮我解决了这一问题。但它对我来说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功能,它不是相机。

    WechatIMG351.jpeg

    WechatIMG349.jpeg

    WechatIMG348.jpeg

    WechatIMG340.jpeg
    爱上一座雕像的方式。 他隐匿在丛林中,树叶窸窸窣窣的声音和摩擦在身体上的细微的触碰。他睡在湖边,湖面泛起涟漪,石头的棱角刺痛皮肤。他进入洞穴里,想像昼夜交替所经历的温度变化。他抱住她,他感受到了她的一切。摄影:Leslie Zhang

    现在业界内很多人认为手机摄影使“摄影”这两个字贬值了,你们认同这个说法吗?
    熊小默:我觉得手机摄影和学术性摄影之间的最大区别在于场景的不同,而不是器材之间的区别。事实上,21世纪的学术性摄影已经进入到一个不以拍摄真实事件为目标的阶段了,我们能看到在推动摄影事业的那些人都是在拍摄更观念、更抽象的画面,很多时候它不再是真实事件反映,换句话说不是即时摄影。

    而手机摄影的使用场景往往是拍摄一个真实事件,比如说我在路上看到一个突发事件,或是记录我的一个生活片段。当然不可避免的是,器材本身能达到的画质也限制了拍摄的不同,但哪怕有一天手机摄影可以发展成和135全画幅单反一样的画质,我仍认为它们之间是不同的。

    Leslie Zhang:说直接一点,贬不贬值完全取决于摄影的这个人。比如现在很红的摄影师 Harley Weir,她在 Instagram 放的很多照片都是用手机拍的,但你不会觉得这没有艺术性。 

    WechatIMG345.jpeg

    WechatIMG342.jpeg

    WechatIMG341.jpeg
    “我试想过一些场景,都与夜晚有关。你有没有去过那个公园,夜晚特别安静。只能听见蝉鸣,或者鱼跃出水面的声音。那些树影背后,枝叶遮盖的地方,都有我的影子。我收集泥土的味道,新鲜草木的味道,池水的味道和夜色的味道。” 摄影:Leslie Zhang

    那如果 Cindy Sherman 拿起了一台手机拍了自拍呢?
    熊小默:如果是 Cindy Sherman,那不管是单反、120胶片还是手机拍都是一样的,但问题是,大部分人不是 Cindy Sherman。我觉得无论你是用胶片、宝丽来还是数码,或者说用冲晒、洗蓝或是湿版的不同技法,这些永远是你想法的一部分,材料和相机并不决定你照片本身是什么样的。

    Leslie Zhang:对,因为不管是数码、胶片还是手机相机,你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媒介,艺术性本身并不取决于这张照片。

    熊小默:举个极端的例子,摄影师 Andreas Gursky 的照片往往是由上百张甚至一千张使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的照片组成的。那如果他现在有一个新的系列是要用手机拍摄,也由一千张照片组起来,那它仍然是 Gursky 的作品,使用什么设备对他来说没有区别。

    我觉得就拿以你为代表的这批胶片摄影师来说,胶片最后呈现出来的色调可能是你们自己期待,或是观众可能会期待的怀旧感,这可能会是你选择胶片摄影的一个原因,但并不是说你使用胶片有多贵族。我也完全不认同胶片是一种圈地运动的说法。在中文里面把这一类摄影归纳为胶片摄影就有很大的欺骗性,摄影师拿胶片机来拍照,大部分时候是为了达到一种摄影风格,但当只说“胶片摄影”这四个字的时候,那只拿傻瓜机加上直闪一拍就算胶片摄影了吗?这完全是两回事,选择媒介不代表选择风格。

    再来聊一下手机的未来发展吧,你觉得手机有一天会成熟到跟传统相机一样吗?
    熊小默:我不知道技术上能不能实现,但我希望有这么一天。就好像说以前手机是不可能取代台式电脑的,但现在 iPad 基本达到这个要求。

    Leslie Zhang:我觉得手机可能有一天会取代数码相机,但它永远不会取代胶卷相机。虽然现在出了很多模拟胶卷的手机 app,我也承认它很厉害,但一定不会把它用于工作上。

    熊小默:对,这就像是一个玩具。就好像肯德基出了川味汉堡,你不会以为它是川菜,只会觉得还挺好玩的,但你也不会拒绝它。

    *11月16-18日,夜未央·OPPO R17/R17 Pro影像展将在成都拉开帷幕。影像展围绕“夜的故事”展开,汇集多位艺术家、摄影师等摄影作品,呈现不同维度人群眼中关于夜晚的种种“可能”,以聆听、追忆、重构、创造为主线,打造沉浸式观展体验。*

    Credits

    编辑:Ben Yuen 阮柏涛

    摄影:Leslie Zhang、熊小默

    听译:Claire Xu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摄影 , leslie zhang , 熊小默 , 手机摄影 , oppo , 夜间摄影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