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Clementine de Pressigny 2018.10.30

    如果海洋毁灭了,我们也会死吗?

    我们采访了海洋公益组织 Parley for the Oceans 的创始人 Cyrill Gutsch,了解了海洋的现状到底有多糟。


    1534438953694-c-Jason-Childs-1401-01480.jpg

    我们没时间了。20 年后,海洋将成为没有生命存在的地方。海洋中已经有5万亿个塑料碎片,每年我们还会再增加3亿个——数量大得不可思议。海洋塑料分解成微小的碎片,被鱼吃掉,接着鱼再被我们吃掉。它进入我们的水源、进入我们体内,充满了毒素。每一天都有物种在消失,有些甚至还没有被我们发现。而我们失去的物种种类,则是一个大到我们无法接受的数字。这不是在为子孙后代再也见不到鲸鱼而悲伤,而是我们失去了一半的氧气供应来源,而这又与海洋生态系统中的生物息息相关。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冰冷的事实。不过也有好消息:我们可以阻止这一切。我们不能挽回已失去的,但我们可以挽救剩存的。我们可以让海洋存活下去,抓住这个机会,让我们成为这样一代人:他们勇于创造根本性变革,终结了地球不可逆转的毁灭。

    幸运的是,已经有人在努力让这一切尽快发生。Parley for the Oceans 创始人 Cyrill Gutsch 就是其中之一。Parley 成立于2012 年,当时 Cyrill 获知:到2048 年,大多数海洋生物将会死去,而当它们消失后,陆地生物的情况将变得非常糟糕。于是 Cyril 行动起来,做出了一个冒险的举动。他让自己的设计公司转向了一种新型的商业——一种决心寻找不同的生存环境策略的商业。他意识到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做的话,风险只会更大。在这样的初衷下,Parley 推动了材料革命,正如他在叙述自己的创造性行动时所说……

    1534439076254-15184001-NYFW-Ocean-night_Parley-presentation_0004-1.jpg

    “我是设计师,也是战略家。2012 年,我遇到了 Paul Watson,他是海洋守护者协会(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的创始人,也是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的创始人之一。随后,我和我的搭档决定把我们的设计公司变成新型的环境组织。我坐在 Paul 的办公室里,他告诉我,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到2048年海洋就会彻底毁灭。这个想法当下就引起了我深刻的反思。通过他的话我意识到我们将要面对的是如此可怕的灾难,在那一刻,我觉得必须得去改变现状。也是在那一刻,我意识到创意社区在这一变化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因为所有这些环境问题和世界上所有的宏大问题,都是商业运作方式造成的。

    Parley 不是为了抗议,而是为了找出核心的环境问题,并开发新的模式来解决它们。他要寻找的是那些想要做出巨大改变的品牌、政府和个人。环境保护主义再也不能只是提出警告,它需要对我们的经济进行彻底的重新设计。由于商业是我们社会运行的操作系统,所以我们把 Parley 做成了一门生意,我们只做那些我们知道如何做到最好的事情。我们像对待客户一样对待海洋。我们正在做着跟过去完全一样的事情,只不过我们现在的客户是大海。我们的首要目标是找出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至少尽力一试。

    只靠一个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并不是所有责任都会落在一个人的肩上,但你得尽其所能,付出一切,然后才会看到变化。你无法控制或预测结果,但当你付出所有能量时,便可以激励其他人。你不知道会从哪里获得支持,支持来得也往往出人意料,但它总是会出现。当你追随自己的内心时做事时,世上没有哪个商业计划书能预测到会发生什么。 

     “地球已经布满了伤痕。我们现在看到的不是100 年后会发生的事情,它已经发生了。我们必须得面对气候变化问题了。我们错过了最后期限,已经身处危险的红色地带。要我说,我们还有15 年,最多20 年……年轻人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在成立 Parley 6 年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策略来解决海洋塑料污染,我们正在资助一个计算机模型——Parley AIR。我们必须尽量避免使用塑料制品,拦截塑料碎片和海洋塑料并利用它们,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塑料——大家都不要再使用纯塑料了。然后我们必须重新设计材料,因为即使我们拦截它、回收它,塑料也不代表未来,它代表的是过去。我们需要永久地替代塑料。保护海洋必须是一门比杀死海洋更好的生意。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要把新材料当作下一类奢侈品,并大力宣传,让它们变得真正可观有利。

    地球已经布满了伤痕。我们现在看到的不是100 年后会发生的事情,它已经发生了。我们必须得面对气候变化问题了。我们错过了最后期限,已经身处危险的红色地带。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的生物。我们正把这么多物种推向灭绝。他们不会回来了。现在的现实是:我们还能挽救多少物种?这不是说20 年后我会这么做。回收利用不是答案。我们不得不宣称,在7 年内我们都将停止使用新塑料,在12 年内我们将停止使用所有塑料。要我说,我们还有15 年,最多20 年,之后我们的生活质量和身体健康……所有的一切都会急剧恶化。我们当然会找到办法生存下去,但问题是,生命还值得活下去吗?你只会看到巨大的环境灾难,因为气候变化的后果会越来越严重。而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影响不是吗?海洋会死去,森林会死去,死亡将无处不在。

    而这带给我们的会是被击垮、不知所措、沮丧和悲伤的感觉,如果你能深入到那种感觉中,真正地探索这对你意味着什么并直面自己,你就会找到力量。如果你竭尽所能,哪怕是一点点,你都会感到快乐。我们的目的不是要解决所有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太大了,大得难以理解。重点在于我们的意向和能量。你必须从做一件事开始,比如下定决心不再买塑料瓶装水。当然,这样你每年只能节省1000 个瓶子。但你知道吗,少了1000 个瓶子,可能就会有10000 只动物免于受到你的影响。别人会注意到你在做什么,你的朋友和同事会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甚至可能都不需要向他们说教。现在我们一直在四处宣传,向自己身边的人传递这一信息。个人的影响比你想象的要大,就看你积极不积极。责备和羞耻没有意义。我们还那么年轻,那么有创造力,我们有足够能力去改变。

    但是我们再也承受不起被塑料包围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叫它“材料革命”。我们有技能、有知识、有沟通工具,现在只需要重新设计一下所有正在摧毁我们的生命支持系统和我们的地球的材料而已。 

    放弃使用所有这类东西,这就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这就像我们有一张很大的空白画布,我们可以重新创造一切。这绝对是大好机会,想想人类是怎么迈向数字化时代的。而所有错过这一发展的人都很快就会淘汰。

     “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到2048 年海洋就会彻底毁灭。这个想法当下就引起了我深刻的反思。我意识到我们将要面对的是如此可怕的灾难……环保主义再也不能只是提出警告,它需要对我们的经济进行彻底的重新设计。” 

    我们已经向商界宣传了6 年,他们通常都很抗拒。但几天前我接到一个电话,一家大型苏打水公司(他们制造塑料瓶装糖水)说:“我们终于明白了,不转变我们就会破产,我们必须放弃塑料。”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人们终于开始质疑这些材料,而且他们不是在禁止吸管,而是要开发新材料。大公司正在觉醒。我最近在旧金山和科技公司开会,他们都像突然醍醐灌顶了一样,纷纷说道:“好,那我们能做什么?” 

    每个15 岁或以下的人百分之百都能明白这个道理。你可以看到新一代的积极分子正在成长。孩子们很擅长表达他们的想法,他们不愿意妥协,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理解力。他们对父母也有很大的影响,很多时候他们反而都在教育父母。我们有一个青年大使计划,想让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青年都来支持这项运动,跟政府、家庭一起在学校做工作。青年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第二大希望是创造者。我认为创意社区必须直面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回避。创意社区是这个星球的巫师,我们可以创造和塑造现实。商业是建立在设计、技术和媒体之上的。创意社区真的必须站出来,认可并参与这场运动。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技能来影响工业,改变经济,呼吁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材料革命的时代。这是我们接下来要迈出的一大步,以此为每一个愿意加入这场运动的人提供一个平台。我们希望创建一个大平台,让每个人都能找到他们需要的知识、工具和人脉,从而让生活发生改变。我从心底里认为,为了海洋而团结所有创造者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Credits

    作者:Clementine de Pressigny

    翻译:熊猫译社刘溜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海洋 , 环境 , 气候变化 , Parley for the Oceans , Cyrill Gutsch , the earthwise issu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