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摄影 Sarah Moroz 2018.12.13

    不受性别束缚的男孩们

    从巴塞罗那到山村,Julia Falkner 和 Lorena Hydeman 找到了一些6-16岁的男孩并拍摄下了这些脱俗的照片。

    出生于奥地利的摄影师 Julia Falkner 和在卡塔尔长大的造型师 Lorena Hydeman 五年前在伦敦相识。她们是室友、朋友,也是共同合作品牌、刊物的工作伙伴。“每次拍摄前,我会让 Julia 试穿所有衣服。”Lorena 说。两位最近共同创作了一个正在进行的个人摄影系列“Blah Blah Blah Genitals”,鼓励男孩们用时尚和美妆在形成性别角色印象的过程中探索男性气质的界限。在一年半间,Lorena 和 Julia 找了十四位6到16岁的男孩为他们做了造型,并在他们家中拍摄。这里没有“boys will be boys”(男孩总会是男孩)的青少年故事,然而,青春的展现是温柔、充满活力、平和而闪耀的。每幅作品都是一份对性别偏见的回答。

    “Blah Blah Blah Genitals”于上月在米兰 Photo Vogue Festival 的 Embracing Diversity 群展展出。我们和 Julia Falkner 和 Lorena Hydeman 聊了聊改变性别刻板印象、纪实摄影的要素,以及时尚摄影如何正慢慢变得更包罗广泛。

    1542387081636-Blah_blah_genitals_72dpi_questionnaire.jpg

    虽然你给出镜的男孩们设计造型,但仍然把“Blah Blah Blah Genitals”视为一个纪实摄影作品,这很有趣。你们从多大程度上引导他们?
    Julia:我给他们衣服和鞋自己摸索,还有发型和化妆,都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这些东西更像一种载体,像是给他们颜料和帆布来让他们表达自己。如果我们没有带入时尚的元素,这些男孩们没有机会用他们想要的方式展示自己,而是只能保持他们在学校同龄人面前的形象。

    Lorena:我们尽量不过多干预。我们会提前和他们的母亲沟通他们可能会喜欢什么。我总是会提供不同的选择:西装、裙子和高跟鞋。拍摄开始前我会和他们讨论他们对什么感兴趣。我错以为是“运动型”的男孩常常会说“啊,我真的很喜欢穿这些高跟靴子,我不想脱下它们。”让人惊讶的是男孩们比我们想象地还愿意尝试。

    1542387759825-Blah_blah_genitals_72dpi7.jpg

    这些男孩们想要的东西和他们家人的观念是否有出入?
    Julia:所有的妈妈们都很支持,从她们身上也侧面反映出这些男孩们的开放性。不过有几个父亲对这个项目的主题没那么喜欢。

    你们如何选择这些模特?你们和这些男孩有任何直接、间接的联系吗?
    Julia:这一切都从巴塞罗那的旅行开始。我们是沙发旅行客,和房东们成为了朋友。他的姐姐有个11岁的儿子。她告诉我们他很梦幻、活泼和夸张,他很乐意表达这些。于是我们就问,“为什么不给他拍照呢?我正好带了我的相机,Lorena 的行李箱里也有衣服。”他在西班牙长大,在学校里从没有机会在不被霸凌的情况下表达自己的这一面。尽管如此,他在拍摄结束后显得尤为兴奋,一直不停地在讲这件事。我还在奥地利拍摄了我表弟,他是个很典型男孩子气的男生。我完全理解他的背景,因为我们在同一个只有600人的小山村长大。那里的性别观念还是非常陈旧。 

    Lorena:有几个男孩是我们通过儿童模特、演员公司找的,但大多数都是通过认识的人介绍的。我以前参与过一个素食主义肉类替代品的广告,当时有个儿童派对,拍摄的时候来了很多男孩。我和他们的妈妈讲了这个项目。不少人对此产生了兴趣,其中还有亲生兄弟。我们也对拍摄手足很感兴趣,因为他们是在相同的环境下长大的,可以就此观察他们的性格特点中有哪些是先天形成的,又哪些是环境导致的。 

    1542387778509-Vogue_Italia_72dpi_single-4-of-3.jpg

    所以通过这个系列,你对于“天生”与“后天形成”之间有没有什么发现?
    Julia:越是年纪小的男孩们越没有对男性或女性的特定规则的认同。他们没有固定的概念,他们很开放——想擦指甲油、化妆。而年纪越大,他们越大程度上被环境影响。

    Lorena:即使是我们采访的16岁男孩也很懂得察言观色——他们知道社会对他们施加的压力。不过,当今有更多他们可以当作榜样的男性:网络上的男性化妆师、出柜的歌手和演员。现在有更多可以让他们找到认同感的男性,不再有那么多证明“男子气概”的需求。

    1542387803834-Vogue_Italia_72dpi_single2.jpg

    既然你提到了出柜,我们想问问这些男孩里有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吗?
    Lorena:我们没有直接问。我们不希望他们给自己分类,也不想给他们压力。有个男孩穿着女装,想成为《RuPaul’s Drag Race》(鲁保罗变装皇后秀)冠军,想戴假发、化妆。他很棒,但这并不能代表他的性取向。

    你们是如何决定这个系列的标题的?
    Lorena:想一个名字很难。我在翻一篇研究论文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Blah blah blah genitals(生殖器官)”。然后我就索性叫了这个。

    Julia:对我来说,拥有一些学术背景帮助你用不同方式构筑这个项目。在开始我们的项目前,了解直男癌(toxic masculinity)的构成和根源很重要。但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标题,体现生殖器官对定义性别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1542387882878-Vogue_Italia_72dpi_single7.jpg

    有哪位摄影师曾对你有过影响?或者说对你探讨性别流动性有过帮助?
    Julia:有个摄影师、造型师两人组 Kristin-Lee Moolman 和 Ib Kamara。我们在伦敦的 Somerset House 看了她们的展出“2026”。她们没有用任何模特,拍摄对象全是来自南非约翰尼斯堡的人们。在作为纪实摄影的同时,她们把时尚当作表达的载体。西方摄影展示出的非洲并不能代表他们真实的文化。Moolman 希望有一种不是过分政治化,但可以激发讨论的新摄影类型。用时尚和艺术来讨论一般大众不会去讨论的问题更容易点。还有墨西哥艺术家 Graciela Iturbide,她的作品《Magnolia》非常有名。在超过十年间,她记录了这个小城里存在并被广泛接受的第三种性别。他们的社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构:穿着女装的男人随处可见。她的黑白人像作品简直太美了。 

    1542387910312-Blah_blah_genitals_72_questionnaire.jpg

    Julia,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时尚摄影师吗?
    Julia:可是可不是吧。我觉得时尚摄影的意义和20年前比改变了很多。时尚摄影师变得更多样了,很多大品牌也有所突破,更多地去拍摄真实的人和讲更多的故事。我很喜欢 Helmut Lang 上一季的18秋冬广告大片,他们拍摄了60、80岁的威尔士居民,讲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我认为现在的时尚摄影正很好地往纪实摄影的方向走,但它仍是时尚摄影。

    你认为摄影界代表性的限制是否有所变化,还是保持原状?你注意到了真实的文化改变吗,还是说品牌们只是在跟风?
    Lorena:我认为这取决于不同品牌,因为他们受到大众的影响,想卖出更多东西。但我认为一些较小的品牌真的在努力让性别流动性进入大众视野。这很好,人们对一件事越了解,就越容易接受。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也会有积极的发展,艺术和摄影一直都是反映社会现状的,而现在有越来越多打破常规的作品。但当然我们处于这个时尚和艺术的自由主义小圈子里,要大众完全接受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1542387944498-Vogue_Italia_72dpi_single3.jpg

    我想反问一个你们问拍摄对象的问题:告诉我们一个你敬佩的男性?为什么敬佩他?
    Lorena:这个问题太难了!Julia 和我在男性形象方面有艰难的经历,所以我们才想做这个项目。我们很希望下一代的孩子们能有更好的环境,怀着这样的希望我们便开始了这个项目……我很少哭,但 Julia 会在拍摄的时候落泪。Julia 现在又快哭了!(两个人都笑了)男孩们的答案让我们很感动,美丽而真诚。

    Credits

    作者:Sarah Moroz

    翻译:zoseph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摄影 , 男孩 , 性别 , 男子气概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