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Sam Davies 2018.03.06

    为巴西的跨性别人群拍照

    在巴西文化史上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记录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群。

    为巴西的跨性别人群拍照 为巴西的跨性别人群拍照 为巴西的跨性别人群拍照

    此刻对于巴西的酷儿人群可能是一个分水岭。最近,在这个以无拘无束的狂欢节日闻名于世的国家,一场基于宗教保守价值观的声势浩大的运动正在将社会割裂开来。

    最近在阿雷格里港,一场名为 Queermuseu 的展览被迫关闭,因为愤怒的示威人群声称它宣扬兽交和恋童。另一场在圣保罗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也受到了大量的福音教派基督徒的抗议,而福音教派基督徒的人口占比从25年前的9%猛增到了现在的将近25%。右翼政治家们也正在声名鹊起,福音主教 Marcelo Crivella 在2016年被选为里约热内卢市长,而偏右派的总统 Michel Temer 在各种关于他贪污腐败的指控之中依然稳保帅位。

    巴西的跨性别人群有着丰富的历史,早在1950和60年代就在里约各大夜总会里活跃着,但该人群也遭遇了数量惊人的仇恨犯罪。巴西被谋杀的跨性别人数占到全世界的40%(数据来自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过去的一年中超过170名跨性别者在巴西被杀害。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将他们的镜头转向了巴西的跨性别文化。那些照片中的人正在经历艰难的时期,很多时候都被迫卖淫为生,每天都要遭受各种冷眼。然而即使是在混乱当中,摄影师们仍能经常捕捉到这些团体中那种蔑视一切的生命活力。我与这些拿着照相机的人们聊了聊——他们的角色至关重要,正保存着巴西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1.jpg照片提供自 Pep Bonet  巴西 里约热内卢 2012年四月

    2012年西班牙摄影师 Pep Bonet 花了几天,深入里约热内卢的一些跨性别社群,探访了人群所居住的环境,并进行了名为 All Imperfect Things 的拍摄项目。而其中脱颖而出的一位拍摄对象就是上图中19岁的 Shaw,他与其他25名跨性别者在里约的 Lapa 地区合租房子。

    尽管这幢由社会活动家 Luana Muniz 所有的房子对于他们来说是避风港湾,住在那儿的姑娘们的就业选择仍然非常有限,大多须靠卖淫为生,很多人已经把这当成是主动变性所要付出的代价。通过 Skype,Pep 告诉我巴西跨性别人群的处境虽然已经得到了改观,但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在畅想一个 “我们能够因为自己的工作能力而被正常对待,不会因为与社会大多数人体貌不同就被区分对待” 的未来。

    当我问 Pep 宗教右翼势力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时,他的反应十分强烈:“我认为教会犯了许多错误,伤害了许多人群。” 当我让他具体讲一讲时,他指出教会反对使用安全套,并认为 “非传统的” 性关系是有罪的。

    2.jpg照片提供自 Jetmir Idrizi  巴西 圣保罗

    Jetmir Idrizi 的拍摄企划 TransBrazil 在2016年的索尼世界摄影大奖赛中在 Campaign 组别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我问他在当下的政治气候中他扮演着什么身份,他告诉我此时此刻记录下 LGBT+ 社群的困境显得尤为重要。即使是这样,他也要从积极的角度去呈现她们。“记录下嘉年华和庆祝活动十分重要,”他说道。“因为那些生机勃勃的时刻是力量的重要来源。”

    话虽这么说,他也刻意不去美化他们的生活方式。“我不希望去描绘一幅童话般的 LGBT 社群形象,”他说道。“跨性别人群的预期寿命是35岁,还不到全国人均水平的一半。” 结合这一点,他的照片蒙上了一层引人入胜而又发人深思的特质,上面那张照片就是如此,主人公是圣保罗的化妆师 Ronalda Bi。

    巴西跨性别人群反差鲜明的生活——被夹在艰难处境和精彩活泼之间——也为葡萄牙摄影记者 Bruno Colaço 提供了创作灵感。在他的An Ordinary World Cup Day 进行于巴西 2014年 FIFA 世界杯期间,Bruno 捕捉到了圣保罗州的坎皮纳斯市三位跨性别者的日常生活。“我只是想呈现她们的寻常生活,” 他告诉我,“让人们了解到这些姑娘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大努力,她们每天要面对什么样的事情,对我来说就是足够充足的动机了。”

    3.jpg照片提供自 Bruno Colaço 巴西 圣保罗 2014

    故事中的三位姑娘,Raíca(上图)、Lara 和 Sasha 都从事性工作,她们说世界杯期间加强安保工作对她们的收入造成的负面影响。尽管如此,Bruno 作品中她们的笑容和肢体语言仍然透露出了反抗精神。“很显然他们的日常生活就像是一种宣言,” 他说道,“她们现在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了。尽管不能事事顺遂,但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们已经掌握了主动权,能够独自面对生活中的好与坏。”

    反抗精神将巴西的年轻人群团结起来,以光彩夺目的方式对抗处于复兴态势的宗教右翼。很少有比圣保罗的 Mamba Negra 派对更能体现这一点的了。Mamba Negra 创立于2013年,当初是为了反抗对于女性和LGBT+人群的压迫建立的,派对上会有节奏强劲的 techno 演出和让人惊掉下巴的漂亮裙子。这个组织在Facebook上的 “关于” 界面仅仅介绍了他们名称代表的那种致命毒蛇(黑曼巴):“有着夜间好色习性的毒蛇。”

    我与 Mamba Negra 的官方摄影师 Ivi Maiga Bugrimenko 作了交谈,我感觉这些派对既好玩又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跨性别人群在所有的 Mamba Negra 派对上都能拿到VIP通行证,也经常在 Ivi 的照中出现。“我经常拍很多跨性别者,因为他们看起来总是那么的充满活力,”她说道。“而且也因为他们确实在那儿,就在我的面前,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享受着派对。”

    这个月巴西举世闻名的嘉年华又席卷了街道。Ivi 告诉我庆祝活动在规模和影响力上都有所提升,由于政府的高压行为,像 Mamba Negra 这样的嘉年华娱乐活动经常为性表达提供了安全的空间。当然,这样的活动仍难逃争议。

    4.jpg照片提供自 Ivi Maiga Bugrimenko  巴西 圣保罗

    我问了 Ivi 关于某种巴西传统:男人们穿着女人的衣服,加入街道派对中。“那是一种过时的幽默,常见于一些早已安于体制的年轻人——这种幽默早已与性别平等的斗争脱节,” 她说道,对于 Ivi 所属的年轻一代来说,男人们穿裙子更像是对于女人和LGBT+ 群体的轻蔑讽刺。“穿女人衣服并没有什么可笑的,不是吗?” Ivy 补充道。“这只能映照出一个压迫性的宗教国度。”

    这也让我们回到了开头的话题:宗教教育对于巴西跨性别人群产生的负面效果。“教会总是想居高临下地对人伸出援手,” Pep Bonet 说道。“但现在巴西需要的是一个互相理解的社会,人们需要理解这些跨性别人群是谁,他们只是性取向不同的人类,或者拥有着不属于他们自我认知的身体。”

    在贯穿于这些照片之中的错综复杂的情感和主题之间——争议、美学吸引力、蔑视一切的生机等等——效果最经久不息的是埋藏于其下的人道主义。也许头图中那张照片就最能反映这一点了(提供自 Pep Bonet,巴西里约热内卢,2012年4月)。这张照片的主人公是 Aline Becket,地点是 Site Club,一个距离里约市中心50公里之外的同性恋和跨性别人群的地下夜店。这张照片简单明了地向观看者展示了一副真实又脆弱的面孔,他的眼神在质问着社会,究竟为何对跨性别人群如此对待。

    Pep 对说,摄影本身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他强调伴随着艺术行为的社会活动才是重中之重。但又如何逐步改善环境呢?“我认为那就是我的工作了,” Pep 说道,“我的工作很重要,因为它帮助人们变得更加开放,意识到其他的人类也有自己的生活,意识到其他的人类也有家庭,也有梦想,也想有个美好的明天。”

    Credits

    作者:Sam Davies

    译者:张望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摄影 , 社会 , LGBTQ+ , 巴西 , 跨性别 , 人文摄影 , 狂欢节 , 宗教 , 性别歧视 , 歧视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