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Straight ups i-D 团队 2017.01.24

    抓拍都柏林街头打扮酷炫的年轻人,Straight Up!

    出生于都柏林的摄影师 Ellius Grace 随我们一起来到故乡街头抓拍那些打扮酷炫的年轻人。他们还向我们讲述了2016年作为一名生活在都柏林的年轻人所感受到的快乐。

    1485147111254634.jpg

    Hazel Farrell,24岁

    你从哪里来?爱尔兰基尔代尔。
    现在在做什么? 艺术家,模特,人脸画家。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我身上穿古着夹克上衣,Topshop的无袖连衣裙,脚上是阿迪达斯的贝壳鞋。
    你的朋友如何评价你?乐观向上、充满创造力。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Fat Freddy的《Drop——Ray Ray》。
    生活在都柏林的最幸福之处是什么?可以玩得很嗨,这里的人也很好。
    如果你可以向世界提一个要求并得到满足,你会要求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所有人生活在一起?

    1485147111678152.jpg

    Cesca Saunders,24岁

    你从哪里来?都柏林。
    现在在做什么? 我为美钞设计图案。我本身是动画专业出身,所以有时候我设计的图案总有动态感。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我穿的这件棒球服是我妈妈闺蜜那拿来的。事情是这样的,她女儿和一名棒球运动员谈了恋爱,后来又轰轰烈烈地分手了。几经流转这件衣服就到了我这儿,我还一直穿着这件。我下半身配了红色紧身裤和黑鞋子。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Leikeli47 的《Bitch Switch》和 Vulfpeck 的《Vulfpeck》。
    你觉得过去的一年里年轻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或许是拥有约会的资本吧。我喜欢男人的那种游戏人生的态度。
    生活在都柏林的最幸福之处是什么?我爱这里所有富于创造力又聪明美好的人们。
    如果你可以选择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生活,你会去哪里?原因是什么?很多都柏林的年轻人选择离开,但我觉得我们应该留下来把这座城市建设得更美好。如果一定要选择去其他地方生活的话,我想我会选择法国或柏林,或者……我也不知道,只要是民风淳朴善良的地方就行!

    1485147111490612.jpg

    Orla Langton,22岁

    你从哪里来?  都柏林。
    现在在做什么? 我正在攻读美术专业。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我的灰色夹克是我姐姐亲手做的,海军蓝色运动服上衣是 Fred Perry 的二手货,包包是西班牙品牌,鞋子是 Docs 的,裤子是 Zara 的,裙子是 Om Diva 的,衬衫是 Retrock 的。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Lynched 的《Fathers Got a Knife》。
    你觉得过去的一年里年轻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当你手机没话费了,你可以发送五条“打电话给我”的短信。还有就是可以看 Tina Kinsella 的博客。
    生活在都柏林的最幸福之处是什么?这城市不大,去哪里都方便。
    如果你可以选择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生活,你会去哪里?原因是什么?南美吧,因为那里如此神秘而传奇。

    1485147112499714.jpg

    Anja Maye, 19岁

    你从哪里来?这个问题有点复杂,我同时拥有爱尔兰、克罗地亚、英国血统。
    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爱尔兰国立艺术设计学院(NCAD)学时装设计,还在一家纺织品店兼职,不过这份工作不像听起来那么轻松。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我的耳环是从旧货商店淘到的,一块钱六对;项链是用旧背包链做的;外衣是从eBay网上网购的;背包是在佛罗伦萨的街市上买的;基本上除了我脚上这双磨损严重的Docs鞋,我身上穿的所有衣服都是二手的。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 Blood Orange的《Sandra's Smile》,Sparks的《Tryouts for the Human Race》,还有Real Lies的全部歌曲。
    你觉得过去的一年里年轻最大的优势是什么?许多爱尔兰年轻人都在努力尝试着做出更好的改变。一个很好地例子就是2015年的同性婚姻公投的胜利。我和所有朋友都参与了那次公投,当同性婚姻合法化获得批准的那一刻,我们每一个人都欢欣鼓舞。
    生活在都柏林的最幸福之处是什么?都柏林这座城市不大,这令遇到不同类型的人更加简单。正因如此,我交到了一些非常棒的朋友。
    如果你可以向世界提一个问题并获得答案,你会问什么?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种色彩,为什么还是有些地方如此单调无趣呢?

    1485147112250209.jpg

    Dylan Robert Kerr, 19岁

    你从哪里来?莱伊什郡的一个农场。
    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都柏林圣三一学院学习法语和艺术建筑史,课余时间在格拉夫顿的时装设计学院学习时装设计。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我身上这件红色连体服是在按公斤出售的服装大促活动(“kilo sale”)中花五块钱淘来的。我的靴子是Dr Marten的。我昨天就穿得这一套没来得及换衣服,所以现在不是我的最佳状态。
    你的朋友如何评价你?有勇气的。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John Tavener的《The Lamb》。
    你觉得过去的一年里年轻最大的优势是什么?Spar食品超市的辣薯卷对学生打85折。
    生活在都柏林的最幸福之处是什么?身边有一大群亲密的朋友,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会无条件地支持我。
    如果你可以选择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生活,你会去哪里?原因是什么?只要是酒吧文化盛行的地方就行,都柏林的夜生活太乏味了。
    如果你可以向世界提一个问题并获得答案,你会问什么?外星人在哪里。

    1485147112538765.jpg

    Lisa Frisby, 18岁

    你从哪里来? 都柏林。
    现在在做什么? 在蒙特纽舞台表演艺术学院念书。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雷朋的太阳镜,波普时装店买来的飞行员外套,Brandy Melville的T恤,东伦敦肖尔迪奇区的一家古着点买来的裙子,Kurt Geiger的靴子,Michael Kors的背包。
    你的朋友如何评价你?呃……幽默,可能还有点怪异。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Mumford & Sons的《The Cave》,我从不跟风,都是听老歌。
    你觉得过去的一年里年轻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我们这一代人所生活的时代愈发重注平等,这一点非常棒!
    生活在都柏林的最幸福之处是什么?可以很舒服自然地不按传统套路出牌,并冒险去尝试些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可以选择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生活,你会去哪里?原因是什么?应该会选择纽约,因为我完全无法抵挡大城市的吸引。
    如果你可以向世界提一个问题并获得答案,你会问什么?我的狗狗究竟是怎么想我的?

    1485147112768967.jpg

    Omar O'Reilly,21岁

    你从哪里来? 都柏林。
    现在在做什么? 自由摄影师,活动经理,DJ。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我的针织衫很普通,不是什么牌子的;牛仔裤是H&M的;鞋子是耐克的空军一号。
    你的朋友如何评价你?他们说我是“镜头后面的创想家……爱好的音乐类型多样,谨遵职业道德……有点禽兽。”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Robert S的《303 Cakes in the Kitchen》。
    你觉得过去的一年里年轻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可以有精力及机会去实现梦想,用富有创造力的方式表达自己,还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并追求成功。
    生活在都柏林的最幸福之处是什么?可以很舒服自然地不按传统套路出牌,并冒险去尝试些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可以选择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生活,你会去哪里?原因是什么?荷兰 乌特勒支和阿姆斯特丹。因为这两座城市的氛围以及市民都非常热情开放。
    如果你可以向世界提一个问题并获得答案,你会问什么?外星人真的存在吗?

    1485147112109194.jpg

    Caoimhe Barry, 24岁

    你从哪里来? 爱尔兰威克洛郡布雷镇。
    现在在做什么? 我是一名全职音乐人,乐队鼓手兼联合主唱,我的合唱伙伴是Wyvern Lingo。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我的项链是Claire’s的,上衣是Urban Outfitters的,裙子和打底裤都是H&M的,鞋子是耐克华莱士,背包是从eBay网上网购的,外套是我在乔治街的一家慈善商店淘来的古着。
    你的朋友如何评价你?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他们大概会说我是个小开心果,我真诚而又忠诚,粗心大意,并且很有趣。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 Christine and the Queens 的《iT》。
    你觉得过去的一年里年轻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我觉得互联网的广泛普及帮助人们接触到更多的文化与思想,人们也因此更加能够理解彼此了。而我们这一代正是思想超前的一代。
    生活在都柏林的最幸福之处是什么?实际上我当前住在临近都柏林的小镇布雷。但我非常想念都柏林,这里有顶级的演出和展览。都柏林是个很棒的城市,不会像其他大城市一样让人望而却步。生活在这里会很容易获得归属感,而不是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如果你可以选择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生活,你会去哪里?原因是什么? 眼下我正在事业上全力以赴,因此我或许会选择去伦敦或纽约,只要能找到空间和搭档来一起做音乐。排除其他因素,我非常希望去一个热带小村庄的树屋里生活。
    如果你可以向世界提一个要求并得到满足,你会要求什么?能不能世上的每个人都给我一欧元?

    1485147112201404.jpg

    Peter Doyle, 23岁

    你从哪里来?  都柏林。
    现在在做什么? 在餐厅打工。
    能讲讲你全身上下的穿着吗?我的衣服都是慈善店里买来的。
    你的朋友如何评价你?一个浪漫的人。
    你最近听的最多的是什么音乐? 大部分是布鲁斯和爵士乐。
    如果你可以向世界提一个要求并得到满足,你会要求什么?请回到我身边。


    Credits

    作者:i-D团队
    摄影:Ellius Grace
    翻译:Spring Wang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Straight ups , 都柏林 , Ellius Grace , 年轻人 , 青年文化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