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J.L. Sirisuk 2018.05.16

    七十年代纽约传奇与那些疯狂之夜

    在传奇夜店 Max’s Kansas City 及 Chelsea Hotel ,摄影师 Anton Perich 捕捉了 Patti Smith 、 Salvador Dali 及 Cyrinda Foxe 等名人及地下偶像的经典影像。

    nyc1.jpgAnton Perich

    “密室就像是一间装饰有粉色霓虹十字架的教堂。”摄影师 Anton Perich 聊起 Max’s Kansas City 那间充满传奇故事的密室时解释道,而在这间传奇夜店的密室内经过洗礼的地下创意人才们有幸能够成为历史的一部分。1970年,那是一个艺术家、音乐家、摄影师、作家及设计师日趋成熟的时代,从 Andy Warhol 到 Salvador Dali 再到 Patti Smith , Perich 的镜头在传奇夜店 Max’s Kansas City 、 Studio 54 及 Chelsea Hotel 记录下了那些不朽时刻与名人轶事。

    作为由 Isou 及 Maurice Lemaitre 主导的法国先驱艺术流 Lettrist 的一份子,在1968年的巴黎革命之后,受纽约电影及艺术运动所吸引的 Perich 搬往了曼哈顿。“但我仍在口袋放上了一块鹅卵石,借此铭记那些阻碍与革命。”他与我们分享道,他为这座城市的艺术氛围注入的正是这种随心所欲的叛逆与创造力。后来他作为餐馆工加入了 Max ,因此有机会接触名人、朋克、地下氛围及一切光鲜的事物。1973年, Perich 首次出演了第一部地下有线电视节目《Anton Perich Presents》,该节目定期审视那些带有挑衅意味及离谱的内容,像是演员 Apollonia van Ravenstein 半裸着跳舞或是超模 Jerry Hall 睡在壁橱中。电影制片人、摄影师、视频艺术家,身兼多职的 Perich 还在1977年设计了一台电动喷绘机,发行了展现 Studio 54 夜生活的杂志《NIGHT》,并定期为 Warhol 的杂志《Interview》提供素材。

    “重温那些捕捉到的瞬间,让我的疑惑得以缓和。与此同时,为我带来了极大的尊重、崇拜及崇敬。” Perich 分享道。通过他的作品,他镜头下那些艺术家及传奇人物的精神变得永垂不朽。最近,他与 i-D 聊了聊他的作品,并分享了一系列经典照片及一些鲜少面世的照片。

    nyc2.jpg

    你曾经提及,当一位名人去 Max’s 时,他们会被常客称之为“游客”。
    是的, Max’s 由“常客”及“游客”组成。伟大的雕塑家 John Chamberlain 每晚都会去那里,坐在吧台边,或是到密室巡游。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在变性女演员 Candy Darling 的眼中,并不是人人平等。这里会有许多误伤,导致有些人会害怕离开。我看到有些名人倒回到门口,他们的名声还不足以进入 Max’s 。 Jagger 是一个完美的游客,但他的老婆并不是,她是一个完美的常客。你可以从他们的装扮中发现这一点,她是朋克模样,而他如老牌影星 Sinatra 般穿着得体。

    nyc3.jpg

    是什么把你带到纽约来的?
    我出生在南斯拉夫,这是一个不存在的国家,你不能在地图上找到,它像罗马帝国一样消失了。我经历了1968年的法国革命,那时在 Odeon 睡了几晚,穿过巴黎燃烧着的路障,我看到了变革后的最终画面。革命过后,巴黎变得很单调。在奇妙的一天,一股奇妙的风带我来到了纽约。

    nyc4.jpg

    你是如此开始成为一名摄影师的?
    在巴黎作为一名战地记者的经历并不作数。我在巴黎只为一个女孩拍摄了36张照片,只用了一卷古旧的胶片。但或许那些是我拍过最好的作品。我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街头发生的斗争。作为 Isidore Isou 发起的艺术运动的成员之一,我是一个激进的 Lettriste 主义者。Isou 曾说:“革命是快乐的。”在纽约,我真的很想成为摄影界的 Rimbaud 。有一种疯狂驱使我拿起相机,到达纽约的几天内,我就购买了一台相机。摄影可以让我独自拥抱一整个宇宙。我经历了这一切,就像一名远游的诗人,从未离开过我的旅程。不知怎的,我就这么成功了。我在眼神交流中发现了作品的成品,而我的大多数摄影作品都基于眼神交流。

    nyc5.jpg

    一些最具传奇色彩的七十年代文化偶像的照片都拍自于 Max’s Kansas City ?你是如何发现那里的?
    我在那里拍了些照片,他们立即就为我的作品腾出了空间。和我在一起的都是 Warhol 、Chamberlain 、 Forest Myers 、 Donald Judd 、 Flavin 及 Michael Heizer 等一众艺术家。那是纽约最棒的艺术聚集地。那些艺术家的作品当时都还没有入驻 MoMA ,但那里就是我的家。我在到达纽约的当天或第二天就发现了 Max’s ,带我去的是一位朋友或是女性好友。

    nyc6.jpg

    关于那间传奇密室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吗?
    一进入密室,我就知道自己身处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这里没有回头路,你知道发生了某些大事,但你就这么错过了。这种感觉一直徘徊在周围,仿如有一朵云落到了地面。歌手 Lou Reed 坐在那里,就这一事实而言,就是一件大事。而另一个桌子坐着 Candy Darling ,演员 Jackie Curtis 也坐在另一个桌子边。画面呈现出一种化学的对称美感,仿如一种神秘代码被嵌入地板之中。处于青少年时期的 Richard Sohl 也在那里。七十年代,那些天才少年都还只是青少年。

    nyc7.jpg

    你是如何认识 Andy Warhol 的?
    我想遇见 Warhol 是在我抵达纽约的第七天,来自一位与巨星结婚的好友的引荐。那是1970年, Warhol 刚刚开始发行杂志《Interview》。他看到了我的相机,对于我未来的摄影作品感到兴奋。他表现得似乎在此之前从未见过相机。我的口袋里还有几张经过折叠变皱巴巴的演员 Cyrinda Foxe 的照片, Warhol 立即在下一期中刊登了这些作品。我与 Factory 的工作人员刻意保持距离,他们是另一种官僚主义体系,穿着就像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我直接与 Warhol directly 交谈,每个月都会将我的照片亲自转交给 Warhol 本人。

    nyc8.jpg

    在你的第一个有线电视节目中你提及了演员 Grace Jones 的发型,还邀来画家 Salvador Dali 作为嘉宾。与我们分享这个项目的故事吧?
    是的, Grace Jones 拥有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型。这是第一个地下电视节目。这个节目一直在审视,审视一切疯狂的内容,审视失焦相机拍摄的照片,审视不是彩色而是黑白的它。色彩是二十世纪末期的必备元素。商业电视是彩色的、干净的、质朴的、无性别差异的、没有脏话的,而我彻底改变了这一切。你提到了 Salvador Dali ,他在一群裸体女性的陪伴下出演了节目。当然,这是一场时装秀,只是裙子不见了。演员 Danny Fields 将一个不通电的灯泡插入了 Sami Mellange 的屁股里。 Susan Blond 第一次在美国电视上展露了她的乳头。伟大的表演艺术家 Victor Hugo 为了我的节目摧毁了一副 Warhol 的画。演员 Taylor Mead 不断地侮辱观众, Jerry Hall 则睡在壁橱里唱着小黄歌。

    nyc9.jpg

    对于七十年代的创意社群,有什么可以分享的观点吗?
    七十年代的曼哈顿充斥着廉价、冰冷、空荡荡的阁楼,而入住其中的艺术家们还不得不与老鼠分享。老鼠是最理想的室友,它们大部分时间都远离艺术家,做着自己的事。阁楼的场景非常棒,艺术家们在他们的“巨大空间”上演戏剧表演、艺术表演及音乐会。他们受彼此的作品及疯狂所鼓舞。他们经常光顾一些酒吧,每晚都在那里互动。尽管相隔不远,但每个人都在那里。当然,最伟大的美国艺术都在这样的氛围中孕育并创造,后来我们就呼吸到了广阔的新鲜空气。

    nyc10.jpg

    在这样一个独特的历史时期,你捕捉了如此多不同个性的时代偶像。当你回顾这些照片时感受如何?
    摄影对我而言就像是画老虎时画上几千遍,直至真的成功。当我为朋友拍摄时,我对他们的爱呈直线增长。照片与生活不同,生活总是完整的,但照片总有残缺。有时这种差异无法被探测,有时它难以捉摸又微不足道。

    Credits

    作者:J.L. Sirisuk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摄影 , 纽约 , 70s , Anton Perich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