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Shannon Peter 2018.11.23

    概念性美妆大师 Phyllis Cohen 引领了80年代的美妆世界

    从 David Bowie 到 Blitz,Phyllis Cohen 的作品定义了一个时代的审美风尚。

    1542035249256-phyllis-cohen-lede.jpg

    当艺术院校毕业的 Phyllis Cohen 一头扎进了优雅四溢的80年代美妆圈时,她那种冲破界限的造型着实让人摇头。但有些有远见的编辑和摄影师看到了她的光环,尽管这些作品并不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趣味。虽然她的化妆手法激进——不同于当年传统的粉饰,看起来更像色彩斑斓、充满概念化的现代艺术作品——但经过和创意大师的对话和交流,Cohen 最终获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功,从 Bowie 唱片封面上的标志性妆容,到打造 Blitz 青年妆容。而现在,通过她最新的 Instagram 账号@phylliscohen_archives,这位加拿大出生的化妆师正在梳理她过往的作品,以揭开80年代时尚与美容行业的内部运作方式。

    她并非是在 Instagram 上分享作品集而已。Cohen 不只是简单把自己曾经的作品上传,也不仅限于分享当年的关键趋势,而是解读了社会和行业的变迁,将她的美妆艺术置于更广阔的文化层面。

    这次,i-D 和 Cohen 聊了聊她对于美妆文化的贡献,以及她对目前美妆行业发展现状的思考…...

    40035904_550493815408380_8084143280939967049_n.jpg

    你觉得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关键的时刻是?
    或许是我和 Bowie 合作 Observer 杂志封面的时候。在此之前,人们都觉得我把美妆带向艺术层面的做法是疯了。这张封面告诉人们我可以做出不光疯狂而且相当漂亮的作品,所以他们开始更严肃地对待我了。

    要找到合作的人很困难吧?
    我之前在 ArtCenter(加利福尼亚设计学院) 认识了一些摄影的朋友,她们很想和我一起做点疯狂的作品。当时也有一些杂志找到我,像是我为 Linea Italia 创作过一系列只在白纸上画出眼睛的小作品,灵感来自摄影师 Erwin Blumenfeld 50年代拍摄的 Vogue 封面。Observer Magazine 的时装编辑 Harriet Jagger 也给了我机会,她总会在组织拍摄的时候找我来创作疯狂的妆面。摄影师 Robyn Beeche 也很重要,她负责为 Blitz Kids还有 Zandra Rhodes 的作品拍摄。我喜欢和女性一起工作,我们的合作关系很紧密,这在80年代是很难得的——当时还是一个非常男权主导的世界。

    41387401_331307160953192_8972739343222931302_n.jpg

    你在 Instagram 上写道,到80年代末期,时尚圈开始进入一个更精致的审美境界。这对你的职业发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在那之前,我会收到很多杂志工作的邀约,编辑们也容许我做自己想做的东西,但到了87、88年的时候,人们不再这么做了。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美妆难民。时尚圈变了,这就是它的本质。

    所以你接下来做了什么?
    我回到 Goldsmiths 正统地学习高级艺术,真正走进了概念艺术。我想理解真正的美是什么,如何影响我们,我们如何看待它,以及它意味着什么。我做了很多关于感知学的研究,虽然这些不会直接转换成美妆艺术作品,但确实重振了我的美妆事业。我开始对美的符号学感兴趣,便给美容编辑们打电话,给他们讲故事,比如红唇的意义和重要性,尽管他们没有真正理解。我这些宏观的概念可能说得有点太早了。

    你从哪里寻找灵感?
    我会经常回望艺术世界。我喜欢 Jean Cocteau 所有的电影和画作。Robyn Beeche 还给我看艺术家 Oskar Schlemmer 在包豪斯时代的作品,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我家里有成堆的书籍,从非洲美妆参考到装饰艺术图鉴,都会经常翻看。而且我总在关注秀场上的动态,会不时刷一下 Instagram,但如果你光看社交媒体的话,目光只会越来越狭隘。

    你的创意工作是怎样一个流程?
    我非常喜欢收集资料,这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当我想尝试做一些新的东西时,首先会给大脑尽可能地装满视觉灵感。我把家里的每面墙都贴上了印刷品、剪贴画和摄影作品,我能从中汲取很多能量。我的头脑中装了太多的东西,不停地打转。

    39309317_305510380226934_2599291130679918592_n.jpg

    你为何会开通这个 Instagram 账号做档案回顾?
    我觉得 Instagram 上有很多争论,比如人们会因为谁模仿了什么而愤怒,或者说谁是最先做的人,秩序混乱。就像是有人在 Instagram 上发了张唇妆,我会想同样的东西我80年代就做过了,但不会直接喊话说“不好意思,我化过了这种”。我想我应该把照片放上去让大家自己去思考,再做判断。如今人们太关心技术了,反而没人在乎创意。化妆已经演变成一种复制式的技术练习,但我觉得大家会喜欢我呈现出的不同观点。他们喜欢听故事,听我讲创意背后的过程。

    80年代的美妆世界和现在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如果能回到23岁的话是再好不过,我可以借助平台来实现自己所有疯狂的想法,就坐在床上录下我化妆的过程。在社交媒体上,你总能找到自己的观众。但这样一来,我会错过很多与他人合作的宝贵经历,而这些才是我真正的灵感来源。

    你认为当今哪位美妆大师最能给你启发?
    我同时代的像 Alex Box、Val GarlandPat McGrath 等等。到了 Instagram 这一代, 每个人都必须拥有一个特定的风格,你必须像一个出色的艺术家一样多思考。就像我的朋友 Vanessa Davis(@the_wigs_and_makeup_manager),骷髅就是她的标识,构成了她的身份特征。随着新一代 Instagram 现象的蔓延,人们会开始寻找年轻的美,但都不能跟 Kabuki 这样的人相提并论。他让人难以置信,虽然只有5万的 Instagram 粉丝,但他的作品令人惊艳,他是个天才。 

    43354101_2076198832692664_3556759608657125201_n.jpg

    你已经见证了现代美妆行业的发展——还有什么是你至今无法接受的吗?
    虐待动物的话题简直疯狂。我做过一些关于我的品牌 Face Lace 中粘合剂的研究。我给许多制造商打了电话,询问他们关于动物试验的做法,他们都告诉我在很多年以前的确(在动物身上)做过,因为他们不打算变更配方,所以不用再做。我给认证机构打电话,他们说验证一件产品的标准,只要我从现在开始说不做动物实验就可以。我认为大家都没意识到这些动物测试早就做过了。即使你现在买了不经动物测试的产品,我敢保证如果你去查它的原料,就会发现某种成分早已做了测试,这是一个非常灰色的地带,我甚至觉得整个行业就是在粉饰和炒作这个问题,我希望大家不要再大费周章地去研究这些问题了。

    Credits

    作者:Shannon Peter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艺术 , 化妆 , 80年代 , David Bowi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