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Lynette Nylander 2018.03.15

    Public Enemy 成员 Chuck D 打算与权力抗战到底

    这个说唱组合在90年代发表的传世之作《Fear of a Black Planet》激发了一代人去对抗强权,这种精神将在他们和 Undercover 及 Supreme 的最新合作中发扬光大。

    Public Enemy 成员 Chuck D 打算与权力抗战到底 Public Enemy 成员 Chuck D 打算与权力抗战到底 Public Enemy 成员 Chuck D 打算与权力抗战到底

    在1980年代,Public Enemy 激励了整个世代的人站出来,去关注他们身边的种族歧视问题。他们用嘻哈为这个世界谱写出传唱至今的反抗之音,怒斥警察暴行、种族歧视制度化和白人至上主义。这些歌曲讲述了一个生活在共和党执政下的美国黑人如何面对恐惧、挫折和残酷现实,经历数十载后他们的创作仍能引起共鸣。

    创始成员 Chuck D 和 Flavor Flav 结识于大学时期,两人攻读的都是平面设计专业。他们在学生电台担任 DJ 时决定一起玩音乐。在做出第一张 demo 后,他们被 Def Jam 唱片的制作人 Rick Rubin 签下。凭借首张专辑《Yo! Bum Rush the Show》一举成名,而后他们再接再厉创作出《It Takes a Nation of Millions to Hold US Back》和《Fear of a Black Planet》,使他们成为那个时代最激进的音乐团体。

    《Fear of a Black Planet》的专辑封面是由 NASA 的黑人插画师 B.E. Johnson 设计的(就是那个为人熟知的“黑色行星”盖过地球的画面),现在这张封面将在他们和 UndercoverSupreme 的最新合作中名垂青史。我们和 Chuck 聊了聊 Public Enemy 的精神资产及其造成的影响。

    1520944373525-5.jpg

    跟我们聊聊在纽约罗斯福社区长大的经历吧?你平时都在干什么?这段成长对你有何影响?
    生活自由自在,有种独立的感觉。我们从纽约皇后区搬到长岛,这让我的生活变得不一样了。对当时的非裔美国人而言,这是一段非常特别的经历——生活在罗斯福让我们觉得自己有机会做些跟住在城里的父母那辈人不一样的事情。

    你参加过一个叫 “Afro-American Experience (美国黑人体验)”的暑假课程,由黑豹党及激进派大学生负责授课,这对你的思维方式有何影响?
    它让我们从不同角度去思考美国的历史,那时我们还年轻,受此影响后我们回到学校开始挑战老师的权威。结果很奏效,以至于他们把课程都取消了。这它深深影响到生活在那片地区的所有人,尤其是我们几个后来组成 Public Enemy 的成员。

    你在一次采访中说,你们以前只在圈外活动,与主流抗衡。直到入选摇滚名人堂你们才得到应有的对待,此话怎讲?
    我们一直希望说唱和嘻哈能被当作真正的音乐,受到同等的尊重。这并不在于别人怎么看我们,而在于我们怎么做。我们可以走进来说,“没错,这种音乐就是从我们这来的,你要重视它,因为它不会流行一时然后就销声匿迹,”这并不是个体的成就——我们觉得能入选摇滚名人堂是所有人的胜利,而不仅仅是 Public Enemy 的。胜利属于我们所有人。

    1520944405322-1.jpg

    Public Enemy 向来以直言不讳为原则,早在这样的态度被接受之前你们已经这么做了,为什么这对你们那么重要?
    我们要学会大胆地为自己发言,因为我们知道别人不会帮你说话。我们从小就体会到这件事,我的家人鼓励我独立思考,敢怒敢言。我们学会在谈到自己时无所畏惧,而不是感到羞愧,这件事任重道远……

    当你们创作《Fear of a Black Planet》的时候,美国处在什么状态?你个人又处在什么状态?
    那是1987年,我们第一次举办全球巡回演唱会,看到外面的世界,我们发现美利坚的观点并不能决定世界如何运转,也不能决定地球上与其他人之间的行动。在写《Fear of a Black Planet》的时候,我下定决心要为那些没有话语权的人说出真相。

    种族歧视制度化、警察暴行这些问题正在肆虐,你认为我们终究能看到权力的转变吗?
    是的,情况应该会有好转的,应该是要更快地好起来,不过我们得先让人们了解历史,这样才不会重蹈覆辙。正是因为缺乏教育,种族歧视才会在警察部门甚至在政府长期存在,只有知识和智慧能根治顽疾。《Don’t Believe the Hype》这首歌就是在传达这个意思,你必须敢于质疑别人告诉你的信息。

    1520944414157-6.jpg

    你认为 Public Enemy 已经达成的最重要的成就是什么?
    让人们懂得把人当人看,而不是看你是什么种族。我们希望人们认识到,不是肤色比较黑的人就比较低级。《Fear Of A Black Planet》告诉人们,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多姿多彩的,你要敢说出来,“我是一个人,谁都不能把我塞进箱子里。”

    你觉得你们现在还能写出另一张《Fear Of A Black Planet》吗?
    我们已经做到了,没必要再做一次。而有必要的是在此之上做出更多的东西。以我现在这个年龄阶段的世界观,我还能做出一张引起共鸣的说唱专辑吗?这才是我要问自己的问题。

    目前的嘻哈音乐发展如何?你认为它在今天的美国起到什么作用?有没有人能继续传承像你们一样的价值观?
    从艺术角度看,这是一种很美的艺术形式,可惜却一度遭到滥用。人们缺乏对嘻哈这种艺术形式的知识性了解,我挺难过的,因为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你们跟 Supreme 保持着长期的合作关系,之前亦有过联名。这个品牌有何特别之处使你们再度合作?
    这个联名系列展现出 Public Enemy 在全球的影响力,Public Enemy 总是在告诉你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文化发展到什么地步。Supreme 和我们志同道合。

    该系列于今日起在纽约、布鲁克林、洛杉矶、伦敦、巴黎门市及线上商店有售,之后于3月17日起在日本开售。

    Credits

    作者:Lynette Nylander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时尚 , undercover , Public Enemy , supreme , chuck d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