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S. Nicole Lane 2018.05.11

    捕捉酷儿巡航文化的《Raw Meat Collective》

    《Raw Meat Collective》的创办人 Kyle Quinn 正通过发行发烧友杂志消除对酷儿性爱方面的污名。

    捕捉酷儿巡航文化的《Raw Meat Collective》 捕捉酷儿巡航文化的《Raw Meat Collective》 捕捉酷儿巡航文化的《Raw Meat Collective》

    我痴迷于任何裸露与下流的东西。所以当我在十一月的 Chicago Art Book Fair 偶遇 Kyle Quinn 推出的发烧友杂志 《Raw Meat Collective》 时,忍不住露出了满脸笑容。他们在展会的台上布满了四肢、肚子、褶皱的肉体及裆部的照片。亲密、色情及 BDSM(绑缚与调教、支配与臣服、施虐与受虐)等主题通过由 Kyle 及 Caroline Paquita 设计的小册子、宝丽来照片及类似避孕套的物品呈现。当下我立即向 Kyle 询问了 Raw Meat 的网址,他们写在一张处方药便签上给了我。

    Kyle 大约在一年半前搬到了布鲁克林,在那里他们准备在春天发布三本全新的发烧友杂志。在纽约这座城市, Kyle 每周的日常是与其他艺术家合作、参加性派对、变装秀及艺术展开幕式。他们告诉我,在经历了令人厌倦、沮丧的冬天后,所有不同类型的“新工作都将爆发”。“我希望更多的同志走上街头,占领这个街区!” Kyle 谈到了未来的合作愿景。

    你可以在他们的 Tumblr 账户看到他们的个人作品,你会发现自己不停地滚动浏览那些宝丽来照片,那是一个无所顾忌的同志天堂。

    酷儿2.jpg

    你的作品充满了 BDSM 、酷儿文化及色情主题。是什么影响了你对这些主题的理解?它们与你的身份认同又有什么联系?
    在这个国家的不同城市生活,让我了解了我身体及性方面真正喜欢及讨厌的东西。美国的不同地区有不同类型的人能激起你的性欲,最东部让我与不同类型的人拥有更好的性体验。在某些地方,我不得不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我再也不会这么做,因为这影响了我艺术创作的方式。我的概念与创意的转变取决于我的心情及我生活的地方。我的摄影作品是展现我认为的天堂的一种视角,或许也包括一部分地狱。我在孤立、黑暗与受虐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在这些地方我也发现了美好的人及水深火热的处境,这些人与地方值得被看见并尊重,我只是想描绘出他们的美丽。一个神秘的施虐者公开揭露深柜同志的身份与一幅描绘死海日落时分美景的风景画,这两者对我而言完全相同,所以如果我拍摄了某人、某地或是某些静物,我必须与它产生联系。

    酷儿3.jpg

    你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拍摄巡航文化?你有任何犹豫吗?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来适应拍摄这些场景,因为我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我是个非常棒的秘密保管者。自十九岁起我就一直参与其中,我的第一次发生在午休时,在连锁百货 Dillard 旁的浴室隔间,所以我非常欣赏巡航文化对深柜同志的意义,它应该一直存在。我希望观者能看到我想在这些迷幻场景中展示的吸引力与美丽。我对这些人们经常忽略的照片抱有非常多的情感。经历我所经历的处境并不容易,当你遇到时,你不得不拥抱它。我想要展现你脑海中的幻想世界。

    酷儿4.jpg

    你与照片中的模特有什么联系?如何与他们建立一种信任关系?
    这些人是我的缪斯、爱人、朋友,或是我从没见过的陌生人。这都没关系,因为我们都得到了我们想要的,而这可能是交易的一部分。我试着每天进行拍摄,然后经常消失几个月。如果一个人在网上找到我,我会向他们展示我的作品,我们会讨论他们正在寻找的照片,然后我会在交谈或是会面过程中决定是否拍摄他们。我也喜欢去某人所在的地方旅行,因为每个地方的场景都不一样,那会为我带来不同的惊喜。我不会为了拍摄而巡航或是网上约人,我去那里是为了享受性爱,而照片是事后的一种亲密互动。

    我是一个孤僻的人,通常情况下我不会与他人分享这些场景,但这些照片让我可以吐露心扉,因为有些人值得我们讨论他们背后的本质或是故事。但从这些际遇中,我得到了无论是性伴侣或是其他关系都能交谈的朋友和爱人。每位模特看到这些照片后都欣然同意让它们面世,因为通常我拍摄的那些模特都是不想露面的已婚人士或深柜同志。而这种情况自我开始拍摄起就已经存在,所以我已经渐渐习惯。这是我大多数摄影作品里模特的主要规律:不露脸。我并不是为了让某人成为模特,而是以他们的身体作为研究对象,拍摄一些特定的照片。大多数时候,我拍摄的对象会将我拍摄的照片放入他们的性档案,这让我非常高兴。我只是想让某人感受他们在照片里体验的快感。在某些情况下,我会直接把照片卖给拍摄对象,这样他们就成为了唯一能看到这些照片的人。

    酷儿5.jpg

    你的许多摄影作品都使用宝丽来拍摄,是什么让你做出这个决定?
    我在艾奥瓦州的阿姨清理地下室的时候发现了一台全新的 Polaroid Job Pro 及胶片。那时,我正在撰写一本名为《Season Of Bliss》的出版物,其中包含2012年至2016年期间我在全国各地不同墓地拍摄的照片。我一直在拍摄一些自然风光,所以她认为我很喜欢使用相机。在拍摄墓地、死亡与悲伤的过程中,我渐渐转向在黑暗场所拍摄色情作品。它让我不断练习室内外的光影拍摄、如何在不同温度下拍摄以及宝丽来能拍出的不同效果。它们使用的并不多,但使用既有趣又方便,还提供了多种变化。这种胶片也很方便,因为我的模特们常常想要立刻看看他们拍摄时的模样。如果有人想要它们,我可以立刻都给他们,也不需要编辑太多。我一次性使用许多种相机,不仅仅是宝丽来,还有35mm相机、数码相机,我最近还经常使用 Fuji Wide 300 拍摄。

    酷儿6.jpg

    让我们聊聊《Raw Meat Collective》。这是一个出版艺术家作品的合集,其中包括发烧友杂志、服装、性单品及印刷品。 Raw Meat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是如何发展成为一个发烧友杂志出版合集?
    我总是为我的艺术作品或是展览制作发烧友杂志与出版物,所以这是我在实践中不断精进的东西。艺术书籍的规则很少,这是一种不受限制展示作品或过程的好方法。我的男朋友和我在明尼阿波利斯举办了一场名为“ Poppers ”的性巡航派对,我还自己发行了一本名为《HANK #1-3》的发烧友杂志,并在洛杉矶的 Printed Matter Art Book Fair 展出。当时, Shannon Michael Cane 是策展人,他让我参加了他们在洛杉矶的书展。就如同滚雪球一样,自那时起我就一直在参加书展。 Shannon 很喜欢我的作品,他也是我最严苛的批评者。我亏欠他许多,他让我参与在 The Ace Hotel 举办的 Artist–In-Residency ,试着让我成为艺术家 Richard Prince 项目的模特,也会告诉我作品的缺点,并指导我如何将其变得更好。参加了两年书展后,他问我为什么不推出一个属于酷儿的出版品牌,这样可以出版更多的作品,为更多的艺术家服务。所以我想到了 Raw Meat ,并开始出版书籍,也为其他艺术家出版书籍,并与我的密友们一起探讨如何将我不知如何创造的想法实现成真。

    我想以生机勃勃、情绪化、完美且有深意的作品制作 Raw Meat 。

    酷儿7.jpg

    你可以聊聊发烧友杂志《Inferno》及其背后的故事吗?
    在几年前的 New York Queer Zine Fair 上,有人走近我的展位,说他很喜欢我的宝丽来作品。他向我询问了那些照片及模特,我告诉他那些是我发生过关系或是纯粹为我摆出造型的模特。他告诉我自己将举办一场名为 Inferno 的性派对,想邀请我前去拍些照片。那时我还不住在那里,所以没想太多就拒绝了,但随后发生了转变,在我搬去纽约的几个月后,他再次邀请我前去第二场派对。

    他问我是否愿意在下一场派对上开设一个照相亭。一开始我很犹豫,因为我从未在如此亲密的环境下为这么多人进行拍摄,但在派对中的每个人都非常友好热情,于是我就答应了。这个俱乐部具有深厚的历史,任何生活在纽约或只是旅行至此的性爱爱好者都应该至少去一次那里。我拍摄的第一个派对效果一般,我不认为人们喜欢我在那里拍照,这对纽约而言是全新的事物。那一晚我只拍摄了九张照片,他们大多数是我的朋友及 Inferno 的工作人员。后来我又拍摄了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人们开始喜欢这项新鲜事物,他们会问我是否会在那里拍照,或是他们是否可以在一旁摆好造型再拍照,甚至只是为了让我为其拍照而特意前来。在镜头前拍照、炫耀你的阴茎、乳头、 VAG 药丸或是肛门是一件困难的事,而摆好姿势、拥抱自己更加困难。这个派对对我而言颇具挑战,因为拍摄场景主要是在黑暗灯光下的性爱长椅或是床。我喜欢俏皮的戏剧化背景,而人们想要被指导,我也喜欢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所以我们的合作非常棒。我在派对上拍摄了许多的作品,于是派对发起人询问我是否有兴趣在 Raw Meat 发布一本关于派对的发烧友杂志,于是它就这么诞生了。

    我们在去年的 PS1 Art Book Fair 发行了它。在预览之夜,出现在书中的某个人赤裸着躺在我们的展台上,效果非常棒。目前我们正在开始设计第二本。

    酷儿8.jpg

    关于未来重要的发行计划或新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Raw Meat 将于四月初前往洛杉矶参加由 Ed Varie Gallery 主办的 Independent Art Book Fair 。那时我们将有四本全新的刊物。由 Virgil B.G. Taylor 创办的名为《Burn This Zine》的发烧友杂志注定将像性感的火柴般点燃全场。 Vincent Tiley 一直在与 Bryson Rand 合作拍摄一系列尿液绘画作品,而我也与他们合作为他们即将举办的展览出版了一本刊物。这本名为《The Origins of Color and Bryson》的书籍拍摄并记录了 Vincent 创作的全过程。 Mickey Aloisio 是一名来自皇后区的摄影师,他曾拍摄一个名为“ Milkyway ”的系列,在这个静物摄影系列中,他将精液射入一个空洞的深渊中。许多有趣的短期项目也将被生产成徽章、T恤等产品,并将作为我刚刚完成拍摄的发烧友杂志《Seasonal Depression》的一部分出现。这个春天,我们将在纽约举办不同的派对。

    就我而言,我将会在位于罗得岛州首府普罗维登斯的 Yellow Peril 与全球各地的酷儿艺术家一起举办我的首个美术馆展览,我也会花些时间专注于将于明年秋天展出的一幅绘画作品。

    rawmeatcollective.com

    Credits

    作者:S. Nicole Lane

    摄影:Kyle Quinn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人物 , 酷儿 , Raw Meat Zine , Kyle Quinn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