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i-D 团队 2017.09.28

    革命有很多种 —— MoMu 馆长 Kaat Debo 谈 Martin Margiela 当年如何颠覆 Hermès

    《Margiela:The Hermès Year》记录了 Martin Margiela 就职于 Hermès 时期的作品,我们终于有机会一窥这位设计师当年的创作概念和场景,除此之外我们还与 Kaat Debo 聊了此次为他策划巡展的过程。

    BOOK-01-EN.jpg

    “Revolute in de mode heeft vele gezichten.” (革命有很多种 ) —— 这是1998年荷兰人民报记者 Pauline Terreehorst 在设计师 Martin Margiela 就职奢侈品品牌 Hermès  时,对系列给予的评价。“当时能这样理解的人并不多” 坐在我面前的安特卫普时装博物馆(MoMu Antwerp)馆长 Kaat Debo 说道。她今年刚刚在 MoMu 策划了关于这段时期的回顾展“ Margiela:The Hermès Year ”,她亦将这个报道收录入了同名的展览主题书中。

    H-3.jpg

    Debo 这次是随知名买手店 10 Corso Como 的创始人Carla Sozzani 来到上海的。她刚刚在米兰的10 Corso Como 的举办了这本书的分享会,Carla 在分享会结束后盛情邀请她一同前往上海。恰逢上海 10 Corso Como 的四周年纪念,Debo 和中国的读者分享了她在策划这场展览以及筹备这本书时的那些丰富经历。

    “Martin Margiela 向当时 Hermès 的首席执行官 Jean-Louis Dumas 提出不举办发布会的要求。但最后双方还是妥协了,在巴黎旗舰店里举办了一场小型的私人发布会,当时只有一小批观众和记者得以目睹整个系列。” Debo 在她书中的论文中提及了当年发布会的情景,也解释了为何“革命有很多种”是如此难得可贵的评价。

    H-5.jpg

    M-2.jpg

    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一个灿烂、充满火花的时间点。彼时,两座著名的法国时装屋都刚刚被两个极具才华的英国设计师所带领:John Galliano 以繁复、绽放的设计将 Christian Dior 改头换面 ,而 Alexander McQueen 也为 Givenchy 献上黑暗华美的剧本。 而此时拥有过百年历史的奢侈品品牌 Hermès 则选择了 Martin Magiela 。

    对比 Galliano 和 McQueen,Margiela 是一个绝对的匿名者。他不接受采访,没有一张正脸照,他甚至不会在传真里使用“我”而使用“我们”。他在贫民区小学的操场举办了第一场时装发布会,他喜欢将二手市场搜刮来的旧衣组装成新的衣服,把非常规剪裁和面料加工方式做到极致,没有人会对他身上的反精英主义特质产生任何的质疑。所以当时 Margiela 即将带领 Hermès 的整个女装部门的消息一出,兴奋和抵触的情绪在不同的报道中变得两极化。

    M-3-2.jpg

    但面对这个看似矛盾又充满未知的组合正式登场时,记者和观众们一时难以招架。他们没有如愿地看到 Martin Margiela 把 Hermès 经典的手袋和皮具改造成新的模样,也没有看到他用拿手的解构主义手法大施拳脚,呈现眼前的是一个由浅褐色、深棕色和黑白色组成的、平淡得出奇的女装系列。“当时最大的质疑就是认为 Martin 没有尊重 Hermès 的历史,他们只看见 Margiela 没有使用印花的丝巾,但没有明白 Margiela 利用了Hermès 历史中最微妙的部分 —— 手艺(Craftmanship)。这也是当时他接受了这个工作的最大原因。”Debo 说道。

    在这个回顾展里,Debo 就将 Margiela 自主品牌的作品和 Hermès 同一时期的作品并列展出,以 Maison Martin Margiela 最为标志性的全白色和 Hermès 最标志性的橙色作背景作为区隔。不以时间线推进,而是以同一时期中同类型的设计做出对比。“事实上,真正熟悉 Margiela 的人会看见很多近似的地方,包括剪裁和那些处理细节的手法,你都能在两个系列里找到彼此的影子。” Debo 举例了Margiela  在Hermès 时创作的最经典的设计 —— vareuse ,一系列以深V领设计为特点的套头衫。在此之前,Margiela 在自己的品牌中就已经试验过这样的深V剪裁,这样的剪裁能够让女性轻易地将衣服脱下或变成自己习惯的形态,但难处在于没有内笼的支撑下,这样的V领很容易会变形,也会很容易走光,所以之前的尝试都没有太成功。但在几年后,Margiela 在 Hermès 找到了解决方法,Hermès 出色的裁缝团队通过肩膀上精准至毫厘的剪裁调整,便解决了之前的所有问题,甚至连内里的支撑都不再需要了。

    H-1-2.jpg

    同样的例子还有一件编织纹理的毛衣。在 Maison Martin Margiela 的系列中,这件毛衣是用雪兰绒作为材料去编织的,但这样的材料缺点在于穿着时会刺激皮肤。而在 Hermès,由于材料丰富和成本预算较高,Margiela 的团队开发出了一种具有同样视觉效果,但是由羊绒制成的面料,在解决了皮肤刺激问题之余还大大减轻了衣服的重量。“一开始看到这些衣服的时候,会感觉到两个世界是这样地不同。但当我们将两套不同的作品拼凑在一起的时候,就连 Martin 他自己都没有意料到这个基因是多么的相近。”Debo 说道。

    3003201729438.jpg

    所有这些衣服上的细节和当时创作的场景都被钜细靡遗地收录到这本书中。在这本书的前半部分,Debo 为展览撰写了一篇长达35页的长篇论文。从 Margiela 如何说服 Jean-Louis Dumas 舍弃 Hermès 原本的 logo,到他怎样令 Hermès 的每一个部门的重心都放在女装成衣部门,再到当时媒体和评论家对于系列的回馈都被一一记录下来。

    “要促成这个展览并不容易,Hermès 的档案里没有留下系列里的每一件单品,而且当时很多与Margiela 共事过的工匠和裁缝都已经退休。”Debo 说道。这本书中的每一个篇章都通过 Debo 亲自做的资料收集以及采访当年与 Margiela 共事过的人整理而成。当中包括了今年逝世的,Maison Martin Margiela 的联合创办人之一 Jenny Meirens、《Purple》杂志的创办人 Olivier Zahm、向父亲 Jean-Louis Dumas 引荐了 Martin Margiela 同时亦是当年 Margiela 御用模特的 Sandrine Dumas 等重要人物。

    M-4-2.jpg

    MH-2.jpg

    值得留意的是这本书中还收录了许多当年的照片和文档。由于当时网络尚未普及的原因,当中大部分都是从未曝光过的珍贵资料。这些资料和来自各方的记忆一起,重组了当时 Martin Margiela 在Hermès 是如何以“安静”、温和的方式推行女权主义和时装的可持续性发展的革命。 Debo 同时也得到了 Margiela 本人的许多建议和帮助。“其实跟 Martin Margiela 合作反而更简单,因为他不再活跃在时尚圈里了,所以相比起别的设计师他有更多时间给我建议,也没有任何压力。”Debo 说道。

    这个在 MoMu 举办的展览虽然已经在八月落下帷幕,但 Debo 已经确认了这个展览将会在明年三月在巴黎的 Palais Galliera 展出,同时她也在考虑在全球各地进行巡展。“我这次来上海已经和不同博物馆和艺术空间达成了联系。”被问及中国会不会时这个巡展计划中的一部分时,Debo 回答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他,我完成不了这个展览。”  在这个展览确认来到中国之前,我们不妨先读读这本别具意义的新书。


    3003201729300.jpg

    3003201729515.jpg

    3003201729532.jpg

    Credits

    撰文:Rya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展览 , 书籍 , Maison Martin Margiela , hermés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