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Tish Weinstock 2018.02.07

    勇于挑战外星造型的超现实变装艺术家 Salvia

    这位著名摄影师 Nick Knight 的缪斯特立独行地拒绝了传统美的标准,并用她的异类妆容征服了时尚界,并在此给我们带来了她的美妆灵感。

    勇于挑战外星造型的超现实变装艺术家 Salvia 勇于挑战外星造型的超现实变装艺术家 Salvia 勇于挑战外星造型的超现实变装艺术家 Salvia

    在英国威尔士的野外长大的 Salvia 从小就对她的与生俱来的身体感到不适。“我一直都觉得很脱离,” 她说,“它就像是一层丑陋的躯壳一样承载着我。” 所以她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超凡脱俗的打扮。以 Alexander McQueen 09 年秋冬时装秀上那些叱咤T台的异世界模特为灵感,Salvia 开始尝试各种戏剧化的妆容和极具实验性的造型。首先她削掉了她的眉毛,然后把发际线剪高。再是白色的眼睫毛,还有 Leigh Bowery 式抹乱的口红。自然而然地,她还会把自己的照片P得无比失真,这一切也让她有幸获得了赫赫有名的摄影师 Nick Knight 的青睐,并以她为主角拍摄了其最新的摄影项目,Infamy。在此,她与我们分享了关于美的一切。

    “我最早关于美妆的记忆是我四岁那年;那是我看的一集电视节目 Tweenies ,其中我最喜欢的角色 Fizz 产生了幻觉——她梦到自己去了一家玩具店,在其中见到了一只有着长长的白色头发和粉色皮肤的娃娃,看起来像极了人类和外星人的混血。为了满足她不被人买走,永远光鲜的地陈列在货架上供人观赏的心愿,其他娃娃们把她的衣服撕开并取出了她身上的电池,但最终玩具店长看到她已经破损了却直接把她扔进了垃圾桶。

    14岁时剃掉眉毛的经历一直被我认为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开始拒绝传统美的定义,试着去让自己变成我想象中的模样。几周过后,我便开始在脸上画点、睫毛刷白了。

    1.jpg

    第一个对我影响重大的美妆灵感来源于 Alexander McQueen 的秋冬秀,名叫 The Horn of Plenty 。 我发现最能吓到我的往往是最令我痴迷的。

    打小我就没觉得自己是美的,但我热衷于打扮。这个装点自己的过程帮助我接受、并慢慢爱上了自己的身体。我真希望小时候的我也能懂得这个道理,因为那时我与自己身体的关系一直都是很脱离的,它就像是一层丑陋的躯壳一样承载着我,能懂这一点说不定能帮尽早地爱上我自己。

    我会在 Instagram 上分享许多自拍。因为我备受女艺术家 Claude Cahun 的影响,她在二十年代以自己为画板不断地拍摄自己变装的自拍像,当然还有同样重要的 Cindy Sherman。同时我也很好奇人们如何,以及为什么要修饰自己的照片。所以我想用自己的这些照片把修图推到一个在我的审美接受范围内的极限,虽然绝大多数人不会认为一个漂浮的肉球是个造型,但它却在我的接受范围内。社交媒体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年轻的时候我把它看得很重,因为它向我展示了世界上其他美丽的同志群体和他们美好的生活,这是我打小从未目睹过的。

    2.jpg

    虽然白色睫毛膏能够瞬间让我觉得自己艳压群芳,剃高发际线也能让我保持那份外星人般的魔力,但我觉得自己最美的时刻还是当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与朋友们谈笑风生。

    这么多年来,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失败的妆容,但这些都不值一提。我的心理医生曾告诉我当我第一次来就诊时,我的脑门上写了 “滚远点” ,这可能是唯一一个值得一提的失败选择吧。

    我对那些觉得自己不美的孩子的建议是去试着接纳自己和自己的身体,绝大部分人的身体都是不符合社会强加于我们脑子里的美的标准,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不需要依葫芦画瓢,在这个准则之外也可以是美的。爱你自己恐怕是你能做的最有力量的事了。”

    Credits

    作者:Tish Weinstock

    翻译:Alexander Si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摄影 , salvia , infamy , Nick Knight , 摄影集 , 变装 , 外星人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