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Steve Salter 2016.11.24

    40年来都在创造标志性发型的 Sam Mcknight

    在我们现在的印象中,过去超过四十年里,英国发型师 Sam McKnight 精心摆弄出了许多极具标志性的发型。下个月在 Somerset House 将会有一个展览开幕,这是为了纪念他从70年代末开始一直到现在将近40年的职业生涯,借此契机,我们能够见到这位魅力非凡,事业胜人一筹的苏格兰男人。

    40年来都在创造标志性发型的 Sam Mcknight 40年来都在创造标志性发型的 Sam Mcknight 40年来都在创造标志性发型的 Sam Mcknight

    戴安娜王妃顺滑服帖的黑色短发发型、名模 Agyness Deyn 漂染成金色的俏皮短发以及麦当娜《Bedtime Stories》(枕边故事)专辑封面发型,Sam Mcknight 是站在她们背后为她们打造这些发型的天才,他让超模们变得名副其实并且从根本上重新定义了红毯走秀的发型。从最早一批的发型师到后来专为偶像名人做发型,正如我们现在所知的那样,他的事业与时尚产业的发展息息相关。从 Chanel 到 Vivienne Westwood,他几乎为每个品牌都创造过极富魅力,冲击力强并且与众不同的发型风格,如今他的名字已经与现代、性感的发型这些字眼完美交织在一起。Sam是一个少见的、拥有大量过往作品的人才,同时心胸宽阔。他已经见够了、工作够了也设计够了那些发型,在此他带我们逛了逛他打理的花园,那儿一直都有盛开着的花儿,此外我们还看了看他 Instagram 上的那些成果。

    你是如何进入发型的美好世界的?
    这仅仅是个意外。我的朋友在苏格兰有一间美发沙龙,我原先经常会去帮帮他们忙。假期去完伦敦以后,我决定了我想要住在那儿,之后就开始在伦敦的沙龙里工作了。

    是什么吸引你去伦敦的呢?
    我是被那种大城市的气息所吸引。伦敦在70年代中期是一个非常令人激动振奋的地方。我当时很喜欢歌手 David Bowie,但是回到我家乡苏格兰,那儿没有很多关于他的东西。而且当时英国正陷入严重的衰退中,我们有一个“three-day weeks”(英国70年代政策)的政策。电力很短缺,然后很是阴冷无聊。但伦敦仍让人觉得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地方。

    是不是发型让你有机会远离了那些烦恼?
    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说,但是其实作为一个年轻的英国人,服饰,发型和音乐对我来说都意味着很多。不过发型还是必不可少的。

    你对你最早的发型记忆是什么?
    在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和大多数英国青少年一样我留过超长的长发,我当时很自豪我的头发,并且就把它当做我的实验对象摆弄。作为一个民族,我们在意的,当然不仅仅是摆弄我自己的头发,只不过我们以此闻名,而这一切从青少年的时候就开始了。

    untitled-article-1417783714-body-image-1417784296.jpg

    你职业第一次的重大转机是什么?
    我原来在 Miss Selfridge 工作,它在 Beak Street 和 Regent Street(都为伦敦的街道)交汇的拐角处有一间小发廊— 那儿很小。在70年代末我去 Molton Brown 之前,我还去 Bond Street 上的 Elizabeth Arden 工作了一阵。

    你刚开始在 Molton Brown 工作的时候是怎样的情境?
    Molton Brown 当时是一家很时髦的沙龙。它太棒了!我们拥有整栋楼 —— 五层,顶楼还带有一个有机餐厅。它极其的崇尚自然,相比其他大沙龙,它也注重更加柔软的触感——没有倒梳或是尖锐的几何形。 

    那你们一定吸引了一众伦敦年轻人。
    的确。Vogue 将它评为热门地点因为它正好在一个拐角处的附近。沙龙的发型师们过去常常会为拍摄工作服务,我很快也被涉及在内因为我总会热心去帮忙。

    你是怎么获得自信决定要自己单干的呢?
    工作上我接触到了很多东西,很少有场合会让我回避,然后我开始意识到比起在沙龙工作我更喜欢为拍摄工作服务。在1977年我第一次为照片拍摄做发型,到1980年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自己单干了。

    “Gisele Bündchen 就有过很棒很不可思议的发型。而能和 Linda Evangelista 一起工作一直是我的荣幸。此外,Kate Moss,我喜欢给她改变发型因为她简直就是百变达人。”

    是什么吸引你去那些世界性的杂志工作的呢?
    它只是更加激动人心而已。比起在沙龙每天剪十次头发,像流水线一样工作,它更看重创新,协作和团队合作。这是非常不一样的。让我最感兴趣的就是让姑娘们站在镜头前并且现场创造出那些发型。

    回顾你以前的工作,哪一次的合作让你记忆尤深?
    在80年代早期,我有幸和美版 Vogue 的 Irving Penn 和 Dennis Peel 共事,他们真的很支持我们的工作,另外在摄影师 Patrick Demarchelier, Steven Meisel, Bill King 和 Richard Avedon 职业生涯的早期,我与他们都亲密合作过。

    你与同一代非常棒的摄影师,造型师和化妆师共同成长……
    的确,能和他们一起成长实在是太棒了。我绝对是占尽了天时地利,这占很大一部分因素,但是抓住机遇也很重要。待在那儿,随时做好准备,随时保持最亢奋的状态,然后度过所有的一切。我们努力工作努力玩,让两者都一样有趣。

    你现在仍然保持最亢奋的状态,努力工作努力玩吗?还是你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 Sam McKnight?
    非常不同。现在整个生意要比过去严肃很多,随着年龄的增加,我也变得严肃了些。我现在努力玩的地方已经不是在迪斯科舞厅而是在我的花园里。

    untitled-article-1417783714-body-image-1417784347.jpg

    你和摄影师的关系是如何的不可或缺?其次对你们的工作来说合作是有多重要?
    对我来说,整个过程就是摄影师,发型师,化妆师和造型师的通力合作,每个人都得了解其他人的想法。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有最棒的视觉点子。

    在纽约居住工作和在伦敦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在1982年来到纽约的,那时纽约极其的荒凉,破败和不成熟。有人还在穿着厚底鞋,出租车司机穿着喇叭裤,这些都是我好多年没见过的穿法了。虽然稍微停滞了一段时间但那个时间点对我而言还是很好的,因为那时正好百废待兴。我在那里的时候经历那里的巨变。市中心完全对外开放,在那儿能度过很棒的俱乐部之夜,但晚上还是很黑很危险的。我在那儿度过了很棒的十八年,那段时间真是令人兴奋。

    十八年,哇。是什么让你最后回到了家乡英国呢?
    当时我行程很忙。通过 Patrick,我遇到了戴安娜王妃,有七年的时间,我一边为她做头发一边继续我杂志社的工作,我尤其享受为超模工作的那段时间。到90年代末,我开始和摄影师 Nick Knight 一起工作,于是我在伦敦待得时间越来越长,其次是因为我很快又坠入爱河了。伦敦的景象很是时髦,充斥着像 Taboo 一类的俱乐部。

    你很著名的一句话,“在我这个工作行当里,没人会变老。”四十年来,你的超长的职业生涯有让你自己感到惊讶吗? 
    我喜欢新的挑战,希望我能够继续跟上我的工作生意。能够得到机会和 Chanel 的 Karl Lagerfeld 一起工作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挑战和奖励,因为他是如此的鼓舞人心。这是对我和我团队的挑战,驱使我们向另一个高度进发。但那可不是人人都能有机会遇到的。我很幸运能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工作。我简直太幸运了,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能被这么多能够鼓舞人心的人们包围。

    从超模 Kate Moss 到 Naomi Campbell, Liz Hurley 到戴安娜王妃,你和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人物合作过。你合作过的人里面谁有过最不可思议的发型呢?
    很多人!Gisele Bündchen 就有过很棒很不可思议的发型。而能和 Linda Evangelista 一起工作一直是我的荣幸。此外,Kate Moss,我喜欢给她改变发型因为她简直就是百变达人。

    “但是其实作为一个年轻的英国人,服饰,发型和音乐对我来说都意味着很多。不过发型还是必不可少的。”

    你最想把手放到谁的头发上?
    我必须得说是女王,但这可能永远不会发生。

    你可以的但是是在梦里。你的 Instagram 上发的素材是我们的最爱看的东西之一。
     Instagram 是如此的有趣。它就和80年代我们老工作室经常拍的那种宝丽来即时成像的照片一样。我得说,其实幕后花絮和完成的作品一样都很有趣,但是基本上,我的账号还是让人感到轻松,有趣,会让人微笑的那种。

    浏览过你的图片,你账号上有很多很棒的照片,2015年春夏时装秀你最喜欢什么时刻?
    我能在 Chanel 秀场碰见 Gisele 实在是太好了。我上传过一张很棒的照片就是 Gisele 和 Cara 的合照,那真的很有趣。

    除了后台的那些美好之外,Instagram 给我们展现了你其他的爱好。园艺是不是你现在最大的乐趣?
    我很喜欢做园艺的过程以及花园里那种生命的轮回。它变成了我一个很大的爱好。从窗户看出去,我能看见菠菜和莴苣菜,我还能把它们摘了做晚餐。

    是不是园艺让你远离了时尚圈的疯狂?
    我们总是被人们包围,最奢侈的东西对我来说就是能有自己的时间,片刻的独处都是很宝贵的。我每天早上也要做半个小时的瑜伽。

    真是奢侈!
    “我的时间”现在就是奢侈品。对我来说,奢侈品已经不再是一双鳄鱼皮的鞋子,或是在塞舌尔(东非岛国)度过一个假期,而是在一个风景宜人的户外空间呆一呆就行了。


    Credits

    作者: Steve Salter
    翻译: 宋雪娇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美容 , Sam McKnight , 发型 , 标志 , Somerset House , 苏格兰 , 发型师 , 展览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