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Georgie Wright 2018.07.19

    Scarlett Johansson 为何接二连三地引火上身?

    这位女演员成为了扮演跨性别角色的诸多顺性别演员中的最新一位。

    1530806088017-Untitled-2.jpeg

    近几年来对 Scarlett Johansson 来说麻烦不断,不是吗?在2017年 ScarJo (Scarlett Johansson 的昵称) 扮演了日本动漫《Motoko Kusanagi》(攻壳机动队)真人重制版中的草薙素子,这个角色广泛地被认定为日本人,却没有让日本演员扮演。Scarlett导演都坚持说这与好莱坞逐渐把角色“白种化”的舆论毫无任何关系。

    屏幕快照 2018-07-19 下午12.25.18.png

    然后,今年五月,Scarlett 又因在纽约大都会时尚盛典身穿 Marchesa ——由影界大亨 Harvey Weinstein 与已分手的妻子 Georgina Chapman 联合创立的服装品牌——而颇受非议。此举遭到各界人士的批评只因为身陷性丑闻的 Weinstein 与 Marchesa 之间有着明显的连带关系。但 Scarlett 为自己的决定辩解说她“穿 Marchesa 只是因为这个品牌的服装令女性感到自信和美丽,” 这种说法与时尚编辑 Anna Wintour 想扭转这个品牌现状的意图不期而合——但时尚杂志《The Cut》主编 Stella Bugbee 在其六月刊的卷首语中尖刻地谴责了这种想法:“如果我们忽视了那些能伤害他人却惠及自己的事情,我们就是同谋共犯。”

    而今,Scarlett 因宣称会在即将上映的电影《Rub & Tug》(摩擦和拖拽)中扮演跨性别男子 Dante “Tex” Gill 而遭到了大众的第三重质疑。该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讲述了一个按摩店老板利用其门面暗中从事色情服务的故事。

    “告诉大家可以先找 Jeffrey Tambor, Jared Leto 和 Felicity Huffman 的经纪人,问问他们有何看法。”

    可以理解,让大众生气的是一个顺性别女性居然能获得这个角色,而非是由实实在在的跨性别者扮演。还可以这样来看——Scarlett 可能并非想要冒犯观众。她可能只是把这个角色当成一个锻炼自己严肃表演的机会,在电影拍摄期间把自己变成一个相反性别的人士,以此或许能获得奥斯卡奖的提名。毕竟2014年 Jared Leto 就因为在《Dallas Buyers Club》(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扮演跨性别女性 Rayon 而获得提名,随后在他的获奖感言中却没有真心实意地感谢让他成功的跨性别群体,为此他还受到了罪有应得的谴责。Eddie Redmayne 也因在电影《The Danish Girl》(丹麦女孩)中饰演跨性别女子 Lili Elbe 捧得小金人。Jeffery Tambor 因在美剧《Transparent》(透明家庭)中的角色赢得过艾美奖,但后来却因性骚扰指控被开除。

    事实上,当 Scarlett 本人被要求评论这场出演争议时,她所关注的是以上提到的顺性别演员扮演跨性别角色这一处境。她在给女性网络杂志《Bustle》的声明中说到,“告诉大家可以先找 Jeffrey Tambor, Jared Leto 和 Felicity Huffman 的经纪人,问问他们有何看法。”

    不要在意这份声明里“以退为进“的说话方式,讽剌的是这种说法反而支持了大众的观点。现实就是在主流电影里的跨性别角色现在通常还是由顺性别演员扮演。虽然能在荧幕上看到更多的跨性别角色,但它并没有真正地传达包容性的信息——也没有真正地让跨性别人群获得极其需要的关注度。

    屏幕快照 2018-07-19 下午12.25.30.png

    另外:Scarlett 到底想表达什么?就因为别人以前当过混蛋,现在轮到了她也就无可厚非吗?就因为好莱坞习以为常地假装边缘化的群体不存在,他们就可以继续这样下去,同时从那些群体的经历中牟取暴利吗?抑或是她想让大众注意到某些顺性别的演员并没有受到同等程度的批评?毕竟,在2005年 Felicity Huffman 出演的《Transamerica》(穿越美国)公映一年后,Twitter 这个社交回声室才诞生于世。Jared 和 Tambor 倒是的确因他们的角色而受到强烈的批评(对于 Leto 而言,批评的是他的演技),Eddie Redmayne 也未能幸免。正如作家 Carol Grant 2015年在影评网站 Indiewire中写道,“看到用“勇敢”和“英雄”这样的字眼来形容 Redmayne,正如我自己过早地转变性别一样令人难受,尽管他可能在赢得奥斯卡之后,就会把这段经历抛诸脑后。“

    “顺性别演员们在忙着争夺数量极为有限的跨性别角色,与此同时跨性别演员们却没机会扮演顺性别角色。“

    截止到现在,也有一些跨性别角色由跨性别新晋演员扮演的电影表现相当不俗。Daniela Vega 因奥斯卡获奖的智利电影《A Fantastic Wome》(普通女人)一炮走红,她也是历届奥斯卡中首位公开身份的跨性别颁奖佳宾。Sean Baker 完全用 iPhone 摄录的电影《Orange》(橘色),也由跨性别演员 Kitana Kiki Rodriguez 和 Mya Taylor 担任主演,并深受大众好评。另外还有《Orange is the New Black》(女子监狱)中的 Laverne Cox,以及因《Glee》(欢乐合唱团)、《American Crime》(美国犯罪故事)和《American Horror Story》(美国恐怖故事)走红的导演 Ryan Murphy——刚刚又放出了新剧《Pose》(姿态),这部新剧主要讲述八十年代纽约的舞厅文化,其中的跨性别演员阵容是目前最大的。

    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电影将由亲身经历过的演员来深度表现电影中的故事,实在令人欢欣鼓舞,这也反映出好莱坞及其它行业日渐意识到——性别多样化很重要。Scarlett 所带来的争议还把另外一个问题带到了明面上。顺性别演员们在忙着争夺数量极为有限的跨性别角色,与此同时跨性别演员们却没机会扮演顺性别角色。正如 Jamie Clayton 推文所说,“跨性别演员除跨性别角色之外,对于其它任何角色他们连试镜的机会都没有。这是真实存在的问题。我们甚至连试镜的房间都进不去。让跨性别演员出演非跨性别角色,你们敢吗?“ 演员 Trace Lysette 响应了这种呼声写道,”所以你们能继续扮演我们的角色,而我们不能扮演你们?好莱坞真是没救了…如果我能跟 Jennifer Lawrence 和 Scarlett 平等地进行角色试镜,我可能就不会那么不满了,但大家都知道这不可能发生。现实令人糟心。“

    不像 ScarJo,有些演员曾更加正面地回应过抨击。在被《Transparent》解雇之前,Jeffrey Tambor 曾说,“我很希望成为最后一个扮演跨性别角色的顺性别男性演员。“ Eddie 也曾针对扮演顺性别角色的缺乏说过,”我希望有那么一天,跨性别的男女演员不管跨性别角色还是顺性别角色都能扮演。而且我希望——从作为演员的角度来说——只要能忠实负责地还原角色本身,任何演员应该都可以扮演任何角色。“虽然说得很好,但光说不做有些空洞。既当了好人,又享受着自己的特权。如果要改变这种现状,那些当权人士必须得做出一点牺牲。

    最近有新的消息称 Scarlett Johansson 宣布辞演电影《Rub&Tug》,她向《Out》发布了一个更正式的声明。她提到了对跨性别群体中的体会,并承认她的参演“不够敏感”,她将不再是电影《Rub&Tug》的一部分。“鉴于最近我出演 Dante ‘Tex’ Gill 的角色而引起的道德问题,我决定非常尊重地我辞演这部电影。”声明中写道,“我们在继续发展对跨性别人群的文化理解,而我意识到我第一次发表关于我出演这个角色的声明并不够敏感,这个群体里的很多人都非常值得钦佩。我非常热爱他们,也很感激好莱坞关于包容性的谈话仍在继续。”


    Credits

    作者:Georigie Wright

    翻译:井黎黎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Trans , Scarlett Johansson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