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Alice Newell-Hanson 2017.08.04

    Selena Gomez 正在改变流行音乐中“真实”的定义

    看这位 Instagram 上粉丝最多的明星、前迪士尼童星怎样寻求自我创新独立。许多童星出身的艺人没有做到,而 Selena 做到了。

    petrafcollins_19761533_1350340905061608_8822668415819841536_n.jpg

    原文刊登于 i-D 美国。

    经过去年在田纳西治疗中心三个月的治疗之后,Selena Gomez 发布的第一首单曲以 Taking Heads 的《Psycho Killer》的贝斯采样开场。这是自我的表达,很幽默,也很酷。

    《Bad Liar》向人们释出两个信号:Selena 不会逃避、反而要直面自己的挣扎(其中一版 MV 中,Selena 还戴着医院里的“Fall Risk”手环);如果她想要用 Tina Weymouth 的采样,那她绝对会说到做到。HBO 剧集《Girls》(衰姐们)的制作人 Jesse Peretz 指导了歌曲70年代复古版的 MV,摄影师 Petra Collins 则为另一版粉色色调的 MV(佩戴医院手环的版本) 掌镜。在后者这一版 MV 中,Selena 凝望镜头,脸上浸满了泪水。Collins 指导的《Fetish》的 MV 也同样沿袭了这种柔软、性感而不加修饰的视觉风格,这跟 Selena 以前《Come & Get It》中激情四射的风格大相径庭。

    Selena 从七岁起就是职业演员了,德州的一次选美比赛后,还是孩子的她就得到了《Barney & Friends》(巴尼与朋友)中的一个角色,并很快地融入到了迪士尼之中。随后她拍了几部G级电影、发行了三张流行专辑,但尽管有这些背景加持、尽管曾跟世界上最让人痴迷的歌手约会、尽管 Instagram 坐拥一亿两千三百二十万粉丝,跟 Selena Gomez 的名字同时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还是“真实”。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迪士尼剧集《Wizards of Waverly Place》(少年魔法师)也走到了尾声,那时的 Selena 已经开始在公众面前表达自己的独立了。她没有像 Britney Spears 一样直接转型为全职歌手,而是腾出了一年做了件大家意想不到的事:出演了 Harmony Korine 执导的电影《Spring Breakers》(春假),电影讲述了一帮比基尼女孩在佛罗里达度假小镇为非作歹的故事。Selena 在2013年告诉 i-D:“我出演《Spring Breakers》的原因是作为一个踏入新领域的艺人,这部电影从艺术角度对我而言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Selena 在《Spring Breakers》中“勇敢纯良女孩“的角色和她本人的形象很贴近,“我很适合演这个角色,角色和演员之间的搭配很成功。” Selena 在接受卫报的采访时说道:“我很爱 Faith 这个角色,从她身上我能找到自己。”这是个能引起人共鸣的角色,Faith 登上逃离 St. Petersburg 的巴士这一瞬间是近年电影史上对“逃离”最强有力的刻画之一。这也标志着 Faith 终于认识到,这个戴着霓虹粉滑雪面具挟制毒贩的女孩并不是真正的她。

    Selena 成年以后的职业生涯离不开两个方面:公众的审视和她与疾病的抗争,她做出的许多决定也是出于自我保护。2013年8月在被确诊红斑狼疮后,为了优先治疗,她取消了第一张专辑《Star Dance》的巡演。2016年8月,Selena 被红斑狼疮副作用引发的焦虑和忧郁症折磨,为了自己的健康,她再一次取消了巡演日程。同时,她也停止了社交网站的更新。

    作为 Instagram 上粉丝最多的人,选择保持隐私并不容易。社交网站营造出的透明和私密一部分来讲是缘自 Selena 强大的粉丝基础,这也是她连结千千万万 Selenators 的工具,但是它也经常会成为“真实”的障碍。网络的之外的 Selena 花了90天的时间做互助小组治疗,这可能是她做的最忠于内心的决定。她在接受《Vogue》采访时说:“你不知道跟六个女孩待在一起的感觉多好,大家根本不在乎你是谁,只想为自己的生命抗争。这是我做过最困难的事,但也是我做过最棒的事。”她和 Petra Collins 搭档创作的新歌视觉作品也恰到好处:Collins 镜头下的女性不加修饰、纯粹真实,这也是给程式化的 Instagram 世界的一剂解药。

    petrafcollins_18579955_762784673903297_549849646038515712_n.jpg

    Selena 在《Vogue》四月的封面故事中提到:“人们迫切地想让我变得‘真实’,我做到之后对自己而言也是巨大的解脱。”2016年12月,她在二度康复治疗后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在 AMA 颁奖礼上献上了一段演讲。她讲述了不公开自己私人挣扎的潜在危险,引起轰动。她在《Vogue》中提到:“我展现在公众面前的就是真正的我。我在粉丝面前很脆弱,有时会说些不该说的话,但我对他们是绝对诚实的,是他们支撑我走到今天。”曾与 Selena 合作过的导演 Donna Gigliotti 告诉《Vogue》,“Selena 的粉丝爱她就是因为她的慷慨和真实。”

    “真实”在流行音乐界已成为常态,包括 Katy Perry、Lady Gaga、Miley Cyrus 等最近都剥开自己在公众面前的形象,将我们通常认为更私人的一面展示给了大家。“真实性”这一概念已经被市场混淆,现在已经变成对千禧一代“真实性需求”的供给,某些情况下,它也变成了一个空洞的流行词,而不是事实。

    但是 Selena 的身上拥有这个时代的特质,她能最直观地体会到虚假营销、过度修图和自动消音的丑陋。她最近对记者说:“当15、16、17岁时,你很容易就被成年人的话干扰。‘这才是人们想听到的。唱这首歌。跟这个制作人合作。’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的想法也会成熟:‘不,这不是我想要的。这不是我。这样的我不真实。我不想要这样。’”

    “当我穿上芭蕾舞短裙站在舞台上,那一刻是属于我的,因为那就是我真实的感受,”她说道。“现在有好多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正在经历我所经历的,我懂他们的感受。如果我嘴里口口声声说着‘生活很美好!生活棒极了!’那绝对是谎话。二十多岁这个年龄段很复杂,你在不断地进化。”

    Selena 也在不断的进化,她现在是 CEO、制片人、对自己有掌控权的艺人。“走出医院后,我感到灵感特别贫瘠,因为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该走向何方,”她最近谈到,“我的上一张专辑可能有点修饰过多,所以我想在新专辑里加入一种不加修饰、纯粹的感觉。”就像她在《Fetish》里唱到的,“take it or leave it(喜不喜欢都随你吧)”。

    Credits

    作者:Alice Newell-Hanson

    翻译:桃克思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专栏评论 , think pieces , selena gomez , bad liar , fetish , authenticity , pop music , pop sta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