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Jake Hall 2018.12.14

    正如 Shawn Mendes 所说——我们需要停止审视展现女性气质的男性

    我们对性别与性向的认知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围绕着 Mendes 性向的猜想证明我们依旧对什么是男性气质或表现得像是同志有着刻板的看法。

    正如 Shawn Mendes 所说——我们需要停止审视展现女性气质的男性 正如 Shawn Mendes 所说——我们需要停止审视展现女性气质的男性 正如 Shawn Mendes 所说——我们需要停止审视展现女性气质的男性

    今年早些时候,《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名为“Welcome To The Age Of The Twink(欢迎来到 Twink 时代)”的文章。不出所料,这篇指出男性审美标准已经发生改变并偏爱“年轻、有吸引力、体毛少且纤细的男性”的文章如野火般蔓延到了 Gay Twitter™ ,一些用户直接表明: Twink 一直都是 LGBTQ 社群的宠儿。近些年来,创作歌手 Shawn Mendes 的性向一直都是人们议论纷纷的热门话题,他曾出现在满足粉丝幻想的同人小说中,人们在 Reddit 热烈讨论他的“同志面孔”,极度渴望拥有他的粉丝们甚至称有一位采访者仅仅和他对视都会被电晕。

    包括 Harry Styles 与 Timothée Chalamet 在内,同样受到疯狂崇拜的他们被归类为拥有可爱男孩魅力的性感偶像,但不同的是其中一位公开拒绝定义他的性向,而另一位出演了一部备受欢迎的同志影片,他在片中与桃子展开的亲密戏份让酷儿社群肾上腺素飙升。

    “女性化的行为无疑将会吸引无端的街头骚扰,所以许多男性同志为了自己的安全会刻意‘表现得像直男’,尤其是在那些仍旧通过法律迫害同志的国家。” 

    Mendes 否认了自己是同志的传言,但谣言依旧不断涌现。不久前他讨论了这些谣言对他产生的影响,在 《Rolling Stone》(滚石杂志) 的采访中他表示这种推断让他不得不过分警惕自己的行为(“或许我更具女性气质,但事实就是这样。”),而这加剧了他内心深处可能存在着的对同志的恐惧。“在我心里,我知道(成为一名同志)并不是一件坏事。”他说道。“我的内心的一部分依旧这么认为,但我讨厌这种想法。”他以一句刺骨的话结束了自己的沉思:“你们要庆幸我不是同志,并且对出柜感到恐惧。这些舆论会杀死许多人。” 

    他的想法并没有错。研究经常表明酷儿群体更容易因恐同症、被抛弃与内化的自我厌恶而身陷心理健康问题,而这一问题因表现出女性气质产生的羞耻感、种族主义与交友软件上十分普遍的跨性别恐惧症而加剧。重要的并不是要把亲口承认自己是一名不用与性向作斗争的幸运直男 Mendes 描绘成受害者,而是废除那种将表现出“女性化”行为的男性默认为同志的刻板看法。

    这种想法对任何人而言都没有好处。首先,它告诉男性无论是外表还是行为方面都要坚持男性气质的既有标准。我们被告知男性应该是强壮的、坚忍的、沉默的,他们应该压抑自己的情感。统计数据表明这些刻板的期望损害了男性的心理健康,但许多男性并没有因害怕被贴上“弱者”或“同志”的标签而寻求帮助,在许多偏执者的眼中这种情况同样糟糕。像 MIND 这样的慈善机构与像 VENT 这样的平台正努力解决这些问题,但自杀依旧是英国45岁以下男性的最大杀手。

    世界各地的 LGBTQ 社群也内化了这些想法,但谁又能责怪他们呢?从经验来看,只需要一层粉底与一套精致的造型就会被路人称为“同志”。女性化的行为无疑将会吸引无端的街头骚扰,所以许多男性同志为了自己的安全会刻意“表现得像直男”,尤其是在那些仍旧通过法律迫害同志的国家。还有些人认为表现出女性气质的同志不受欢迎,或是他们会对社会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 Grindr(同志交友软件)那臭名昭著的“no fats, no femmes”标语就是这种风气的典型例证,这只会在已被边缘化的社群中引发分裂。

    我们对性别与性向的认知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围绕着 Mendes 性向的猜想证明我们依旧对什么是男性气质或表现得像是同志有着刻板的看法。显然, Twitter 上的笑话往往都是轻松愉快的,它们更多的是出于爱慕与渴望,而非恶意,但它们强化了一个观点,即男性可以散发出“同志气质”并巧妙地迫使男性约束自己的性别行为方式。这是适得其反的,不仅因为它给像 Mendes 这样的男性盖上了闪亮的“同志”标签,但也因为它实现了与我们应该做的完全相反的事:使直男的女性化行为正常化。

    歧视不可避免地与刻板印象联系在一起,我们对一个人应该做出的行为或外表打扮的看法越模糊,这个世界的评头论足就越少。关于跨性别认同的叙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本周早些时候,跨性别模特 Munroe Bergdorf 充满热情且饱含说服力地捍卫了跨性别儿童的权利,而一位反跨性别竞选者却声称跨性别社群强化了二元性别。

    这并不正确。那些被认为是跨性别与非二元性别的人在主流媒体上被忽视了,而那些获得关注的跨性别男性与女性则被要求严正对待审美标准并被迫遵循这些标准。超模 Hari Nef 将女性化行为视作一种“生存美学”,导演兼编剧 Janet Mock 撰写了关于“美丽的权利”剧集,演员 Laverne Cox 详细地谈到了人们对跨性别女性的期望,尤其是适用于她们的审美标准及由此造成的阶级分化。事实上,并不是跨性别者强化了二元性别,而是我们不断给他们施加压力迫使他们顺从,并骚扰与诋毁那些不服从的人。

    这并不是说表现出女性气质的直男可以结束对跨性别的恐惧与荒谬的性别歧视,但如果不是如此专注于刻板印象的话,社会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发生有意义的转变。如果我们能够不给表现出女性气质的男性贴上同志的标签,那我们就能让那些在街头面临骚扰的酷儿们生活得更轻松些。如果我们可以不以传统女性气质规范并看待女性,那我们就能放松对厌女症的拘束,因为厌女症不仅会伤害“女性化”的女性(挑逗搭讪、性骚扰),也会伤害“男性化”的女性(这些女性也会受到与恐同症相关的歧视,就像表现出女性气质的男性被默认为同志那样。)

    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方式就是停止对像 Mendes 这样的男性过度分析,或是仅仅因为他们符合同志的审美标准就主观默认他们为同志。这不仅贬低了真正的酷儿偶像(试着在 LGBTQ 电影中找到一位同志主演,你会发现这种代表少的可怜),也强化了刻板印象,而这种刻板印象会对酷儿社群造成莫须有的惩罚。我们需要一个人们可以自由表达自己且不受审视的世界,因为被置于显微镜下会让我们更加苛刻地评判他人。身处已经充满分歧的文化氛围中,那是我们最不需要的。

    Credits

    作者:Jake Hall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观点 , 性向 , 性别 , LGBTQ , 二元性向 , Shawn Mendes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