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钱业佳 2018.07.06

    他们在海外迎接挑战:这位中国女生分享了她在安特卫普艺术学院的求学经历

    在伦敦、巴黎、柏林、东京......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面孔出现在时尚创意的不同领域里,我们邀请他们分享在异国他乡独自打拼生活的经历,既有挑战和艰辛,也有激情和梦想。

    作为欧洲大陆上最低调的时尚之都,安特卫普在六君子出现后就成为了时尚界人士心中如麦加一样的存在——没有如巴黎、米兰那般表面的浮华,安特卫普有的只是高级时装界如今最需要的沉淀,而这个圣地的中心当然就是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作为 Margiela、Ann Demeulemeester 等设计大师的母校,学院每年都持续为时尚界输入高质量的新鲜血液,而学院每年6月份举行的毕业秀则更是受到时尚界的关注——不单是因为学生们高质量的作品,更因为学校所邀请的评委都是时尚界的重量级人物,比如在今年评委席上的 Demna Gvasalia 和 Miren Arzalluz(巴黎时尚博物馆馆长)。

    作为今年毕业秀中本科学生的压轴出场设计作品,中国女生裘淑婷以本科毕业班中的优异成绩直升学校的硕士专业。作为采取淘汰制的严要求设计学府,皇家艺术学院每届只有10%的毕业率,而且只有顺利毕业的本科学生才能有机会继续深造硕士学业。三年前从国内设计大学退学的裘淑婷,在安特卫普打开了自己迈入时装设计的大门。从第一次报考安特卫普艺术学院失败到设计作品在毕业秀上展出,裘淑婷跟我们分享了她在这所孕育了许多顶级设计师的学校的经历和收获。

    1530859586981736.png

    “安特卫普这个城市特别小也特别安静,正因为它不是传统的‘时尚之都’,所以在设计上也更加没有束缚,可以更加无所畏惧。”

    我当年选择来安特卫普的原因就是对“Antwerp Six”(安特卫普六君子)的崇敬之情。对于我来说,安特卫普这个城市特别小也特别安静,正因为它不是传统的“时尚之都”,所以在设计上也更加没有束缚,可以更加无所畏惧。因为地方小,我们的交友圈也很小,基本大家都相互认识,走在路上每天都会碰到熟人。而由于课业的繁重,我们也基本没有时间去交新朋友或者去 social,难免会有一些孤独感——这可能是国内过来的学生们最需要克服的困难之一吧。不过同时这也让我学会了更好地独处,能更加专注地做一件事情。

    1530771451911111.png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没什么经验也没太多准备,结果没考上,后来又回国准备了一年,第二次才考上……但是真正的挑战其实在开学后才开始,因为我们学校是淘汰制,最后只有10%左右的学生可以毕业。”

    我当时在国内的时候学了一年服装设计,但是觉得在教学方式、内容上都不是很适合自己,于是便只身一人飞到了安特卫普参加时装部的考试。皇家艺术学院的入学考试是出了名的不容易,考试为期两天,这两天你需要完成老师指定给你的任务。记得我当时是画大一学生做的衣服,量非常大,在画画期间学校老师则会对考生逐个进行单独面试,了解个人情况。考试结束的当天傍晚学校就会宣布考试结果。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没什么经验也没太多准备,结果没考上,后来又回国准备了一年,第二次才考上。考上了当然很开心,但是真正的挑战其实在开学后才开始:因为我们学校是淘汰制,最后只有10%左右的学生可以毕业,成功毕业的本科生可以选择工作或者继续深造。我们的 Master 是不对外招生的,今年我很荣幸以大三设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得以直升 Master,所以请期待明年毕业秀上我的新作品吧!

    摄影师Maarten De Laet 1.jpg
    Shuting Qiu 毕业秀 (photo by Maarten De Laet)

    “在我看来,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强大的师资力量。”

    我们 Fashion Department 的负责人和我们大三的设计老师就是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的设计师 Walter Van Beirendonck。他丰富的从业经验和专业知识让我们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我个人很尊重他。他非常强调每个学生独立的个性,并给予学生比较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他与学生交流时,并不会以前辈、师者之姿向学生灌输他的观点,而是鼓励学生表达自己的想法,然后他再说出他的意见。整个过程中学生的自由度都非常高,Walter 则起到一个引导学生找到自己所想要表达的东西和表达的方式的作用。除了 Walter,我们与其他老师的关系也很亲近。从大一到大三,老师们慢慢地了解学生、也越来越信任学生们,这使得安特卫普的学生们独立自主能力都很强。

    Screen Shot 2018-07-06 at 14.18.46.png

     “我对面料非常感兴趣,设计师必备的素质之一就是对面料有自己的理解。每年走秀都是最开心的时刻,秀场在我看来是一个传递与释放能量的场所。”

    我个人尽量不去在意一些结果,但每次做作品都会尽自己的全部力量。我的作品在大二时走了学校毕业秀的开场,今年的毕业作品则走了压轴,毕业设计还被 Vogue China 选中参与 Tim Walker 在伦敦拍摄的一组片子,我觉得自己还是非常幸运的。每年走秀都是最开心的时刻,秀场在我看来是一个传递与释放能量的场所,也是大家收获自己辛苦耕耘的成果的时刻。这几年的求学经历,我最大的收获是成为了更好的自己,我也变得更加有信心,更加知道自己未来想要什么了。

    Screen Shot 2018-07-05 at 12.41.27.png

    “我的毕业设计其实讲述了我个人的一段经历---驾车9小时从马拉喀什到撒哈拉沙漠,沿途的风景让我感动。”

    我们这次的毕业设计需要以一个欧洲或非欧洲的文化为原点出发实现一个完整的系列,所以在开始做自己的设计之前我们先做了一套自己选择的民族服饰,算是该系列的 research。我选择了印度的 Kathakali Dancer, 主要是因为它强烈的色彩结合与特殊的廓形很吸引我,我这个系列中丰富的印花与色彩的使用及夸张的廓形都来源于此。除了以 Kathakali Dancer 的传统服装为底,我的毕业设计其实讲述了我个人的一段经历---驾车9小时从马拉喀什到撒哈拉沙漠,沿途的风景让我感动,使我想起了电影《沙漠之花》里的镜头和我最喜欢的德国纪录片导演 Wim Wenders 拍摄的风景。电影里面的女主人公 Waris Dirie 就是我在这个系列中想塑造的女性形象,她是自信强大的,但内心也是浪漫柔软的。

    这次除了服装,我还与头饰艺术家 Leo Carlton(Charles Jeffrey SS2019系列中的头部装置作品也由这位艺术家完成)合作设计了以 Kathakali Dancer 传统头饰为灵感的头部艺术装置,跟他合作是非常愉快的经历,最终他帮助我完成了9个头饰的制作,效果非常出彩。

    Screen Shot 2018-07-05 at 12.39.10.png

    “在欧洲从事时装行业的氛围非常好,会认识很多有趣的人学到很多东西。困难的话当然也有很多,比如文化和语言差异会导致亚洲人在就业上处于弱势。”

    在 Master 毕业之后我打算前往巴黎实习,等自己足够成熟了会开始做自己的品牌。我对面料非常感兴趣,设计师必备的素质之一就是对面料有自己的理解。我最近在帮我朋友的公司开发一些新面料,期间尝试了一些实验性的东西,非常有趣,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在欧洲从事时装行业的氛围非常好,会认识很多有趣的人学到很多东西。困难的话当然也有很多,比如文化和语言差异会导致亚洲人在就业上处于弱势。但我最想说的是,每个人真的需要非常了解自己,清晰的认识自己,知道自己擅长和适合什么。在这个前提下,对你自己的梦想不要犹豫,然后具备强大的内心。

    摄影师Alex Dani 8.jpg

    Credits

    撰文:钱业佳

    编辑:Cathy Xu

    摄影:  Michaël Smits

    模特:  Luka Van der Veken, Bettee Molnar & Dede Ayit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裘淑婷 , SHUTINGQIU , 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 , 毕业秀 , 中国设计师 , 迎接挑战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