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Ryan White 2018.04.18

    近距离了解 SZA 的内心世界

    当围绕着专辑《CTRL》的议论开始平息, SZA 逐渐将精力转向未来,我们让她亲口讲了讲自己现在的状态。

    本文原刊登于 i-D 的 The New Fashion Rebels Issue, no. 352, 2018夏季刊。

    去年夏天见面之后,SZA 又经历了许多:一张白金唱片,格莱美5提0中,社交平台上个人标签的推出 (#JusticeForSZA),一轮座无虚席的巡演,得到奥巴马歌单的肯定,先后和 Solange, Cardi B 合作,当然也不能不提 Kendrick Lamar 带头制作的电影《Black Panther》(黑豹)的主题曲《All the Stars》。然而这一切的成就只能算作过去式,如今的她一心只往前看。第二张专辑在市场中出尽风头,同时也伴随着各种复杂、不确定和混乱的发生。有什么能比这些更令人兴奋呢? CTRL + ALT + DEL, SZA 再度出发。

    SZA-cover.jpg针织上衣:Miu Miu  长裤:JW Anderson(男装)

    “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充满干劲,但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样子,或者说不是源于你认为的某些原因。但我确实来劲了,因为战胜了自己的恐惧。过去的这段日子里,我推出了自己的专辑,举办了巡回演唱会,在更多人面前坦然表达自己。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些事对我真的很困难,不过现在看起来容易多了。每一束聚光,每一场表演,每次都让我在思想上更进一步。每一刻是值得学习的经验,在一次次的锻炼中,我逐渐学着理解和成长。” 

    sza raf.jpg夹克和衬衫:Raf Simons  长裤:Marni

    爱是我当下的信仰。做得好时,心情就好;做得差时,心情就糟(据说这话出自美国前总统 Abraham Lincoln) 。如果我给别人添了堵,我自己也不会好受。当我不自觉地帮助了别人,糟糕的心情就能立马一扫而光。我在尽量多地学习,也明白自己不可能了解所有的事情。这些观念不断地累积,最终引领你获得前进的动力。其实我也说不清内在的因果联系,我只能把我所知道的一些东西拼凑起来,努力赋予它们意义,努力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更好地服务世界。一切的得失都归功于自己,我们不能把自己一手酿就的苦乐怪到别人头上。

    szahoodie.jpg卫衣:Céline  长裤:古着款,来自 David Casavant Archive  袜子:造型师私物  细带高跟鞋:Gucci 2018早秋系列

    我的家庭关系很有意思。我们经历了一段非常非常剧烈的转变。虽然见面的机会很少,但彼此很亲近,所以一有时间就会开始谈天说地。比如我们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可能说着说着就哭了。我母亲知道我的一举一动,父亲也机会对我的近况了如指掌。他们会上网看我的消息,像其他想了解我的人一样。

    有一次父亲发信息问我是不是怀孕了。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看到网络上在这样说。我当时就很无语,什么?两天前我还和父亲抽雪茄呢,怎么可能怀孕?我回他说,‘你疯了吧’。他听完大笑着跟我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真传疯了’。就是这样,没有人真的了解我平时如何,如果你对我是真爱的话,就只能在上网时无视那些八卦消息。 

    现在我正在 Instagram 上看奶酪焗意面(mac ‘n’ cheese)的图片,着实令我开心。可能‘开心’用得并不合适,因为我很多异于常人的癖好,其中各不相同。我需要用一个词集中概括一下吗?我必须用完全一致的措辞吗?目前我的状态的确不错,正尽全力完成手中的每件小事。虽然有时候会沮丧,但我相信事情会向我满意的方向发展。我给自己做了规划,脑海里天马行空的想法正等着我一点点实现。

    szasza.jpg连衣裙:Chanel 2018早秋系列

    焦虑影响着我的生活,但它是可塑的,通常能随着不同的场合做出调节。呼吸和冥想就是不错的疏解方式。我认为 Instagram 是一把双刃剑,取决于浏览信息的人:你是否把自己和他人区分开来,你是否把自己置于所有人和事之上。大家不必为了显露地位而做超出能力之外的事。但我觉得 Instagram 也的确是一个获取灵感、表达爱意、寻找机会、发现美丽的好地方。好坏就在于你想怎么使用了。即使你觉得这就像一场疯狂了的黑暗之旅,也不能陷得太深。我们都是 Instagram 上的过来人。

    我的确从 Instagram 上获得过灵感。在我看来, Instagram 基本能充当 Google 。我喜欢看上面的美女图片。但我感觉,对任何人来说,如果沉迷的时间过长, Instagram 会使你对自己的看法产生些异样。这应该取决于你浏览时的心情。举个例子,如果我极度狂躁的时候看到 Instagram 上一张外形出众、皮肤柔滑的女性照片,当天可能会对自己的脸蛋失望,但转天我可能就根本不在乎了。

    我的身体太不争气了——我羡慕朋友们的生活方式,但对我来说并不合适。我没法喝酒,酒量不行,喝完很快就吐。有时甚至玩得太high也会吐。不管什么东西,只要一过量,我的身体就会有反应。所以每次只抽个烟头。我现在就很兴奋,但我有把握自己此刻还没过头。相信我能慢慢改掉烟瘾。

    szamani.jpg夹克和衬衫:Raf Simons  长裤:Marni

    我从不泡吧。之前朋友过生日是我近些年来第一次去酒吧,简直糟糕透顶。因此我就再也不去了。那里的感觉太奇怪了,每个人都在盯着别人看,以确保自己不被注意,或者小心试探着别人是否注意到自己。音乐的声音也不够大,天哪,这种局无聊死了!但也不是完全排斥,我愿意去安排妥当、充满惊喜的派对。比如新年那阵我在夏威夷,无意间走到一处人群扎堆屋子里,那些人我根本不认识,当气氛就像是在家中后院放烟花一般热闹。我不知道自己如何找到这里的,搞不懂为什么大家这么和谐融洽,也想不通音乐为何如此给力。可能是一种默契吧 。老实说我们真的是玩得高兴,10个人只有3根大麻,所以真不是吸 high 的,就是聊着聊着就兴奋起来了。 

    格莱美当晚我抽了根雪茄。颁奖礼结束之后我就跟朋友直接回酒店了。我们一直在笑,典礼如同一场大型小品,我就像被邀请的惊喜嘉宾。我不敢想象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哇,他们终于注意到我了,开心到疯。至于得奖... 就顺其自然好了。到最后我也释然了, 转天我去拿自己辉光照片,想想那晚玩得还挺开心的。颁奖典礼后如释重负,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疯狂、也最伤脑筋的时刻了,因此我受益颇多。还有什么比这更绞尽脑汁的吗?我就是感到一种莫名的自在,你应该懂,就是那种无法无天的感觉。虽然没拿到奖确实让我一时有些沮丧,但并未一蹶不振。反而我获得了比以往更多的音乐创作灵感,我相信自己能放胆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szarose.jpg卫衣:Céline  长裤:古着款,来自David Casavant Archive

    Solange 在我巡演期间指导了《The Weekend》的拍摄,纯属巧合。她的想法很明确,我很荣幸能出现在她的镜头中,合作很顺利。我从中学到了很多电影拍摄的知识,也展现了自己的艺术素养,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思考。我真的很钦佩她,希望她能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她和 Beyoncé截然不同,散发着迥异的能量,但同样地开朗、热情、独立,金子般的性格。

    我从周围人的身上受益良多,我爱死 Rihanna ,她是我心中的神。我爱死她做的事了。我爱死她在世界上的地位。我爱死她的活力四射。我爱死她对人生的选择和掌控,她真的酷毙了。 Frank Ocean 是音乐国王。 Kendrick Lamar 发出了我们这代人的声音,他无疑是当下文化界最令人惊艳的存在。可能有点夸张了,开个玩笑。

    szacool.jpg衬衫、连衣裙和长裤:Balenciaga 2018早秋系列

    如今社会意识的改变令人非常振奋。那些孩子们——他们意识到每个人身上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这促使着每个人成为自我,清楚自己的定位。大家都正在慢慢接受这一点,知道自己在哪、想要什么、能贡献什么 、信仰什么,如今我们每个人都在找寻这些问题的答案,声音难免嘈杂。人与人的追求不同,但很高兴看到人们学着定义自己的追求,尝试着各种的可能性。这才是最关键的。 

    我不太喜欢接受采访,感觉会莫名其妙地消耗太多体力。采访过后往往会有些空虚。我也不知道怎么改变说话的方式,我总是觉得自己话太多,说着说着,嘴里的那个人就好像有点不是我了。我也好奇,和我聊天的人,能不能同时感受到我的脆弱。还是说我的口无遮拦对他们根本没什么影响,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我这次的新歌制作比以往下了更多功夫。简约和复杂并无二致,我都喜欢。可能这张专辑会引发音乐圈一场有趣的洗牌。也会有更多的声音涌现,当然业内的局面会更复杂。我十分期待看到音乐势力竞相崛起的时刻,未来的音乐界会更精彩。我准备好了。”

    Credits

    作者:Ryan White

    摄影:Petra Collins

    造型:Carlos Nazario

    发型:Randy Stodghill @ OPUS Beauty,使用Oribe美发产品

    化妆:Samuel Paul @ Forward Artists,使用Chanel美妆产品

    道具陈列:Natalie Ziering

    摄影助理:Moni Haworth和Steve Yang

    造型助理:Anna Devereux,Giovanni Beda,Mohammed Diallo,Alicia Liu,Verper Wolfe,Kenny Paul 和Jack Eustace

    改衣师:Susie Kourinian

    制片:Suzy Kang和 Beau Bright @ GE Projects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SZA , ctrl , Kendrick Lamar , i-D杂志 , the new fashion rebels issue , Rihanna , Solange , petra collins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