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Ruben Wissing 2018.12.18

    与第比利斯地区年轻酷儿群体的亲密摄影

    格鲁吉亚摄影师 Lasha Fox 拍摄了许多在性别、性欲和身体上表现激进的影像:“我必须把男子主义的审美理想打碎。”

    原文刊登于 i-D Netherlands。

    1539206249550-tblisi-lede.jpeg“Bebe on Her Balcony”,来自 Georgian Queer Sexuality 系列

    摄影师 Lasha Fox Tsertsvadze 出生第比利斯,同时也在这个极其保守的格鲁吉亚首都长大。男性裸露、女权主义、酷儿文化以及非异性恋的取向都会让格鲁吉亚家庭中的长辈们怒发冲冠。然而,这些似乎超越了地区禁忌的主题正是 Lasha 在作品中所追求的,他称其为“酷儿摄影”。虽然这一术语没有明确的定义,但听起来就像是围绕性别、性欲和身体表达一些激进而与众不同的观点——考虑到恐同现象在格鲁吉亚的盛行,因此她在拍摄中所作出的努力更显难能可贵。像是在2013年,数千名格鲁吉亚人强行终止 LGBT 群体的和平抗议。而今年早些时候,500对异性恋情侣选择在反同、反跨性别游行期间公开举行婚礼,仅有一小部分 LGBT 抗议者敢走上街头。这就是 Lasha 所处的政治环境,令他成为格鲁吉亚相当特例独行的一类摄影师。 

    但 Lasha 无所畏惧。“我从未被打倒过,人们可以感受到我的自信。”他解释说。这种态度同样体现在他的工作中。紧盯着90年代的街头时尚——Balenciaga 创意总监、格鲁吉亚设计师 Demna Gvasalia 的灵感也来源于此——Lasha 以新奇的视角呈现出格鲁吉亚年轻酷儿群体的面貌。我们和他在他的家乡第比利斯一起聊了聊酷儿的激进主义和格鲁吉亚年轻人“fuck it”的心理状态。

    你好 Lasha,是什么启发了你开始从事酷儿摄影?
    我16岁起就开始摄影了,但都是拍一些很低调基本的东西。2016年我到丹麦住了8个月,拍了一些无聊的照片用来应付学校作业。然而这场异国之旅也给了我一段长时间思考,究竟回到格鲁吉亚后要做些什么。我没有创作过任何真正的作品,但我知道其实很多人都想看(半)裸的模特。一年后,我终于完成了 Giorgi 系列(2018年3月,格鲁吉亚首次举办的酷儿摄影展)的制作。这个国家从来没举行过这样的活动,所以我想这对于我个人和整个社会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不顾介意周围的讨论,这些话题并没有让我损伤分毫。我不恐惧,也不感到羞耻。我从不隐瞒自己的身份——周围的人都知道了:我就是个同性恋。

    1539207223314-lasha1.jpeg“Me and My Boyfriend”,来自 Georgian Queer Sexuality 系列

    你怎样描述自己的风格?
    很难说。只要能提高人们对于 LGBT 群体的关注度,展现他们的脆弱,我都可以做。我不仅拍裸体肖像,也捕捉年轻人身穿二手服装的照片,他们看起来比一般格鲁吉亚人更光鲜而独特。这些模特也都是跨性别群体,他们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改变着社会。有些朋友喜欢叫我时尚纪录者,我想我是有一定的审美,但有时也会很难超越单一审美的桎梏。所以我必须不时强迫自己发现每个人身上的美。

    1539207691307-mishel.jpeg“Mishel on His Balcony”,来自 Georgian Queer Sexuality 系列

    你想借此传递哪些含义?
    我成长的环境和所有格鲁吉亚人没什么两样:极度的男权社会,男性审美当道。我真的很需要为自己拍下这些内容。两个月前,我在网上发布了一张自己化着妆的照片,旁边注了一句话:“我向每一位我曾经否定、屏蔽、忽略过的女性化男性道歉。”

    1539207771340-self.jpeg“Self-Portrait Which Represents My Vulnerability and Strength”

    这些如何通过你的摄影作品传达出来呢?
    我试图鼓励人们展现自己真实的一面,不掩饰他们的身体和身份。当然,开始还是要自己身体力行:我先裸体自拍,而且还是在地铁上带着妆,涂着红唇,并在Instagram故事中更新了人们的反应。我很相信如果你坚定展现完全与众不同的自己时,那些心中想做又不敢做自己的人就会更容易加入进来。如果他们先看到我戴耳环,再碰到其他人也戴耳环时,就会自然的认为,“没什么,我看过更大胆的。”习以为常是这个社会进步的开始。

    1539207944187-temo.jpeg“Temo in His Room With His Golden Fishes”,来自 Georgian Queer Sexuality 系列

    在格鲁吉亚展出作品时反响如何?
    我在圈子里收获了不少粉丝,但除此之外,我确实没得到太多反馈。虽然我敢肯定大多数格鲁吉亚人会很排斥我的作品,如果他们关注过的话。有次我把自拍发到网上,传播之广自然也影响到了那些有异见的人,他们明显很不理解这些照片。‘太难看了,’‘格鲁吉亚男人可不能这么娘里娘气,’‘男的不应该化妆’等等评论接踵而至。但我依然愿意和他们好好聊聊,便在下面接着问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你觉得我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会觉得我这样不像个男人’‘为什么喊我的名字?’但他们永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可能因为他们在等我叫他们出来。

    1539208037521-david-mate-nini-levau.jpeg“David, Mate, Nini, Levau” 来自 Don't Worry About Kids 项目

    你个人的这种做法会不会在影响自己寻找有关摄影的工作?
    有时做个自由职业者和酷儿摄影师很不容易。我所参与的酷儿激进运动是没有任何财务报酬的。不过我会收到一些有兴趣购买作品的请求,海外远比本地人多,所以我的第一本格鲁吉亚出版物就刚刚面世不久,而我的作品也已经在柏林的杂志上发表过几次了,比如《Pornceptual》和《Post Pravda》。朋友们有时会推荐我做会议跟拍的摄影师,但我很少收到回复,可能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我Instagram上的内容。

    1539208099166-natia.jpeg“Natia”,来自 Don't Worry About Kids 项目

    在这样一个保守的国家,你是怎样让模特裸体摆出姿势的?
    在格鲁吉亚,人们相对比较能接受拍摄女性的身体,但绝对不允许这样对待男性。首先我会在自己的圈子里寻找模特——公开出柜的男同、双性恋、酷儿或者是有些叛逆的疯子。后来很快扩展到朋友的朋友和 Grindr 上的男性。有次我进到 Horoom 的 Facebook 群组中 (Horoom 是格鲁吉亚最大的电音俱乐部——Bassiani 的同志派对),我在里面发布了招募模特的信息,受到了很多关注,甚至得给想要做我模特的参加者列一个等候名单。令人惊讶的是,尽管生活在如此保守的社会,但人们还是很乐于看到自己的裸体肖像被出版。我拍摄的人们一般并不富有,也不太有机会能身居高位,甚至还会因此招致职场上的迫害。但格鲁吉亚的年轻人真的有一种“满不在乎”的心态。

    Lasha Fox 以后会怎么做?
    现在我正忙于一个有关理想中的美丽、身体的积极性与老年女性的项目。但大多数的时候,我只想坚持我现在做的事情,并把它驾驭得游刃有余,这样顾客们就会接受我的酷儿属性——不会再无视我了。

    Instagram,和 Tumblr 上关注 Lasha Fox,欣赏所有未经审查的影像。

    1539208182562-natia-2.jpeg

    1539208201325-1538991747749-New-project-about-Beauty-standarts.jpeg


    Credits

    作者:Ruben Wissing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摄影 , 酷儿 , 格鲁吉亚 , lasha fox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