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Cathy Xu 2018.03.07

    Eric Lai 回答你最想问滑板杂志创办人的十个问题

    “我们不应该只能在手机上看到那些本来就应该放大的精彩照片。”

    Eric Lai 回答你最想问滑板杂志创办人的十个问题 Eric Lai 回答你最想问滑板杂志创办人的十个问题 Eric Lai 回答你最想问滑板杂志创办人的十个问题

    “滑板让我走出了深圳,走出了广东,走出了中国,喜欢上旅行,摄影,交到很多来自世界的各地的朋友,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如果没有滑板,我完全想象不到我现在究竟在做什么。”, “波仔” 赖科(Eric Lai)是国内滑板圈的资深人物,1999年18岁的他开始在深圳滑板,2010年创立了滑板品牌 Vagabond Skateboards。最近他又带来了一本独立制作的聚焦亚洲滑板文化的滑板杂志《Wandering》——也是亚洲第一本多语言多地区发行的滑板杂志。波仔说想做一本聚集于亚洲滑板世界的杂志,“因为目前除了韩国的《Quiet Leaf》,就没有亚洲多地区的滑板杂志了, 然后我就想到为什么不去做一本以滑板为出发点,关于滑手们的生活,旅行,和报道亚洲滑板品牌动向的杂志。”。

    _MG_5893 copy.JPG

    滑板杂志记录了滑板的历史。最早是滑板杂志向我们敞开了滑板文化的大门,是印在杂志上的一张张胶片照让我们看到滑手精彩的动作瞬间。在互联网还不发达的时候,我们通过《Skateboarder》、《Transworld Skateboarding》、《Thrasher》等杂志上了解到滑手的生活细节:他们的穿着风格、喜欢的品牌、擅长的动作......也是滑板杂志培养了最早一批专业的滑手和滑板摄影师们。伴随着网络的发展,滑板杂志越来越被边缘化,但只要我们翻看之前的滑板杂志,还是会觉得一样的精彩,上面定格的一帧帧滑手的动作照片,构造了滑板的历史,“一年前过年的时候,在老妈家里翻到我以前买的滑板杂志,突然觉得如果没有人再做纸媒多可惜:亚洲有这么多好的滑手,这么多厉害的摄影师,而我们不应该只能在手机上看到那些本来就应该放大的精彩照片。”

    《Wandering》杂志会以四种语言(中文、日文、韩文、英文)在13个地区发行(大中华区,香港,台湾,澳门,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印尼,越南,缅甸),一年四期。“这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预算问题,我们的预算相当低, 要说服这么多一起合作的摄影师真的不容易……但我们目前已经得到了很多品牌和亚洲各地滑板人的认可,之后就是持续这个热度,保持杂志的内容创新。”。从去年六月开始独立策划这本《Wandering》杂志,波仔的身份已从滑手、滑板摄影师、父亲转换到了滑板杂志创办人。从收藏的第一本滑板杂志到自己创办杂志的困难和满足,波仔回答了我们最想问的十个问题。

    _MG_5872 copy.JPG

    _MG_5874 copy.JPG

    你收藏的第一本滑板杂志是?
    第一本收藏的滑板杂志是由香港的Hardcore乐队“荔枝王”的主唱Riz Farooqi创立的杂志《由零开始》——是一本全黑白的关于滑板和音乐的中英文杂志,里面有很在那时候看来很精彩的照片,文字也相当有力量。我拿到的是他们于2000年发行的第6期,里面有让我印象很深刻的一段文字:“或者我可以写写一整天坐地铁的遭遇:我看见一个成年男人正在哭泣。他只是静止地坐着,一声不响,目定口呆地让泪水流在脸上,仿佛沿着刻在他脸上的泪轨流动。那时我真的不知所措;我很想告诉他,我是愿意帮忙的。我很想告诉他,我愿意给他减轻痛苦。他的面容疲惫就像他一生中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挣扎,但最终也是失败地面临绝望。为何部分人的命运会如此坎坷?好像他们永远也走在一条满布障碍的小径上,而非很多没有灵魂的人所走的康庄大道?为何有些人的命运会平坦无忧,而其他人却日复一日地接受着耐性的试探?列车到站,他抹掉眼泪,拿着滑板回家去”。
    我不知道这段文字里写的这个人到底是他的滑板朋友还是Riz自己在地铁里的窗口看到的自己,但这段文字在那个滑板运动并不流行的年代让我们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如何开始自己的滑板生涯的?谁又是影响你最深的滑手?
    我从1999年开始滑板,那时我18岁。第一次看到滑板是在ESPN上看到的Bird House滑板公司推出的《The End》。 这部传奇的电影可能还是历史以来制作费用最高的滑板电影(我强烈推荐喜欢滑板的朋友们都去看看这部电影)。
    对我影响最深的滑手是 Marc Johnson。记得他在《Modus Operandi》( 《Transworld Skateboarding》在2000年推出的一部滑板影片)中的一段开场白让我印象很深刻——他穿着全白的西装拿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Pushing my beliefs onto you”,并说道:“The craziest thing about Skateboarding is, you can say what if, what if I can do this, I think I could probably do this, and you can do it, you can take something from pure thought, and you can make it reality, cause that just the way it is. ”。他的这段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每当我有新的想法,我就一定会尽力去实行。

    车霖 50-50. photo by terry00.jpg摄影:Terry  滑手:车霖

    VANS_GR新加坡&马来西亚TOUR030171128.jpg摄影:Terry,新加坡&马来西亚

    你想要做一本什么样的滑板杂志?
    我希望透过我的杂志能将那些真正在滑板市场上出力的品牌和滑手们更多暴光的机会,让大众了解真正的滑板文化。同时透过我们的杂志能让更多的摄影师获得工作机会,让更多的职业滑手回归街头拍摄滑板视频和照片,并获得更多的赞助商。
    我其实一直都有在看各种各样的杂志,除了《Thrasher》、《Transworld》之外,还有《Grey》、 《Monster Children》、《Desillusion》、《Surfer》、《Stab》、 《Stay Wild》,然而这些杂志都多是关注在欧美范围。而亚洲的滑板杂志却屈指可数,目前可能只有来自韩国的《Quiet Leaf》。于是我就想为什么不去做一本以滑板为出发点,关于滑手们的生活,旅行,和报道亚洲滑板品牌动向的杂志。特别是身边的滑板朋友都在做一些很精彩的项目,例如像Patrik走遍欧亚大陆的Eurasia Project,摄影师谢石从西藏穿越到新疆,然后再去朝鲜滑板,这些相当有意思的故事都很值得我们去传播。

    做一本滑板杂志的过程中,最大的成就感和最大的挑战?
    第一期杂志完全由我一个人在策划,后面运气很好找到了第一位员工,另外排版和翻译都是找相熟的朋友帮忙,第一期就这样做出来了。
    最大的成就当然是能够和亚洲各地区的顶级滑手和业界人士合作推广滑板。而预算永远是最困难的部分——像这种小众杂志,一般都是由个人或者几个朋友一起出资创作,所以永远都是很难藤出预算。举个例,你可能拿到一些广告,但其实广告费用可能还不够杂志的印刷费(《Wandering》目前是免费赠阅)。除此之外,还要想尽办法来付摄影师和编辑的薪水,目前最紧迫的就是要尽快和各个品牌建立关系签订长期的广告协议。

    Digital 2015 Patrik Wallner Chongjin Ulbman Push.jpg摄影:Patrik Wallner  滑手:Ulbman Push,朝鲜清津

    35mm Patrik Wallner 2011 Mongolia Xu Ying hurt copy.jpg摄影:Patrik Wallner,蒙古

    互联网发达的今天,有许多滑板网站和滑板视频。你觉得与之相比,纸质的滑板杂志特殊之处是?
    一年前过年的时候,在老妈家里翻到我以前的滑板杂志,突然觉得如果没有人再做纸媒多可惜:亚洲有这么多好的滑手,这么多厉害的摄影师,而我们不应该只能在手机上看到那些本来就应该放大的精彩照片。真的,我现在翻出2000年时候的杂志,一样的精彩,那些都是历史,我们正在创造历史!
    亚洲一直没有一本以滑板为定位的杂志,因为大家都不再看好纸媒,所以一直都没有人踏足这一块。在我看来纸媒和网络各有生存空间,特别是新的东西——我们杂志覆盖亚洲13个地区,定期发行,我们目前已经得到了很多品牌和亚洲各地的滑板品牌和滑板人认可,之后就是持续这个热度,保持杂志的内容创新。我们还有更进一步的计划,希望能够给亚洲滑板带来更多冲击,将滑板运动带回街头。

    滑板文化最让你感到兴奋的地方是?
    除了滑板带来的痛与喜悦之外,应该是当年的滑板的那种叛逆文化,当时很喜欢香港的LMF。他们的部分成员也滑板,那时候的那种肥裤子和棒球衫也相当的经典,再加上滑板,一切都变得很另类——我很希望成为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人,而滑板是我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工具!
    滑板让我走出了深圳,走出了广东,走出了中国,喜欢上旅行,摄影,交到很多来自世界的各地的朋友,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如果没有滑板,我完全想象不到我现在究竟在做什么。可能每天打麻将,哈哈。现在因为我儿子Dylan的关系——他几乎每天都要滑板——所以我有这个强力的借口,每天陪他滑板。所以除了天气不好外,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滑上一至两小时左右。

    最喜欢的滑板品牌?
    以前的Habitat、Alien Workshop都是我喜欢的滑板品牌,滑板服饰的话喜欢RVCA、Brixton。最近还很喜欢一个冲浪和机车品牌Deus,很喜欢他们的品牌形象,特别是他们的视频都很搞笑。

    group shot plane.jpg摄影:Janchai

    Jason_Choi_kickflip_Yeosu_2013.jpg摄影:Nakwon Choi  滑手:Jason Choi,韩国丽水

    你觉得现在大家对滑板文化最大的误解是?
    最让我困扰的就是很多人认为滑板是潮流运动,路人看我拿着滑板也经常被打上 “潮流大叔”这种标签,特别尴尬。

    可能还有争议,但滑板文化已经逐渐成为一种主流的爱好,这对你有影响吗?
    我认为这是件好事情,更多的人滑板,自然就会有更多好滑手,好的品牌出现,也让更多从事滑板生意的商家获得更多商机。至于不好的方面,就是现在有很多无关的商人和各种机构在尝试控制滑板市场。这个应该是对很多正在滑板行业里从业的滑板人的最大影响。

    最后,你对同样喜欢滑板,想追随你脚步的年轻人们有什么建议?
    趁年轻还能做大动作的时候多点去拍视频和照片,年纪大了再想去做这些动作就太吃力了,不要让自己后悔。多旅行,在旅途上能遇见各种各样的人,或者从某个人的对话中很可能就会找到自己的人生真谛。

    Credits

    撰文:Cathy Xu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滑板 , 滑板杂志 , 波仔 , Eric Lai , Wandering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