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Daniella Shreir 2019.01.23

    2018最佳女权电影

    女权电影杂志《Another Gaze》的编辑为我们盘点了今年最出色的女权电影。

    2018最佳女权电影 2018最佳女权电影 2018最佳女权电影

    所选出的这些“2018最佳女权电影”是相对折中的选择,这些电影反映出女性与女权主义者所期望看到的影片,类型相较以往也变得更富多样性。但讽刺的是,它们中的许多并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张主流年度电影榜单上,而本盘点中的一部由男性主演的影片却成为了例外。然而,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在 #MeToo 运动爆发后,许多男性导演似乎已经采取了一些行动,他们不再仅仅用随意勾画的所谓“复杂的”女性角色来迎合这场运动。

    值得庆幸的是,对由女性主导的电影来说,今年是伟大的一年,像是 Claire Denis 、 Lynne Ramsay 与 Lucrecia Martel 等经历了多年空白期的女性影人也终于带来了新作品。而电影发行方无疑受到了围绕多样性展开的讨论的驱动,一些女性影人在早期职业生涯制作或拍摄的电影(包括这份榜单内的部分电影在内)被重新带到了影院。这就意味着仍旧以男性为主的影评人不得不受邀评论一些“相对小众”的电影,但遗憾的是,许多人仍旧在撰写评论时无意识地使用了带有偏见的语言。但如果投资方想趁着时代精神的东风、在由女性主导的非传统电影上赌一把,那么让这些相对小众的电影不仅仅是在上映期间停留在公众视野就显得非常重要。

    因此我选出了以下几部电影,它们对今年围绕女性、种族、阶级与性方面的讨论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这些电影值得一看再看并不断被讨论。

    《The Miseducation of Cameron Post》(卡梅伦的错误教育), 导演 Desiree Akhavan
    我对“女性凝视”这一词持矛盾态度,但如果它意味着同情与尊重,那由 Desirée Akhavan 执导的《卡梅伦的错误教育》或许就是今年对这一词的最佳诠释。该片讲述由 Chloe Moretz 饰演的主角 Cameron 被男朋友发现她亲吻一个女孩后,被送进基督教性向转变治疗所的故事。显然, Akhavan 对90年代的故事情有独钟。 Cameron 并不是那种为了被别人接受而需要先接受自己的迟钝青少年:我们在性向自我探索正直热潮的当下与她相遇,而令人欣喜的是,她直到最后都坚持着对自己的认知。任何坚持拍摄女同志性爱场景的男性导演都应该看看《卡梅伦的错误教育》: Akhavan 的镜头绝不会流露出色情氛围,反之更注重突出青少年不断涌现的各式各样的欲望与内心的矛盾。

    《Touch Me Not》(不要碰我), 导演 Adina Pintilie
    当《不要碰我》勇夺今年柏林电影节的最高荣誉金熊奖时,愤怒的影评人(主要是男性)怒斥该片“愚蠢”、“肤浅”。《不要碰我》是对与当代女权主义相关主题的一次探索,该片讲述了一群饱受身体或非常规性行为困扰的主角的故事,其中涉及亲密关系、对性的恐惧及性工作者。与几乎预想不到的美学形成对比的是(该片相比电影更像是戏剧),我们的不适应来自一种全新的观看体验,在这种体验中,我们发现自己身处纪录片与虚构作品、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原始的性欲与无性恋之间。

    《Faces, Places》(脸庞,村庄), 导演 Agnès Varda
    对于一位刚刚迈入90岁且从事艺术创作超过70年的艺术家来说,这有些出人意料,但2018年是属于 Agnès Varda 的一年。今年, Agnès Varda 的回顾展在英国巡回展出,许多新晋粉丝购买了印有她肖像的T恤,在当地影院还能看到与这位艺术家与她的猫一比一真人大小的纸板模型。相比之下,她的最新纪录片《脸庞,村庄》的上映却显得更为安静。在这部她第一次与他人合作完成的影片中(尽管她的所有作品都赞颂了合作的力量), Varda 与街头艺术家 JR 穿越法国的村庄,一路上他们拍下所遇到的人物,然后在不同建筑物墙上涂抹告示牌尺寸大小的肖像画。这部电影证明了不同世代共同创作与对话的重要性,也证明了在城市与博物馆外展示艺术的重要性。电影的尾声也非常精彩, Varda 邀请 JR 一起去拜访她的朋友 - 法国新浪潮导演代表之一的 Jean-Luc Godard 。经过几小时的长途跋涉,等待他们的却是闭门羹。这是一次属于创造力的胜利,它让人们产生了共鸣,而不是强烈的个人主义。 

    《Waru》, 导演  Briar Grace-Smith 、 Casey Kaa 、 Ainsley Gardiner 、 Katie Wolfe 、 Chelsea Cohen 、 Renae Maihi 、 Paula Jones 及 Awanui Simich-Pene
    另一部赞颂了合作的力量的电影是新西兰毛利族影人合力打造的电影《Waru》,它于今年晚些时候进行了小范围上映。这部电影由八名女性导演联合执导,她们每人都在同一天里拍摄了一段相同时长的片段。在此之前,拥有这样硬性限制的电影通常都显得非常混乱,但这样的方式却为这部聚焦少数族社群内虐待儿童致死问题的电影提供了必要的基础。在孩子的葬礼上,每位导演率领自己的小组负责跟拍一位不同的女性。每个人看起来都已精疲力尽,她们承担着工作与家庭的压力,还需要努力成为白人眼中的“好毛利人”。这样的感觉在毛利族新闻播音员 Kiri 的部分中最为明显,透过她的视角,我们看到她的白人同事在播报中将虐待儿童致死问题归为毛利社群的问题之一。在《Waru》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社群被迫以自己的方式审视自己的社群。 

    《Jeune Femme》(年轻女子), 导演 Léonor Serraille
    Léonor Serraille 执导的《年轻女子》以由出色的 Laetitia Dosch 饰演的主角 Paula 开场,画面中她的头狠狠撞在了摄影师前男友的门上,随后晕了过去的她被送进了精神护理科。接下来的故事并没有讲述分手后的自由时光(关于“自由”,她在自行出院时对医生说道,“那是给自负混蛋们的东西。”),而是一个身无分文且无家可归的人寻求庇护与照顾的故事。看到 Paula 为了找个地方睡觉或通过面试进入了不同的角色,我们也因此见证了因需求产生的创造力。 

    《Private Life》(私人生活), 导演 Tamara Jenkins
    《私人生活》值得拥有更多的称赞, Tamara Jenkins 撰写了一出精彩的纽约式戏剧,该片讲述了一对40多岁的夫妇通过试管婴儿与领养等方式获得孩子的故事,并于今年秋季悄悄登录 Netflix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看过这样一部主角完全沉浸于某一欲望的电影,而这种欲望既不是性欲,也绝非出于对浪漫的渴望。当你意识到欲望的对象已经完全被遗忘时,这部电影变得更加引人注目:这对夫妇一次都没有提到孩子,也没有谈论他们为什么想要孩子。随着这对夫妇在新的选择上投入更多的资金,我们意识到所谓的自由是多么轻易就转变成对自我的束缚。

    《Shirkers》(逃避者), 导演陈善治(Sandi Tan)
    在90年代初的新加坡,早熟的电影爱好者陈善治拍摄了一部雄心勃勃的电影,与她一起的还有她的两位女性好友 Jasmine Ng 与 Sophie Siddique 。在夜校修读电影制作时,她与导师 Georges 分享了电影的剧本,而他却谎骗陈善治说自己的成功与人脉意味着他应该成为这部电影的导演。慢慢地,各种与创造性有关的决定权从孩子们的手中溜走,直到有一天,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 Georges 带着所有的电影底片一起溜走了。现在,无法从失去这部电影的悲伤中恢复过来的陈善治成为了编剧兼评论员。

    在一些经修复的无声镜头涌现前,这部纪录片首先将我们带到了20世纪末新加坡的地下亚文化。电影中, Sandi 与 Ng 及 Siddique 的真挚对话让人回想起了 DIY 电影的乐趣,而这种乐趣由青少年的无畏自信所激发,电影还描绘了 Georges 的形象,他的前妻后来也证实了他们的故事,因为正是她在 Georges 死后归还了电影底片。

    尽管《逃避者》中的伤害大多与性无关,但它与许多 #MeToo 的故事相呼应,片中一个没有安全感的男人觉得女性的创造力会对他构成巨大的威胁,因此他不得不以逃走的方式加以阻止。随着最初那部电影的创意与美丽的镜头在纪录片中呈现,我们不得不想到有多少原本由女性执导的剧本被迫移交给了男性导演。

     《Roma》(罗马), 导演 Alfonso Cuarón
    今年最意想不到的女权电影一定是由 Alfonso Cuarón 执导的《罗马》,先前他更多探索的是像《Children of Men》(人类之子)、《Gravity》(地心引力)、《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等那些远离现有世界的故事,但这一系列影片无疑为他拍摄这部墨西哥影史上的最佳电影奠定了基石。经过多方证实,这部电影是 Cuarón 写给那位在墨西哥城抚养他长大的米斯特克女性的情书(在片中的名字是 Cleo ),但它并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样从小孩的视角出发。相反,《罗马》展现了在 Cuarón 未知情况下 Cleo 经历的一切,包括她与另一位女佣的对话,休息时与一个很快将抛弃她的男人的约会。

    电影中处处可见视觉与主题的相互呼应,例如当 Cleo 发现自己孤身一人时,孩子们的妈妈也感同身受,因为她的丈夫因情妇离开了她。虽然今年一些出色的电影已经证明借由女性展现男性气质的重要性(例如《The Rider》(骑士)、《Western》(西部)、《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你从未在此)),但 Cuarón 巧妙地处理了那些影响着他的女性的生活,而这些女性的生活无不被男性的自我意识所破坏。然而,这个故事最大的悲剧在于人们逐渐意识到,阶级不能像性别那样迎来平等。

    Credits

    作者:Daniella Shreir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女权主义 , 电影 , 女权电影 , 2018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