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Brian O'Flynn 2018.05.31

    Twink 群体背后的复杂规则

    如果我们真的已经步入了 Twink 当道的时代,那么我们就必须要了解 Twink 群体已经承受的苦难,和未来他们将会蒙受的苦痛。

    1526460527017-Greek-Twinks.jpg

    这个星期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我们已经在文化领域上步入了一个新的时代——"Twink时代”。他们列举了很多现在当红的年轻白人纤瘦男子,包括 Timothée Chalamet、Olly Alexander、Troye Sivan 等等,作为这主流文化新趋势之黎明的证据。最让人困惑的是,他们还把电影《Dunkirk》的直男演员们作为例子,教你区分“同志 Twink”与“其他种类的 Twink”的差别。这种区分方法是前所未有的——“Twink”这个词一直以来都是特指一个类型同志群体,这个词对直男直女有多神秘,在同志脑中的词典里就多常用,就像“bottoming”那样基本。这还不仅仅是这篇文章唯一体现出了修正主义的地方。这篇文章草草带过了对于 Twink 身材背后同志圈里复杂的潜规则,这个群体已经承受的苦难,和未来他们将会蒙受的苦痛。

    Twink 这个说法来源于美国一种有奶油夹心的金黄海绵蛋糕——一个对年轻柔弱男子做受的时候,后庭被灌满了精液的粗鄙比喻。尽管最近大家才开始使用 Twink 这个词语,但是这个词所代表的社会关系却早早在美国诞生之前就出现了。在古代希腊,比男女之间的生殖关系更有助于社会统一的是成年男子和青年男孩之间,教育和性爱交织的关系。官方认可甚至赞扬雅典男性之间的性行为,但是这种关系也被法规严格管制——成男与他的男孩肛交时,体内射精是被禁止的。肛交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行为,并且被认为是男孩进化成为男人的标志。古希腊青少年男子(teen eromenos)可能是历史记录里最早出现的,与 Twink 含义类似的人群,并且在艺术文物上被保存到了今天,永垂不朽。

    古希腊人对男人与男孩的划分方法到了现代已经不再适用,然而就像历史遗物一样,仍然有些刻板的观念被保留了下来。在2018年我们仍然能找到类似的痕迹,例如在 Grindr 里,你就可以选择自己的种群,软件会问你,:你是一个 Twink 还是一个 Daddy(雄壮男子)?连这个地球上最热门的同志交友软件,都会让你按照特定的性感种群来划分自己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古代严格的社交规范仍然影响着现代同志的生活。

    “连这个地球上最热门的同志交友软件,都会让你按照特定的性感种群来划分自己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古代严格的社交规范仍然影响着现代同志的生活。”

    从我们青少年时期不怎么熟练,步履蹒跚地趟进黄色网站的浑水,在父母鹰一般的眼神之下偷偷摸摸地掩盖着电脑屏幕时开始,我们就已经开始被种类繁多的身材分组所冲击了。比如 Pornhub Gay 网站的分类就包括Bear、Daddy、Jock、Twink——也就是一直以来我们熟悉的——肌肉身材的、阳刚气息强烈的还有体毛旺盛的男人会被默认做攻,身材苗条、更阴柔的年轻男子会被默认做受。从我们性意识开始被激活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大脑就一直被灌输着这样的信息——强壮的人占据主动方,阴柔的人只能被动。

    年轻柔弱的同志心里明白他们已经在圈子里被物化了——而且前提还是他们足够幸运地能够被人看上眼。现在 Grindr 上有一个臭名昭著的风气,阳刚的同志会在他们的个人页面上注明“Masc4Masc(阳刚男对阳刚男)”的缩写来表明他们只想要和“真正的男人”做爱——粗大、肌肉健壮、毛发旺盛,甚至可以是直男。你很容易看到有些人很自豪地宣传自己是“masc tops(阳刚攻)”,就好像当一个阴柔的受有多可笑和低人一等一样。古代雅典人对受的欺辱到了现代还在持续着。这种同志社区内部的歧视和物化现象,使得外部更广泛的恐同社会也形成了贬低 Twink 身材的想法。Twink 经常被刻板地被看成是娘娘腔,并且娘娘腔成为了他们把恐同虐待行为合理化的借口。阴柔的 Twink 成为了暴力的直接受害者——看看 Matthew Shepard,从童年时期开始,他就经常“因为他矮小的身材和缺少所谓的运动气质”成为了被欺负的靶子。最后他被两个恐同暴徒残忍虐杀的惨剧成为了同志历史上噩梦的一页。 

    年轻柔弱的同志也在我们给他们这些标签化的定位里寻找着慰藉,希望能够在同志群体里找到一点属于自己的位置,即使这意味着自己会被羞辱和物化。另外同志群体内部对表现得像直男的攻各种推崇,也增加了外部社会对真正的替罪羊——柔弱同志——所施加的伤害。像 Olly Alexander 和 Troye Sivan 这样的 Twink 群体代表人物,近年来已经开始站了出来,表明为自己阴柔气质而自豪,为减少社会对阴柔气质的压迫而做出努力。Sivan 的近期单曲《Bloom》就被推崇成为做受的主题曲,另外 Alexander的《Sanctify》也玩味地在歌词里暗示了做受的情形,还附加嘲讽了一番“masc4masc”的风气——“You don’t have to be straight with me, I see what’s underneath your masc(你不需要跟我坦白/在我面前装直男,我可以看得到你masc(肌肉)/(双关mask面具)下面(自行联想)的东西)”。

    我们可以说,Twink 在历史上就一直是对阴柔气质的压迫和恐同暴力的受害者,并且我们现在也见到一些了很棒的 Twink 榜样开始着力于改变主流社会对他们的压迫——也许这也是纽约时报为什么这次要着重展现《the Age of the Twink》(Twink 时代)概念的原因。但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却给许多同志留下了非常差的观感。尽管这篇文章提及了同志圈的一部分规则,但是这篇不够全面的文章没有提到 Twink 群体背后的更为复杂、更多层级的等级架构——Twink 处于同志圈鄙视链的最低端,而不是像文章说的那样高高在上,这是最关键的。

    阴柔受被大众羞辱的问题可以被看作是父权社会下厌女症现象的延展。问题在于我们一开始就会把一个柔弱男子假设成是一个被动角色。我们所有的假设都符合着如今还在折磨着所有同志的角色分类——为什么就算是古希腊社会几千年后的如今,我们还得受制于这种”强壮攻和柔弱受”的异性恋规则?这种规则是对这一度主宰了学术思想的生物选择论的拙劣模仿,并且现在被酷儿理论(queer theory)所取代——这种规则阴魂不散地困扰着我们并且还给跨性别恐惧症火上浇油。性爱角色并不需要与身材类型绑定。为什么我们会自动假设一个身材苗条的男子会想要让阳具进入体内?这种“一个人的社会性别特征决定了这个人在性爱上的层级”的设想是恶毒的,是一种不道德的谬论。我们不需要把所有事情都认为是非黑即白。这种 Daddy/Twink 的两极分类所产生的压迫也并不是单一方向的。对强壮肌肉的不健康痴迷也给同志强加了很多精神创伤。

    “性爱角色并不需要与身材类型绑定。为什么我们会自动假设一个身材苗条的男子会想要让阳具进入体内?”

    最关键的是,这种两极式的分类只允许了两种身体类型存在,苗条阴柔的白人男子和强壮阳刚的白人男子。其他所有的身材类型都被“性爱万神殿”抹去了。就像无数的推特用户在昨天怒吼的一样:“什么时候不是 Twink 的时代了!”——他们的意思是,就算 Twink 这种身材类型一直以来都因为不够阳刚而被压迫,但至少 Twink 身材的存在本身还是被认可的。然而在这篇歌颂 Twink 身材的文章里无视了非常多其他的身材种类——肥胖身材,黑人身材还有老人身材。如果现在的确是 Twink 得到解放歌颂的时代,那么这种正在碾压前行的新趋势的产生,也意味着其他所有的身材类型要开始被压迫了。在 Grindr 上比厌恶娘娘腔的风气更为严重的是种族歧视肥胖歧视年龄歧视。用户页面上写的不仅仅是“不要娘娘腔”,而是“不要胖子、不要娘娘腔、不要亚洲人、不要超过三十岁的人。”Grindr 甚至给了你可以按照种族、体重和身材类型筛选用户的选项。这些行为带来的后果就是,不计其数的同志留下了认为自己不属于正常人的创伤,就因为他们不是 Twink,就因为他们没有达到那些既定的身材要求。这种耻辱所带来的后果更是深远的——就看看同志圈里厌食症、成瘾患者和自杀比率吧。就算是现在达到了大家要求的所谓“瘦弱同志”也会被逼着去想,什么时候他们也会“过期”——在类似 Twink 的这种规范下可以看出,人类显然也有自己的保质期。

    哲学家 Michel Foucault 认为,历史上对性爱上的压迫从来都没有消亡过。尽管维多利亚时期后由于产生了一个全新高度性开放的文化,这种压迫看似已经蒸发不见,实际上这种新文化只是老的那些身材划分规则的新变种罢了。Foucault 说,压迫可以把自己隐藏起来。这点在所谓“Twink 时代的黎明”里,就体现的不能再明显了——大肆宣扬 Twink 的概念同时,也自然地压迫了 Twink 群体,还有所有其他身材的群体。

    Credits

    作者:Brian O’Flynn

    翻译:popgu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LGBT , gay , Grindr , Troye Sivan , Olly Alexande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