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Grace Barber-Plentie 2018.07.06

    《欲望都市》带给非白人与非异性恋女性粉丝的矛盾情绪

    《欲望都市》这部剧今年二十岁了,让我们探寻这部剧使不少人脱粉的原因。

    1528380762118-samantha.jpeg

    和许多二十几岁的《欲望都市》粉丝一样,我最开始接触这部剧时,大人们是不让我看的。当那撩人的 salsa 风格主题曲响起时,我爸就会对我喊“你妈要看《欲望都市》了”,然后立刻关上客厅的门。在那之后的几年中,我时不时有机会瞥上几眼。我第一个完整看完的单集,是 Carrie 通过便利贴上的留言得知自己被甩之后,想要抽大麻的那一集。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理解为何我妈对这部剧如此痴迷,直到我离家去上大学后,自己找出这部剧,痴迷地看完了每一季。我的大学生活乏味单调,这部剧成为了完美的调剂。我一下就迷上了剧中 Carrie 最爱的女鞋品牌 Manolo Blahnik,以及她的扮演者 Sarah Jessica Parker 悦耳的嗓音。

    搬到这个比家乡繁华无数倍的城市后,我和几位女性好友组成了紧密的小团体,并发现我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在剧中恰有体现。当然了,我不像剧中的人物那样生活优渥,但我也拥有她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自由。我并不认识 Charlotte、Samantha 和 Miranda 本人,可我在我的朋友中看到了她们的影子。这部剧最能与我产生共鸣的是其中对女性友谊的刻画,以至于在观看某些情节时我仍旧会掉眼泪——比如当 Charlotte 说,她最好的朋友或许就是她的灵魂伴侣,“我们完全可以只把男人们当成不错的玩伴”;或者当 Miranda 一个人撑不住时,Carrie 陪伴她走向母亲的灵堂。

    但是,尽管《欲望都市》给我带来无限欢乐,我发现自己对这部剧的感情越来越复杂。可以说,我自己与这部剧中女性人物的设定完全相反(我既不是异性恋也不是白人)。并且,以2018年的标准来看,这部剧的人物缺乏多元性,由此可以衍生出许多值得探讨的问题。

    “剧集《No Ifs, Ands or Butts》本来意在审视当代跨种族恋情、启发大众,却被拍成了一段30分钟的关于种族问题的陈词滥调,令人蹙眉。”

    我不禁想,自《欲望都市》首播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我们是不是应该将注意力从剧中的花哨衣着和香艳场景,转向它缺乏多元性和代表性以及其暗含的种族歧视问题?为了解决我对这部剧的无数疑问,我开始有选择性地访谈同性恋者或非白人群体,并在曼彻斯特的 Pilot Light 电视节组织了读剧本活动。在电视节上,全部由非白人的组成的剧组演绎了《欲望都市》的第一集。就像去年在网上红极一时的“WokeCharlotte”标签一样,我的想要的并不只是自己与这部剧的和解,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引发人们对这部剧的讨论。

    《欲望都市》在非白人角色的设定上没有摆脱刻板印象,或许其中最令人难以忍受例子的是第三季中的《No Ifs, Ands or Butts》,也就是 Samantha 与一个黑人男子约会的那集。本来意在审视当代跨种族恋情、启发大众的一集,却被拍成了一段30分钟的关于种族问题的陈词滥调,令人蹙眉。性欲旺盛的Samantha 说自己“眼里没有肤色只有征服” [敲黑板],后来她和职业为说唱音乐制作人的 Chivon 发生关系[敲黑板],这使 Chivon 的姐姐 Adeena,一家 soul food (美国南方黑人传统料理)餐厅的老板 [敲黑板],十分失望。

    1528380853121-chivon.png.jpeg

    后面的剧情中,Adeena 用尽浑身解数想要拆散这一对。当然了,呈现跨种族恋情面临的现实问题并没有错,但是该剧把 Adeena 描绘成一个刻薄的黑人女性,从而显得 Samantha 代表正义,而问题出在黑人女性身上。Catherine 是我在准备读剧活动时访谈过的一位《欲望都市》粉丝。她指出,电视节目太经常把“每一个黑人女性描绘为愤怒而嫉妒的形象”,让人很是失望。

    在第六季 Miranda 与同楼的医生交往的情节中,我们的确短暂地见到了一段正常的跨种族恋情,但是对于这部背景设置在纽约、意在检视当代恋爱关系的电视剧,这一点努力肯定是不够的。

    “作为 Carrie 和 Charlotte 两个直女角色的扩充,Stanford 和 Anthony 在剧中存在的意义却被缩减为她们的装饰品而已。不仅如此,两个角色都被塑造为狭隘、刻板的男同性恋形象:有钱、白人、娘娘腔、婊。”

    除此以外,《欲望都市》对 LGBTQ 群体的人物和故事情节塑造也很说明问题。这部剧吸引了很多男同性恋者,可是,尽管这部剧的编剧 Darren Star 自己也是同性恋,但他并未给予剧中 LGBTQ 角色公平的待遇。《欲望都市》中仅有两个反复出场的同性恋角色,即 Carrie 和 Charlotte 各自的 gay 蜜 Stanford Blatch 和 Anthony Marantino。作为 Carrie 和 Charlotte 两个直女角色的扩充,两人在剧中存在的意义却被缩减为她们的装饰品而已。不仅如此,两个角色都被塑造为狭隘、刻板的男同性恋形象:有钱、白人、花里胡哨、刻薄。

    不出意外,Carrie 和 Charlotte 私下计划给 Stanford 和 Anthony两人牵红线,接着剧中发生了意料之中的数个无聊的情节,最后得出一个不能再明显的结论——天啊!不要因为你的两个 gay 蜜都是 gay 就给他们做红娘。更过分的是,在剧场版《欲望都市2》(这会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到这个败笔)中,Stanford 和 Anthony竟然不合逻辑地结婚了。

    1528380924192-stanford.jpeg

    除了在塑造人物时偷懒套用刻板印象,这部剧还传达了关于性与性别完全错误的理解。在第三季《Cock a Doodle Do!》那一集中,Carrie 对 Samantha 家附近的女变性性工作者发表了这样的评论:“半男半女,超级烦人”。剧中 Carrie 发现自己是双性恋时发生的恐慌也令人记忆深刻,因为她竟然在想,双性恋状态是否只是“成为同性恋历程中的一个环节”。 Suyin 是另一位我在做调研时聊过《欲望都市》粉丝,他也对这部剧有着矛盾的情感,他说他觉得每一次剧中出现新的 LGBTQ 角色,他们总被当做一个笑点而已。

       “剧中对这些强大而独立的女性的描写细致之极,以至于在2018年,我们都还在以Samantha或Charlotte自比。”

    对于性别政治,《欲望都市》最终也只是塑造了非常单一的对女权主义的看法。可悲的是,这种视角在美国编剧 Lena Dunham 的电视剧《Girls》(女孩我最大)中被更加频繁地体现。该剧同样将背景设置在纽约,这个汇集不同人与生活的大熔炉,两部剧都只描绘了典型异性恋白人的生活。

    幸运的是,现在出现了《Broad City》(大城小妞)和《Insecure》(不安感)等电视剧,以及《Ackee and Saltfish》和《Brown Girls》等网剧,对女性生活和女性友谊有着多种多样的刻画和表达。

    可你会不禁思考:如果没有《欲望都市》开路在前,这些剧会出现吗?另外一个我聊过的粉丝 Tara,认为这部剧就是她的“性教育课”。对于在天主教学校上学的她,这部剧是她十几岁时了解性知识的地方。剧中对这些强大而独立的女性的描写细致之极,以至于在2018年,我们都还在以 Samantha 或 Charlotte 自比。没错,这部剧的确没有试图处理角色的代表性、性与性别等问题,这是它的缺点。但是不得不承认,它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使得我们能够在今天的电视上以不同角度讨论这些问题。《欲望都市》(穿着 Manolo 战靴)开山辟路,后继者才能大步向前。

    在2018年,我们有幸品味以不同视角探讨女人与女性友谊的电视节目,尽管《欲望都市》不够完美,但它仍是我的最爱。


    Credits

    作者:Grace Barber-Plentie

    翻译:HY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欲望都市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