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André-Naquian Wheeler 2017.11.07

    这些娱乐明星在2017年引发了公众对于精神健康的关注

    包括 Lady Gaga 、Chance the Rapper 及 Olly Alexander 在内的更多艺人开始公开分享自己的遭遇,打破谈论精神疾病的禁忌。

    1t.jpg

    北美青少年抑郁症的患病率在过去十年间增长了30%。这个数据让人不寒而栗。万幸的是,如今的年轻人正越来越多地将他们的痛苦表露出来,而不是选择隐藏。公众人物的影响力无疑帮助形成了这样的坦诚,例如歌手 Selena Gomez 、演员 Pete Davidson 以及 Lady Gaga 。说唱歌手 Logic 就在他感染力极强的歌曲《1-800-273-8255》中,挣扎着与自杀的念头抗衡,这首歌已是2017年的大热单曲。

    让我们重温这些激励人心的公众人物在过去的一年为精神健康问题作出的贡献。

    Olly Alexander 的纪录片《Growing Up Gay》讲述 LGBTQ 群体受到精神疾病侵袭的情况

    groinupgay.jpg

    Years & Years 乐团主唱 Olly Alexander 从不隐瞒他的抑郁和焦虑问题与他的性取向有关。他说过,这些疾病是他未出柜的青少年时期所经历的霸凌和自我厌恶留下的后遗症。今年,他与 BBC 合作拍摄纪录片《Growing Up Gay》,关注于精神疾病在 LGBTQ 群体中的高发率。这个长达一小时的影片充满诚实而亲密的时刻。片中,Olly 读着他少年时的日记,其中写满他与饮食失调抗争的心碎经历。他的母亲因自责没有注意到他的疾病征兆而哭泣。他与的挚友(一位女同性恋者)促膝长谈,说起高中生活留给她的情感创伤。《Growing Up Gay》告诉年轻的 LGBTQ 观众,一名身为同性恋的年轻人可以过快乐健康的生活,然而生活并不会奇迹般地一夜之间 “变好”。通常这都需要大量的自我疗愈。

    Lady Gaga 的《Five Foot Two》揭露这位歌手因纤维肌痛综合征引起的抑郁症

    2017年,许多流行艺人将个人经历开诚布公地展现出来。Katy Perry 直播她的心理治疗过程、Demi Lovato 在纪录片中谈论她的药物滥用问题。而 Lady Gaga 的长篇纪录片《Five Foot Two》让我们相信,那个把生肉作为衣服穿在身上的流行巨星,在有些时候不过也只是一个和我们一样的普通意大利女孩。在这部 Netflix 原创制作中,除去那些戴着牛仔帽和骑马的画面,还有不少深刻的私人片段。其中有一个令人动容的镜头, Gaga 谈到成名所带来的孤独和抑郁,“可是,我……我觉得孤单, Brandon 。每一个夜晚都是如此。所有的人都将离我而去,对吗?他们会离开,剩下我一个人。每天有那么多人和我接触和我说话,到最后只剩一片死寂。” Gaga 还讲述了纤维肌痛综合征让她饱受的折磨。据她所说,病情会随着抑郁症而加重。当我们看着这位歌手躺在沙发上,因身体剧烈痉挛而哭泣时,我们心酸地意识到,精神疾病的确会诱发身体上的症状,这一事实却往往被忽视。

    Selena Gomez 与 Petra Collins 在《Fetish》中探讨饮食失调

    Selena Gomez 因红斑狼疮伴发抑郁和焦虑症状,她将这段个人经历化为《Fetish》音乐录影带的灵感,由艺术家 Petra Collins 执导。影片中, Selena 在厨房里砸东西,在暴雨中落泪。她毫不掩饰这支影片与她个人的联系(包括饮食失调和自残行为),“拍摄厨房里的镜头让我感到解脱,我的身体失去控制,我迷失了自己。” Selena 还谈到康复过程非常艰难,有时候这一过程需要患者远离生活中的不良影响。“去找出这些问题的源头是一趟孤独的旅程。”她向 Business of Fashion 网站流露自己缺乏安全感和倾向于自我否定的一面。“越是想逃离,越是会上瘾,它变成一种习惯。当你肩负一定的责任或为某种特定的文化代言时,你不能说错话做错事、不能重蹈覆辙。为此你需要重新塑造自己的思维方式,可是这个过程太令人孤单,我必须放弃我生命中很多的人才能实现。”

    Chance the Rapper 公开谈论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Chance 将我们的目光引向黑人社群的精神健康。他认为这个话题一度是他成长过程中的禁忌。“焦虑症也是我现在正面临的问题。” 他在接受《Complex》杂志采访时说道。他透露,虽然他曾怀疑自己因朋友去世而患上 PTSD,但他不想让这样的事情 “阻碍” 到他,以至于并未积极面对。“我现在想发起讨论,创立 “黑人社群的心理健康” 这一概念。长久以来我们都忽略了这个问题。我成长经历中不记得有这回事,我不记得有人讨论过焦虑症,我不记得在我成长过程中有人把它当回事。” 不过,和许多人一样,Chance 对接受针对焦虑症的药物治疗持保留意见。据估计,仅有20%患焦虑症的年轻人愿意接受药物治疗。“我有点害怕药物治疗,” 他承认,“我觉得自己治疗就挺好的,我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来放松……我不太想尝试新药物,即便那是处方药。”

    Pete Davidson 透露他被诊断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

    pete.png

    今年九月, Pate Davidson 公开透露他被诊断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患有这种精神障碍的人通常会产生严重的情绪波动,进而引发自我伤害行为。上周末, Davidson 在《SNL》(周六夜现场)节目上谈及他的诊断结果,希望提高观众对精神疾病的认识。“有些人可能已经知道,最近我被诊断出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这是抑郁症的一个分支,” Davidson 说,“这个国家有超过16万人患有抑郁症,目前还没有根治办法,不过现在有一些治疗手段能够对患者起到帮助。” 在 Davidson 登上《SNL》之前,他曾在播客节目《WTF with Marc Maron》谈到自己对生活和精神健康感到无能为力。他在采访中坦率地说道,“这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年,我被诊断出这种疾病,还是得想办法找到和它的相处之道,继续活下去。”

    Credits

    作者:André-Naquian Wheeler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心理健康 , 双极症 , 抑郁 , 抑郁症 , 边缘型人格障碍 , LGBTQ , selena gomez , lady gaga , pete davidson , Chance the Rapper , Olly Alexande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