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Sarah Mower 2018.09.27

    ​造就未来的设计师们

    新生代的时装设计毕业生们正在道德与可持续性问题上挑战着英国的时装界。Sarah Mower 采访了九位设计师,他们渴求着变革,希望着现在就有所改变。

    ​造就未来的设计师们 ​造就未来的设计师们 ​造就未来的设计师们

    原文刊登于 i-D The Earthwise Issue, no. 353, Fall 2018。

    革新总是厚积薄发,然后就会变得势不可当。今年时装界所发生的改变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令我猝不及防。其震撼程度如同柏林墙被拆毁的当时。毕业于时装教育专业的新一代设计师们各显神通。他们开始在大学的工作室中,在时装秀,时装表演和时装节上挑战着整个业界。而在幕后,我所能听到的话题是这些设计师们只以道德和可持续性为前提进行工作。有道可循,出人意料,充满创意并且机灵而又科学,这就是 Z 世代的设计师:敢于大胆批评时装界的弊病,同时他们也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希望之光。

    “想像一下,如果我们能让这世界焕然一新,那该有多好” Paola Carzana 为今年二月份发布的威斯敏斯特大学本科毕业设计进行创作时,用铅笔在自己的速写薄上这样写道。这组命名为《The Boy You Stole》的毕业设计颇显设计师的深厚功底,同时也享有盛名——身袭夹克的不祥人形立于模特的肩膀之上——此举产生了一种轰动效应,令记者们纷纷跑到后台以寻找它的始作俑者。如此有份量的作品令人们想起了与之相似的 McQueen 或者 Galliano,但震撼并不止于此。Carzana 描述了这个业内权力滥用之象征的多层含义(“模特身后的人形”代表着我们像傀儡般受人操控),同时也详细地谈到了设计的创作过程,比如说对鲜红色的植物染料,重组纤维的运用,以及用柔软而又带披垂感的 Pinatex 来代替皮革的使用。“这种材料来源于被废弃的菠萝叶片,”他告诉后台的每一个人说。当时现场曾一度沉默。“那你是素食主义者吗,Paolo?”有人问道。“当然是!”他看起来很惊讶。“这里的每样东西都是纯素食材料制成。两年半前我成为了素食者——出于关爱动物的原因。但现在我成长了,我这样做还为了环境。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1534172069400-Campbell_CA004114_R1_04_5.jpegKayleigh Hilde 用可持续,可降解,零污染的细菌制作衣服面料。“如果我们能依靠生物学的帮助来创造有机面料,我们就能培植出所需的任何东西。我们应该为无浪费的未来而努力。”Maria 所穿服饰由 Kayleigh Hilde 为 i-D 独家制作。

    首批通过生态认证的有机衣物大约于20年前开始面世。但其在过去一直属于“另类生活方式”的范畴;面料略显粗糙的T恤加上宽松的裤腿的穿着方式,曾经仿佛与时装界有意隔绝开来。五年前,致力于“可持续性”并能坚守初心的设计品牌屈指可数。Christopher Raeburn 和 Bruno Pieters 的品牌 Honest By 就是其中之一。在2018年的今天,新生代们正在逐个问题,逐个要点地向时装界进行宣战。他们所追求的是整个体制的变革。他们言出必行,不断研究,不断创新,积累知识的同时也在将其传递下去。通常他们取得进步的速度比大学老师的言传身教还要快。

    这一代设计师并不需要别人告知他们,服饰业是世界第二大的污染源:他们曾用自己的双眼目睹过证据。在过去的两三年中,我所遇到的许多学生都曾告诉我,置身于时装产业的他们因为在实习期所看到的浪费行为而变得偏激且惊惧;豪宅,城市要道,包括国际大品牌全都难逃其咎。有一些学生满怀厌恶地放弃了自己的课程,不再想与时装业有任何牵连。而其它学生则继续埋头苦修,全身心地投入,以把握住能实际有所作为的平台。

    1534172126921-Campbell_CA004114_R1_00_1.jpegMatthew Needham 利用环境废料如铺顶沥青,乱弃的杂物和经过升级改造的香奈儿花呢来制作衣服。“可持续性是一个被用来牟利的商业词汇,而非拯救环境。时尚奢侈品行业急需进行巨大改革。”William 所穿服装均来自 Matthew Needham 。运动鞋由 Matthew Needham 为 i-D 独家制作。饰品为模特私物。

    “实习期间我在两个服装公司工作,这种经历确实对我的设计思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Paolo Carzana 说道。“我看到了服饰业的供过于求,最疯狂之处在于这还不属于快时尚的范畴。简直太浪费了。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立场并令我非常难过。在此之前,我在时装设计时从没有过可持续性的。仅是凭感而发。当我开始挑选材料时,我意识到了材料必须是可以回收利用的,或者对环境有利的。我想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源于大地本身,却能拯救地面之上的众生。关键在于要与自然一起发展,而非背道而驰。”今年九月,Matthew Needham 即将与 Carzana 一起在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攻读硕士学位,他的这位同学在巴黎研习时也得到了相同的顿悟。”当时我对时装业的实际尺度根本没概念。”他回忆道。“某家时装品牌每六个月就会焚毁一批皮革,为新货腾出空间。于是我征得同意以使用部分废弃皮革。”

    时装专业的学生们的所见所闻见证着生产过剩的所带来的影响——整仓的奢侈材料被焚烧,由中国工厂所产生的空气污染,以及美洲大众市场所来的贪欲——这一切开始促成对抗性运动的兴起。时尚革命的发起者兼创意总监,环保时尚和可持续时尚的先驱女英雄 Orsola de Castro 曾说过,如今她在不同的领域看到了行动主义与创新发明的骤然兴起。“有这样的一批人,无法确定八十年后这个星球是否会继续存在。”她说。“突然间,他们开始用自己的创造力作为载体,一切才开始变得有趣,因为他们是寻求解决方案的活跃一派,而不是单纯地被问题所吓到。”

    1534172246030-Campbell_CA004097_R1_09_10.jpegPriya Ahluwalia 利用从垃圾场抢救出来的衣料来创作新的接缝式衣饰。“如果不全面喊停所有新款服饰生产的话,要想出一个绝对的解决方案来非常困难。我们需要把时装界的废料变回服装。”William 的所有服装均来自 Priya Ahluwalia。

    另一个挑战时装垃圾的设计师是 Priya Ahluwalia。在尼日利亚和印度仍有家人的 Ahluwalia 在威斯敏斯特大学硕修男装设计时,第一次意识到西方服装废料的处理问题。看到了问题的严重程度以及被废弃的服装规模之后,她决定开始在印度的帕尼帕特——一座完全沦陷于纺织废料的城市——拍摄二手服饰的照片。在了解其为何物之前,照片里分颜色堆积而成的山丘——红色,蓝绿色,白色,灰色——第一眼看上去好像是某种大手笔的当代艺术设施;她也向人们展现着居住在那里的小小人物们,那些拖家带口的家庭。把自己的衣物捐献给慈善令人感觉很好吗?其实不应该。二手服装贸易不管运往何方都会对经济与环境造成破坏。Ahluwalia 把照片发布在一本叫作《Sweet Lassi》的书中,努力突显这一问题。

    只要见过那样的情况,从此之后就无法视而不见:但接下来的问题是你将会为此做些什么?“20年前,可持续发展只是耳边流转的轻声细语。”推进着革新发展的活跃设计师 Matthew Needham 说道,“但现在更年轻的人们走出了学校,以不同的眼光看待着世间事物。”受在巴黎实习期间影响的他(“我只能说,这段时间完全地改变了我的饮食,穿衣和看待世界的方式。它彻头彻尾地改变了我。”),设计了以环境垃圾如铺顶沥青,乱弃的杂物和经过升级改造的香奈儿花呢为材料的时装系列,此系列为2016年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的本科毕业设计秀震撼收场。对他来说,也是对我采访过的许多年轻设计师来说,“可持续性”一词令人恼火。“这个词被滥用,被商业化,而且流于形式。”Needham 解释说。“我试着避开这个字眼。对于我所做出的努力,我更愿意它成为一种内在。所以其实我并不会使用这个词,而用‘回收升级’以代替。“

    1534172297934-Campbell_CA004096_R1_00_1.jpegConner Ives 把老旧或者二手的T恤衫做成新的服装。“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受时装业的生产过剩趋使,每天人们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并与之抗争。”Bee 所穿服装由 Conner Ives 设计。鞋子由 Helen Kirkhum 设计。

    去年,Needham 举办了时装革命的 DiscoMAKE 研讨会(与会者能在这个社区升级回收研讨会上对旧衣物进行修补,再造或者改制)。同时他也成为了金士顿大学的一名教师,激励着预科学生们以创新的方式进行思考。“我当时想着,‘对,我想让这些孩子知道他们并不一定需要去购买面料,他们可以自制新的面料。’”他解释道。“所以我写了一个叫作“Free”的活动项目,让学生们三人一组外出,在街上寻找可以制成衣服的材料。从那时开始,项目成果令人叹为观止:学生中的17人于今年开始学习时装本科课程。这一切都来源于榜样的树立。”

    “这样的情况正在人与人之间相互传播。”记者 Tamsin Blanchard 赞同了这一观点,这位记者专门研究时装所带来的环境影响,同时也任教于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相比较几年前,现在的学生所持观点令人称叹不已。“毋庸置疑的是,当今的学生就生活在这些问题当中,他们以这些问题来进行设计和思考。”她说,“这些才是他们想要交流的东西。“

    新一代的创新变革者们致力于在时装界进行彻头彻尾的升级和完善。2017年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的 Helen Kirkum 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她“重制版“的运动鞋曾让人们纷纷驻足关注。Kirkum 用从慈善商店收购回来的废旧运动鞋改造出来的作品,通过反复的实践后,改变了更为广阔的运动鞋审美领域的时尚走向(叠跟鞋和拼贴鞋的复古风就是从她开始的)。不管从什么层面看,Kirkum 都是一位颇有影响力的先导者。与 Adidas 的合作结束后,现在的她身为鞋类艺术家与设计顾问,接到了更多的设计委托与合作。她专为 Cmmn Swdn 所设计的最新款式:嵌入了回收而来的运动鞋鞋面的方头鞋子以及长靴。

    1534172358345-Campbell_CA004092_R1_09_10.jpegMaddie Williams 用商品废料,可再生材料以及可持续利用的植物染色羊毛来创造新的纺织品。“我们需要少一些时尚,多一些思考和责任。我们需要把这颗我们不停从中牟取的星球谨记心中。“Maria 所穿服饰均来自 Maddie Williams。

    如此这般的设计信度把当今趋势与早期生态运动下各成一家,抵制时装的时代拉开了距离。“让人们认为这是素食材料,或者不对环境造成危害绝非我的设计初衷。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设计可以单独成为一种时装系列。Carzana 说道。他的时装系列既能在设计方向上分清孰轻孰重,又融入了传统工艺。“在我使用的材料当中,有着很明显的对比。我在波多贝罗大街上淘到了些旧床单,随后我在它们上面涂上了一层树干蜡————一种源自墨西哥的可持续型材料,之后再以自然材料染色。我想创造的是前所未有的东西。”他使用香蕉纤维纱和清洁布的原料纺织艾伦毛衣,用石榴制作了鲜红色染料。或许使他最为激动的是在 Watford Recycling Arts Project Centre 买到的二手咖啡口袋。“那个地方收集各种用于工艺制作的材料,并能减缓废旧物品被送到垃圾场的过程。最棒之处在于那些东西不花一分钱。”他评论道。“在我这一代,艺术和工艺并不像以前那样难见天日。那种情况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因为你可以真正地用所发现的材料创作任何东西。”

    今年最震撼的创新衣饰来自生物纤维研究领域。在爱丁堡艺术学院就读的时装系研究生 Aurélie Fontan 现身于伦敦毕业生时装周,她所带来的时装系列由纤维制成,这种纤维千真万确地出自她自家床下的托盘之中。“这种纤维由发酵红茶菌,糖,细菌和酵母混合而成。”她告诉记者说。“一开始我在实验室里冲泡了一大批茶汁,过了不久,一小团以糖/醋混合物为食的棕色粘性培养菌就开始在其表面形成。它属于一种合成菌,是活有机体。然后我就将其取出并开始干燥处理。”这种培植纤维与皮革属性相同,Fontan 使用可生物降解的铜箔将其覆盖起来。”然后我用可溶线进行了缝合,“她接着解释说。结果就是:可完全进行生物降解的时装系列斩获了毕业生时装周的四项大奖,包括 Dame Vivienne Westwood 可持续发展奖与道德风尚奖。这一代的许多杰出学生和 Fontan 一样,实验研究成果超乎老师们的预料。“在研究过程中,红茶菌这种有机物极其敏感,研发衣物花了我一年的时间。所以当时有人怀疑我的设计是否能按时制作出来。”她笑着说道。

    1534172599407-Campbell_CA004106_R1_03_4.jpegAlice Potts 使用人类的汗水来创造其独一无二,零浪费的晶体饰物。“对于我来说,可持续性就是接受世间万物所带来的环境影响,经济影响和社会影响。” Alice Potts 如此说道。

    最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越来越多的主流时装企业正尝试着从这群革新者们——敢于挑战传统的Z世代学生们与设计师们身上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当今,LVMH 在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为零浪费和可持续发展的项目提供资金,Kering 和伦敦时装学院则联手启动了可持续时尚的免费在线课程(以便于非在校学生进行使用)。

    如果某个企业开始考虑与批评自己的人联手合作,那就是变革取得成效的曙光。Matthew Needham 认为变革是必然的。“时尚奢侈品牌业内必须进行巨大转变。”他说道。“其各方各面都需要进行考量;回收利用,回收升级,透明管理,零浪费……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总有一天,大家都会认同我们的所作所为是大势所趋。“

    1534172651654-Campbell_CA004112_R1_03_4.jpegPaolo Carzana 利用多样化的纯素食材料如菠萝叶片,床单,香蕉纤维纱,厨用抹布以及树蜡来制作衣服。“’可持续性’已经失去了它的本义。如果我们提到制衣工人的社会保障时,先别考虑可持续性,而应该先想到其赖以维生的基本工资。当我们谈到新材料,谈到回收升级时,应该先考虑工艺和意识方面……一个词并不能囊括所有。”Maria 的所有衣饰均由 Paolo Carzana 提供。


    Credits

    作者:Sarah Mower

    摄影:Campbell Addy

    造型:Max Clark

    发型:Viriginie Moreira 使用 Sebastian Professional 以及 Fudge Pro 产品。

    化妆:Vassilis Theotokis 使用 M.A.C Cosmetics 产品

    摄影助理:Wilbert Lati

    造型助理:Louis Prier Tisdall

    化妆助理:Sunao Takahashi,Zahra Hassani

    选角:Nii Agency

    模特:Maria Vittoria (Next), Josh H (Nii Agency), Bee (Nevs), Georgia Palmer 与 William (Storm)

    翻译:井黎黎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环境 , 可持续 , Campbell Addy , Sarah Mowe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