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2016.07.15

    神秘的卫衣历史

    只有少数衣服能让人们这么感兴趣。我们追溯了下这样一件普通的日常卫衣,如何从运动场一路走到时装伸展台,还与Hip-Hop、硬核、地下音乐以及很多与之相关的文化发生了关联。

    Champion archive campaign.Champion存档广告

    从运动场的冷板凳到巴黎时装T台,连帽套头衫总是衣柜里最经典的衣服。近乎一个世纪以来,卫衣的设计几乎丝毫未动,然而一代又一代人,将它视为远离主流的象征和亚文化的代表。卫衣像是一块白布,朋克、Hip-Hop和滑板等文化都赋予它不同的色彩,很多品牌和乐队也都在这块白布上留下痕迹, 它代表着音乐、艺术和反叛精神。它甚至还引发政治上的争论,见证社会的起伏,一些公共场所仍然不能允许它的存在。

    时尚产业总是在留意着亚文化圈层里吹起的新风潮,设计师们也喜欢发掘和利用它们,因为这几乎是最容易捕捉并呈现当代精神的方式。说到街头时尚对高街的影响,最早要从Yves Saint Laurent 的作品说起,这位设计师最爱从巴黎街头和身边的女性友人身上寻找灵感,他的设计创造出女性强势又性感的新形象。而另一位设计师Raf Simons,也不难发现他早已钻到在社会边缘生存的非主流群体中,1995年创立自己的个人品牌时,他就已模糊了时尚和街头的界限,并钻研出一种全新的男装形态。他在02年春夏发布的服装让保守一代嗔舌……而这次鼓风造势的正是街头服饰——尤其是卫衣——这一时间点面对着的是一系列更广泛的政治问题。压抑着后911时代的愤怒和激进的情绪,模特们穿着基本色的衣饰,戴着面具走到伸展台尽头,衣服上涂抹着发自肺腑的标语宣言。我们已经做好燃烧自己的准备,只是生在了错误的年代。

    Raf Simons spring/summer 02. Raf Simons 02年春夏

    不难在近来卫衣热潮里感受到raf Simons 的影响力,像是Gosha Rubchinskiy 和Vetements 这样的牌子,都在通过捕捉青年文化精神的瞬间来赋予卫衣新的解读,并从而获得极大的商业成功。Rubchinskiy通过镜头来捕捉莫斯科滑板圈青少年的生活,最终将一整系列的运动服饰在顷刻间售罄。Vetements以小众滑板杂志《Thrasher》作为参考,将其标志性的燃烧logo进行解构,重新设计并印制到卫衣上,像是Rihanna这样的一线明星都十分捧场,该品牌也声名鹊起成为高街街头品牌的佼佼者。在最近一次《New York Times》的采访中,Vetements 的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 解释了卫衣成为时下穿着首选的原因 “你一穿上(卫衣),戴上帽子……感觉一下就变了。整个人都很有态度了。” 他称卫衣为 “一件很复杂的服装”, 因为没有几件衣服能毫不费力地表现出这么多丰富的内容。

    卫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30年代纽约的罗契斯特市(Rochester)。当时 Abraham和William Feinbloom 兄弟俩正经营一家套头衫工厂,负责生产全美各个高校的运动服,这间公司就是后来我们所知道的Champion(Vetements还在最近的设计中向该品牌致敬过)。卫衣最初是为了起到保护功效的,“早先Champion 想为运动员在训练前后提供一件保暖的外套,”Champion欧洲运营经理及发言人Christopher Haggerty说到,“人们也称这种衣服为 ‘外场’卫衣,因为它是给坐在场外的运动员穿的,像是美国橄榄球赛场外的板凳球员。”

    Yeezy第1季。 摄影师Nicole Maria Winkler

    Feinblooms 兄弟后来将弹力袖口和束腰的设计引入到套头衫的现成设计中,目的是改良出一件更保暖的上衣,而帽兜照理就成了进一步改造后的产物。这就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卫衣,只不过当时的帽兜通过拉链是可拆卸式的。到了50年代60年代,卫衣在大学生中间流行起来,成了日常的穿着,特别是校队的运动员会把自己的运动服给女朋友穿。卫衣一开始只被用作运动服使用,但后来逐渐它的高机能性被美国军方认可,成了军校制服,而在冷库工作的职员也把它们当作工服。据Haggerty说,纽约的建筑工人也爱穿Champion的卫衣,特别是纽约的冬天异常寒冷,在户外工作非常需要保暖的服装。

    70年代,hip-hop文化在纽约的布朗克斯区应运而生,将说唱音乐、唱片打碟、涂鸦和街舞都融为一炉。在《滚石》杂志的一篇报道中,涂鸦先锋人物Eric "Deal" Felisbret 回忆起街头的点滴,“那些穿卫衣的人,都是值得值得我们尊敬的。”街舞舞者需要高超的技巧和随性的发挥,卫衣则是最能满足舞者特殊的着装要求。同样的,涂鸦艺术家们也需要这样一件廉价易买而又耐穿(当然也很酷)的外套,在他们喷涂车厢的时能挡住自己的脸,以免被认出。几乎同一时期,滑板文化正在美国的另一岸发扬光大。在第一间滑板公园正式建成以前,早期的滑手都是非法进入到适合玩板儿的地方。就同那些涂鸦人一样,他们叛逆也需谨慎,卫衣能帮助他们溜进停车场和废弃泳池尽情滑板。滑板文化又渐渐与城市中萌动的朋克文化和硬核圈子相互吸引,这一切都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期的虚无浪潮主义中此起彼伏。

    印有乐队标志的卫衣成了乐队文化里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很多类似Black Flag 这样的乐队最爱探究边缘社会和贫穷的话题,而这和滑板圈子对主流文化的排斥产生了共鸣。这两个极富颠覆性的小圈子在当时都是局外人,自然越走越近。卫衣和青年文化开始交织在一起,但它正式进入时尚的殿堂是在hip-hop取得商业成功以后。Champion 的商标近乎成为了hip-hop 风格的同义词,在这个圈子里被捧上了天。在SHOWStudio的播客节目里,时尚媒体人Gary Barnett指出,“80年代是卫衣从运动装备一跃成为时尚服饰的时期。” Tommy Hilfiger 和 Ralph Lauren这样的牌子都意识到了这个社群的重要性,跟随着街头风范,把卫衣重新定位成学院风的打扮。

    Vetements 16年春夏。摄影Jason Lloyd Evans。

    卫衣也开始在时装领域抬头:Vivienne Westwood 82年秋冬的“Buffalo Girls”系列就运用了卫衣的设计。后来,她在纽约旅行时遇到涂鸦艺术家Keith Haring,83年的秋冬系列以此为灵感,算是对Keith作品特别是 hip-hop 风格的一种致敬。Vivienne Westwood 当时的丈夫Malcolm Maclaren 是性手枪乐队的前任经理人,他受此趟旅行的影响更加强烈,发了一张嘻哈单曲,不久这对夫妇又随同在当时在在纽约的英国乐队The Clash一起,横跨大西洋把初生的hip-hop 文化领进了英国本土。随着NWA,Snoop,Tupac和 g-funk 曲风在洛杉矶的风靡,匪帮说唱在90年代取得了惊人商业成功,卫衣也演化为一种全新的符号和象征。“休闲服和运动服成为日常穿着,无形拉远了公司(西装)和学校(制服)与我们的距离,” Goldsmiths大学的传播学教授Angela McRobbie说,“说唱音乐歌颂叛逆反抗,讲述了被主流社会排斥的生活体验。”
     匪帮说唱,是对城市现实生活一种夸张的诗歌式演绎;然而各方媒体,特别是头脑发热的小报媒体,迅速将说唱音乐和犯罪、暴力混为一谈,以至于卫衣也成了被抹黑的对象。英国首相Tony Blair对工人阶层的“tough love” 宣言见证了卫衣被诽谤的始末,这些用卫衣帽子遮住脸的人物不停的在主流媒体上出现,不是即将被定罪的就是已经认罪的。结果,市区内的年轻人深受影响,帽衫也被当做不得体的穿着,学校禁止学生穿卫衣,购物中心和夜店也对帽衫避之不及。在一篇报道英国2011年暴动和卫衣关系的文章中,《卫报》记者Kevin Braddock这样写道:“对于在市区公寓和城郊居住的孩子来说,暴力和威胁是家常便饭,卫衣对他们而言与其说为了引人注目,倒不如说是一种自我保护。”

    Vetements16年秋冬。摄影师Jason Lloyd Evans拍摄。

    Braddock接着说,“当然,对于一些与帮派有牵扯的人来说,卫衣是隐藏身份的工具。但是对于那些在同龄人面前寻求身份认同的年轻人而言,穿着这些衣服意味着被认同,也顾不上外界社会所赋予的联想。”

    2000年代早期Grime 音乐走红,MC、DJ 和制作人在简陋的卧室录音棚和电台间穿梭,每次都是临时出现,他们和 Dizzee Rascal 、 Wiley 这样的主流艺人大不相同,也和No Hats No Hoods 这样的刻板厂牌针锋相对,很快晋升为穿着卫衣的时代偶像。设计师Nasir Mazhar 通过自己的品牌大量接触和采访Grime 圈子,并以此为线索,在伦敦男装周上展示了一系列布满知名商标的带有Grime 风格的运动服设计。 Mazhar把卫衣和“生活”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他还和我们分享了对卫衣影响时装的独特见解。“卫衣之所以在时装领域回归,是因为之前对卫衣的曲解已经消散,它得以被重新演绎。” 被问到卫衣是否还能代表都市文化,或者说卫衣是否已被时尚圈拦为己有时,他说到“时尚就是都市文化。” 

    然而,这场卫衣的文艺复兴不能和高街时尚趋向“亲民”、“民主”相混淆。卫衣愈是被各类文化所利用,愈是增加了社会阶层的颠覆流动。时装圈里总有那么几季设计师系列,被新闻媒体大肆报道,内容无非就是时装圈又重唱“人人皆精英(elitism for all)”的理念。但是实在难以想象,花500镑去买件卫衣的人,能体味出多少这一件衣服背后的叛逆和无畏的精神。

    Vetements16年秋冬。摄影师Jason Lloyd Evans拍摄。




    Credits

    文字:Nazanin Shahnavaz
    翻译:Hong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i-D , 时尚 , 卫衣 , 卫衣文化 , vetements , Raf Simons , yeezy season 1 , jason lloyd evans , nicole maria winkler , champion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