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Clementine de Pressigny 2017.04.27

    刺青大师 Tati Compton 推出首本个人图册

    我们和这位人见人爱的刺青师聊了聊。

    刺青大师 Tati Compton 推出首本个人图册 刺青大师 Tati Compton 推出首本个人图册 刺青大师 Tati Compton 推出首本个人图册

    对于 Tati 来说,最初接触手部刺青纯粹是出于好玩。几年以前,暂居伦敦肯特镇的她还仅是偶尔在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身上练练手。后来借由 Instagram 的传播,Tati 在刺青界的名声渐渐传开了。在遇到东伦敦 Sang Bleu 刺青工作室的老板、刺青大师 Maxime Buchi 后,Tati 开始走向专业纹身师之路。如今身居洛杉矶的她专注于打磨手艺,粉丝数也在持续增长(目前在 insta 有超过17万粉丝),世界各地的崇拜者都想让她在自己的皮肤上挥洒,此时推出图册再合适不过了!

    1493101575953716.jpg

    和我们说说出版这本书的原因吧?
    Sang Bleu 的老板,也就是这本书的出版人 Maxime 看到我积攒的一堆作品后,建议说“你应该出本书,我们能协助你”。我当时就反应说“好的,太棒了”。我原以为自己的作品不足以撑起一本书,后来全部编辑完才发现,我竟然做过这么多了。

    的确够多的,这本书的块头相当大。
    整本书大约有92页吧,里边囊括了800多张照片,我们把能放的都放了进去。很多照片都有些年头了,它们记录了我一路走来的风格变化。

    我正想问你关于风格转变的问题…
    第一张作品看起来还很生疏,线条的处理不够干净利落,虽然我的手没那么修长,但纹身的效果还不错。

    1493101575466626.jpg

    书上还有一些插画和唱片封面-这些也是你的作品吗?
    没错,我在专门做刺青之前也设计过唱片封面,但仅限于给那些小有名气的音乐人提供服务-比如 Fuzz 乐队,还有其中单飞的成员 Ty Segall,他们都是我在旧金山的好友。我当初在旧金山画了不少插画,但很多都在邮寄的路上弄丢了,大约有20来张吧——之前也没存档。

    那真是太遗憾了!所以说你的部分“真迹”应该散落在民间吧。当你开始做刺青的时候还会画插画吗?
    还是会的,尽管刺青的工作有时忙起来根本顾不得其他事情,但我还是有意识地挤出点时间来做插画,大多是给那些刚刚组建乐队的朋友们设计——为他们创作乐队 logo 并刺在成员的身上。他们对这种专属的创作很感兴趣。我曾经也尝试过给其他人设计,但好像意义不大。和好友们一起自由创作的过程令人着迷,他们会给我足够广阔的施展空间,这种享受其间的感觉是报酬比不了的。

    1493101575490946.jpg

    是不是有段时间人们都想纹某一个图样?流行好像是一波一波的。
    没错,确实如此。人们一股脑地想在身上纹条蛇,后来又开始流行纹雅典娜的图案。虽然各种风潮此起彼伏,但我相信顾客们很清楚我所专注的作品类型,所以还是一心设计有关蛇、人像、手部和腕部的图案好了。

    为什么会爱上纹身这项工作呢?我知道你的作品中总包含着特别的隐喻。
    你说的一点没错。我认为给他人刺青的过程不仅是肤浅的描绘线条。不管他们是否真正理解这些图画的意义以及背后的历史,刺青所代表的深刻意义都是无法磨灭的——就像一个久久流传的标志,也许你说不清它的特殊含义,是因为它包罗万象。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讲,刺青的意义来自于精妙的图案但不应仅限于此。我正在设计许多新的天体图案,人们喜欢星星、太阳和月亮,它们象征着宇宙。

    1493101575611941.jpg

    对你来说工作中最棒的事情是什么?我想你应该可以边工作边旅行,真是再好不过了。
    听起来是很棒,但我还没享受过这一福利,也许今年会实现吧。我的意思是时间过得很快,说不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知道的,就好像不久前你才在我家纹的刺青,大约是两年前吧…

    对,在你公寓里喝着啤酒,听着《Dead Moon》。
    哈哈!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因为我之前总在不停奔波,还跨越大半个地球来到洛杉矶,所以一直没机会腾出时间旅游——不过我现在正打算去墨西哥城玩,给那里的人纹点刺青,想想就激动。然后再去欧洲转一圈,去看看我的朋友们,给他们展示一下我的技艺。无论走到哪,只要一提到刺青,人们就会很兴奋。这种氛围很棒,人们会自创很多富有艺术性的图案,但只是为了把它纹到自己身上罢了,但在职业纹身圈里,你能遇到各式各样的创意人士,总之很有趣。

    而且人们都想让你给他们刺青。
    我知道,这让我有些惊讶。说实话我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想找我刺青的人太多了。我还是想把刺青当做一件小事来看待,不至于大惊小怪。顾客过来找我刺青时总会很激动,并表示自己期待已久,但在我看来,图案刺在你身上,便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我的使命就结束了。

    1493101575647035.jpg

    Tati Compton 的新作《Tati》已于 Sang Bleu 网上商店有售。


    Credits

    作者:Clementine de Pressigny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书籍 , 刺青 , 纹身 , Sang Bleu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