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Hannah Ongley 2016.08.13

    i-D 带你体验网络海洋中的美妆亚文化

    无论是 Cosplay、萌系还是打破性别界限的男性化妆师,一波波在互联网上兴起的美妆潮流正在日益壮大声势,再不了解就晚啦。

    要是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美妆部落,别担心,你会在 YouTube 上找到同盟——即使找不到,你也可以在网上自立门户。这十年来,自从世界上有了视频平台这样的传输频道,互联网就成了一个虚拟游乐场,让无数年轻人找到跟自己心灵相通的怪人。从萌系、K-pop、购物狂到哥特风,都可以在网络上尽情挖掘出天马行空的美妆亚文化。这真是一个古怪又神奇的世界。

    1 K-Pop 超级粉丝 (K-Pop Superfans)
    i-D制作的 Grace Neutral 系列视频中,她曾千里迢迢飞到首尔,只为一窥价值六十亿美元的韩国美容业。她发现,“ K-Pop 对韩国人的影响太大了。”韩国的大街小巷和夜总会处处体现着 K-Pop 塑造出来的主流审美,年轻人热衷整形,也很爱去桑拿。在网上,K-Pop 的超级粉丝、各大化妆达人互通有无,不仅从美妆教程里学习,也经常模仿那些颜值最高的 K-Pop 明星在照片、视频里的造型。YouTube 上的美妆专家 Michelle Phan 推出的最受欢迎的化妆教程之一 “How To Look Like a K-Pop Star”,就是教粉丝如何变身韩流明星,模仿的是偶像女团少女时代。

    2 变装皇后 (Drag)
    不难理解为什么变装者已经成为 YouTube 上最高调的群体。小丑妆(译者注:一种修容手法,用来打阴影和高光)、假睫毛、亮片、精致的睫毛,都具有让人上瘾的魔力,可要是没人一步一步指导的话,自己却很难再现——显然,网上最有名的几个成功变装明星就是这样引来粉丝的关注和热捧。鲁保罗变装皇后大赛(RuPaul's Drag Race)就是标杆性的系列视频之一,其中的“变装揭秘”(RuVealings)系列位居 YouTube 上最热门的视频之一,选手之一的 Trixie Mattel 的一支化妆视频“ Bubble Gum Fantasy ”已有累计超过一百万的播放量。

    3 购物狂 (Haul Girls)
    我们说的可不是 Tumblr 上那群把小偷小摸当做炫酷的年轻人,他们只会发几张模糊不清的 iPhone 照片,自以为是地给那些有着奇怪网名、以为自己是 Winona Ryder 的少年传授顺手牵羊的技巧。YouTube 上的才是货真价实的购物狂,他们都笑容灿烂,装着高清镜头,大胆用自己的真名。大部分视频博主都比较低调,偶尔才发短视频秀一下最近的战利品,然而,有一些博主把疯狂购物也做到了专业水准,能够连续十分钟从丝芙兰或 MAC 的购物袋里不断拿出剁手买下的商品,看得让人欲罢不能。购物狂视频其实源自“拆箱”(unboxing)的潮流,指那些爱炫耀的人给自己新买的电子产品或仿真玩具人拍的拆箱视频。

    4 Cosplay
    你是否曾经觉得惊讶,YouTube 上最热门的美妆视频竟然是模仿卡通动画?忘了“小丑妆”和 Instagram 最流行的那种眉妆吧——2015年的时候,大家最爱的是《冰雪奇缘》里的 Elsa 。现在,随着女权主义也渗入 Cosplay 群体,角色越来越自立自强、不屈不挠,传达着性别的正面讯息,YouTube 上也正反映着这股趋势。电竞玩家可能还是以男性为主,但2015年是漫展首次实现男女平等的一年;在网上,有了许多彰显女性力量的新角色,像是出现在漫威漫画里的16岁的穆斯林超级女英雄“惊奇女士” Kamala Khan ,女性证明了自己也能打头阵。

    5 萌系(Kawaii)
    “萌”( Kawaii)是一个含义相当丰富的词,虽然字面意思就是日语里的“可爱”,但是 YouTube 上的卖萌群体已然把萌系文化发扬光大。萌系美学早已不只是假睫毛和 Mejutu 泪袋贴的天下,除了最新火起来的 Babymetal 的华丽摇滚金属风,在九十年代后期,原宿风就走进了西方主流视野。至于现在最受追捧的,去看看僵尸模特  Akari Aoki 或者 Miles Jai 那打破一切界限的华丽变装吧。

    6 海洋朋克(Seapunk)
    大部分美妆亚文化都是先在现实世界扎根再转移到网上的,而海洋朋克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就在互联网上诞生。具体来说,首先提出这个词是 DJ Lil Internet,他在2011年某天早上醒来,从刚做的一个怪梦得到灵感,然后凌晨四点五十分 在Twitter 上写下:“SEAPUNK LEATHER JACKET WITH BARNACLES WHERE THE STUDS USED TO BE.” 后来,这个词成了 Twitter 上的一个标签,进而演变成一家唱片公司、一种视觉文化,其标志就是绿色头发、脸部珠宝和海豚动画。跟大部分在网上诞生的亚文化一样,海洋朋克很快出现在了高端的秀场上,也成为了流行视频中的元素。

    7 哥特风 (Goth)
    早在流行 MSN 的年代,走哥特风的人就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互联网,但是有了 YouTube 之后,他们才真正摆脱幕后,在台前赢得喝彩。也有一些具有争议的分支,比如 2013 年以来屡上 Tumblr 热搜的粉彩哥特(pastel goth),这些小众题材的播放量往往远超那些符合主流审美的视频。YouTube 并不以开放多元的评论而出名,但让人眼前一亮的是,那些热爱哥特的年轻人敢于在百万用户前自然的展示自己热衷的病态美。

    8 真人玩偶 (Living Dolls)
    这里要讲的不是 1989 年的同名系列电视剧,也不是最近在 Channel 4 播出的那部揭秘男扮女装的纪录片。我们要讲的,是那群痴迷整形的男人和女人。主流观众最熟悉的大概是那位来自乌克兰的“真人芭比” Valeria Lukyanova,她在 Instagram 和 YouTube 的粉丝达到37万和12万,其中一条教大家化出芭比妆的视频播放量累计超过一百万。不过这还不及 YouTube 红人 Venus Angelic 一条教学如何打扮成芭比(“how to look like a doll”)的视频,自2012年一炮而红以来,其播放量已经超过1400万。

    9 男性美妆达人 (Male MUAs)
    美妆视频博主并不是女生的专利,“J 姐” Jeffree Star 和 美妆达人 Manny Gutierrez 就在身体力行打破传统的性别观念。Jeffree Star的形象雌雄莫辩,以前先在 MySpace 打出名堂,虽然本是一名唱作人,却是凭借自己测试彩虹高光盘和85刀的 Christian Louboutin 唇蜜的测评视频,积累到了大量粉丝。英国的老牌美妆达人 Wayne Goss则没那么极端,不过也经常用自己的脸来展示各种新潮妆容。

    10 身体改造 (Body Modification)
    Morgan Joyce、NativeBeauty、BreeAnn Barbie 等 YouTube 红人正在尝试一种另类的美妆亚文化:简单地说,就是在你的标准化妆程序以外多加一些金属。比如这几段视频: “ How Much Does My Body Cost? Piercing Edition ”、“ Who Does My Tattoos ”和“ Hair Changes & My Mom ”。试着去搜几个奇怪的片段(比如 NativeBeauty 的 "Stalker Fuckboy”),还有成千上万的打洞和刺青体验视频,你就知道这个群体有多大。难怪 i-D 的精灵少女 Grace Neutral的视频也已经攒下了近两百万的播放量。

    Credits

    作者:Hannah Ongley
    翻译:Joy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亚文化 , 化妆 , 男性美妆 , 美容 , cosplay , 萌系 , Youtub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