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摄影 Sarah Moroz 2019.02.23

    ​这些摄影作品幽默地串联了我们所迷恋的世界

    ​Joost Termeer 的“This Reminds Me Of An Experience I Never Had”模拟了我们是怎样与现实世界失去联系的。

    ​这些摄影作品幽默地串联了我们所迷恋的世界 ​这些摄影作品幽默地串联了我们所迷恋的世界 ​这些摄影作品幽默地串联了我们所迷恋的世界

    “当我在巴黎参观埃菲尔铁塔时,我只能想象它在照片里看起来多么美丽,以及它在我面前看起来是如何的丑陋”——Joost Termeer 在他的“This Reminds Me Of An Experience I Never Had”系列的介绍中惊叹到。这位荷兰摄影师,在乌得勒支的艺术学院学习不久后,用他的作品来定义炒作和现实之间不和谐的差异——我们时代的恰当主题:伴随着选择性的真相和和虚假的信息,怀疑主义盛行,而事物的真实性却近乎于深不可测。

    图像可能是虚假的承诺,但它们也是驱使我们产生好奇心的动力,同时也助长了我们渴望的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现实逃避。Termeer 在创作中对于幻象的诱惑这一概念展现在他具有彩色印片法特征的摄影作品中。他近距离拍摄人体,充满性暗示意味地突出锁骨或者大腿内侧一簇体毛上的汗珠。他凝视的物体是如此的清晰闪亮,并且它们是一种介于精致和令人不安之间的不合常理的存在——就如同和被糖霜包裹的苹果一样质量的摩托车,或是和马尔代夫旅行海报颜色一样的浅绿色墙砖。

    Temeer 的作品在 Haute Photographie 展出,这是鹿特丹一年一度,将成熟摄影师与新兴崛起人才的作品混合在一起的展览。(2月7日到10日)Termeer 的作品还在新兴人才中得到了重点关注。他探讨了真实和虚假难以区分的本质、广告美学的感染力以及创造性地从巴洛克式的意大利雕像到食品包装中所被激发的一切灵感。

    你在 Instagram 称自己为“visual vomit”。这个称谓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不久前添加了这一条介绍,因为一个平面设计师让我为他拍摄一些东西,但首先得说服他的商业伙伴——这位回应了我用 iPhone 拍摄的一些作品并说道:“我喜欢他的拍摄想法,但他的大多数图像都看起来非常粗糙并且后期修图效果很不好。”所以我想声明一下:我的许多作品还没有完全成型,比如一些高清图像,但它们仅仅代表一些有趣的视觉影像。我偏好用我的个人介绍来呈现我对世界的看法,而不仅仅是一些专业的影像图片。

    1549909308127-JJT_this-reminds-me_28.jpeg

    你如何“玩”颜色——你会从一开始就创建一个饱和的调色板吗?在后期修饰中你会提高图像饱和度吗?
    两者皆有。我确实会在一开始创建一个色彩调色板,但当我完成后期修饰时,我也会审视每个颜色并且让它们达到阴影和像素强度的完美状态。通常我会对比:更暖色调的蓝色和更冷色调的红色,或者我会减小一种特定颜色的饱和度,为了让另外一个颜色更加具有吸引力。每个图像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后期修饰每一个独立的色调直到我认为它们是完美的。

    你怎么限定幽默或者夸张在你的作品中所扮演的角色?
    幽默和夸张两者都是至关重要的构成,但我不想让它们成为被关注的重点。幽默中也会具有一定的直率,而它能够直接吸引你的注意力。

    至于夸张,我想让我的作品能够展现一些被过分夸大了的真实,如同塑料一般脆弱的美好幻想,我们生活中每天最常见的图像信息:广告。这真实的激发了我强烈的兴趣——对于这些图像与我们对现实世界的感知有多接近,但实际上它们通常离现实非常遥远。但我们仍然选择去相信。每个人都能在脑海中想象夏威夷海岸边上上的日落,但我会怀疑这真的将是我们会看到的那个样子吗?我们已经通过电影,影像和其它一些媒介被授予了某种梦幻般的现实。而我想重建这样的现实,通过将一些超现实主义方面的元素和非常逼真的图像结合在一起,我的作品保持了一种幻想性。我认为这是我作品的优点:它们能同时看起来非常具有真实性和虚幻性。我从我身边的一切汲取灵感,比如走进一家五金店或者超市。我们喜欢印有充满阳光的城市照片的马克杯;我们喜欢一家在墙上印有假柱子的希腊餐厅:我们喜欢被那些梦幻般的现实所喂养。我们喜欢甚至能够一秒钟就被带到另外一个一切事物都更加美好和美丽的世界。对于我来说,这些图像描绘了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不同世界,一个已经被某人创造了的世界。

    1549909451067-JJT_this-reminds-me_23.jpeg

    你认为当你用图像去制作一个产品时,会有不同的地方么?比如一张躺椅,或许你不得不考虑到安装的尺寸和空间?
    摄影过程它有一半是充满乐趣的。而当我质问一张图片究竟能变成什么样时,另一半就出现了——所以图像基本上可以算作我工作中的素材。庆幸地是,这种将图像转换为实际物体的过程能够唤起一个问题:我们如何将图像或者艺术联系起来,当它变成一个实际存在的产品或者物体?我们应该去评断事物本身,或者还是图像?我们甚至能把它当成一种艺术形式?

    在“This Reminds Me Of An Experience I Never Had”中,你探讨了一个让人产生共鸣的标志性事物形象之间的差异性,就像巴黎的埃菲尔铁塔,相对于它令人失望的3D现实。你认为“摄影的实质使得事物变得比生活更为广袤”从根本上比起“有益的逃避现实主义”更具有问题性?
    在法国哲学家 Jean Baudrillard 的理论中,他认为我们都生活在一个与现实失去联系的世界。而取而代之的则是,我们将自己的现实建立在我们自己所创造的事物上;传递着不同版本的复制信息:我们在某处看到的事物或者我们从他人口中听说的话语。他宣称这是一个超现实主义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事物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而取而代之的则是新的定义。而复制的信息反而变成了事物的根源和本质,所有的这些复制而来的信息都是现在我们用来塑造现实的新的代码和模型。并且,摄影从中扮演者非常重要的角色。我认为这并不是非常糟糕……但我认为从总体上看,它造成的问题会比它的益处更多。

    1549909352667-JJT_this-reminds-me_07.jpeg

    你比较欣赏哪些摄影师,或者其它平台的艺术家?
    我是 Wolfgang Tillmans 的忠实粉丝。实际上,在我的朋友给我看了一本杂志之后,我开始学习摄影,那本杂志里有 Wolfgang Tillmans 一系列关于男性脖子的图片。这些超级普通,裁剪精致,非常有感官感的图像中暗藏着一种能够鼓舞我内心深处的信念的东西——它让我把我对摄影的热爱以及创作的欲望转化成一些更为范围概念更广的存在。我一直深爱着他的作品。还有《Toiletpaper》!

    以及,1950年和1980年任何地方的食品摄影都让我非常失望!

    摄影之外,你还会汲取其它灵感吗?
    我还受到雕塑刻艺的启发。在当代艺术中,我有一个宏伟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够亲眼见证 Christo 和 Jean Claude 的艺术创作。他们用布料包裹建筑、树木、海岸或岛屿的方式或许非常傻;因为这种方式——试图隐藏某些东西反而只会让它们变得更加显眼。我想说我对一些材料有恋物癖(非性方面的),尤其是面料。这就是为什么我特别喜欢 Bernini 的一些大理石雕像:头发、肌肉、皮肤、面部表情中蕴含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还有斗篷里的以及其它绝大多数面料——这让我喘不过气来。

    此外,我也从广告、汽车、闪亮的材料、食品包装、90年代和21世纪初期,以及一些看起来似乎不太自然、具有结构性或者虚幻的元素中获得了许多灵感。美丽和不屈不挠的自然,与我们每天经过的这个被精心建造起来的世界之间的对比都是我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源。

    消费文化的诙谐改编,特别是旅行元素唤起了 Martin Parr。他的作品对你有多大的影响?

    我也是 Martin Parr 作品的忠实爱好者。白天他使用色彩和闪光灯的方式激发了多年来我在艺术学院学习时期的审美选择。我知道他一直在我曾经也去过的那个地方拍摄,并且我们的审美和主题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当我开始着手我的毕业设计时,我告诉我自己我不能拍摄 Parr 所拍过的任何照片——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我曾经尝试一直让自己沉浸在影像之中:通过重新回忆,再次遇见和经历我之前的在荷兰的工作室和旅行的种种。这样我就可以完全掌控出现在我影像作品中的东西,并且我能够试着将这种超现实性和我旅行中所拍摄的影像融合在一起,以消除现实和非现实之间的一些界限。

    1549909412276-JJT_this-reminds-me_16.jpeg

    1549910068661-JJT_sarah_ID_02.jpeg

    1549910081462-JJT_this-reminds-me_06.jpeg

    Credits

    作者:Sarah Moroz

    翻译:郭金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摄影 , joost termee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