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George Douglas-Davies 2018.05.09

    这位摄影师给带有伤疤的人们拍摄了近距离写真

    从家庭暴力的烧伤痕迹到手术遗留的瘢痕, Sophie Mayanne 的《Behind the Scars》系列作品热烈赞颂了各种伤疤的特殊美感,与它们背后关于恢复与包容的感人故事。

    这位摄影师给带有伤疤的人们拍摄了近距离写真 这位摄影师给带有伤疤的人们拍摄了近距离写真 这位摄影师给带有伤疤的人们拍摄了近距离写真

    在大众电影文化中,脸部伤疤时常是邪恶的象征—-一个内部缺陷的外表反映。回想一下吧,像《The Lion King》的刀疤,《Batman》里的小丑,邪恶博士还有大部分有些实力的007电影反派们。在生活中,我们见到他人的伤疤时,却会感受到恐惧和好奇,忍不住去想:这是什么伤疤?它怎么留下的?它有什么感觉?出生于加的夫的摄影师 Sophie Mayanne 正在努力打破这种对伤疤的固有印象,她的《Behind the Scars》系列摄影作品是一个对各种伤疤的特殊美感以及它们背后关于恢复与包容的故事的赞歌。

    scar2.jpg
    “在我小的时候,我把柜台的一杯滚烫的热茶给打翻了。结果从我的左肩到左胸和肚子的位置上都留下了烧伤伤痕。在我11个月大的时候伤痕就留在了我的身上——以上就是我对这个伤疤所知道的一切,实际上,我对自己未留下伤疤的身体都没有任何记忆了。我一开始对别人说‘那不过就是个疤。’的时候还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每个人身上一样也都有伤疤。当然,后来我也经历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体验,大体上是与其他人初次见面的时候,对方用一种很不舒服的眼神盯着我看。这就让我在想,我的天啊,难道是我的身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然后自己才想起来,原来是身上的伤疤害的,呵呵。我身上的伤疤既然已经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它到头来也就是一个伤疤而已。” —— Bintu

    “我一直都很在意每个人的个体差异,” Sophie 说,“作为一个摄影师,我拥有通过作品来影响别人的能力。我可以只展示一个类型,抑或是更诚实与广泛的美感。《Behind the Scars》歌颂的是各种不同形状和大小的伤痕,与它们背后的故事。这些摄影对象包括了男人,女人和孩子;手术伤疤或者是事故留下的伤疤出镜……我认为这些照片让人们看见人类灵魂与身躯的修复力,还有能使人们意识到如何完全接受自己与人生的变化。对很多人来说拍摄这张照片是为了给他们已经走过的生命旅程留下一个纪念。这些经历展示了勇气,接纳还有各种形态的美丽。

    scar3.jpg“前几个月对我来说特别困难,因为我的皮肤状况在急剧恶化。从我18个月大被诊断出大疱性表皮松解症时到今年年初,我还可以几乎无视皮肤状况,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只因为那时我还能够轻松的隐藏和保养我的皮肤。但是到了今年年初,它的状况开始快速恶化,使得我以前能做的事情,很多现在都做不到了。大部分时间我的自信心和自尊心都被毁灭殆尽,而且几乎每一天我都在照料和忍受我的皮肤状况。但是现在也是我最需要提醒‘我还是原来的自己’的时候。我仍然是个美丽的人,这个会跟随我后半生的疾病并不能够定义我的人格。虽然它会永远地成为我人生的巨大部分,但是我也绝对不会让它主宰我的人生。大疱性表皮松解症是一个非常少见的疾病,以至于大众对它的关注度并不高。但其实这个疾病经常会对生命产生威胁。所以我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更是为了所有忍受同样症状的人们,才来拍摄这组照片。因为社会对它关注还很缺乏,以及对这个疾病的临床实验和研究资助还非常有限,所以我可能永远都无法治愈我的皮肤病。然而,就算现实状况一直困扰着我,我仍然希望未来的年轻一代们能够得到更完备的治疗,甚至是完全治愈的方法。” —— Maya

    Sophie 的摄影对象人群的范围包括了从像可爱的 Faith 这样的宝宝(她身上的拉链状瘢痕是医生和护士在她身上实施开心脏手术的爱的证明),到 Rob 这样的男子(他的耳朵在一场酒吧打斗中被咬了下来),“我尽我所能地来记录下人们的不同个性。我希望你看到照片的时候,能看到他们的笑容,了解他们背后的故事,然后有所感触。”一张拍摄了 Rosie Mallows 的感人照片里(她从一场严重的摩托车事故中幸存),便充满诗意地解释了她如何把身上的伤疤看成是她的人生地图。

    scar4.jpg“从失火事故到家庭暴力,这些都在我身上留下了伤疤。我在29岁的时候被火烧伤,然后受伤后的这一路都走得很艰难。我从各种伤疤上得到的一个安慰就是,它们塑造了我现在的人格。我把它们称作是我所拥有的,最珍爱和最昂贵的首饰。现在作为一名幸存者,如果我这张袒露伤疤的照片能够帮助到其他人,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在拍摄每个人之前,我都会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他们的故事,” Sophie 解释道,“有的时候拍摄对象会因为紧张而发出咯咯笑声,因此我们经常会在拍摄的时候用反射器来制造气流,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在拍摄时乐在其中。”然而,即使 Sophie 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摄影师,这个摄影过程对她来说也十分特殊。“有的时候我会尝试创意性的拍摄方式,比如把伤疤扭曲到身体的另一边,这样经常会得到一些怪异却美妙的姿势,引得我们开怀大笑。能够使他们分享自己的故事是一个巨大的荣幸,因为这也引导了人们开始在评论栏里相互支持,还能够把有着相似经历的人们紧紧联系在一起。所以从拍摄照片到发布作品到 Instagram 的一整个过程都是无比美妙的。”

    scar5.jpg“无论起因如何,我的伤疤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自残留下的伤疤覆盖了我腿部表面,还有一点点留在了我的手臂上。作为一个跨性别男子,我在一年半之前开始了药物变性流程。在2016年五月我进行了胸部手术(双乳房切除术)来移除我的乳房。这些伤疤就是我一直需求的崭新胸部。它们代表着我的性别,我的身份。我现在已经忘记了我原来乳房的模样。我获得了自由。这些伤疤几乎表现了所有我曾经经历的故事。” —— Elijah

    这个计划已经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时间,但是 Sophie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现在的目标是为一千个人拍摄照片,并且每个人都附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故事。她还希望能够把所有故事编集成一本书,“最终,我想要持续分享更元化的内容,呈现一个更兼容并包的画面,描绘男性、女性和孩童;所有人的生活经历、职业、人种和体型……我希望能够在摄影作品里营造一个,人们不会感到被相互比较,而是在一起和平共存的氛围。

    从五月7日开始到目标达成之前, Sophie 的《Behind the Scars》系列作品都会在约克的 Norman Rea 画廊中展出。

    1524502971578-isabella-1-1-.jpeg
    “在2015年的夏天,我的家里发生了火灾。当时我身上的衣服和逃生的通道都燃起了熊熊大火。后来的整个夏天,我都是在富汉姆路的烧伤病房里度过的。我的伤疤和疤痕组织现在也在持续发生变化,但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自己如此美丽。” —— Isabella

    scar7.jpg “在2014年我被检查出了胸部血管肉癌,这一个非常少见与凶险的癌症。经过了三次手术和两次化疗以后,我的身上留下了这些伤疤。我最近的手术是一个利用了新技术的手术,它去除了我的胸骨和四条肋骨,然后代替成了外科粘固粉,我的后背肌肉和移植皮肤。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能真正接受我的伤疤们。它们记录了我的人生旅程,与我未曾想过自己也会拥有的勇气与力量。最近我被告知我的癌症再次复发了。出乎意料的是我现在能感到的只有平静。” —— Barbara

    scar8.jpg“我在13岁的时候开始自残。并且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与自己的自残行为作斗争。自残心理的问题就是它只会愈演愈烈。然后你最终对自己身体的伤害程度,也会严重到你一开始完全无法想象的地步。自残确实会让人上瘾,最后你会发现,连外科医生都告诉你整形手术也无法修复你的伤疤。所以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爱上你的疤痕,然后让那些自残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有它们带来的伤痛自己慢慢消失。我的伤疤讲述了我的经历,并且我永远不会让任何人的想法或者意见来改变这一切。” —— Chloe

    Credits

    作者:George Douglas-Davies

    翻译:popgu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photography , scars , Sophie Mayanne , Behind the Scars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