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Ian McQuaid 2016.10.29

    老式 Techno 带我们回到过去

    Ian McQuaid 探索夜店如何回到电音乌托邦。

    老式 Techno 带我们回到过去 老式 Techno 带我们回到过去 老式 Techno 带我们回到过去

    如果你在某个晚上的某个特定时间,来到了澳大利亚墨尔本坎伯威尔的某条街上,朦朦胧胧间你会看到好像 Second Summer of Love 时期(指代英国1988年到1989这一时期)的场景:一排排的客人,年龄从 18 岁至 50 多岁不等,全都想要挤进一条原本冷清街道上一家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酒吧。让我们暂且就叫它 “爱的酒吧” 好了,当你穿过那扇门时,你会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又长又暗的房间小道里,氖光灯闪烁着蓝色的灯光,墙上挂满了夸张的色情画像,人们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但却沉醉其中。而这条小道的末端是一扇门,这扇门通往地下室。这个夜晚就是传说中的 “World Unknown”,而这个地下室就是就是“World Unknown”开始的地方。

    你来到“World Unknown”马上会发现的一件事,这里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舞池——你也找不到 DJ 的身影。Andy Blake 和 Joe Hart 两位选曲者会保证夜晚的顺利进行,不断播放着复杂的 Techno,邋遢的 House 音乐和一些电子舞音曲。这对节奏控制者巧妙的躲在小房间的布帘后面,像这样绿野仙踪式的桥段可以保证音乐是与舞客交流的唯一途径。其次,躲在后面也比直接露脸更神秘一些,增加了一种神秘感。在舞池里,有烟雾器,激光,还有一批批在舞池中进进出出,尽情放纵的客人。没有人在拍照,或者在推特上发表对活动的看法,这里并没有这样的规定,而是没有人会因为被打扰而停下狂欢。在现在这个时代,音乐都被摆上货架变成了光鲜亮丽的商品。“World Unknown”是一种回归,相比于商业的夜店,这里是电音的乌托邦。只有舞曲才能让人体验这种群体的快感。

    throwback-to-the-new-old-techno-body-image-1459250586.jpg

    “World Unknown”到现在已经举办了6 年之久,然而在刚开始的前四年活动的时候,竟然在网路上没有留下任何 “踪迹” ——你最多能指望他们弄一个脸书上的活动页面。虽然之后他们还是很不情愿的建立了一个专门的脸书群组,但群组里从来都没有任何关于派对的照片和视频,地址也很少被提及,音乐混音带也是少之又少。后来 Andy Blake 接管了这个群组,开始使用了这个账户,并时常发一些吐槽的东西来取代过去的完全放任不管的政策,比如发布一些你可能会在场子里听到的音乐。这种分享内容的做法的无奈之计其实是迎合现今年轻文化,使得品牌商品化。最近几年,一位高级媒体分析师 Bonin Bough,他担任百事和卡夫食品的电子营销主管,发表了一个相当有趣的观点:“这个世代的标志就是 ‘赞’ 按钮,‘评论’ 按钮和 ‘转发’按钮,如果你没有加入这个行列你可就过时了。想站在一边看?根本没有这个选项好嘛!” 

    但“World Unknown”可不会跟风 - 至少不是 Bough 这样的网络营销专家所认为的情况。不同的是,他们只把社交媒体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工具,当然也不是完全忽视不用,而是仅仅用它把人们聚在一起,并且在真实的环境里交换自己的经历。甚至连参加 Party 的方式也非常传统,如果你想弄到 WU 活动的票,你得亲自在南伦敦的各种地方找其中一个 DJ 取票,比如 Wavy Garms 服饰店和 Rye Wax 唱片店。这是一种相当复古的方式,不过其实整个活动都很复古。

    在 ”抵制网络,拥抱现实“ 的战斗中,“World Unknown”并不是孤军奋战。Techno 大神 Paranoid  London 去年跑遍了全世界的顶尖夜店,用电池供电的 Roland 303(合成器)制造浑厚的类比音效(House音乐中的元素),伴随 MC 兼占卜师 Clams Baker 献上的超现实主义诗歌。他们统治了顶尖的夜店,但是他们并没有和任何媒体打交道,没有网站,更没有任何活动信息,甚至在前三年没有在网络上发表任何音乐,只有黑胶。和“World Unknown”一样,参与 Paranoid London 活动的的人们都是经验老到的舞曲爱好者,都经历过那个 ”电子大爆炸“ 的时代,而 Paranoid London 和 WU 一样也想带回以前的美好时光,找回那些在快消和数字产品的洪流中消失的东西。

    毫不夸张的说,这些 Techno 就像是英国工党新任党魁 Jeremy Corbyn 之于政治家一般 —— 老一代思想古怪的局外人在明显对抗新自由主义的霸权,想把 80 年代的潮流带回,并且试图用真诚的乐观主义来对抗冷酷的现实主义。就像 Corbyn 等人一样,用 WU 和 Paranoid London 打破了 Bough 这样被广泛认可的理论: 通过市场和品牌的最大化来吸引年轻人,事实却证明,这两个 “逆天” 的组织很受年轻一代的欢迎。看起来年轻人好像和主流人士预想的有些不同, 如此一来南伦敦那些酒吧外排起了长龙,在舞池里的人更加放纵,同时新一代人也能够真正享受于舞池而不是只会“看、点赞、评论、分享。”

    对于“World Unknown”来说,现在的意识形态或许和以前已经大不一样了,但 Andy Blake 强调他们这群人其实不只是在”回顾“。

    ”我可能过于老派,以至于认为舞池就是用来跳舞的,” 他笑说,“但还是有很多很有意思很刺激的事情,这里当然也有空间留给那些政治探讨和辩论,比如吧台和吸烟区。人们经常会忘记高谈阔论一直是派对的一部分,跳舞,尖叫,吹瓶,恶作剧,总之就是开心就好。”

    “如果是‘World Unknown’或者是我和妻子 Amy 以及 Joe 参加过的任何活动,即使没做什么重要的事,也让人们感受到了音乐的力量以及群舞的魔力,即使是写写计划书或者跟着一起雀跃,只要能够参与我就很开心了。当我有机会回想的时候,我会觉得进度稍微有些慢。当然这些活动还是一直在持续,从未停止。但事情总是太多,时间总是太少。”


    Credits

    作者:Ian McQuaid 

    翻译:Hotwill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音乐采访 , 专栏评论 , world unknown , andy blake , joe hart , paranoid london , trend , clubbing , featured , 伦敦 , 地下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