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Ryan White 2018.03.26

    Urara Tsuchiya 将是你见过最离奇的陶瓷艺术家

    ​Urara 的创作横跨多个领域 ── 陶艺、表演、影像、服装…… 她以独特而梦幻的风格将人生与人性逐一诠释。

    Urara Tsuchiya 将是你见过最离奇的陶瓷艺术家 Urara Tsuchiya 将是你见过最离奇的陶瓷艺术家 Urara Tsuchiya 将是你见过最离奇的陶瓷艺术家

    原文刊登于 The Radical Issue, no.351, Spring 2018.

    日本艺术家 Urara Tsuchiya 的作品最近可谓备受关注,她的展览足迹在去年遍及了诺丁汉、维也纳、伦敦和巴黎。作为一名旁观者,她从性心理的角度对英式庸俗艺术加以审视,创作出令所有观众不禁会心一笑的陶瓷作品。她的名字不仅被观众们口口相传,在社交网络上更是激起阵阵热议 ── “创作者是谁?” 或是 “天呐连这种都有”。

    1.jpg全部服装来自 Urara Tsuchiya

    Urara 的作品虽然已经走遍世界各地,可生活在英国的她却还在拿着 “杰出人才签证”。我们走在 Hackney 街区,想寻觅一家安静的咖啡厅,她从钱包里抽出签证对我说,“他们大概一年会签发1000份左右,300个科研类,300个艺术类,剩下的给其他领域的人。艺术类可以包括作家、电影人、舞者……马戏演员之类的。” 她的签证到2020年过期,之前已经延期一次,所以不能再续签了。“我申请过永久居留,但是被拒了。本来想通过诉讼解决,但律师说最近英国改了政策,所以我的机会不大,现在这样已经是比较好的选择了。”

    2.jpg全部服装来自 Urara Tsuchiya

    1999年,Urara 在20岁时来到伦敦,就读于 Byam Shaw 独立艺术学院(现已解散)学习艺术基础。她在东京周边毫无特点的高层公寓度过童年生活,17岁时高中退学,也陷于饮食障碍的挣扎。“在日本,如果高中没有毕业就很难进大学。” 所以她来到了英国。基础课程结束后,她在金史密斯学院学习美术,接着又去了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完成了美术硕士。Urara 喜欢格拉斯哥空旷宁静的街道,加上相对便宜的房租,毕业后就一直留在了这里。没有了大都市的纷扰,她可以心无旁骛地创作,只是这里有时静得让人感到与世隔绝,深冬时工作室也冷到不能使用。“我喜欢让自己忙碌起来,这样就能忘记孤单。”

    她的创作横跨多个领域 ── 陶艺、表演、影像、服装… 独特而梦幻的风格将人生与人性逐一诠释。“如果我不在表演作品中加入幽默,它就会变得了无生气。我喜欢费心费力的创作,既然投入了这么多精力,作品至少要有趣才行。” 最近她身在伦敦,协助搭建为期两周的展览 “If You Can’t Stand the Heat”。该展将在 Roaming Projects 位于 Hackney 的临时画廊展区举办,20位来自曾被归类为 “妇女手工艺” 领域的艺术家将在此展出她们的创作。Urara 的彩绘粗陶碗 “Naturist Holiday” 将被置于显著位置,作品刻画了两只熊和一只熊猫为一名裸男口交的情景,想必可以达到展览的预期效果了。 

    3.jpg

    这些作品带着一丝英式古雅的味道,Naturist Holiday 更是浓缩了她对传统工艺和俗艳性文化的颠覆演绎。这些粗陶碗的灵感源自她祖母的一件陶艺品,“一只坐在蒲团上的猫,拿开来就能看到一幅情侣艳图。那件被祖母要回去了,所以我就想自己做一个。创作就这样开始了。” Urara 的母亲对英国光怪陆离的跳蚤集市很感兴趣,作品中泰迪熊和动物家族的创意也是受此影响。“我妈妈开了一家网店,卖欧洲的古董和复古物件,所以她经常来英国逛集市,买很多俗丽造作的玩意。我跟着她去了很多伦敦周边的市集,发现那里的人都特别……怪异。” 话说回来,这些以性为主题的粗陶也仅是为了让大家尴尬一下,它们经常令观众们发出略显局促的笑声,而 Urara 对此却乐在其中,称“那份窘迫特别有趣”。

    4.jpg《Naturist Holiday》2017

    多元化的创作自然有着广泛的灵感源泉。“我经常和艺术家 Paul Kindersley 合作,从我们一起看过的电影中汲取灵感,比如1976年的《The Baby》。在家里用陶土或织料创作的时候,我就会看很多英国电视真人秀。” 与艺术家朋友们聊天,能让 Urara 暂时远离自己的作品。“表演的灵感通常来自和其他艺术家的交流。我喜欢合作的过程,它能让我不过分陷在自己的想法里。我喜欢自己制作布景和服装,然后让观众们参与进来。”

    最近 Urara 打算暂别格拉斯哥永无休止的冬日,回到日本探望家人,并在一所设计学院学习两周的制陶课程。她希望借此提高技艺,以便未来能够创作更出色的作品。“我从来没接受过正式训练,也没学过传统制陶,只上过一些晚课。”虽然她喜欢日本传统陶艺,却不会为自己的创作贴上这一标签。“我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某种用途或目的性,只为了让作品接受 ‘远观’ 而进行创作,这种态度我不是很赞同。”

    最后我们随口一问:Urara 会为热爱《Naturist Holiday》的人们推荐享用哪种麦片呢?“我不喜欢吃麦片,更推荐粥和汤之类的。”

    7.jpg衬衫及短裤来自 Margaret Howell

    Credits

    作者:Ryan White

    摄影:Vicki King 

    造型:Louis Prier Tisdall

    翻译:Lesley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艺术 , Urara Tsuchiya , vicki king , 设计师 , 新兴设计师 , 独立设计师 , 陶艺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