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Sarah Raphael 2019.01.17

    我们都知道社交媒体会严重损害精神健康,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

    虽然社交媒体会带来种种负面影响,不过我们还是沉溺其中,无法自拔。Refinery29 特约编辑 Sarah Raphael 与我们分享安全使用社交媒体的心得体会。

    1545233593024-Instagram.jpg

    原文刊登于 i-D The Superstar Issue, no. 354, 2018冬季刊。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继续这么干。你可能会应付不了,”我哥哥这样警告我。2006年,我注册了 Facebook 账号。你可以在上面看到所有人的生活日常。我当时注册是为了确认我的大学男友到底有没有劈腿。我太想知道“真相”了。我想知道墙内的事,还想知道没和我在一起的那些晚上他都出去干了什么。点进他的主页后,我发现了自己一直在寻觅的东西:上面有好几张他和另一个女孩的合照。这个女孩的比我漂亮多了,而且我之前就一直怀疑他对她有好感。然后我就开始建立了与社交媒体的不健康关系。

    我之前一直患有焦虑症和强迫症。在我看来,Facebook 就像为我专门定制的野兽,将我的不安全感和焦虑情绪尽数吞下肚里,然后又在我的脑海里种下新的毫无理智可言的恐惧,为我各种强迫式的想法创造强大的用户体验旅程。我哥哥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提醒我 Facebook 的危害,不过当时我已经欲罢不能。12年后,有硅谷反对派证实,Facebook 的设计初衷就是为了激发这样的情绪和感受。

    2017年12月,Facebook 研究总监 David Ginsberg 与一名科研人员 Moira Burke 发表了一篇博客,承认该社交网络正在对人们的精神健康产生负面影响。他们描述了社交媒体何以“会导致负面的社交攀比,而且程度比线下更严重,因为人们发的帖子往往都带有修饰和抬高自己的成分。”Facebook(Instagram 是其旗下网站)承认这一点固然让人宽慰,不过它严重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 

    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首席执行官 Simon Stevens 最近在《每日电讯报》(The Telegraph)上撰文称,社交媒体和上网成瘾对青少年精神健康的影响堪称“流行病疫情”。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协会(The Royal Society for Public Health)与青年健康运动(Young Health Movement)不久前对14至24岁青少年的调查显示,图片型应用程序尤其会加深青少年的匮乏感和焦虑感,其中 Instagram 被评为对精神健康危害最大的应用程序,Snapchat 和 Facebook 紧随其后。这些应用程序无一不会诱发焦虑、抑郁、缺乏睡眠、孤独、欺凌、身体形象问题和害怕错过的心理。

    今年早些时候,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 Tim Cook 表示,自己反对外甥使用社交媒体。而在揭露硅谷老底的路上没有人比前 Google 设计伦理学家 Tristan Harris 走得更远,《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magazine)更是将他称为“硅谷的良心”。2016年,Harris 从 Google 离职后创立了非营利性组织 Time Well Spent,旨在令科技公司和应用程序开发者为他们对青少年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负责。2018年7月5日,在 YouTube 公开的一段近期采访视频中,Harris 详细描述了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开发者构筑的现实版黑镜世界。“在斯坦福大学读书时,我曾在诱导科技实验室学习,它本质上向很多工程学的青年学生传授了诱导科技的原则。它会教你训练狗狗时会用到的响片训练,以及赌场通过设计与塑造选择环境,促使游客玩老虎机的方法等。我的同班同学后来成了 Instagram 的创始人。现在我们常听到这种说法:Facebook 只是一个工具,就是一把锤子,怎么使用它取决于我们。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它的幕后有100位深谙人性之道的工程师。”

    “社交媒体最让我困扰的是社会攀比心理。让我觉得有压力的不是博主、模特或者名人,而是相识的人以及朋友的朋友。当你对一个人的了解只有他们晚上出去玩的嘟嘴照片,以及最近事业上取得的成绩,那么你会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们的现实就是如此。”

    社交媒体最让我困扰的是社会攀比心理。让我觉得有压力的不是博主、模特或者名人,而是相识的人以及朋友的朋友。我比较的对象都是鲜少出现在我现实生活中的人,而且跟他们相比,我总是差一截。当你对一个人的了解只有他们在洁白的沙滩上绽放的明媚笑脸,晚上出去玩的嘟嘴照片,穿露脐装展示的完美腹部线条以及最近事业上取得的成绩,那么你会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们的现实就是如此。

    自从商品买卖出现以来,广告就不断向我们推销美好的人事物,不过这种全新的周边社交情景是前所未有的。“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景:早上醒来后,我一打开屏幕就能看到一张接一张朋友的生活照片,这些照片都不遗余力地证明他们过得比我好,”Tristan Harris 说道,“我可以看到一张接一张朋友抛下我享受生活的照片。这对人类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第五大道咨询公司(5th Avenue Counselling)的 Marianne Mikhail MSc 现年30出头,她是我接触过的咨询顾问里面少数特别热衷社交媒体的人,这赋予她独特视角,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年轻客户。“我的客户里面最年轻的只有14岁,他们深受 Instagram、Facebook 和 Snapchat 上互相攀比之风的荼毒。青少年看到朋友展示出一种特别高大上,特别有魅力的生活,而自己只能望洋兴叹,他们就会不由自主地矮化、贬低自己的个人形象,导致他们的个人价值感坍塌。”Mikhail 表示,社交媒体“这个平台暴露甚至放大了许多人的不安全感,与此同时又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机会,有些人会编辑、改造自己现实生活中负面的一面,在网络上呈现一种优化的形象。”

    Jayne Hardy 创建了数字社区 Blurt Foundation,旨在通过同伴之间的相互帮助,让精神疾病患者渡过难关。她认为网络应如实呈现现实生活。“我希望社交账号成为一扇通往我个人现实生活的窗户,呈现生活的每一面,包括好的、坏的、丑陋的,”她对我说,“当我呈现自己脆弱的一面,其他人在分享个人经历的时候就会更轻松一些。”Jayne 发起的 #WhatYouDontSee 运动在网络上引起热议,人们纷纷在此话题标签下分享自己身心抑郁的经历。后来 Jayne 受邀到 TEDx 发表演讲,她利用这个平台分享了自己二十岁时饱受抑郁症折磨的经历。Hardy 还受到社交攀比心理的影响。“我们可以直观地看到别人的生活,”她说,“我们知道他们现在正在忙于哪个项目,他们获得了什么机会,然后你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我现在比不上,以后也永远比不上别人的心理。不过我经常提醒自己,社交媒体展现的并不是事实的全部,它只是生活中某个时刻的剪影,其背后有不为人知的痛苦、妥协、牺牲、努力、不安全感等。我们对这些光鲜亮丽的照片照本全收,却忽视了要走到这一步需要经历的千般辛苦,万般努力。”

    去年夏天,我的精神状态陷入人生中的最低潮。我每天晚上只睡2个小时,因为缺少睡眠,整个人晕晕乎乎,觉得一切都很虚幻。我开始如仪式般一遍遍列出讨厌自己的地方,然后将它们与 Instagram 上的人作比较。陷入崩溃的我甚至多次自虐。那段时期,我有一次在酒吧看见一位很久没见的朋友。他说:“你过得好吗?不用说,光看你的 Instagram,我就知道你现在过得特别好。我觉得这个夏天全伦敦数你过得最好了。”我翻了一遍那个夏天我发的帖子: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诺丁山狂欢节、搭乘私人飞机进行媒体报道,还有对工作成就的各种低调的自我吹嘘。我在网上树立了一种非常幸福的个人形象,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自己也有这样的问题。今年举办精神健康宣传周(Mental Health Awareness Week)时,我决定说出真相,我发布了一篇贴文,将我的精神问题、接受的药物治疗以及辅助用的祷文和盘托出。”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自己也有这样的问题。今年举办精神健康宣传周(Mental Health Awareness Week)时,我决定说出真相,我发布了一篇贴文,将我的精神问题、接受的药物治疗以及辅助应对强迫症用的祷文和盘托出,其中有一句是“你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所想的也并非事实”。那篇帖子收获的点赞量比出国旅行照片得到的还多,而且还有66个人给我留言表达了同情与支持。 

    搞笑账号 @mytherapistsays 拥有270万粉丝,囊括许多时尚界工作者。打理这个账号的是一对好朋友 Nicole Argiris 和 Lola Tash,他们开设这个账号的灵感源自焦虑和接受治疗的自身经历。这个账号以搞笑贴文的形式反映人们不想起床,只想和狗狗相处,自怜自艾,孤独,花费心思掩盖内心真实感受的心理活动。“这个账号让我们对自己某些不合理的心理状态取乐一笑,”Nicole 和 Lola 对我说,“不过与此同时,花费大量时间在手机上,将这件事变成一项工作,增加了我们的……不是焦虑……而是责任。”这些感受之所以能引人发笑是因为这些经历似曾相识。“我们也总是拿自己和Instagram 上的人作比较;当我们看到有人做了整容手术,或者做了填充,然后完全变了一个人,我们会不由自主地被眼前看到的东西影响,而不会考虑这件事背后发生过什么。”经过三年来不断倾吐这些复杂的情绪,Nicole 和 Lola 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变得更加睿智。“人应该努力做最好的自己,”他们建议道,“这才是我们唯一需要比较的对象。”他们还指出在数字空间分享阴暗情绪的益处:“我们非常感谢那些对我们的帖子有共鸣,和我们互动,与我们感同身受的人。他们总是提醒我们,我们并不孤单。”

    Hardy 也强调了社交媒体能够提供巨大的支持性力量。她说:“社交媒体对我的身心健康起到了巨大的帮助作用,特别是我因为抑郁和孤独而陷入低潮时,它成为了我通往外界的一扇窗户,将我与那些对我的经历感同身受而且非常友善的网友联结起来。他们的后见之明成为了我的前车之鉴,他们的经历让我对抑郁有了更多的了解,甚至比从书本中学到的还要多。”

    社交媒体虽然是一个危险游戏,不过它也可以提供友情和群体的支持,仿佛漆黑屋子里的一扇蓝光窗户。所以无论英国国家健康服务系统、政府或硅谷应用程序开发者采取何种措施以求解决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疫情,网络交流的积极面是绝对不可否定的。

    “我觉得好好照顾自己就要弄懂‘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些事情,以及倾听内心的真实感受,”Hardy 建议道,“如果我们发自内心地抵触某些东西,而且这件事让我们觉得很沮丧,那么最好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Mikhail 也建议人们及时反思:“把你的电子设备收起来,拿出日记本,给自己一点空间,思考和整理自己的思绪和感受。把自己的感受诉诸笔端,写在纸上,有助于理清思绪,让你可以更轻松地应对乱七八糟的想法。如果你发现你写的东西都是对自己的负面评价,那么不妨问一问自己,如果你的朋友这样评价自己,你会跟他(她)说什么。用事实和逻辑抵挡不理智的负面思维。现实往往没有网上杜撰得那么美好。” 

    我们不妨从用自我关照代替自我贬低,像朋友一样跟自己对话,尝试用更广阔的眼光审视别人的帖子开始。就我个人而言,自从酒吧那次与朋友交谈之后,我在网上发帖子的时候变得更加谨慎了,因为我不想一味地展现生活中最好的一面,而让社交圈子里的人变得没有安全感。开始注意你自己的形象,改变就会随之发生。


    Credits

    作者:Sarah Raphael

    翻译:熊猫译社 夏鱼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Instagram , 社交媒体 , 焦虑症 , 抑郁症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