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Roisin Lanigan 2018.08.28

    欢迎来到“明星互访“时代

    老实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时代。

    1534783903875-kenky.jpeg

    曾经有段时间——也不是很久以前——由另一位明星而非记者来对某位明星进行采访的做法新鲜又令人兴奋。什么?由明星来提出各种问题?把接受采访的那位明星当作常人看待?真是新奇!以前我们会这样想,在那个时候明星互访还是种特例而非业内标准。但是现在,这种做法随处可见。就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们看过姐姐 Kendall Jenner 为澳洲版《Vogue》采访了妹妹 Kylie,Gwyneth Paltrow 和 Drew Barrymore (以及 Cameron Diaz)为《In Style》所做的电话访谈,还有,或许是这种形式的极致,Jennifer Lawrence 为《ELLE》采访了  Emma Stone。

    FireShot Capture 6 - welcome to the era of celebrities inte_ - https___i-d.vice.com_en_us_article_.pngJennifer Lawrence 提供了如此睿智而且深入的评论如:“Emily,你最棒了,对此你有什么要说吗?”以及“你好漂亮,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些搜肠刮肚而来的问题,也只能得到些只言片语而又毫无营养的回答如(在此引用原话):”呃,无可奉告“、”好吧“以及“这是一个好问题!”总之,这种两个朋友之间友好而精致的小对话与真正务实的采访几乎没有,或者根本没有任何共通之处。这类短小而无用的采访对于读者来说令人恼怒而且沮丧,特别当它们出现在颇有名气,又需要人们花钱购买的印刷品杂志如《ELLE》和《Vogue》上时。它们同时也是新明星文化的一个缩影,把掌控读者和博取关注的重要性置于其它所有内容之上。

    我们本应料到会有此一出,具有真材实料的明星访谈质量下滑,变成今天我们在杂志上所看到的根本毫无内容可言而又做作的明星互访。毕竟,不久之前,比起参加传统形式的你问我答,明星们更宁愿选择向杂志推举自己个性化的诗作或者文章——比如,Taylor Swift 曾为英国《Vogue》写过诗。但至少投稿内容也算是个人作品,像 Frank Ocean 也曾为 i-D 拍摄过反响强烈的配图。除了进行采访之外,明星们仍然能够深度地剖析自己的思维过程与个性。一旦他们开始接受那些不会提出实际问题的朋友采访,那么连作品投稿都不复存在了。

    《Vanity Fair》指出,由其他知名人士,通常就是身边朋友采访的吸引力,对于当代明星来说是无法抗拒的。他们已经习惯于通过社交媒体日常地表露自己的私生活。“至少对于那些想把控自己形象的明星来说,这是个卖点。”Kenzie Bryant 写道。”尤其像 Paltrow 这样的人们,通过形象的塑造已经建立起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这种做法让 Instagram 上诸如此类的人们毫不掩饰地抛头露面,而且是以杂志访谈的形式出现。这波明星互访的新趋势仅是对明星自己高度塑造出来的社交媒体形象的一种延展,却并没有给“普通人“留有余地,让他们能够向面有难色的明星们发问,探知他们的私人生活,或者提出一些在职业选择上比较棘手的难题。

    “如果说演员们比较无趣的工作之一就是当他们必须兜售某部作品或者某种产品的时候,至少他们可以和自己认识的人搭档,那些人不会以更难回答的问题相逼,也不会问及他们敏感的问题。“Kenzie 继续写道。”通常记者的工作是为读者提供一个观察别人的视窗,捕捉明星与普通人交汇的瞬间,或者帮助读者理解与那些明星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感受。明星互访也能达到上述的某些层面,而且没有外界人士可能带来的批判性眼光。取而代之的是非常非常多的奉承话,也就是只有朋友间才说得出口的那种吹捧。

    曾经明星互访形式真的非常有开创性而且激动人心。1969年由 Andy Warhol 成立的《Interview》杂志,实际就是以这种形式为前提的,它当时确实提供了许多标志性的亲密访谈,所批露的那些丝毫不作删减的明星生活,在那个时代是闻所未闻的。然而最精彩的访谈,通常是由一批具有文学或者新闻学素养的“名人”所为——比如,Martin Torgoff 对 Joan Didion 的采访,或者说 Zadie Smith 对 George Saunders 的采访。在该杂志的这种访谈形式不再震撼人心的时候,内容也跟着急转直下,一直到2018年五月《Interview》杂志惨淡停刊。虽然该杂志目前计划在今年九月会重振旗鼓,但它的未来却是吉凶未卜,是否重新发刊就能让明星互访这种曾经极具突破性,而今却久经考验的访谈模式起死回生?这还有待观察。

    FireShot Capture 8 - welcome to the era of celebrities inte_ - https___i-d.vice.com_en_us_article_.jpg

    明星互访有着一个致命性的问题——其初衷是为了表现明星之间的亲密,其实却把明星和读者隔阂得越来越远。让明星们看起来更加遥不可及。这不禁让人质疑:如果 Kylie Jenner 不肯任由其他任何人,而只敢信任与自己同样有名,同样在塑造自己形象的姐姐 Kendall 在访谈中提问,那读者们如何能看到她作为普通人的一面呢?

    当然,在传统意义上的访谈中,知名人士总会有犯尴尬的风险。也总有可能他们会把整个对话搞得一塌糊涂,以至于把自己要宣传的东西也置于危难境地,让与他们相关的任何专辑,影片或者电视剧都背上损失惨重的风险。这种说法看似杞人忧天,但风险是确实存在的:你只用去看《纽约时报》对《Arrested Development》(发展受阻)剧组采访的“车祸”现场就明白了,其结果导致 Jason Bateman 就男性打断女性发言问题进行了五体投地的致歉。而明星采访明星的形式就不会有尴尬的余地,重点在于被采访的人物能够悠然自得地道出自己的个人情况,采访者出于礼貌和客气而远远不会问一些令他们不自在的问题。其最终结果就是同出一辙地无聊透顶。

    而且是的,在这个明星能够随心所欲地塑造自身形象的新时代,社交媒体也有一定责任可咎。归根结底是因为明星们宣传自己新内容的方式有所改变。在过去,如果某个明星要发布新专辑或者新电影的话,会花上几个月的时间不辞辛劳地进行公关宣传,并且经常人们口中相传的并不是明星们所宣传的音乐,反而是他们就某些棘手问题的尴尬回应。现今,突如其来式的专辑发行已成为业界标杆,以前的宣传模式也被人抛诸脑后。没错,虽然传统形式的访谈给某些紧张或者疲惫的明星造成了一些不愉快的过往(还记得早间电视采访 Cara Delevingne 的狼狈片断吗?),但如果处理得当,结果可能出乎意料。音乐评论家 Alexandra Pollard 遇上了正在进行专辑巡演的 St. Vincent,发现她毫不配合采访,Alexandra 为此经历写了一篇非常微妙的文章,里面也提到了 St. Vincent 就采访时的行为所提出的个人道歉。这样一来双方都没有交恶,而这就成为了糟糕采访变为出色采访的经典范例。

    在其它时候,明星的出格行为把采访变得更有看头,纯粹是因为那些行为史无前例。例如 Gemma Collins 在宣传她的新书时不断惹事生非,最终导致了采访中众人皆知的经典一幕,她不断地要求记者去读自己的新书(尽管当时书还没有发行),并且还发问记者:“亲爱的,没人大致向你提过这本书的内容吗?”访谈能如此惨不忍睹实为世间少有,但如果这种情况确实发生的话——至少让人觉得非常有趣。两个又有钱又有名的朋友坐在一起侃侃而谈可就不一样了,他们想让你看到的所谓明星生活,比 Kourtney 和 Kim Kardashian 在 Twitter 上的对骂还要更加虚伪,更加令人看不下去。

    有人曾经说过,管它是谁说的,所有的宣传都是好宣传,但那些人可能从来没有经受过阅读 Barrymore,Diaz 和 Paltrow 的电话录音文本时的痛苦(亮点:“我现在喝生榨果汁清理肠道“,”你们好可爱啊!“)。如果他们当时遭过这番罪,也许他们就不会再说出这种话来了。

    原文刊登于 i-D UK。

    Credits

    作者:Roisin Lanigan

    翻译:井黎黎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Kylie Jenner , kendall jenner , vogu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