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Straight ups i-D 团队 2017.05.02

    当被问及“你来自哪里?”时人们在想些什么

    对于在法国的移民乃至那些出身被视作是“异己”的人,他们都经历过怎样的差别对待?对此 i-D 法国团队去探究了大家的真实想法。

    “你来自哪里?”看起来是个十分简单、无伤大雅的问题。但有的提问者就是对答案不满足,问题步步紧逼:“认真讲,你到底来自哪啊?”这样一来,问题的本意就变味了。如今围绕身份认同、警察执法不当和日常种族主义的争论也揭示了法国社会的阴暗面,民族同化的趋势也是争论的焦点。为了能被视作是“真正的”法国人,一些人不得不背弃自己的血统、摒弃自己的文化历史背景、甚至违背对祖国的忠心。在法国总统大选进入最后的白热化阶段之际,i-D 法国团队对此进行了一次采访,听听在这片“包容和尊重”的土地上人们的发声,以及他们对血统、种族歧视以及未来的想法。

    1493654079697013.jpg

    Faty Alami,24

    你的职业是?
    我是个造型师。

    你来自哪里?
    我是摩洛哥人。我在卡萨布兰卡市出生,18岁时来到法国。

    会经常有人问你这个问题吗?
    会有,但是大家都以为我是在法国出生的,他们以为我是“rabza de France”(法国阿拉伯人)。得知我其实是外国人的时候大家都很惊讶,他们会问不少关于我祖国的问题,我也很高兴回答。有人对我的祖国感兴趣时我也会很开心。

    有感觉到自己被差别对待吗?
    有,大多数情况都是工作场合。有人跟我说我的名字不够“时髦”。还有一次我去面试销售助理的工作,他们跟我说我的外貌不够大众化。我并不是“恶棍”,这对种族主义者而言我反倒成为他们的眼中钉。我其实是个和善礼貌的人,只是他们并不会理解。有一次在洗衣店我想帮助一个老奶奶,她却把衣服往地上一扔,嚷嚷着我弄脏了她的衣服,还说法国都是被我这样的人侵占了。不管怎样,我还是把他们视为例外情况,他们没意识到对我而言其实他们也是外国人。我对他们还是挺同情的,即便是那个老太太。

    你觉得现在还有体制性的种族主义存在吗?
    有。每次我给签证续期的时候都会遭到白眼,为了拿到那张纸简直如同下地狱走了一遭。我去办相关手续时,工作人员总会问我:“你对法国能有什么贡献?”或者是“你知道自己掳走了多少钱吗?”在他们面前我完全是手无寸铁。我同样纳税,我也组织过诸多活动,现在他们却跟我说我的薪水必须维持在最低工资标准的130%才能拥有法国国籍,如果达不到就得离开。为此我现在都开始读博士了,你能相信吗?现在我也回不去摩洛哥了,在哪里我都像个“外人”。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只想能不受繁文缛节的约束。

    1493654081173968.jpg

    Magueye Diouck,24岁

    你来自哪里?
    我出生在巴黎,我父母是塞内加尔人。

    会经常有人问你这个问题吗?
    不太好说。有些人觉得有问的必要,好像认定我一定是个“外国人”。有些人会直接问我父母是哪人,他们能立刻认识到虽然我父母是外国人但我就是当地人,所以我不算是外国人。我很了解我父母的血统,也为此感到很骄傲。

    你在塞内加尔情况是怎样的?
    在非洲,只要你来自欧洲,你就跟陌生人没什么两样。即便你跟大家说同样的语言,别人也把你跟白人同等看待。他们叫我“巴黎佬”,但是人们对你外国人的身份并不会有怨恨,大家思想都很开明也很尊重他人。他们对待差异性的态度跟法国人完全不同,相互尊重是理所应当的。

    作为法国年轻人你有什么感受?
    很幸运,我在巴黎的东部长大,这边的人种丰富,种族主义相对和缓。当我去巴黎的其他地方和其他法国城市时能感到明显的不同。取决于不同的地域,种族主义的严重程度也不尽相同。

    你觉得法国是一个有种族倾向的国家吗?
    我不知道。法国的某些地方歧视是挺严重的,但是白痴哪都有,不分国家。为了能压倒他们,也为了保持团结,我们必须接纳这些人,给别人展示法国不是仅此而已。

    你怎么看待法国价值观里的民族同化?
    这的人们很难认同差异,这也是种族主义的根源所在,人们都对差异持消极态度。看看历史就知道了,恰恰是人们口中的“差异”造就了历史。

    你经历过的歧视多吗?
    经常,但是我不想过多关注它。看不惯你的人不会只歧视你的肤色,你的整个风格他们都会看不惯,种族歧视只是诸多歧视中的一种。当歧视发生时我很少能意识到,我会直接压抑它,久而久之心中便滋生了仇恨。后来通过跟朋友的交流沟通,这道坎也就过去了,因为我告诉自己要把注意力放到身边的好人身上,种族歧视者只是少数。

    1493654080954115.jpg

    Sarah Maison,27岁

    你的职业是?
    我是个音乐人、作家、作曲家和演员。我也做一些小型酒店工作。

    你来自哪里?
    我出生于法国东南部的“棕榈之城”耶尔。

    你的家族有外国血统吗?
    有,我母亲是出生在卡萨布兰卡的摩洛哥柏柏尔人,我父亲是法国康塔尔人。我喜欢称自己为“康塔柏柏尔人”。

    会有很多人这么问你吗?
    有挺多的,有人以为我是墨西哥人。人们不会从表面了解我的血统,但是在音乐里,我融合了多种音乐风格,也从摩洛哥文化中吸取灵感,这样听到我音乐的人就能快速知道我的摩洛哥血统了。

    你遭遇过区别对待吗?
    倒是不多,但是我遭受过一些骚扰言论。举个例子,特别是小时候,有人会叫我“脏阿拉伯人”,到现在我都记得班上那个经常这么叫我的男生。其实他只是单纯的模仿在家里听到的东西,有一天,我带了一个特别酷的发光溜溜球去学校,那个男孩想借去玩,我就让他保证再也不叫我“脏阿拉伯人”,然后他就再也没叫过。

    你觉得总体上看法国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吗?
    是非常种族主义的国家。人们一般都惧怕对方,日常种族主义随处可见。几天前在地铁里,我走到一家乞讨的叙利亚人前,一个女人走过来一把将我推开对家那人喊道:“滚回你们自己的国家去!”当时我简直惊呆了,一腔怒火在熊熊燃烧。这感觉太糟了,因为你心里深知不应该那样对人施暴,但是心中却有一股还治其人之身的本能冲动。现在种族主义言论越来越不受约束了,原来人们都会觉得那个女人的行为十分可耻,但是现在却感觉没什么。

    你对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有什么看法?
    有点害怕。我感觉特朗普胜选让所有的小丑都觉得:“耶,我也能做总统!”

    1493654080565974.jpg

    Dourane Fall,22岁

    你的职业是?
    我做造型师、模特,也做选角工作,我还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一个纺织品制作项目。

    你来自哪里?
    我是巴黎人。我来自斯大林格勒,但我更喜欢叫那里“斯大林割裂”。我的父母是跨种族血统,他们的父母也是混血。我母亲出生在法国,父亲出生在塞内加尔。我爷爷是塞内加尔和冈比亚人,奶奶是法国贝宁和尼日利亚混血。我姥姥是西西里皮耶努瓦尔人,姥爷是卡拜尔人。

    会有很多人这么问你吗?
    很多人,根据情景不同我的回答也不同。有人问我“你来自哪里”时,这个问题很模糊,我就回答我来自巴黎。很多人会尴尬一下然后追问“噢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血统”。我更喜欢人们问到我的血统。我的回答取决于提问的精确性。

    你经历过很多区别对待吗?
    很多。因为我是混血,所以我看起来不像“正统法国人”。同时我也是个酷儿,所以我的性取向也经常是个问题。小时候经常有人问我:“你是男孩女孩?”“你是同性恋者吗,还是变装癖?”当时我才6岁,根本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很久以后我遇到了一个黑人女权主义者后才了解到这些。我后来才知道,人们像摸外星人一样摸我的头发这样的行为不妥,他们绝不会不断地问一个白人“你从哪里来”、做出强迫回答问题、强迫做出某些动作这样的行为。

    你觉得法国是个很难接受差异化的国家吗?
    不仅如此,法国还是一个不够真诚的国家。在涉及到身份问题时,总有一种潜在的虚伪。人们都说法国是一个包容的国家,但是他们却决定着谁是“法国人”。我就是法国人,我出生在这儿,我的父母也如此。我的祖父本名叫 Hamza ,但却用 Papi Jo 的名字生活,这能反映出很多事情。法国会将无关的身份问题强加于人,像巴黎暴恐袭击、“西奥事件”、对穆斯林女性长袍的刻板观念都表现出了法国的虚伪。想要成为“真正的”法国人,人们得隐姓埋名、背弃自己的血统才能得到尊严。

    1493654078422089.jpg

    Tewfik Tabouche,32岁

    你的职业是?
    我是个建筑师,不过刚刚回到学校继续读城市规划。

    你来自哪里?
    我是阿尔及利亚人,来自奥兰市,来法国九年了。

    有很多人这么问你吗?
    挺多的,不过都很友好。我入籍已经三年了,也习惯了人们这么问,不会觉得这些提问有什么问题。我想相信人们都是友善真诚的,但是如果有人不这么想,那也无所谓了。

    你觉得法国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吗?
    我认为西方国家的种族问题整体在水深火热之中,大家都在倒退。有调查说法国的种族主义很严峻,但我个人的感受没那么强烈。勒庞的选情体现了法国的种族主义,但是总统选举足以代表一个国家吗?这个问题离我们有点远,但是据我了解一些阿拉伯国家种族歧视也非常严重。据我个人的经验而言,我不觉得法国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但是很有可能变成那样。

    你对法国的民族同化政策怎么看?
    有时候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没遇到过日常种族歧视,因为有很多人的确经历着这样的遭遇。即使我没遇到过歧视,但是我也深知自己的不同。有一次跟一个朋友聊天,他跟我说:“你以一个盎格鲁撒克逊视角多重身份地生活。”这也使我能克服法国的民族同化。另一方面,我对“正面差别待遇”(给予弱势者优惠待遇)的观点感到很不舒服,他们把我们强加到某个位置,很难处理。

    你对即将到来的大选有什么看法?
    大选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是我在法国的第一次总统投票。我很激动,目前正在了解选情。我了解到菲永对留学生的所有政策都持消极态度,还收紧移民的家庭团聚政策。他的主张跟勒庞越累越接近了,让我感到恶心。

    1493654079552610.jpg

    Mae Lapres,25岁

    你来自哪里?
    我在巴黎出生、成长。我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加拿大人。

    你觉得法国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吗?
    我不觉得, 但是我也去过比法国情况更好的地方。这不仅只关乎你在街上受到的骚扰、侮辱,有时更是一种切身感受。我在纽约会感到更舒服,没人会因为你不是白人去问“你来自哪”。在亚洲,情况截然相反。如果你是白人,你会立刻被贴标签,这倒不算是种族歧视,更多的是人们的好奇,其实这都取决于受教育程度。小时候,学校的孩子总因为我跟别人不一样嘲笑我,他们父母也不会管教。但是如果现在我再碰到他们,没人再敢像以前那么说。小时候,我恨他们,长大后,我能原谅。

    所以说你遭遇过区别对待。
    很不幸,是的。小时候在学校有过,还有后来我开始做模特的时候也有。我不知道在时尚界能不能探讨种族歧视,但有很多人跟我说:“目前时尚在亚洲还没什么市场。”虽然我已经入行好几年,也接到了不少工作,但是还是会被打上“中国模特”的标签。

    你对即将到来大选有什么看法?
    我对政治不是很感兴趣,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危险,但是我觉得必须得遏制国民阵线(法国极右翼政党)的崛起。

    你对未来有什么憧憬?
    我想过田园生活,哈哈哈。


    Credits

    作者:Micha Barban-Dangerfield

    摄影:Roddy Bow

    翻译:桃克思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Straight ups , 法国 , 移民 , 大选 , 种族 , 种族歧视 , 种族主义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